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8-26 12:44:41本章字数:3279字

    迷雾森林好巧不巧的就在东临皇城以东,由于有太多的人去而无返,所以皇帝便命人在迷雾森林的入口处立了一座石碑,碑上写着“极凶之地,慎入”的字样。

    凌皓月望着眼前一眼望不到边的一团白雾,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当初给这个地方起名字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看出来这里是个森林的?

    凌皓月这次行动,除了东方夏衍之外,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迷雾森林周围方圆十里竟然连根草都没有,实在是让人觉得惊悚。

    而且这种荒芜也让凌皓月最后一层希望幻灭了,她本想在进迷雾森林之前问问周围的花草们森林中的情况的,但是现在看来,确是不可能了。

    此行还不知道要在迷雾森林呆上多久,因为前世常出任务的经验,凌皓月的准备倒还算是充分。

    足有半月的口粮,一把匕首,火石、火把以及一把她自制的弩箭,还有东方夏衍之前给她的那些丹药,那些丹药多是用来解毒和治疗的,还有一部分是有助于恢复武力的,甚至还有一颗是用来修复丹田的。

    东方夏衍似乎是感觉出了凌皓月武力微弱,于是便给了她很多恢复武力的丹药,正是由于这些丹药,凌皓月的武力才在短短三日便全部恢复了过来。

    一颗还魂丹最多只能保北辰轩二十天的寿命,而两颗,也不过才四十天。就算是皇帝肯拿出自己手里的两颗,满打满算也才不到三个月。

    再说皇帝会拿出这珍贵的丹药给这个已经算不上是他的儿子,而且还随时会威胁到他生命的人吗?

    凌皓月觉得不大可能,所以她的时间相当紧迫。

    见在外围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凌皓月直接踏入了迷雾森林。

    进去之后,只是满目的白色烟雾,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幸好凌皓月早有准备,她将火把点燃,举在了眼前。

    但是火苗瞬间便被烟雾吞噬,凌皓月的脸色变了,她赶忙后退几步,想要退出这迷雾森林。

    她进来本来就是为了试探,火把不能驱散烟雾,那么她便出去想些别的办法。

    可是,凌皓月似乎是把东方夏衍的话当做了耳旁风,因为东方夏衍说过,这迷雾森林,一旦进来,便再无出去的可能。

    除非……是有奇迹。

    凌皓月记得自己进来的时候也没走几步,现在都往后退了几十步了,依然没有退出这白色烟雾。

    看来是出不去了,还是往前走吧。

    凌皓月走得极慢,一边走还一边朝着前方挥着手臂,她手里还攥着刚才没能成功燃起的火把,来加强她手臂的距离。

    这样的话,她也就不至于撞上前方的障碍物了。

    可是凌皓月越是走,越是觉得疑惑,这个地方不是叫做迷雾森林吗?为什么走了这么半天,竟然连一棵树都没有?

    这让凌皓月更加肯定了自己刚来时的猜测,当初那个起名字的人,果然是瞎掰的。

    “竟然还有人来,真是少见啊。”在凌皓月的前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尖利的声音,那声音凌皓月很熟悉,那是植物的声音。

    听声音,那株植物似乎就在凌皓月的眼前,而且还是在紧贴地面的地方。于是凌皓月便将手中的火把收进了包袱里,然后边走边弯下腰在地上来回摸索,她想要捉住那株植物,逼问一些事情。

    可是,走了这么久了,为什么地上还是空空如也?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却传来了一阵嬉笑声:“你看这人好奇怪,虽然也和其他人一样在原地转圈圈,可是竟然摸着地走路,哈哈,好滑稽。”

    那个声音同刚才那个声音一样,显然是同一株植物,但是让凌皓月感到背脊发凉的是,那个声音竟然同之前那个声音距离一样,完全没有因为凌皓月的前进而拉近。

    不过,凌皓月也从刚才那株植物的口中知道了这一切的原因,原来她一直在原地打转!

    凌皓月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通常来讲,人们在正常行走的时候,两腿迈出的距离是不等的。假设左腿迈的距离大,人就会不停的偏向右走。

    这种情况在白天的时候并不会被人发觉,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尤其是在开阔没有标志性建筑的平地,这距离的不等就会起到明显的作用,使人不断地向一个方向拐弯,直到走成一个圈儿。

    这便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了,而现代早已对这个现象有了科学的解释,凌皓月自小便爱看些科普类的杂志,这“鬼打墙”的科学原理她自然是知道的。

    而这白色烟雾其实也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样,让人什么都看不见。

    想要破解这“鬼打墙”,唯一的方法便是让两腿迈出的距离相等。这一点倒是难不倒凌皓月,虽然刚才的火把没能点燃,但是用来测量距离倒还是绰绰有余的。

    凌皓月停下了脚步,将火把从包袱里抽了出来,然后深处左脚,笔直地将火把顶住了了自己的左脚侧边,之后她便蹲着身子用手固定住火把,然后侧身迈出了自己的右脚,直到右脚的侧边顶住火把的另一头,之后凌皓月便将左脚也移到了右脚旁边。

    就这样周而复始,虽然慢,但却不得不这样做。

    而且这样做也初见成效,因为凌皓月听到了那个尖利的声音惊呼:“哇,她怎么过来啦,不应该是一直转圈圈,直到累死的吗?”

