• 第四十章

    更新时间:2016-08-20 12:16:34本章字数:3282字

    如若是想要留下白天的这个北辰轩,其实是要等到晚上用蛊虫加上控制精神的药物将那个灵魂打弱的,可是慕容芸芷却选择了将白天的这个打弱。

    这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如果下药太猛,那个被打弱的灵魂很可能会奋起反击,这样的话病人很有可能会痴傻或者干脆变成活死人,甚至是有些精神力较弱的会直接变成死人。

    在治病的过程中,北辰轩是全程昏迷的,这一点在治病之前,慕容芸芷便同两人说过了,这个过程要持续最少半个月。

    而北辰轩的吃饭问题,慕容芸芷早有解决方案。这在南诏国根本就不算个事儿,因为南诏国有一种无毒的蛊虫,名唤食蛊,这种蛊虫可以延伸数米,在生物昏迷无法自己进食的时候,会将食物通过食道送到人的胃里,这种蛊虫便是以动物体内消化食物分泌出的消化液为食。

    虽然听到苏梓说这个的时候,凌皓月觉得有些恶心,但也总比北辰轩被活活饿死的好。而且听苏梓说,这个在南诏国其实是很普遍的一种长期维持陷入昏迷中的人的生命的一种方法。

    军营中,招兵一事已然进入了尾声,剩下的便是要训练北辰轩招来的这些精英,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内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

    对于训练士兵,凌皓月倒是颇有心得。因为她曾经是受过最专业也是最严苛的特种兵的训练的。

    特种兵除了要有极强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力,还要有很强的野外生存能力,反应能力和适应能力。

    甚至特种兵还要学会急救和伪装,甚至是一些计谋。

    凌皓月想要将新招来的这些人训练成特种兵,因为别的兵种她根本就不会训练,况且北辰轩也将这些事全部委托交给她了,不管她如何做,军营里的其他人也不敢有意见。就算是有意见,有东临国最强大的兵团神风骑的极力拥护,也不敢将意见提出来。

    凌皓月的这种训练方法,实在是前所未闻,见所未见。就连凌皓月的爷爷,凌家家主凌瞻都觉得新鲜,但是却对此方法并不看好,一个黄毛丫头,就算是身手再厉害,又怎么会在练兵打仗方面生活他这个经验老道的老元帅。

    所以军营中的很多人都将凌皓月的训练当做了小孩子过家家,就连被凌皓月训练的新兵蛋子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于是,训练才开始没几天,就有人闹起了情绪。开始只有几个人,后来更多的人加入了进来,最后整个新兵营全都不再训练。

    任是有神风骑在一旁镇压,也是无济于事。

    凌皓月倒是不急不躁,只是一脸平静地对着那个闹得最凶的,实力也是最强的新兵说道:“你若能打败我,那便不再训练,若不能,就老老实实地给我接受训练!”

    那新兵对于凌皓月的提议正求之不得,早就听说将军府七小姐是个出了名的废柴体质,根本不能习武。

    虽然她曾经展现过自己的武艺,但是所有人都当那是擂台上的人顾及她九皇子妃的身份,故意让着她的。而且当时同九皇子妃对擂的实力本身并不算太强,甚至连九皇子的精兵营都未进。

    自此之后,九皇子妃就再也没与人对擂过。

    所以此次凌皓月提出这个条件,在那个实力最强的新兵眼中,简直就是找死。

    其实这个实力最强的明显有些没有脑子,如若是凌皓月是找死的话,表情怎么会那般平静淡定?

    实力最强的那个没有看出来,但是他身边的一个却全发现了不对劲,于是便小声提醒道:“老兄,你没发现九皇子妃神色并不慌张,显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吗?这里面一定有些蹊跷。我劝你还是不要闹了,老老实实训练好了,如果训练的不好,想来上头也不会怪罪于我们。”

    那个实力最强的新兵却一脸不屑地说道:“哼,就凭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蹊跷,想来是故作镇定的吧,你若害怕,大可站到她那边。到时候我赢了,可别哭着在来找我就好了。”

    劝他的那人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而且现在大多数人都站在了反对的一方,他要是贸然去支持凌皓月,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凌皓月将这一切全看在眼中,就连两人的对话,凌皓月都是听得一清二楚。桃七长时间的灵力滋养,让凌皓月的感官要比常人敏锐一些。

    那个实力最强的明显是个愣头儿青,而且还自恃过高,容易轻敌。但是那个提醒他的人却不同了,心思缜密,谨慎,而且懂得审时度势,是个不错的人才。

    至于武力强弱,那并不是重点,能进入这精兵营的,想来武力都不算太弱,以后稍加训练,武力便会上来了。

    而且作为领导者,并不一定要武力最强,但是必须要冷静睿智,敢于担当。

    但是在天泽大陆这个强者为尊的地方,人们却并不知道这一点,只是一味的让强者作为领袖,信服强者,尤其是军队之中,更是如此。他们完全不关心强者是否有优秀的组织能力。所有的军队都是横冲直撞,正面杀敌,完全没有策略之说。

