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6-08-23 10:21:01本章字数:3280字

    军营离皇宫并不远,一行人没过多久便回了宫。宫里已经摆下了盛大的宴会,并且准备了很多的节目,来招待这些来自各国的使者。

    皇帝坐在上首,皇后也出席了此次宴会,坐在了皇帝的身边。东临国的皇族以及达官显贵按照品味高低依次坐在皇帝左手边的位置,而各国使臣则都坐在了右手边。

    至于该按照什么顺序坐,那便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皇帝还乐得有使臣能因为坐位问题吵起来,但是各国使臣却都极顾大局,不争不抢,礼貌谦让。

    估计是他们吸取了之前两个北方小国的教训,之前那两个国家来的使臣都是国家的皇族,而且也都是娇生惯养,傲慢得很。

    两个人那次因为坐位问题竟然吵了起来,还扬言要回国起兵灭了对方。在场的人本以为两人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这两个国家真的打起来了。

    于是东临国便以维护大陆秩序为名,派兵将两个国家给灭了,其他国家也是没有话可说,谁让这两个国家自己找死。

    于是,东临国便堂而皇之的将那两个国家收入了囊中,那两个国家自此便成为了东临国在北方的眼睛。

    北方霸主北狄国虽然对此颇有微词,但奈何北方国家太多,所以即便是霸主,国力也是远不如东临国,北狄国也只得忍气吞声,也不敢出兵攻打其他的国家扩充自己的领土。

    所有向东临国纳贡的国家,其实都是享受东临国的保护的,如果强的一方主动攻打弱的一方,东临国便会派兵将强大的那一方灭掉。

    所以北狄国也只有默默招兵买马,努力训练兵将武艺,也会将本国的公主嫁给其他小国的首领,以求两国联合,来壮大自己的实力。

    自从那两国被灭之后,所有的国家都吸取了教训,朝奉的时候觉不会再为坐位问题争吵。

    东临国的皇帝对此表示很失望,这些国家也真是的,竟然不给他东临扩充领土的机会。

    宴会歌舞升平,众人你言我语,不时的还有人爽朗地笑,现场一片和谐氛围。

    凌皓月确是无聊得紧,这歌舞有什么好看的,还有那笑,能再假一点儿吗?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别人说个哦,原来如此啊有什么可笑的。

    凌皓月以手托腮,哎,桃七也不在了,若是他在,悄悄和他聊聊天也好啊。

    凌皓月一想起桃七,便不觉伤感了起来。

    失去爱人的痛,失去好朋友的痛,本来已被凌皓月埋在了心底,却被桃七勾了出来,刺痛刹那间便涌上了凌皓月的心脏。

    如果北辰轩在,一定会将她呵护在身边,若她无聊了,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带她离开,才不管别人怎么想。

    越是这样想,凌皓月的心便越痛,一滴清泪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落在了桌案上。

    凌瞻就坐在凌皓月的身边,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孙女的不对劲,连忙关心地问道:“皓月,你怎么了?”

    凌皓月努力的将眼泪憋了回去,然后抬起头,一脸轻松地说道:“我没事。”

    凌皓月这眼睛红红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但是凌瞻也并没有多问,只是说道:“屋里闷,你且去外面透透气吧,如若陛下问起来,我就说你方便去了,但是记得回来。”

    “嗯,谢谢。”凌皓月闷闷地回了一声,语气里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说完之后,凌皓月便起身退出了大殿。凌皓月前脚刚走,皇甫炎便向皇帝告了假,紧随其后出了门。

    凌皓月正躲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暗自落泪,不是凌皓月想要流泪,而是心痛到了极致,眼泪便不由自主地落下。

    这样柔弱无依凌皓月,确是让皇甫炎看得心悸荡漾,忍不住想要将美人拥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

    皇甫炎来到了凌皓月近前,轻声问道:“不知元帅在为何事如此伤心?”

    凌皓月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赶忙擦干净眼泪,抬起头一瞧,却正是之前找过他麻烦的皇甫炎,虽然此时这个皇甫炎是一脸的关心,但是凌皓月却并不打算领情。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除了那个肯为她牺牲的北辰轩和那只下落不明的桃花妖,凌皓月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就不是个善岔儿的笑面虎。

    “滚。”凌皓月冷冷地看着皇甫炎,眼中渐渐被杀气所掩盖。

    皇甫炎倒是不害怕,依然笑着说道:“既然元帅心情不好,那我就不打扰了,还望元帅能够多多保重身体,不要太伤心了。”

