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8-23 10:20:31本章字数:3253字

    “哦?这个女元帅竟然是那盛传的桃花仙子?”皇甫炎饶有兴致地看向凌皓月,继而神色颇有些疑惑地说道:“听闻桃花仙子身带异香,为何你却没有?”

    凌皓月斜瞄了皇甫炎一眼,然后冷冷地说道:“这与你何干?”

    皇甫炎并没有生气,只是冲着凌皓月微微一笑道:“好奇而已。”

    “本元帅没有义务满足你的好奇。”凌皓月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皇甫炎,她这一句话,霎时就让皇甫炎尴尬的不行。

    但西漠国太子却是出了名的纯良仁厚,只见他一点恼怒的样子都没有,反而略带歉意地冲着凌皓月说道:“元帅说的极是,是我多话了。”

    凌皓月没有理他,皇帝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摆驾回了宫,作为东临国大元帅,各国朝奉,凌皓月理应是陪同的。

    皇帝走在最前面,其他使臣和大臣们紧随其后。皇甫炎似乎是故意的要和凌皓月走在一起,即便是她放慢或者加快脚步,那皇甫炎依然寸步不离。

    凌皓月忍不住了,不觉质问起皇甫炎:“不知太子殿下为何要跟着我?”

    皇甫炎也没想到凌皓月会质问他,先是一愣,而后轻轻地笑道:“只是觉得元帅的美貌绝世无双,想多看两眼罢了。”

    好一个无耻的好色之徒!

    凌皓月气不过,又不能在皇帝眼皮底下暴揍他一顿,只得自裙角撕下一块布作为面纱挡在了脸上,然后没好气儿地冲着皇甫炎吼道:“这下你看不到了吧,老老实实给我滚开,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凌皓月说完便急急地追了上去,两个人说话的当儿,皇帝一行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将两人落在了后面。

    皇甫炎看着凌皓月的背影,眼中竟闪出一抹贪婪,先贤说的这个天命之女,长得可真是美。

    西漠国的先贤和东临国的国师一样,可以夜观星象。他也同东临国前任国师一样,观出了天命之女的天机,并且还知道天命之女将会降临在东方,可就是不知道会降临在哪里。

    直到参加那次百花会的五皇子回去说了在百花会中的见闻,说是东临国九皇子妃身带桃花香,且可散出蓝色桃花雨,简直不似这凡间该有的人儿。

    先贤听说了这件事,确是激动得不得了,直说那九皇子妃便是天命之女。

    蓝色桃花乃是花神蓉梓独有,而天象显示,天命之女会得花神转世追随。先贤可不认为那花雨是蓉梓石弄出来的,因为蓉梓石现如今是在的他身上!

    其实花神的本体乃是一株蓝色桃花,这在各国皇室之中早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但是这世上却只有拥有蓉梓石的西漠国先贤才知花神,实际上却是一名男子。

    蓉梓石是西漠国先贤作为太子的老师陪着太子微服私访的时候偶然发现的,那被普通农家压笸箩的灰色石头是那样的不起眼,但是先贤却一眼便看出了不凡。

    先贤得到蓉梓石的时候,太子也在场,先贤和太子的关系也算是不错,所以也就并未隐瞒。而皇甫炎也觉得自己拿着蓉梓石根本就没什么用,所以便任由先贤收入自己囊中了。

    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皇甫炎就已经秘密来到了东临国。因为他得到了来自南诏国皇城的消息,南诏国的大祭司秘密去了南诏皇城。

    南诏国女王亲信苗翎,早在一年前去西漠国皇城办事的时候,便已经被皇甫炎收为了己用。

    苗翎那个女人也是不争气,竟然被皇甫炎迷得神魂颠倒,不惜背叛自己的国家。

    要说皇甫炎长得确实不错,不同于北辰轩的妖孽张狂,皇甫炎给人的感觉确是谦虚有礼,温文尔雅,甚至浑身还散发着浓重的书卷气。

    而且他时常噙着浅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如淡雅高洁的兰花,让人移不开眼。

    南诏国的女子对于这样的男子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再加上皇甫炎颇会讨女子欢心,不似别的男人那般会对女子百般不屑,于是苗翎就彻底沦陷了。

    她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皇甫炎,包括北辰轩夜晚会性情大变,包括大祭司便是南诏国的神医,与包括大祭司要去皇城为北辰轩治病,以此来交换天命之女的消息。

    以及,大祭司也有可能会为九皇子种下夺魂蛊。

    虽然女王并没有将全部计划告诉苗翎,但是同是作为蛊术高手,她觉得大祭司没有道理不会在东临国九皇子极度虚弱的时候种下夺魂蛊。

    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皇甫炎得到了这个消息,心下一惊,这要是让南诏国大祭司得了手,那东临岂不就是南诏的囊中之物了?

    南诏国力本就不弱,甚至从不参加各国朝奉东临的活动,而东临国也不敢为难南诏,因为南诏的蛊毒实在是,太邪门了!