    那次凌皓月去剿匪用上了计谋,确是让整个神风骑受益匪浅,也略微感受到了一个统领头脑的重要性。

    但是也只是略微而已,对于凌皓月给李勇的那个兵法,他大多觉得是歪门邪道,并不足以致胜,但是少数几个他认为不歪的,却真的是让他受益匪浅。

    凌皓月知道,想要在朝夕之间改变这些人的想法,并不现实,只得从新入伍的兵将们开始着手,向他们灌输一个理念,作为一个合格的统帅,不一定要武力最强,但是必须要有头脑。

    所以在其他的兵营如火如荼地练武的时候,凌皓月训练的精兵营却学上了兵书战策。好些以退为进的招数却令他们无法接受,强者就该正面对决,耍这些心机算什么本事?

    于是那些新兵们才群起造反,但是有一个人却觉得这些计谋很是有用,学得倒是津津有味,那便是刚才出言提醒的那个人。

    众人自觉地将一块空地圈了起来,凌皓月和那个武力最强的新兵便要在这里面比武。对于此,李勇是一点都不担心,想当初,凌将军便能与他打个平手,这新兵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是神风骑将军的对手。

    这些人,还是小瞧了凌将军啊。李勇虽然在心中叹气,但却并不打算点破。一来,堂堂神风骑的将军和一个女子打成了平手,颜面上多少有些不好看;二来,凌将军向来低调,也不愿意让神风骑之外的人知道她的真正实力。

    那些时日疯传的东临国史上第一女将军也渐渐被人淡忘,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凌皓月是靠着美色将那土匪头子诓进了包围圈,这一仗赢得却也并不算光彩。

    而让凌皓月做了神风骑的将军,恐怕是看在了她九皇子妃的身份,这不没过几天便辞了职吗,肯定是无法让神风骑信服,觉得再做下去也没有意思,便就干脆不做了。

    凌皓月已经和那个武力最强的新兵站在了圈中,比武前,按照惯例,要自报家门,那新兵首先拱手道:“在下李小强,还请多多赐教。”

    凌皓月只淡淡地说了一声凌皓月,便如闪电一般向着李小强冲了过去,飞起一脚便踹中了李小强的小腹。李小强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凌皓月踹翻在地。

    这一脚的力量之大,让李小强颇有些忌惮。

    原本轻蔑地目光不见了,他慢悠悠地地站起身,一脸警惕地看着凌皓月,嘴角也渗出了血丝,显然我是受了极严重的内伤。

    但是他不能认输,就算是死,他也不会认输!

    他眼下一狠,便冲着凌皓月冲了过来,凌皓月眼中一寒,刚刚那一脚也是她留了情,却不成想这个人竟然并不领情。既然要来找死,那就怪不得她痛下杀手了。

    就在凌皓月要下了杀手的时候,台下突然有一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口中惊呼:“还望凌将军手下留情,留他一条性命!”

    竟然有人看出她要下杀手?这人的观察力果然是不简单,她朝着声音的方向忘了过去,竟是那刚才提醒过李小强的那个人。

    李小强见凌皓月分了心,刚想要趁机反击,却被凌皓月一个手刀直接打晕在地。

    胜负显而易见,神风骑欢呼雀跃,新兵营却个个灰头土脸。

    没想到这个传言中的废柴竟然这般厉害,新兵们皆痛心疾首,传言着实的不可信啊。

    凌皓月径直走到了刚刚跪下求情的那个新兵面前,亲自将那个兵扶了起来,之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启禀将军,小的名唤王朋。”

    凌皓月仔细观瞧,发现这王鹏眉宇间竟少有的透着些睿智和冷静,这在东临国兵营中却是少有的。因为头脑聪明心思缜密的大多武力不行,根本当不了兵,而武力强大的,却大多都是头脑简单,易于冲动。

    像王鹏这种武力不低,却又心思缜密的人才,简直就是一个宝啊。

    也就是凌皓月能够慧眼识宝,若换做他人,定会将那李小强当做宝,就连北辰轩都是如此。

    夜晚的北辰轩因有魔魂记忆,自然是深知计谋的重要,但白天的北辰轩自小便接受正统的强者为尊的教育,也是对计谋嗤之以鼻。

    凌皓月对于自己发现了这么一个宝相当的高兴,赶忙大声宣布道:“即日起,精兵营改名为特种兵营,由王鹏担任将军,若有不服,尽管找我来单挑,随时奉陪。但是提前说好,比试难免会有伤亡,如有伤亡,那便自认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