    凌皓月眼中的杀意更浓了。

    “滚!”又是这个字,但声调却比刚才那个大上了几分。

    皇甫炎自觉无趣便不再说话,而是悻悻地离开了。

    皇甫炎离开的时候,那张和善的笑脸瞬间变了,一张脸竟变得阴森骇人,让人不寒而栗。但是没过多久,那张阴森骇人的脸便不见了,就像是幻觉一般。

    凌皓月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两个滚字,竟为她惹下了滔天的祸患。

    被人打扰,心中的痛却也减轻了很多,于是凌皓月便去河边洗了把脸,然后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便回到了宴会现场。

    皇甫炎已经早她一步回来了,此时正一脸微笑地看着她,眼中竟还满是关心。

    皇甫炎这反常的表现,让凌皓月有些毛骨悚然,这个人,太不正常了。按理说,刚刚被凌皓月那样对待,是个人都会不高兴了,而这皇甫炎竟然像没事人一样。

    凌皓月可不认为一国太子会是个缺心眼儿,如果国家的太子缺心眼儿,那么国家的皇帝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

    就算是再以武力为尊的地方,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也还是需要智商的,这以武为尊,其实也是统治者定下来的规矩,而统治者定下这个规矩,也大多是为了愚弄子民,让自己的子民更好被统治而已。

    子民太聪明,便容易生作乱之心,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若真的以武为尊,北辰轩的武力绝对甩皇帝几条街,可为什么皇帝非但不让为位于更强大的北辰轩,还立下了武力不如北辰轩的北辰墨为太子?

    这所谓的以武为尊,也只不过是统治者愚弄被统治者的手段而已,天泽大陆各国皇族对此心照不宣,但谁也没有傻到去戳破这个谎言。

    只知道卖力气的蛮牛和有自己想法甚至还很聪明的人,傻子都知道,还是前者更容易控制。

    以凌皓月的智商,其实早就看透了这一点,但是别人愚昧无知,又干她什么事?她才不会去自找麻烦戳破这个谎言。

    再说就算是戳破了,这个谎言已经深入人心,甚至成为了大多数人的信仰,又有谁会相信凌皓月的话呢?

    所以说,智商不高的根本就当不了一国的统治者,尤其是在这乱世,一招错,满盘皆输。

    凌皓月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看起来毫不在意,但心里却已经对这个西漠国太子升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凌皓月虽然心中警钟长鸣,但这宴会还是无惊无险的过去了。想来也是,毕竟东临国的皇帝就在跟前儿,想那西漠国的的太子就算是再有胆色,也不敢做出什么非分之举。

    但是这一整个宴会,那西漠国太子都微笑着看着凌皓月,让她颇为不自在。

    宴会结束已然到了晚上,各国使者要在驿馆留宿一宿,明日一早便会启程回往自己的国家。

    凌皓月同凌瞻一道回了将军府,听说那些使者们明日一早便要回去,凌皓月也不觉松了一口气。

    那个让她感到极度危险的男人,明天就要离开了。

    白日里精神极度紧张,竟然让凌皓月再没有力气想念北辰轩,而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凌皓月就起床了,今天正好是东临国的早朝,她今天要去早朝辞去代理元帅的职务,顺便请求皇帝解除她与北辰轩的婚约。

    东临国的早朝三天一次,天没亮就开始,直到天光大亮才会结束,但是凌皓月身为女子,虽然是代理元帅,但皇帝是特赦她不必上早朝的。

    但是她还是要去早朝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如果是在平时,皇帝也许会找借口不见她,或者是以困乏为由打断她的请求,但是早朝的时候,皇帝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就在她整理好行装踏出房门的那一刻,突然感觉有危险,于是她赶忙退回了屋子,就在她退回屋子的那一霎那,一个手刀冲着她刚刚站着的地方劈了过来。

    那人见被凌皓月发现了,赶忙收回了手势,也不再躲闪,而是利落地跳进了凌皓月的房间。

    这个偷袭者好生张狂,竟然连面都没有蒙,丝毫不担心会被人撞破了身份。

    来的人凌皓月竟然认识,正是那西漠国太子,皇甫炎!

    “你来做什么?”凌皓月心下一惊,这个人果然不是善类。

    皇甫炎依然是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但说出的话却是让凌皓月心尖儿发寒。

    “自然是想让你教我该怎么去滚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西漠国太子,竟然让凌皓月心生恐惧,就连那黑夜的北辰轩,都不曾让她如此恐惧。

    强忍住心中的不安与惶恐,凌皓月故作镇静地冲着皇甫炎吼道:“快滚,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皇甫炎轻笑出声,之后凌皓月只觉眼前一花,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已经被这皇甫炎搂在了怀里。

    好快的速度,这个皇甫炎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甚至比北辰轩还要强大。凌皓月的感觉果然没错,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放开我!”凌皓月在皇甫炎的怀里挣扎了起来,但是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