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8-28 11:02:33本章字数:3246字

    幻镜旁边,白离看到这一幕,不觉变了脸色。

    这个人类竟然能挣脱他的迷惑,不简单,着实不简单。

    蓉梓很识趣地没有开口说话,他才不会告诉他,是之前的桃七为了感谢凌皓月的生命原力,悄悄地将自己的一分神识注入到了凌皓月的身体里。

    正因为如此,凌皓月才可参悟出移形换影,也因为如此,凌皓月才能得到桃七的灵气反哺。

    否则以人类的神识,根本不可能做到。

    而拥有桃七神识的凌皓月,自然是对幻镜有些许抵抗力,再加上桃七之前封印凌皓月他的那分神识的灵力也随着精气被天灵草吸走,凌皓月这才反应了过来。

    至于恢复神志,凌皓月却是靠着自己那强大的精神力,桃七的神识,只不过是辅助罢了。

    花妖的神识一般贮存着花妖体内最精华的部分,而香气却是每一个花妖都必不可少的,于是神识便充斥着花妖的香气。

    凌皓月本身并不知道如何掩盖神识的香气,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桃七便用灵力将凌皓月体内的那一分神识封印了起来。

    而神识被封印了之后,凌皓月便再也无法参透花妖制造幻境的法术了,就算是封印解开,没有了桃七灵力的反哺,这神识对于她的帮助也近乎没有了。

    除非,凌皓月再吸引一只花妖寄生在她的头上,但是又有哪个花妖不能自己修炼出生命原力呢。

    又有哪只花妖,会像桃七那样胆小呢?

    发生了这个变故,吸了一半精气的天灵草可不高兴了,而长时间与天灵草呆在一处,白离也多少能感受得到天灵草的情绪,他走到天灵草旁边轻拍了拍它的叶子以示安慰,然后他便回到了蓉梓身边,与他商量对策。

    “现在该怎么办?你毕竟同那个人类相处了那么长一段时间,总该是有办法的吧。”白离问道。

    蓉梓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个女人得了我一丝神识,也只是会有一丝清醒而已。这个幻境之所以会被她发现,我想可能是因为太不真实了,那让人就能看出是假的,再加上那个女人精神力本来就相当强大,不好被迷住心智。所以干脆你就别迷惑她了,我们两个人联手制造一个幻境,让她看不出真假,成功的几率会大上许多。”

    被一个连气外放都做不到的凡人破了功,白离本来就不怎么高兴,蓉梓这又提起来,白离的脸更黑了,他语气极为不善地说道:“我看还是迷惑住她的心智比较好。”

    蓉梓似乎是察觉出了白离的不悦,赶忙解释道:“迷惑当然是用的,我说的是让她有自己的思维,不要把她变成傻子,只是稍微改变些记忆就好,而且大多还得顺着她自己的记忆来,否则她的精神力会反抗得很厉害。既然有省力气的方法,我也不想让你多费力气啊。”

    蓉梓解释了一番之后,白离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语气也和缓了不少:“那幻境恐怕就不能从那个人类心里找了,这个人类心中的场景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好在之前来的人的幻境都被幻镜存了起来,我们翻出一个比较真实的出来再改动一下吧。”

    蓉梓点头同意,白离玉手一只幻镜,只见幻镜的场景在以极快的速度放着,就好像是看电影的时候按了快进。

    突然,蓉梓止住了白离的动作,说道:“我看这个不错,就是它了。”

    在那个大魔王将王子吃得只剩下渣子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又变换了,这回倒还算正常,是个森林的样子了。

    但是她却被关在了一个囚车里,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对了,她叫月儿,本来是个普通的小演员,却因为参加一个中国汉代背景的片子的拍摄而被那身戏服腰封上的玉佩带到了这里。

    哪里有人像她这么悲催的,竟然穿越到了一个王爷的营帐里,然后被那个王爷当做奸细抓了起来。

    现在,那个王爷打了胜仗,她要被押解回京,交给皇帝亲自审问了。

    而跟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一路上对她诸多照顾的副将,而且更关键的是,那个副将还像极了她前世的爱人,阿轩。

    巧了,那个副将也叫阿轩,全名,北辰轩,好吧,她承认,她前世的爱人也姓北辰。

    茂密的森林阻挡了军队的速度,所以军队走得很慢,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月儿抬起头,看着没有被污染过的蓝天,呼吸着没被污染过的空气,惬意的靠在木栅栏上。

    才靠了一会,就觉得咯得慌,月儿回头看了一眼,不觉叹了口气。看来这一路是没好日子过了,就这龟速,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到,算了,到了一样没好日子过。

