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更新时间:2016-08-25 15:11:18本章字数:3322字

    专门救她?

    凌皓月想到这个可能便自嘲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又不是爱着她的那个北辰轩,怎么可能会来救她。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逃命,凌皓月抛开了脑中的胡思乱想,开始伺机逃命。

    恰好皇甫炎和北辰轩打在了一处,再加上蛇影已经将皇甫炎身边的侍卫除尽,加入了围攻皇甫炎的战圈,皇甫炎应对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

    凌皓月使出了最大的力气向着反方向跑去。

    但是现在凌皓月受了内伤,而且云消丸的药性又比较霸道,桃七的灵力短时间内并不能将其瓦解,所以凌皓月不能使出移形换影,只能自己卯足了劲,靠着一双腿来跑。

    凌皓月不知道的是,皇甫炎其实一直在关注着凌皓月的动向,他现在已经确定凌皓月便是那天命之女,如果让别人得到她,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凌皓月逃跑,皇甫炎邪气的一笑,使出全力一招便将北辰轩打倒在地,而蛇影也远不是皇甫炎的对手,没有几招也被打翻在地。

    全盛时期的北辰轩虽然能与皇甫炎一较高下,但现在的北辰轩却极度虚弱,武力只剩下不到两成。

    就算是全盛时期,北辰轩都不保证自己能赢过皇甫炎,现在武力只剩下了不到两成,又怎么可能会是皇甫炎的对手?

    将二人打倒在地之后,皇甫炎使出轻功向着凌皓月追了过去。凌皓月的功夫大多都来自于现代,所以这时代的轻功她确是一窍不通。

    而勉强算得上轻功的移形换影消耗又不是一般的大,听到背后越来越近的风声,凌皓月心里暗暗发誓,这次如果脱了险,她一定要去学轻功。

    但是也得是这次能脱得了险才行啊,看着面前一脸笑眯眯地看着她的皇甫炎,凌皓月的一张小脸儿立马苦了下来。

    反正也是逃不了了,凌皓月索性停了下来,把眼一闭,脖子一梗,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

    见凌皓月一副豁出去的模样,皇甫炎轻笑出声,其实这个样子的女人反倒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凌皓月爱上了他之后,在他面前哭着请求留在他身边的时候,会是一副怎样美妙的光景。

    皇甫炎有一种鲜为人知的癖好,那就是非常喜欢伤女人的心,也非常喜欢看那些女人在他绝情离开的时候痛哭流涕地求他留下的样子。所以他温文尔雅,知道尊重女人,也知道如何才能抓住女人的心。

    但是皇甫炎心里清楚地知道,凌皓月是绝对不可能爱上他的,因为这个女人极其聪明,甚至聪明得看穿了他的伪装。而且她的心里也住着一个人,容不得他挤进去。

    于是皇甫炎也只得依靠蛊虫来满足自己的癖好。

    刚刚的火气被北辰轩那么一搅合竟然散去了大半,所以现在的皇甫炎倒是不想再杀凌皓月了。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凌皓月只感觉自己被人一双手环住,之后她便觉得自己离开了地面。

    凌皓月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被皇甫炎抱着飞上了天。

    身边的侍卫已经死光了,皇甫炎索性抛弃了马车,直接用轻功带着凌皓月前往和苗翎约定的地点。

    凌皓月想要反抗,但却觉得这样做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于是便强忍了下来。

    皇甫炎飞了没一会儿,却感觉身后有一股很强大的煞气,那股煞气竟将他生生地从空中拽了下去。

    左右观瞧并没有人在,皇甫炎也不觉有些的慌了,这左右确实一片荒原,树木也是稀稀拉拉地长得并不粗壮,根本藏不住人。那么这就说明,这股煞气来自于远方的某个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个人的力量未免有些太可怕了,相隔这么远,竟然仅靠煞气就能将他拦下来!

    皇甫炎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态度极其恭敬地向着煞气的方向大声喊道:“不知高人在此,在下如有得罪,还望高人莫要见怪,我与高人远日无怨近日无仇,还望高人放过在下如何?”

    这一声喊也揉进去了皇甫炎的一丝武力,武者这样做便相当于千里传音,那位高人不可能听不到。

    但是皇甫炎等了很久,对方却迟迟没有回音,皇甫炎也不敢擅自离开,生怕那高人突然出手。正在他焦急等待的时候,那高人出现了。

    见到高人的时候,皇甫炎的脸色刹那间便白了。因为那高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败在他手上的北辰轩!

