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8-31 11:14:51本章字数:3265字

    凌皓月心口突然一疼,好似与那个红衣女子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

    画面再次转换,这次的画面已经不在天上了,而是处在了一个黑暗的山谷,满谷的彼岸花散发着柔和的红光,将整个山谷照得通红。

    “我的孩儿,你终于来了。”一个红衣女子走到了凌皓月身边,凌皓月认得这个女子,她便是她在天界看到的那个,就连衣服都是一模一样。

    “你是谁,这是哪里?”凌皓月满眼警惕地看着那个女子,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让她想不警惕都不行。

    女子轻笑一声,满眼慈爱地抬起手来想要将凌皓月拥入怀里,却被凌皓月一把推开。女子也不恼,只是将凌皓月拉到了一架琴旁坐下,然后淡然说道:“你刚刚看到的,是我的记忆,而我……”

    女子顿了顿,抬手指向了眼前的琴,然后说道:“我不过是附在这架琴上的一缕孤魂罢了。”

    “那你为什么叫我孩儿?我根本就不是这世界上的人,这具身体也是将军府上的七小姐,根本就不可能是你的孩儿,想必你是认错人了吧。”

    女子淡淡地笑了一声,然后说道:“那个白衣男子是你的父亲,也是仙界的三太子,你看过之后便明白了。”

    女子说完便素手一挥,凌皓月只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天界。

    白衣男子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女子,带着她逃下了凡间。守卫极光牢的仙兵没有想到最仇恨魔族的三太子竟然救下了一个魔族女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再加上那三太子的修为仅次于仙尊,他们几个小小仙兵根本不是三太子的对手,于是便被他成功地逃了下去。

    三太子带着女子直躲入了东山背阴的一个山洞,只因东山乃是魔尊修炼飞升的地界儿,魔尊比仙尊早飞升半年,仙尊自觉颜面扫地,两族对战的时候魔尊也常拿这事儿羞辱他,于是他便将这东山列为了仙界禁地。

    而魔尊为了膈应仙尊,竟将东山直接列为魔族圣地,并且在自己修炼的山洞里立了一座石碑,将其早仙尊半年飞升的事情都写在了上面,并且用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在整个山上布下了结界。

    而为了让世人近距离观摩他的丰功伟绩,魔尊的结界只是防止石碑及山体被破坏,并不妨碍其他人的出入。

    仙尊若是想毁掉整个东山,必要拿出全身的仙力出来。

    魔尊的力量只用作保护,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仙尊的全力破坏,确是能让整个凡间覆灭。活活地毁了一个世界,到时候上古神祗必然会出手惩治仙尊,仙尊可负担不起毁掉一个世界的责任。

    所以仙尊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却很是无奈。

    而三太子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将女子直接带到了东山,进入了魔尊之前修炼的地方,并在离洞口一米远的地方用自己的法宝布下了隐匿气息的结界。

    三太子犯下此等弥天大错,仙尊自然是不能姑息,再加上深知自己儿子的能力,便亲自前往凡间追捕。

    仙尊怎么都不会想到三太子会躲去魔族圣地,所以在凡间找了三太子一年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天上与地下时差太大,虽然派出的人在凡间找了一年,但天上才不过一刻。

    仙尊离开仙界一刻钟,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纸里包不住火,在一年零三个月之后,仙尊还是发现了三太子的踪迹,因为三太子带走的那名魔族女子,怀孕了。

    魔族与仙族的力量本就相斥,但是两个人却相爱了,情难自禁,即便是每一次的结合都让女子痛苦万分,但女子却还是努力装出一副欢喜的模样,所以三太子以为,他们是可以结合的。

