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6-08-27 15:35:59本章字数:3236字

    什么?早饭,这摊肉泥,不会吧。

    凌皓月看着身边那让人作呕的荧绿色肉块,胃里一阵翻涌,凌皓月强忍着胃里的恶心,走到了大魔王的手腕处,然后便背对着那滩肉泥蹲下身呕吐了起来。

    凌皓月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进森林之前带过来的包袱早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丢在了哪里。

    所以凌皓月就算是呕吐,也只能吐出酸水,根本吐不出什么食物。

    即便是这样,大魔王还是生气了。

    他用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将凌皓月拎了起来,一双瞳孔只有一点,多数是眼白的死鱼眼看着凌皓月,残忍地笑了起来。

    之后,他便将那手心里的那一团肉泥全部糊在了凌皓月的脸上。

    大魔王的本意其实是要糊在凌皓月的脸上的,但是他的一只手掌就差不多有凌皓月一个人那么长,于是那团肉泥便将凌皓月整个包在了里面。

    凌皓月赶忙将脸上的肉泥扒下去,但是大魔王却时刻不停地将肉糊上来。

    凌皓月想要跑,却被那大魔王一把抓在了手上,然后大魔王就更得劲儿了,直接捏起肉泥往凌皓月的嘴里塞。

    凌皓月也不得不吃下那恶心的萤绿色的肉泥,那个大眼儿怪物的血液也是莹绿色的,于是那肉泥就像是大便一样黏稠。

    好不容易等到大魔王停止了动作,将凌皓月放在了桌子上,凌皓月不禁破口大骂:“你个大变态,捉我来到底要干什么?”

    大魔王抿嘴微笑,那表情竟同西漠国太子那人畜无害的表情一模一样。

    “听说你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所以我就抓你来给我老婆吃掉喽,听说吃掉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老婆就能变漂亮了。”

    凌皓月一听大魔王的话,顿时就炸了毛儿:“这话谁跟你说的,我什么时候是公主了,你抓错人了!”

    “听说公主喜欢那个最英俊的王子,变作那王子的模样,便能认出公主了。我变成那个模样这么多次,只有你的眼中是深情,其他人眼中都是花痴。好了,我去捉那个王子了,到时候我老婆变漂亮了,我要是还这么丑的话,就配不上她了。”

    大魔王一边说着,一边从床底下翻出来一个骷髅头将凌皓月关在了里面,然后便凭空消失了,想来是去捉那个王子去了吧。

    见大魔王走了,那些大眼睛的怪物就都活跃了起来。

    凌皓月也开始深思,为什么这一切都这样不和逻辑,先是莫名其妙的欧洲古堡,再是吃人的大魔王,还有这些大眼睛的怪物。

    诡异,一切都太诡异了。

    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凌皓月是对这一切深信不疑的,但是她现在开始怀疑了。因为刚刚那个大魔王向她的嘴里塞那萤绿色的肉泥的时候,她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好像是塞在她的嘴里,却是别人在吃一样。

    可是凌皓月只要往深处想,头就会痛得要死,所以,她还是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沙漠?

    这里,究竟是哪里?她,又是谁?

    是的,她想起来了。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与这世界上最英俊的王子相爱。但是两个国家不和,她就偷偷溜出来去找那个王子。

    之后,她就被臭名昭著的食人大魔王捉了回来,然后被大魔王的妻子吃掉。而且大魔王说,他还要去捉她深爱着的王子。

    迷雾深林深处有一处水潭,水潭里映出了被关在骷髅头里的凌皓月喃喃自语地说要去救自己的王子的景象。

    水潭旁边站着一个白衣男子,白衣男子生得极好看,面如冠玉,两道秀眉不浓不稀恰到好处。

    男子的眉毛虽然生得好看,但却并不喧宾夺主,那对弯眉的弧度恰好衬出了男子那一双勾魂的狐狸眼,柔顺的白发长及脚踝,随着风儿来回飘荡,就像是在与风儿捉迷藏。

    男子认真地盯着那水潭,薄唇微微扬起,狐狸眼也跟着微咪了起来。

    水潭不远处搭着两个精致的小木屋,一个生得比女子还要美的男子从一座木屋里出来,一脸愁容地走到了白衣男子身边,一脸凝重地望着水潭里的景象,良久,才开口说道:“白离,真的不能饶她一命吗?”

    白衣男子依然盯着那水潭,并没有看那蓝衣男子,只是淡淡地说道:“蓉梓,你何时变得这样妇人之仁了,想当年还是你将那魔夜诓了出来,否则他怎么会落单?”

