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29 18:52:27本章字数:3281字

    迷雾森林深处的白离眉头微皱,那个人类竟然又再反抗他的迷惑了,白离无奈,只得加强功力。

    那作为奸细被押回国的幻境其实是很久之前闯进迷雾森林的一个女奸细心中的场景,开始的时候,她扮作了一个中年妇人,混进了军工房里为营地里的兵将们做些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的杂事。借着为兵将们送衣服的机会,暗暗打探情报。

    军营中的王爷见她形迹可疑,便派人暗中监视她,后来终于发现了她原来是敌国的奸细,这个时候王爷已经打了胜仗,要班师回朝了,所以便将她押了回去,想从她的口中得到敌国的情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途中,她竟然与押解她的副将相爱,最后那副将助她逃跑,被发现之后将她抛了出去,然后独自受下了乱箭穿心。

    事后她在乱葬岗上找到了他,他已经没气了,但是她不甘心。于是她便来到了迷雾森林,寻找那传说中的天灵草,去拯救她的爱人。

    至于幻境中的人物名字,外貌都是凌皓月自己记忆中的,这些记忆也没有什么。

    而最让白离一头雾水的还是那个什么穿越,什么演员乱七八糟的,不止是白离对于这个记忆也是一头雾水,就连蓉梓也闹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看到凌皓月脑中的幻境,他两个人就已经震惊得不行了,那个女人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竟然能想象出那么诡异的建筑。

    自从有了那只兔子,北辰轩和月儿就忙起来了。

    因为那只兔子很容易饿,饿的时候就楚楚可怜地叫,北辰轩和月儿都受不了这凄厉的叫声,只好总是给它找东西吃。

    这里又不是草原,而那个小家伙又这么挑食,非要吃不好找的兰心草。久而久之他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最后甚至连军队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于是那个王爷便总是派人来催促北辰轩。

    来的人同样是个副将,可能是王爷觉得派个普通的大头兵来没什么用吧。

    而来的那个副将也是北辰轩的死对头,所以每次来催促北辰轩都是冷嘲热讽的。

    “他什么人啊,官衔也不比你高,凭什么对你吆五喝六的。”月儿想起那个护卫欺软怕硬的嘴脸,就极其的不爽。

    北辰轩的心里可高兴的不行,这个女人竟然开始向着他了,这种感觉真好。

    月儿见北辰轩被人冷嘲热讽之后竟然一个劲儿的傻笑,不觉有些毛儿了,她踢了北辰轩一脚,说道:“喂,你傻笑什么啊,被人吆五喝六的你还傻笑,没毛病吧你。”

    北辰轩被月儿这一踢回过了神来,正色说道:“没事,他也就是嘴上厉害,真实实力不如我的,我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不是没有必要,是不想。如果他自己解决了这件事,还怎么能看得到月儿为她鸣不平的样子,就像是娘子心向着相公一样。

    嘻嘻,娘子相公,北辰轩一想到这里,就免不了要心花怒放。

    结果又挨了月儿一脚:“没事傻笑什么呢你,没看到蓝小轩又饿了吗?”

    “不,是蓝小月。”

    凌皓月两手一摊,说道:“我说阿轩,你就认命吧,谁让这只兔子是个公的呢。”

    北辰轩很不服气,但是对于月儿那声软软糯糯的轩儿还是很受用的,罢了,以后有机会再捉一只母兔子来就是了。

    软软糯糯?好吧,其实只有北辰轩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北辰轩,京城是不是快到了?都走了这么多天了。”每天坐马车太累了,月儿都烦死了。

    “明天就会到了。”北辰轩的已经暗暗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保下月儿,然后娶她做娘子,然后……

    “喂,阿轩,你傻笑什么啊,都要撞上树了,喂,你怎么流鼻血了?”

    “嘿嘿,洞房花烛。”阿轩直勾勾地盯着月儿傻笑了起来。

    月儿急了,怒吼道:“你想什么呐,真的要撞树啦!”

    北辰轩被月儿这一声怒吼惊醒,赶忙调转马头,这才免于一场车祸。

    月儿惊魂未定地拍击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看来我得去求那王爷给我换个车夫了。”

    “不行,别的车夫哪能像为夫对你这般好。”北辰轩说得理直气壮。

    “你……”月儿气结,但心里却不知为何,泛出了一丝甜蜜。

    然后她,脸红了。

    而月儿的这个变化,自然是逃不过北辰轩的眼睛。以前他在口头上占她的便宜的时候,她都是会生气的,但却从来不会脸红。看来,月儿对他有感觉了呢。

    北辰轩看着月儿,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月儿无法正视北辰轩那炽热的目光,赶忙将头移开,为了缓解尴尬,她便将目光和话题都转移到了那只兔子的身上。

    月儿扭过头看那只睡得正酣的兔子:“看蓝小轩多无忧无虑,这兔子哎,越看越奇怪,身上异香扑鼻,皮毛还闪着幽蓝的光。”

