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24 18:06:37本章字数:3243字

    “不放又如何?”皇甫炎紧紧地箍住凌皓月,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凌皓月依然不放弃,还是在拼命挣扎,皇甫炎的脸沉了下来,双臂收得更紧了。皇甫炎这一收紧手臂,竟然让凌皓月觉得呼吸困难,没了力气挣脱。

    “放……开……我……”凌皓月一双眼睛狠瞪着皇甫炎,吃力地说道。

    “你这女人可还真是要强,都这个样子了还不服软,实在是令人钦佩啊。”皇甫炎淡笑着说了一声,但随即语气一变,异常狠辣地说道:“但是,我不喜欢。”

    说完,那狠辣的表情瞬时不见,皇甫炎收回了一只手勾起了凌皓月的下巴,轻声笑道:“还是痛哭流涕的美人更让人喜欢,若是不老老实实哭出来求我放你的话,你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皇甫炎收回了一只手,束缚也放松了一些,凌皓月深吸了几口气,之后眼中凶光一闪,迅速挣离皇甫炎的怀抱,作势就要使出格斗术反击。

    皇甫炎将凌皓月的一切行为都看在眼里,却也不做阻拦,任由凌皓月挣脱了他的怀抱。

    见皇甫炎并没有动,凌皓月却也暗自思量,她并不是这西漠太子的对手,倒不如晃他一招,趁机使出移形换影逃跑。

    思及此处,凌皓月就攻了上去,皇甫炎依然没有动,这种小把戏,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而皇甫炎的这种自大确是正中凌皓月的下怀,凌皓月的攻势看似凶猛,却是个花架子,因为此时她已经运起全身功力准备移形换影。

    眼看着凌皓月的拳头就要打到身上,皇甫炎不急不缓地抬起手,却发现本该攻击他的人不见了!

    皇甫炎不觉脸色一变,那个女人,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皇甫炎绝料想不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诡异的功法!

    凌皓月毫不犹豫地移出了最大距离,然后继续向着皇宫的方向移形换影,并时不时地看看身后,生怕皇甫炎会追上来。

    好在天还没亮,街上的行人也不多,而且凌皓月走的也不是官道。否则有人看到她忽隐忽现的话,一定会吓坏的。

    皇甫炎虽然在原地呆愣了一阵,但马上便恢复正常,嘴角还噙着一丝微笑,这个女人,又怎么能逃得出他的手心?

    作为东临国的元帅,她一定是会去上早朝的,而他,可以前去早朝拜别皇帝。

    其实也算凌皓月倒霉,每天都不去早朝,偏偏今天要去。

    凌皓月到达朝房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只是皇帝还未临朝。看到凌皓月到场,在场所有人都不觉有些诧异。

    随着太监的一声唱喝,皇帝临朝,众臣叩首,三呼万岁,只有凌皓月杵在那里,显得格格不入。

    皇帝微蹙眉头,低叱道:“凌爱卿今日为何前来早朝?”

    其实皇帝特批凌皓月不用早朝,除了是因为她是代理元帅且是女子外,还因为她从不向他下跪。

    早朝的时候,臣子不参拜的话,皇帝会很没有面子。其实皇帝很想治凌皓月一个大不敬之罪,但是大不敬会株连九族,他可不想这一下子就失去两个元帅。

    而且这个女子还是九皇子妃,而且北辰轩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皇帝已经知道活下来的是黑夜那个敢将刀架在他脖子上北辰轩,如果是贸然杀了凌皓月,还不知道那个北辰轩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哎,皇帝在心中微叹了口气,他这个皇帝做的,还真是窝囊。

    凌皓月低头恭敬地回道:“微臣有事启奏。”

    皇帝的颇为不耐地说道:“凌爱卿有事朝后再议,你且退下吧。”

    “这……”凌皓月犹豫了,她没想到皇帝会直接将她轰走,她也是知道皇帝为什么生气,刚想要忍气吞声地跪下,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凌皓月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凌元帅果然是好大的脾气,竟然早朝都敢不跪天子。”众人听到声音都向外望去,却并未见到人影,人未到,声先到,这人好强的功力。

    话音落下后不久,守门的太监便喝道:“西漠国太子皇甫炎进谏!”

    “宣。”毕竟是别国的使臣,还是一国太子,而且西漠国国力也不算弱,就算是在早朝,皇帝也是断然没有将之拒之门外的道理。

    西漠国太子皇甫炎款款走进大殿,依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他微弯下腰向皇帝施了一礼,然后便说道:“西漠国还有一礼要进献给陛下,不知陛下可愿笑纳?”