    蓉梓听了白离的话,脸色不由得变了,而白离也不管蓉梓的反应,依然自顾自地揭蓉梓的老底。

    “开始的时候魔夜误闯我的迷雾森林,我只是想立功成仙才将魔夜困了进来。可是在我上报天庭的时候,却被你拦了下来,你要挟我同你演出了一出苦肉计,骗取了魔夜的信任,那魔夜待你如同亲生兄弟,而你却丝毫不为所动。”

    白离说到这里,轻蔑地笑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这个女人不过是为你提供了一些生命原力,而且她也从你那里得到了好处了,你怎么就想起心软来了?这个女人的精气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精纯,可是能助我俩的修为更上一层楼啊。”

    蓉梓沉默了良久,最后无奈地叹道:“罢了,一切,都依你吧。”

    凌皓月还是原来的凌皓月,而桃七,却已不再是之前单纯善良的桃花妖,而是那站在云端,与成千上万的花仙勾心斗角,最后成为了众花仙之主的花神,蓉梓。

    仙界除了有上古神祗,各个种族的仙还有自己的神,神乃众仙之首,而仙尊,便是众神之首。

    上古神祗是超脱于仙界等级制度之外的,除非上古神祗有人殒命,否则的话,就算是仙尊那样强大的存在,也无法取代上古神祗的地位。

    可是要让上古神祗殒命何其艰难,仙尊深知上古神祗的可怕,根本不敢招惹。

    但是仙界野心颇大的神却并不相信上古神祗真的有那般厉害,蓉梓便是其中之一。

    于是他处心积虑设计出了仙魔大战,希望能在仙尊魔尊与上古神祗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将他们尽数斩杀。

    可是上古神祗真的是远比蓉梓想象得要强大得多,而且上古神祗似乎是察觉出了他的阴谋,一个失手直接将他打死了。

    好在蓉梓早已经将自己的一半元神提前打在了东临国一颗刚出土的桃花苗上,蓉梓也知此行凶险无比,所以早就为自己留下了后路。

    而另一半元神,蓉梓确是在临死的时候耗尽全身功力,将它封印在了自己的心脏里,然后将其抛入了凡间。

    而蓉梓的阴谋也不过是上古神祗的一个猜测,而且就算是将自己的一半元神保存下来,以后也无法复生,上古神祗只当蓉梓是来不及将剩下的元神封入心脏,所以也就没再追究。

    那上古神祗怎么能够想到,蓉梓竟然会提前将自己一半的元神打入凡间的一颗树苗里呢?

    就这样,蓉梓侥幸活了下来。

    其实天灵草并不是本身就蕴含着生命原力,而是通过吸取天地万物的精气,再加上日月光华的作用,才转化出来的。

    就如同植物的光合作用一样,只不过植物是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气,而天灵草是吸取天地万物的精气,放出生命原力而已。

    人乃万物灵长,所依人类的精气是世间万物之中最纯的,也是天灵草最喜欢的,可惜人类对于精气的依赖太强,并不需要生命原力,所以这天灵草其实对人来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非但无用,而且还有害。

    按理来说,人在幸福的时候的精气是很温和的,但是天灵草却偏偏喜欢人在绝望或者是悲痛欲绝的时候的精气,所以白离不得不将人心底最渴望的场景打碎,将人心底最爱的人杀死,只有这样,才会让人绝望。

    白离看着眼前的水潭,水潭里的大魔王已经将王子捉了回来,而且开始生火。

    白离看着的水潭名曰幻镜,白离善惑,能迷失人的心智,但却并不擅长制造幻境,而幻境却是花妖们的长项。

    蓉梓没来之前,迷雾森林中的幻境是由迷雾森林中最厉害的那只兰花妖负责的,但是后来桃七,也就是蓉梓来到了迷雾森林,那只兰花妖自然就做不成迷雾森林的第二个主人了。

    火升起来了,大魔王拿出了竹签子,狰狞地向着王子走了过去。看到这里,白离冲着蓉梓一笑,说道:“天灵草马上就要有它最喜欢的食物了,我都感觉出来它的兴奋了。”

    凌皓月看到大魔王拿着竹签子气势汹汹地冲向了王子,口中还喃喃自语:“老婆回娘家了,这公主就等她回来再吃吧,要是现在烤了,等她回来了恐怕就坏掉了。”

    凌皓月满脸惊恐,大魔王离着王子越来越近了,凌皓月拼命地扒着那个困住她的骷髅头,但是无济于事,一股绝望自心中升起。

    而在凌皓月感到绝望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精气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大量地抽走。

    然后,闻到了熟悉的桃花香气,凌皓月醒过来了。

    她知道自己在哪里,也记起了自己是谁,于是她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她轻蔑地冷笑一声。

    冷冷地看着竹签串入王子的身体,冷冷地看着王子哀嚎。

    那个王子绝对不是她的北辰轩,因为她的北辰轩,已经死了。作为特工早已经看惯了生死,既然不是她在乎的那个人,她又让心中扬起波澜?

    凌皓月不屑地勾唇冷笑,冷眼旁观那血腥的一幕。

    然后,凌皓月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那股吸力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