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6-08-22 09:03:51本章字数:3271字

    北辰轩的身体依然是非常虚弱,连下地行走都有些困难,只能终日在床上躺着。

    凌皓月来的时候,北辰轩一脸邪肆地对她笑道:“我赢了。”

    凌皓月突然就觉得失望至极,因为这个人,绝对不是她爱的那个北辰轩,她爱的那个北辰轩,绝对不会这样对她笑。

    面前的这个人,只是那个想置他于死地的魔教教主。

    凌皓月看到北辰轩的时候,确是动过直接杀了这个北辰轩的念头的,毕竟她爱的那个北辰轩的死和眼前的这个人也脱不了干系。

    但是凌皓月却下不了手,因为那张与北辰轩一样的脸,那具与北辰轩一样的身体,她下不了手。

    于是她便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说。

    在凌皓月转身的那一刹那,北辰轩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失落,但却一闪而逝,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现在的北辰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这一点皇帝心里是清楚的。所以凌皓月便打算去向皇帝请求解除婚约,然后想要离开皇城。

    但是还没等她去找皇帝,皇帝却先将她招进了宫。

    眼看着各国朝奉就要开始了,北辰轩的身体依然不见好转,皇帝只得让凌皓月多费心军营上的事情。

    皇帝似乎是不知道凌皓月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北辰轩已经死了的事实,也并没有打算让外界知晓此事。

    东临国最强大的元帅,所向披靡的九皇子竟然出了事,这对于东临国来讲是个巨大的打击。所以皇帝便打算,只要是这个北辰轩不闹事,她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所以,凌皓月这个准九皇子妃,还是要继续做九皇子的代班。

    凌皓月本来是想开口求皇帝解除婚约的,却在她刚要开口的时候便被皇帝打断。

    皇帝以为凌皓月是不想再做这个代理元帅,毕竟之前凌皓月已经几乎将整个军营都抛在了一边,显然是对这件事并不热衷。

    但是军营却需要她,单是东临国最强兵团神风骑的极力拥护,再加上凌皓月还是近来风头正劲的新兵营将军王鹏的老师,这代理元帅,是非她莫属。

    凌皓月无奈,只得先做这个代理元帅,等到各国朝奉过去之后,再提解除婚约的事吧。

    于是凌皓月就又每天出现在军营之中,特种兵营虽然没有真的被凌皓月训练成特种兵,但是却是被王鹏操练成了一个暗杀伏击的兵种,专修各种暗器,弓箭以及隐匿的技巧。

    在整个天泽大陆上,这支专供暗杀伏击的军队也算是独一无二了。

    但是在练习那些的同时,王鹏也没有将武艺落下,依然每天训练。李小强极度不服从管理,被王鹏直接开除出了特种兵营。

    不过像李小强这样的武艺,倒不担心没有地方收留,各个军营都抢着要李小强,但是凌皓月却禁止己方将军收留李小强。于是凌瞻阵营的将军都笑王鹏和凌皓月白痴,

    凌皓月这方的各营将军也是不理解凌皓月的作法,那王鹏因为与李小强有私人恩怨,将这么强力的战斗力驱逐也就罢了,那代理元帅却也不让他们其他营收留下李小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代理元帅是个女人,想法标新立异。

    总之他们看到凌瞻那一方的将军们一脸嘲笑与得意,就觉得郁闷得很。

    自家元帅也真是的,白白让凌瞻那方的将军捡了个便宜。

    损失一个战斗力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再说李小强也只是新兵营里的翘楚,实力跟老兵也是没法比。而且营里那么多人,少一两个有潜力的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他一个人就算是再厉害,也敌不过人多,这件事没过几天也就没人再提了。

    就在这个事情要揭过去的时候,竟然有人说起了闲话,说那代理将军本来就是凌元帅的亲孙女,向着自己家也没什么不对。然后,这话传得越来越神,最后整个轩字营都信以为真,竟然集体跑到凌皓月的面前,质问她这件事。

    轩字营向来与凌字营不合,两家常明争暗斗,谁对谁都不服气。但是军家争斗的也不过是实力,没有人想着要将对方害死,毕竟是同一个国家的,总体上来讲他们还是一体,如果将对方害死,国家实力大减,各方群起攻打东临,活着的那一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而这代理元帅竟然可能是凌字营的内奸,这是轩字营的众人万万接受不了的。

    虽然王鹏率领特种兵营坚决地站在了凌皓月的一边,但是神风骑却也犹豫了,虽然没有加入到质问的行列,但也没有支持凌皓月。

    看到面前黑压压的一片,凌皓月的头疼了。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烦人了!