    “兔子不都这样吗,兔子的皮毛织成的外衣很昂贵的,血液燃烧之后便是高级香料。尤其这种兰心兔,很稀有,估计蓝小轩的家族也因此遭受了灭族之灾吧。”北辰轩一脸不惊地解释道。

    月儿的常识实在是少得可怜,久而久之,北辰轩也就见怪不怪了。

    “因为吃兰心草,它才叫兰心兔吧。”月儿问道。

    “是啊,兔子都是很挑剔且专一的,只会吃一种草,皮毛也会和草的颜色一样。兰心草又是很稀有的,这样专吃它的兰心兔也就稀有了。”北辰轩继续耐心解释。

    “哇,那么神奇。”月儿一副捡到宝的样子,转过头蓝小轩将蓝小轩举过了头顶,继续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还是稀有保护动物呐,等姐姐多会没钱了,拿你去换几个钱。”月儿故意摆出一副狰狞的样子,蓝小轩只是拿没全睁开的大眼瞥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继续睡觉。

    “这兔子是头猪啊,怎么就知道睡,成天吃饱了就睡。”月儿看蓝小轩那一副像是在看白痴的不屑模样,有些火大。

    “兔子小时候都这样的,猪是什么东西啊?”对于月儿经常蹦出的莫名其妙的词汇,北辰轩也是淡定了不少。

    “呃,猪是一种很懒的动物,要不以后咱们蓝小轩改名叫猪吧。”月儿实在是没有想到,时空不一样,竟然还这么大的代沟。

    “不好,我喜欢它叫蓝小轩。”北辰轩故意装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就像是个顽皮的孩子,可爱极了,竟让月儿失了神。

    北辰轩将手在月儿眼前挥了挥,一脸坏笑地说道:“想什么呢,不会是在想和为夫洞房花烛吧。”

    “滚!”

    月儿说完就钻进了马车睡觉去了,任是北辰轩再怎样都不理他,北辰轩无奈,只得老老实实地去赶马车。

    北辰轩安静的赶着马车,月儿本来是在和北辰轩赌气的,但最后却抱着蓝小轩进入了梦乡……

    黄昏时分,军队停了下来准备扎营。北辰轩拿来干粮想要叫醒月儿吃晚饭,却在回头时猛地瞧见了皇甫炎。

    “王爷怎么会来?”

    北辰轩惊得忘了礼节,然后猛地想起,慌忙跑到皇甫炎面前跪下,低头恭顺地说道:“王爷有何事吩咐卑职?”

    “那个奸细呢?”皇甫炎的语气有些不善。

    “启禀王爷,她在马车里。在睡觉……”北辰轩并不想把月儿叫醒,所以就故意没有去问要不要叫她。

    听到这里,皇甫炎低声问道:“你之前说的那个计策,进展得如何了?”

    北辰轩支支吾吾地回答道:“还在进行中,看样子应该是有些松动了,等到卑职俘获了她的芳心,便可以从她口中打探出敌国的情报了。”

    皇甫炎之所以给了月儿一辆马车,并且让北辰轩替她赶车,其实是因为北辰轩献的一个计策。

    而北辰轩献上这个计策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他对那个奸细多番照顾,已经引起了皇甫炎的怀疑。

    于是他就临时编出了一个俘获奸细的芳心获得敌国情报计策,而皇甫炎觉得这个计策还不错,便特意准备了一个马车,允许他们可以落在军队后面,甚至将其他的看守换成了影卫,就是为了给两个人创造独处的空间。

    为了避免引起月儿的怀疑,皇甫炎还会隔三差五地派人去催促。

    见北辰轩那支支吾吾的模样,皇甫炎眉头微蹙,心中也生了疑,他语气陡然冷了下来,语气里满是警告地说道:“你可万莫要对她动了情,否则没将敌国的情报套出来,自己反而陷了进去,在做出些什么不该做的事,那……”

    皇甫炎欲言又止,北辰轩自是明白皇甫炎的意思,赶忙跪下,语气异常坚定地说道:“卑职绝不会做对不起王爷的事。”

    皇甫炎似乎是对北辰轩的反应很满意,刚刚的冰山脸不见了,而是换成了一脸欣慰的笑容,他微弯下腰伸手将把北辰轩搀了起来,然后说道:“本王自是知道北辰副将向来忠心的,不会做那些不该做的事。”

    北辰轩赶忙抱拳断喝:“谢王爷对卑职的信任,卑职定当尽心竭力,死而后已。”

    皇甫炎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本王还有事要处理,就不多留了。”

    北辰轩赶忙跪地,恭敬地说道:“恭送王爷。”

    送走了皇甫炎,北辰轩陷入沉思,看来王爷这是开始怀疑他了,王爷向来凶残多疑。但是无论如何,王爷对他都有知遇之恩。

    如果背叛了王爷,那么他的宏图大志便全部毁了,没有哪个国君愿意收留一个叛徒,不仅如此,他还要承受大陆上手腕最为毒辣的人的追杀。

    王爷最讨厌背叛,如若背叛,绝不可能轻易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