    月儿翻翻白眼,继续靠上了木栅栏,突然身上痒得难受,低头闻了闻,一股嗖臭涌入鼻间,她突然觉得自己煞了风景。呆在那脏的要命也闷热的要命的牢里,还连续几天没洗澡,身上早臭了。

    “北辰轩,过来一下。”月儿对着旁边的北辰轩喊道。北辰轩凑到近前,小心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帮我把你们王爷叫来,我找他有点事儿。”

    “好。”北辰轩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飞快跑开。没过一会,皇甫炎便骑马来到月儿近前,对了,那个将她误认做奸细的白痴王爷名叫皇甫炎。

    皇甫炎一脸的不耐烦:“你到底有何事?”。

    “我想洗澡,还有,给我找身换洗的衣服。车里给我垫点东西,这样太硬,不舒服。”凌皓月才不打算跟这个白痴王爷客气,有什么要求都一股脑儿地提了出来。

    皇甫炎的眼神越来越冷,似乎是想要将月儿直接冻僵,但月儿却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冷漠。

    前世的她就是出了名的冰美人,演特工演杀手那叫一绝,心理素质也早在演戏的时候锻炼了出来。

    皇甫炎见自己的眼神攻势并不奏效,只得败下阵来,转移了目光,闷声说道:“本王凭什么答应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阶下之囚。”

    “既然你认定我是奸细,怎么着也得让我健健康康的吧,如果我被这车颠得哑巴了,或者身上太脏染上了什么病,死在了半路上,你还怎么交差啊。”月儿满脸的理所当然,眼神却还是如刚才那般漠然。

    皇甫炎看着月儿,眼光渐渐从冰冷转变为复杂深邃。月儿等了半天,见他没说话,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便把头扭向一边不去看他。不答应就说句话,玩什么深邃,以为你是梁朝伟啊,月儿愤愤的想着。

    “好,本王答应你,除了这迷雾森林就是驿站,到了驿站,本王自会派人准备。”

    “要答应就早说,我又不是面,你相什么相。”月儿没好气的回应着,并没有回头看他。

    “本王劝你不要太过放肆,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你。”皇甫炎的语气越发地冰冷,甚至透着浓浓的杀气。

    “反正我早晚也会不复存在,对你客气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对你不客气也只是会加速这个事实的发生而已。我相信你现在不杀我,自是因为我还有用,否则你早就杀了我了。”威胁她有个屁用,要是能杀不早就杀了,还费那么大劲带着她做什么,肯定是她还有利用价值呗。

    “分析的真是头头是道啊。”依旧是刺耳的嘲讽语气。见月儿久久没有答话,皇甫炎自觉无趣,便催马赶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这片森林可真是大,听北辰轩说,这森林方圆上万里,并且终日白雾弥漫,所以便被取名为迷雾森林,是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

    月儿不禁在心中感慨,方圆万里,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一直出不去的话,不就意味着她一直洗不了澡,一直得不到垫子,一直要受这份罪啊。

    黄昏时分,军队没有走出森林,而军队众人对这件事似乎是已经司空见惯了,轻车熟路地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安营扎寨。

    月儿被安置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并无人看守,可能是觉得她一个柔弱的女子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逃走吧。月儿也庆幸自己暂时不用再受颠簸之苦。

    难得的宁静,月儿赏起了落日,一脸宁静,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窘迫处境而愁眉苦脸。

    北辰轩拿着干粮来的时候,远远的看到落日下那张安静恬淡的脸,心中的某根久未动过的弦竟然被拨动了。

    月儿看着夕阳慢慢落下,就像看着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也许逝去之后,又会是一次新生,就如太阳明天还会升起一样。正当月儿感慨着自己的逝去与新生时,突觉有人来了,转头看去,原来是北辰轩。

    北辰轩站在落日火红的余晖里,一脸坚定地说道:“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月儿抬起头,冲着北辰轩粲然一笑,说道:“谢谢你,北辰轩。不过有些事,终究是要我自己了结,你帮不了我。”

    “哦。”北辰轩闷闷地回答了一声,之后便低下了头,一声不吭地摆弄手里的干粮。

    月儿哑然失笑,一个粗粮馒头而已,有什么好摆弄的,难道他是要把拍成拍成饼,然后骗她说这是个饼吗?

    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月儿眼见着北辰轩真的将馒头拍成了饼,脸上不觉升起了一丝疑惑。

    北辰轩气呼呼地将已然被拍成饼的馒头递给了月儿,说道:“吃吧。”

    月儿依然是满脸疑惑地接过了那个饼,无缘无故的,这个人生得哪门子的气哦。

    算了,别人想什么关她什么事,她还是赶紧祭自己的五脏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