    此时的北辰轩身上的黑雾环绕,皇甫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北辰轩的煞气已经凝成了实体。

    武者最难练的,不是身体,而是这气。气存于丹田,大多数武者的气只能在身体里流动,增强自己的攻击威力或者作为护体罡气用来增加自己的防御能力。

    能将气外放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人,那便是再也没有从迷雾森林中出来的云朴道人。云朴道人身为道士,自然是专门依靠捕捉各种妖灵来修炼。

    而迷雾森林是整个天泽大陆生命原力最为浓郁的地方,且天生便有迷阵,常人想要进去简直是做梦,但是那迷阵却对妖物无效,所以迷雾森林便吸引了很多的花草妖前去修炼,而花草妖又将各种食花草的妖物吸引了过去,食花草的妖物自然也会将食肉的猛妖吸引过去,于是久而久之,迷雾森林便成为了妖物的天堂。

    多少武者觊觎迷雾森林的妖物,希望能捉到妖物找到道士炼出元魂。元魂是武者最好的补品,没有哪个武者能够抵挡得住它的诱惑。

    即便是没有人出来过,但是人们依然悍不畏死地一批批进入到迷雾森林。

    没有人信这个邪,直到天泽大陆第一人,这世界上唯一能将气外放的云朴道人也没能走出那座森林,人们的热情才退了下去。

    看到天泽大陆第一人殒命,众人幡然醒悟,武力固然重要,但要是没了命,再强的武力又有什么用?

    自从云朴道人十年前消失于迷雾森林之后,天泽大陆便再也没出现过能将气外放的人了。更别提是北辰轩这种能将气外放并且凝成实体,甚至能够远距离攻击的了。

    那简直就是传说中才存在的人物!

    虽说北辰轩外放的气是最好修炼的煞气,但依然不容小觑。

    皇甫炎自始至终都被那股煞气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但是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弱得不行的人,竟然能在转眼间就变成让他俯视的存在?

    皇甫炎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北辰轩的对手,北辰轩像是一个煞神,缓缓地向着皇甫炎走来,眼中的煞气甚至也凝成了黑烟围绕在周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皇甫炎虽然不知道北辰轩是谁,但却是知道他的目的,那便是他身旁的凌皓月。现如今还是保命要紧,这个女人也后再捉也是一样,于是皇甫炎赶忙说道:“在下不知高人竟有这等能耐,您想要什么,尽管拿去便是,只求您能饶我一命。”

    北辰轩并没有说话,但是似乎是同意了一般,压在皇甫炎身上的煞气竟然消失了大半,皇甫炎赶忙起身拱手道谢,然后试探性地往远方走了两步,见北辰轩并没有阻拦,便逃也似的飞奔而去。

    凌皓月确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北辰轩,但是她直觉得自己竟然被北辰轩压制得透不过气来。

    凌皓月知道,这并不是攻击,而是绝对的强者对于弱者的一种武力上的压制。

    但是这压制却越来越弱,最后便彻底消失了,而与此同时,北辰轩竟然轰然倒地,身上的黑色烟雾也都尽数散了。

    凌皓月赶忙上前查看,却发现北辰轩一张脸竟然死灰,仿佛是死了一般。凌皓月用手试了试北辰轩的鼻息,好在,虽然微弱得不仔细感受根本没有,但却还是有的。

    但是北辰轩这个样子,显然是已经生命垂危了,凌皓月不敢耽搁,迅速将北辰轩拖上了马车,连他带过来的蛇影都没管,直接调转马头,扬起马鞭狠命的抽在了马屁股上,以最快的速度向着东临国皇城驶去。

    也多亏了皇甫炎的马是少见的宝马,除了速度快,耐力也是一流,否则让凌皓月这样驱使,还没等到皇城便会力竭而亡。

    凌皓月没有将北辰轩送往皇宫,而是直接将他送到了国师府。

    见到了北辰轩这个样子,东方夏衍也是不敢怠慢,赶忙为北辰轩诊治起来。

    为北辰轩号了一会儿脉,东方夏衍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是越发的凝重。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丸喂北辰轩吃了下去,然后微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对着紧挨在他身后一脸焦急地凌皓月说道:“九皇子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凌皓月双手抓住了东方夏衍的胳膊,不死心地继续问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东方夏衍面露难色,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方法倒是有,但是却很难,同没有也没什么两样。反正这九皇子也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九皇子了,你又何必为他费心,他这样死了也倒是干净。”

    凌皓月一听东方夏衍这话就急了,也亏得北辰轩将他当成了兄弟,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以前的北辰轩与凌皓月在一起的时候,和她说起过他与东方夏衍的感情,也说起过东方夏衍的医术乃是东临第一,所以凌皓月才会将北辰轩直接送到国师府来,却没想到这东方夏衍竟然见死不救!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东临国的国师竟然是这般无情的人,明明还有办法,却不说出来,宁愿看着一起长大,情同兄弟的人去死!”

    凌皓月也真是气急了,语气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尖锐。

    听了凌皓月的话,东方夏衍确是变了脸色,他没想到,北辰轩竟然将他们两个的感情都告诉了凌皓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