    凌皓月冲着那个声音轻笑一声,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那声音更加慌乱了:“什么?你竟然能听到我说话?完了,呜呜,蓉梓大人要是知道你破了第一个关卡是因为我,那我就死定了,求你,求你千万不要告诉蓉梓大人啊。”

    说到最后,那声音竟带上了哭腔。

    凌皓月郁闷了,她都不认识这个蓉梓大人,怎么告诉他?花草的智商果然是不高啊,就算是成了妖,也是白痴得要命,根本就不懂得人情世故。

    就像那个桃七一样,国师竟然还说他是什么花神转世,花神难道就这么弱智?看来那个东方夏衍果然是个神棍。

    凌皓月一边鄙视东方夏衍,一般慢慢地向着前方挪动,直到,抓到了一株植物。那应该是一朵花儿,但凌皓月摸了半天,却也摸不出来那究竟是个什么花儿。

    “不要摸啦,讨厌,都快把我的花瓣摸掉了!”那声音不满地尖叫了起来。

    凌皓月顺着花朵只摸到了根茎,然后用力往上一扯,只听那声音啊的一声痛呼出声,凌皓月点到为止,她可不想直接将这朵花儿连根拔起,她还有事情要问它呢。

    “我怎么才能走出这片迷雾,如果你不说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凌皓月一边说着,一边手下使力又将那花儿往上扯了扯。

    “哇,痛啊,住手啊,你直接往前走就可以啦,呜呜……这个迷阵其实并不大,也只有外围才有,白离大人明明说过只有能将气外放的人类才能通过外围的这个迷阵的,我也没看出来你有多厉害啊,为什么你能通过呢?”

    “这还要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自己一直在原地转圈,要不是你一直开口,我有怎么会朝着你的方向走呢。”凌皓月放开了那株植物,一边继续用着之前的那个法子慢慢向前移动,一边还不忘激怒那株植物。

    “啊啊啊啊啊……”那植物气得怒吼了起来,凌皓月确是会心一笑,其实植物们还是挺可爱的,虽然会犯花痴,会有些白痴,但却心思单纯,不会隐藏自己的任何情绪。

    有时候和植物相处,确是比和人相处要来的痛快。

    挪动了没有多长时间,凌皓月便觉得眼前的烟雾稀薄了不少,甚至能隐隐看到前方的景致,于是凌皓月便干脆将火把放进了包袱,然后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这迷雾森林哪里是个森林,简直就是个童话故事嘛。只见一座华丽的欧洲古堡立在前方,古堡前方有一条小溪流过,发出潺潺的水声。溪边有一只美丽的独角兽卧在溪边饮水,而独角兽的身上,却依偎着一个王子打扮的年轻男子,那男子侧躺在独角兽的身上,一脸惬意地欣赏着落日的风光。

    在凌皓月这个位置上,只能看见王子的侧脸,火红的夕阳光芒照在王子的脸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凌皓月看着王子的侧脸,竟然看得痴了,因为这个侧脸,像极了她记忆中的爱人,

    那个王子给凌皓月的感觉,简直就是她的爱人,不是那个冷酷残忍总是想要她命的那个九皇子,而是那个对她体贴入微,用情至深的北辰轩。

    而眼前的这座城堡,也同她儿时的梦境一般。

    在现代,凌皓月的父母还活着的时候,她其实也是个爱做梦的女孩儿,喜欢看童话故事,也会将自己想象成那被魔王掳去的公主,等待着勇敢的王子前来救赎。

    那个王子的手中,还攥着一株草,不知道为什么,凌皓月就是知道那株草便是她要找的天灵草。

    她飞快地跑到王子的身边,王子听到了声音,转过头来,冲着凌皓月温柔一笑,道:“你终于来了,以后再也不要不理我了。”

    凌皓月的呼吸简直都要停止了,因为这个王子,竟然真的是他的北辰轩!

    别的都可以作假,但只有眼神,做不得假。

    这王子眼中的深情,同她的北辰轩一模一样。

    这个王子,就是她的北辰轩。

    王子伸出手,将手中的天灵草举到了凌皓月的面前。

    凌皓月心里不屑,东方夏衍还说这取天灵草有多难,吓了她半天,到头来竟然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