    “什么礼物?”皇帝好奇地询问道。

    皇甫炎摇了摇头,一脸神秘地说道:“这个礼物,说出来便没有意义了,不过陛下倒是可以派凌元帅随我去取来给陛下。”

    皇帝倒是来了兴致:“好啊,凌爱卿,你就随西漠国太子走一趟吧。”

    凌皓月有苦难言,这西漠国太子明显是不怀好意,可是现在如果拒绝,皇帝恐怕就要发飙了。

    没办法,凌皓月只得硬着头皮跟着皇甫炎走出了大殿。

    “你到底想干什么?”凌皓月一脸警惕地看着皇甫炎。

    皇甫炎轻笑一声,道:“自然是要凌元帅随我去取进献给给贵国皇帝的礼物了。”

    凌皓月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是谅他也不敢拿她怎样,况且她身边还有大内侍卫跟着呢,怕什么?于是凌皓月便跟着一起去了。

    到了皇甫炎下榻的地方,凌皓月并不想进去,便对皇甫炎说道:“我就在外面等吧。”

    皇甫炎却并不进去,只是对凌皓月说道:“这礼物还要元帅亲自随我去取。”

    凌皓月果断拒绝:“我不去,你取来便取,取不来我便回去。”

    皇甫炎身边的亲信自觉将随着凌皓月来的大内侍卫的视线挡住。皇甫炎在凌皓月耳边轻声说道:“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之后,还没等凌皓月反应过来,皇甫炎确是一个手刀便将凌皓月打晕。

    之后皇甫炎便将凌皓月扶进了屋子,而大内侍卫想要跟着进去,却被皇甫炎身边的亲信拦了下来。

    皇甫炎的屋子里,竟然有两个和凌皓月与皇甫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甚至就连声音都一个模样,如若不是凌皓月晕了,肯定以为自己眼花了。而扮作凌皓月的这人便是皇甫炎的师妹,莫痕。另一个皇甫炎却是皇甫炎的四十死卫之一。

    皇甫炎师从西漠国百变郎君莫无名,而莫无名除了功夫了得,还有一手易容术天下无双,除了他的女儿,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包括他的徒弟们,所以他才被世人称为百变郎君。

    而莫家的易容术却是莫无名的不传之秘,除了他自己的女儿莫痕,任是徒弟们再三请求,他也是绝对不传。

    即便是他的徒弟是堂堂西漠国太子。

    但是令莫无名想不到的是,她的女儿莫痕竟然喜欢上了皇甫炎,莫无名无奈,只得嘱咐女儿千万不要将易容术的秘密告诉皇甫炎,否则将会引来杀身之祸!

    莫痕也不是傻子,她曾亲眼看见皇甫炎将自己的亲兄弟屠戮殆尽,甚至她还参与了这场杀戮。

    于是她便知道,这个表面上纯良仁厚的太子,其实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但是女人一旦喜欢上一个人,便会接受那个人的所有缺点,莫痕也是一样,况且皇甫炎对她也还不错,所以她也算是知足了。

    即便是他只有在利用她的时候才会对她百般温柔,用不上她的时候就会将她抛在一边。

    皇甫炎这次带莫痕来,本来就是为了要扮作凌皓月的模样,一来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天命之女,二来便是为了伺机刺杀北辰轩,三来还可以留在东临国做内应,一举三得,而且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损失。至于莫痕的安慰,向来都不是他所在乎的。

    皇甫炎一直觉得,若是攻打东临国,北辰轩将是他最大的障碍。

    之后的一切便是皇甫炎事先安排好的那样,莫痕捧着一个盒子同死卫出了门进了宫,等众人走远之后,皇甫炎便将凌皓月搬进了他事先准备好的马车之中,并喂了凌皓月一颗云消丸。

    云消丸是慕容芸芷所制,乃南诏国皇室专有之物,而作为女王的亲信,苗翎自然也是有这个药丸的。而皇甫炎的这一颗,正是向苗翎讨要来的。

    但是皇甫炎喂凌皓月吃下云消丸之后,凌皓月的身体中竟然散发出了淡淡的桃花香气,让皇甫炎眼前一亮。

    之前没有闻到这九皇子妃身上的桃花香,他还怀疑她是不是先贤所说的天命之女,但是如今看来,这天命之女,定是她无疑。

    皇甫炎凑到凌皓月的身边,贪婪地嗅着那桃花香,一双手覆上了凌皓月的脸,眼神迷离。真没想到,这天命之女睡起来,竟然是这般的恬静美好。

    但是皇甫炎知道,这份美好,终究不会是属于他的,而不属于他的美好,他便要想尽一切办法毁掉!

    凌皓月身上的桃花香气越来越浓郁,这样下去的话,出城门终究是有些麻烦。于是皇甫炎便命人采买来了大量的桃花盆栽放在了马车里,并且将凌皓月藏在了马车的暗格中,而后扮作客商模样出了城门。

    之前莫痕已经为他做好了人,皮面具,只要带上,便没有人能认出来他便是西漠国太子。

    东临国身为花都,城门来来往往客商运送鲜花并没有什么稀奇。

    于是守门的兵丁草草检查了一下,便放了行。

    凌皓月就这么被皇甫炎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掳走了,而等待她的,却也不知会是怎样的命运。

    但是落在恶魔手上,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