    东临国开国先祖只与南诏交过一次手,便嘱咐后人千万不要去招惹南诏。

    南诏也不敢去攻打哪个国家,一则师出无名,二则蛊毒这东西太过阴邪,很容易就会犯了众火。哪个国家都无法承受大陆上所有国家联合起来的怒火,包括东临!

    所以即便是东临,也不敢毫无理由的去攻打其他国家,任何国家发起战争的时候,都要师出有名,否则就会被联合镇压。

    各个国家的统治者都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今天他敢毫无理由的攻打别人,明天就敢攻打自己!

    不过如若是天泽大陆两大强和为了一个,那后果,不堪设想。这多年来多国联合可胜任何一国的平衡便会打破,这天下,全部都会归了南诏。

    想起南诏国的女尊传统要推行至整个天下,皇甫炎就不由得一阵恶寒。

    所以皇甫炎便急急地赶到了东临皇城,想要阻止南诏大祭司施展夺魂蛊。

    谁知来到了东临皇城,却在哪里都找不到九皇子的身影,皇甫炎这下可犯了难。看来这夺魂蛊是阻止不了了,那么想要阻止南诏国的阴谋,就只有赶在夺魂蛊没发作之前,将身中夺魂蛊东临国九皇子杀掉。

    皇甫炎曾经问过苗翎,有什么办法能控制别人的思想。苗翎便说出了夺魂蛊,但是夺魂蛊发作需要不少的时间,而且对于精神力比自己高的人,基本无效。

    皇甫炎当时还感叹,这夺魂蛊可真是鸡肋,精神力比自己低的,武力也不如自己,那夺取来有什么用,直接武力制服不是更好?

    而慕容芸芷临死之前,确实也得到了天命之女的部分秘密,那就是天命之女会得花神转世追随,同西漠国先贤推算出来的一个样。

    花神转世追随,这一条还真是抽象,但也总比没有的好。慕容芸芷早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便消息传回了西漠国。

    后来被北辰轩魔魂反噬重伤身亡,慕容芸芷也就没有机会知道天命之女的全部秘密了。

    而皇甫炎这次来东临的时候,确也是将蓉梓石也带来了。

    皇甫炎这次来的目的,除了阻止南诏大祭司施展夺魂蛊,还有就是找到真正的天命之女,并将她带回西漠。

    先贤说,只要花神转世感受到蓉梓石,便会身不由己地来找他。他就能确定,那九皇子妃是不是真的有花神转世追随。

    天命之女乃是统一天下的关键,皇甫炎必须要确定,那日百花节的异象,是否真的是追随着九皇子妃的花神转世所为。

    如果九皇子妃只是个掩护,真正的天命之女却是他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但是皇甫炎刚到东临国没几天,便有一个长得比女人还要美的男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抢走了他身上的蓉梓石。那个男人速度极快,将蓉梓石抢过去之后,便直接放在嘴里咽了下去。之后便瞬间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这所有的一切只发生在一个呼吸之间,皇甫炎甚至以为他在做梦。

    但是本来放着蓉梓石的地方,现如今却空空如也,让他不得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相必那个男子,便是花神蓉梓的转世了。花神是男子,先贤也将这件事告诉了皇甫炎。

    因为这世界上所有的花妖,都是女的,所以众人也全都以为花神该是个女子,就连北辰轩也不例外。

    所以当初北辰轩在见过桃七之后,还怀疑过凌皓月天命之女的身份。这桃花妖是个男的,怎么可能会是花神转世?

    要不是先贤得到了蓉梓石,皇甫炎可不可能知道花神竟然是个男子。

    来东临国还什么事情都没办成,竟然就先将先贤的宝贝蓉梓石给弄丢了,皇甫炎实在是懊恼得很。

    但是皇甫炎却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虽然心下懊恼的不行,但表面上却依然浅笑淡然。

    虽然世人都道西漠国太子纯良仁厚,平易近人,但凌皓月却直觉得他是个极其危险的人。身处高位依然这般纯良无害,太不符合常理。

    而且她也看出了皇甫炎眼中的贪婪,那种强烈的占有欲,根本就不是一个纯良的人该有的。

    所以虽然皇甫炎总是笑,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凌皓月还是不愿与他多做纠缠。

    其实人家夸她长得漂亮,想多看她两眼也没有什么,但是凌皓月还是以此为借口发了火儿,远远地躲开了这她直觉得危险的人。

    好在,皇甫炎并没有再靠近她,只是在队伍的末尾缓缓地走着,凌皓月不觉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甩掉那个男人了。

    可是皇甫炎的一双眼睛却依然死死地盯着凌皓月,那黑色的瞳孔似是变成了一个漩涡,幽暗而莫测。

    凌皓月以为甩掉了皇甫炎,却不想自己已经被当成了猎物,被一匹披着羊皮的狼,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