    凌皓月直接将传播谣言的李小强揪了出来,重打了一百军棍。

    虽然李小强现在已经是凌字营的人了,但是凌皓月还是将他揪了过来,连自己爷爷的面子都不给。

    这么多年行军打仗的经验,凌瞻也知道这李小强是个祸头,虽然实力不错,但是惹麻烦的能力也是一流。

    其实这种人,他打心眼儿里也不愿意要。打仗除了靠武力,也考团结,各自为战,终究是不如抱成团来力量大。

    如果个人实力真的那般重要,那还要军队干什么,直接单挑岂不是更好?

    可惜的是,除了凌老爷子和他的几个儿子明白这一点,其他人还是认为个人实力更重要。

    这也许就是元帅、大将军和普通小将军的区别吧。

    所以凌皓月将李小强揪了过去,短时间内也许会影响自己营里的士气,但是后果也不算太过严重。

    凌瞻本来就觉得自己以前亏待了这个孙女,这次孙女来要人了,他也就象征性的争取了一下,然后便做了个顺水人情。

    这下李小强可倒了霉,一百军棍可不是吃素的,直接将他当场打晕了过去。

    轩字营看到这个情景,也不再怀疑凌皓月了,这一百军棍相当于将李小强废了,而且王鹏也极力劝说轩字兵营的那些个将军,说他们怀疑这个有些多余,这代理元帅可是准九皇子妃,而且听说两人的感情极好,想来这心是向着九皇子的。

    但是这些将军们虽然头脑不咋地,但却相当固执,非要向凌皓月讨要一个说法。

    而王鹏也没指望自己这几句话能劝住他们,只是为凌皓月今日杖责李小强埋下些伏笔,让那些将军们看到这个场景就能想起他之前说的话有道理,故而也就不再纠缠了。

    李小强这个谣言散步者,还是王鹏查出来的,证据确凿,本来是打算在轩字营闹事的时候亮出来的。

    没成想那凌大元帅倒是直接,竟然就这么拿着证据跑到了凌字营要人,而且竟然还将人要来了。

    王鹏不得不感慨,这代理元帅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李小强那日被杖责之后竟然伤了丹田,再也没办法当兵了,只得灰溜溜的回了家。

    军营里少了李小强这个祸头,倒是风平浪静,这也让凌皓月省了不少的心。他每天来军营只是专心的为王鹏答疑解惑,其他的一概不管。

    就这样,各国朝奉的日子到了,皇城里热闹了起来。而军队里也都忙了起来,忙着加强操练,震慑各国。

    按照惯例,东临皇帝要领着各国的使节参观东临国的军营,以此来展现东临国的雄风。

    这在凌皓月眼里其实算是傻帽行为,随便暴露本国实力,简直就和作死一样。但是东临国却也有傻帽的资本,那就是他的军队能横扫各国。

    但是保不齐就有那个国家偷偷囤积兵力,待到本国的实力能与东临国一战,便来个出其不意。

    凌皓月这个猜测还就是真的,西漠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这几年来每年都会派人前往东临国朝奉,示敌以弱来降低东临国的警惕。

    实际上现如今的西漠国,已然已经能与东临国相抗衡。

    但是相抗衡却还不够,如果贸然攻打东临,只会落得个两败俱伤,让其他国家坐收渔利。

    东临国的军营中,上百万大军人山人海,让人看了就心生畏惧。

    不过更让那些使节们惊奇的确实立在高台之上指挥的大元帅之一。

    而众人惊奇的原因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个元帅竟然是个女子!

    有人啧啧叹道:“真没想到这东临国就连女子竟然也有这般神勇,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这个马屁来自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北方小国的使者,他此话一出,众国使臣都对他投去了鄙视的目光,这倒是让他有些难堪了。

    北狄国的使者是个直爽的汉子,只见他嗤笑一声,瓮声瓮气地说道:“这东临国难道没人了吗,竟然要让个女子来当元帅?”

    这汉子的话一出,皇帝的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北狄国人向来都不怎么会说话,这么多年来,皇帝其实都已经习惯了,再加上北狄国的贡品还算丰厚,也就不打算和他计较了。

    见皇帝并不理会他,那汉子顿觉尴尬,再看皇帝的脸色,也惊觉自己刚才说错话了。

    练兵很快结束,凌皓月也和凌瞻双双来到皇帝面前复命。凌皓月同九皇子一样不跪皇帝,这举国上下都是知道的,但是凌瞻却是要跪的。

    于是各国使臣便开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一个头发花白的元帅跪在皇帝面前复命,而那个年轻女子却只是微弯了下腰。

    其他人虽觉得奇怪,倒也没有问出声。倒是西漠国太子皇甫炎问道:“为何这女元帅见到陛下并不下跪?”

    凌皓月在心里暗骂,她下不下跪,关他什么事?

    皇帝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此女子乃是九皇子妃,是朕的儿媳,与朕乃是一家人,跪不跪的也没什么好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