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更新时间:2016-08-30 14:52:33本章字数:3302字

    月儿没有说话,依然是满眼的犀利与弑杀,那种眼神,突然让皇甫炎觉得很不爽。

    他上前捏住了月儿的下巴,然后恶狠狠地说道:“信不信,本王现在就让你死?”

    月儿清楚地感觉到了皇甫炎的杀气,他是真的想要杀她。

    看来自己必死无疑了啊,没想到刚穿越过来就要死了,这老天爷待她可真好,足足让她死了两回。

    月儿冷笑一声,她才不会害怕,反正死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与其害怕难受,还不如坦然接受。

    月儿想着,表情也不自觉的平静起来。月儿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如特种兵那般强大的心理素质,面对死亡竟然毫不畏惧。

    不过就算是害怕又能怎样,哭爹喊娘的求他饶恕?那不是她的风格,而且他也不会饶恕。

    看到月儿平静的表情,皇甫炎不由一愣,随即便狂肆地笑了起来,放下了捏着她下巴的手,然后说道:“本王岂会让你这般容易死去,本王要让你活着,生不如死地活着。”

    “随便你。”月儿依旧是那种平静的语气,但却透着一股压抑的恐惧。皇甫炎没有再说话,一甩手走了出去,马上有人过来解下月儿手上的绳索,将她带回了地牢。

    看着牢里黑乎乎的墙壁,月儿呆愣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只听到老鼠吱吱的叫声。良久,月儿突然笑了,笑得没有一丝温度却出奇的大声:“哈哈,老天,你在和我开玩笑吗?我笑了,这样,玩笑是不是该结束了?”

    “哎……哎……你疯了是不是,瞎叫唤什么。”听着狱卒清晰的喝责声,月儿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或许这就是命,怨天怨地又有什么用?

    没过多久,北辰轩来了,带来了一些止血止痛的药膏和一些饭食,月儿也不客气,忍着痛将药膏抹在了身上,然后强忍着全身的酸痛,努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慢悠悠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北辰轩又岂会看不出月儿拿着筷子那颤抖的手,可是,他知道,她从来都不会在陌生人面前喊痛,他现在于她,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他不会忘记,之前在路上的时候,她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向他楚楚可怜撒娇喊疼的模样,可是现在这样疼,她竟然不再对他吭一声。

    北辰轩默默地看着月儿的动作,月儿似乎是将北辰轩当成了透明人,吃完饭便背对着他躺在地上直接闭上了眼。

    “保重身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北辰轩看着月儿血肉模糊的背影,说道。

    月儿轻蔑地冷哼一声,她这全身皮开肉绽的,能叫没有事吗,那个男人何必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北辰轩又呆了一会儿,直到狱卒跑进来催他,他才依依不舍地拎着食盒出了门。

    第二天一早,月儿又被抬入了那个石室,这次,北辰轩没有来。他之所以没有来,是因为皇甫炎将他支到了别的地方。

    今天皇甫炎似乎是很闲,整整折磨了月儿一天,没给她吃饭也没给她喝水,月儿最终还是支持不住地晕了过去。

    北辰轩也早早地办完了事在地牢门口等着,见皇甫炎出来,赶忙上前问道:“结果如何?”

    皇甫炎看着北辰轩,说道:“那女人的嘴相当的紧,受了一天的刑,竟然什么都没有交代。”

    北辰轩的眼中闪出一抹异色,虽然说是一闪即逝,但却还是被一直观察着他的皇甫炎捕捉到了。

    “你万莫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来啊。”皇甫炎提醒了北辰轩一句,然后便径自离开了。

    见皇甫炎走远,北辰轩赶忙冲进了地牢,看到牢房里那满身伤痕,脸色煞白,陷入昏迷的月儿,他的心痛死了,他恨自己无法保护自己的爱人,同样恨自己,不敢保护自己的爱人。

    还记得昨天他对她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可是今天,她还是出事了,如果他不来,她恐怕就要死在这地牢里了。

    他颤颤巍巍地取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止血止痛粉,将那粉末仔细地洒在月儿露在外面的伤口上。

    月儿的身上已经找不到完好的地方了,就连脸上,都有了好几道血痕,定是鞭打的时候抽上去的。

    止血止痛粉很快就用完了,北辰轩本想回去拿,却被站在牢门口静静地看着他的皇甫炎吓了一大跳,他赶忙跪下解释道:“王爷,卑职怕这奸细死了,再也问不出敌国情报和同党来了,便自作主张来为她疗伤,还请王爷治罪。”

    皇甫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说道:“罢了,你好不容易能对一个女人上心,我便将她赏你一晚,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明日一早,将她的人头交上来。”

    “是。”北辰轩赶忙答应,他知道这是王爷对他的考验,可惜这个考验,他恐怕是过不了了。

    皇甫炎早已经离开了地牢,北辰轩苦笑一声,打横将月儿抱回了自己的寝室。

    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想来是皇甫炎已经同众人打好了招呼。

    将月儿放在了床上,北辰轩的心在滴血。

    要他亲手斩下自己深爱的人的头颅吗,他怎么下得去手?要他对自己深爱的人为所欲为吗,他怎么忍得下心。

    好在,王爷之前赏赐给他一颗疗伤圣药,他自己舍不得用,这次正好便宜了月儿。

    将药放进月儿嘴里,用内力辅助月儿将药丸吞了下去,北辰轩坐在床边,细细地抚摸着月儿的脸。

    那药丸果然不负疗伤圣药的盛名,不出一个时辰,月儿原本煞白的脸色渐渐地恢复了以往的红润,之后,月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北辰轩那满是疼惜的眼神。

    月儿赶忙将眼闭上,北辰轩苦笑一声,说道:“起来将这碗粥吃了,待你恢复了力气之后再吃些别的东西,然后,我便带你逃出去吧。”

    月儿睁开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北辰轩,他刚刚说,他要带她逃出去?

    “你要带我逃出去?”月儿怀疑自己听错了,又开口确定了一遍。

    北辰轩扶着月儿坐起身,舀起来一勺粥,递到了月儿的嘴边,然后低声回道:“是。”

    月儿张开嘴,老老实实地吃下了那口粥。

    待到月儿吃完了东西,能下地走动了之后,北辰轩便直接将月儿扑倒在了床榻上,然后放下了床幔。

    “你……”身上压着一个男人,月儿只觉得羞愤万分。

    北辰轩将中指放在了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声说道:“屋外有人监视,做做样子而已,不必担心。”

    之后北辰轩便以内力打灭了自己屋里的灯。

    屋里瞬间暗了下来,北辰轩轻轻地翻下身来,然后对月儿小声说道:“那个,你发出点声音吧,做那种事情女的不都是会发出声音的么?”

    北辰轩一边说着,一边在枕头下摸出了两间夜行衣,将一套递给了月儿,然后背过身去换起了衣服。

    月儿的脸红了,但是为了逃跑,她也不得不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北辰轩被月儿这一声惨叫吓了一大跳,扭过头来一脸不解地说道:“王爷同王妃这样的时候,叫得没这么惨啊。”

    月儿一脸黑线,难道这个男人不知道女人第一次的时候会很痛吗,难道他没有得到过女人的第一次?哎,真是命苦。

    月儿哪里能够想到,一个堂堂的将军非但没有得到过女人的第一次,甚至连女人的滋味都还没有尝过。

    月儿小声解释说:“女人的第一次都会很痛,况且我应该是被强迫的,所以就该惨叫。”

    月儿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发出惨叫,并且言语非常恶毒地诅咒起了北辰轩。

    北辰轩满脸通红地背过身去,让月儿将那套夜行衣换上。

    月儿倒是敬业,换衣服的时候还不忘惨叫两声。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月儿早就已经没了声音,连续叫四个小时,怎么的都不现实,作为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的现代人,这事儿的一些基本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夜已经深了,两个人一直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外面静悄悄的,似乎整个王府都已经陷入了沉睡。

    北辰轩悄悄下了床,俯下身子,示意月儿趴在他的背上,然后像只灵巧的豹子,顺着紧挨后院的窗户跳出了屋子。

    北辰轩自然是不敢堂而皇之地走王府大门的,但是王府后院却有一个小门,通常只有一个兵丁把守,而且后门那边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所以那个人一般在这个时候都在后门附近的厨房里打瞌睡。

    北辰轩的屋子的后窗户虽然是在后院,但离那道门还有一段距离。

    北辰轩一路疾走,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王府里,太过安静了,安静得有些诡异。

    但是北辰轩却也是顾不得这些了,后门近在眼前,眼看就能出去了,身后却突然一片灯火。

    皇甫炎站在最前头,一脸失望且有些伤心地看着北辰轩,说道:“最终,你还是做了不该做的事。”

    皇甫炎说完便一挥手,示意身后的人将两个人拿下。

    北辰轩一狠心将凑上来要拿下他的王府护卫打倒在地,然后便开了后门逃了出去。

    皇甫炎怒吼一声:“北辰轩,你是想要造反吗?”

    北辰轩没有回答他,而是自顾自地向前跑。

    皇甫炎派人追了过去,王府后门是一座森林,而北辰轩逃跑的方向根本就没有路,那条路尽头只有一座悬崖。

    没过多久,北辰轩便停在了那座悬崖边,王府中的上百名弓箭手全部出动,将他团团地围了起来,北辰轩悄声对着月儿说道:“悬崖下面有个绳网,我试过了,可保你活命。”

    北辰轩说完便将月儿扔了下去,之后,上百名弓箭手同时出手,将北辰轩打成了一个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