    直到,她怀孕了,因为无法承受仙族最强大一族的子嗣的纯粹仙力,于是她昏迷了。

    三太子以自身所有仙力暂时保下了女子,于是那个隐匿结界便失去了效果。

    可是即便是三太子所有的力量,依然无法救下女子,于是三太子潜入仙界,偷那能令人瞬间变为仙体的仙人草。

    那仙人草乃是仙尊以自己魂力所化,本是想给自己妻子服下,却没想到妻子争气得很,在他之后便自己飞升成仙。

    仙人草逆天改命,本是不被上古神祗允许的,仙尊冒着被惩罚的风险为仙后化出此草,却也是仙尊爱的证明,所以仙后便没有毁掉仙人草,而是收藏了起来。

    但是仙后也不敢让人知道这株仙草的存在,所以藏得相当隐秘,甚至以仙力去除掉了仙人草上仙尊的气息。

    自从仙尊渐渐对仙后冷淡之后,仙后便常去观摩仙人草,借此来感受仙尊的情义,作为仙后的亲生儿子,儿时的三太子好奇心重,便跟踪自己的母亲发现了这株仙草。

    而且母亲也将仙草的作用和被外人知道之后的严重性也一并告诉了他,三太子自小便是个懂事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仙后自然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被撞见了与其让儿子不明就里的到处乱问,不如干脆就将一切和盘托出,让儿子知道其中的利害,守口如瓶。

    而深爱的女人如今这幅模样,三太子此时能想到的,就只有那逆天改命的仙人草了。

    仙后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犯下的弥天大错,只因为三太子是仙尊最宠爱的儿子,所以仙尊便将这件事压了下来,除了亲眼看到的几个守卫极光牢的仙兵,仙界众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仙尊只想自己将儿子找回来,然后暗地里教育一番便罢了。

    所以三太子回到仙界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拦阻,这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也为他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刚好仙后不在仙草园,于是他便成功地偷取了仙人草,然后赶回了东山。

    因为隐匿失效,但是魔尊却为东山的结界订下了一个规则,那便是绝不允许仙尊踏入东山,于是仙尊只得以仙力将整个东山罩了起来,一旦有人进去,他便会感应到。

    却没想到竟然在进山的必经之路上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仙尊先是苦口婆心地劝说,三太子救妻心切,竟然趁着仙尊不备一头扎进了东山。

    仙尊大怒,甚至不顾后果的开始攻击东山的结界。

    仙尊自然是掌握着力道的,他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逼自己的儿子现身罢了。

    三太子喂女子吃下了仙人草,但是由于彼岸花的纯魔属性,根本无法吸收,又将那草原封不动地吐了出来,但是被吐出来的仙人草却是比之前黯淡了不少。

    而女子虽然没有变为仙体,但是体内的魔性确是可以接受仙力,所以女子虽然痛苦,但却并无性命之忧了。

    仙尊的攻击一点一点的加强,东山周围方圆百里已然尽数毁灭,三太子怕自己的父亲真的不顾后果毁掉整个凡界,无奈之下只好出山。

    三太子自知此次出凶险万分,便在出山之前执意让女子留在东山,但女子却是个烈性子的,既然爱上了三太子,就要和他共同进退,绝不让自己的爱人独自面对所有的危险。

    三太子感念女子的一番情意,便将女子带出了山,但他却对女子保证,只要他活着,便不会让女子有事。

    仙尊见到那个魔族女子自然是气愤不已,但是却有些疑惑,魔女的魔力之中竟然掺杂了仙力,成了世上绝无仅有的半魔半仙。

    仙与魔怎可共存?这种违逆天道的怪胎无论如何都不能存在在这世间。

    任是三太子如何祈求,甚至将女子怀了他的孩子的事情都一并告诉了仙尊,希望他能看在未来孙儿的面子上,饶了女子,但是仙尊却毫不动摇。

    最后三太子以命相胁,终是让仙尊饶过了女子,并且同意了让三太子将女子秘密带回仙界。

    仙尊这样决定,当然是有自己的思量,回到仙界之后,找个机会将三太子支出去,这女子的死活,还不是他说了算。

    到时候女子死了,木已成舟,自己的儿子顶多也就伤心一段时间罢了。

    女子到了仙界自然是不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仙界众人面前的,于是三太子便将女子藏在了之前藏匿仙人草的仙园之中。

    仙人草失窃事关重大,仙尊也是知道了仙人草未被毁掉的消息,联想到那魔女的半魔半仙,再加上三太子去到那座仙园可谓是轻车熟路,也就大体上猜到了仙人草的去向。

    最近这段时间倒还算是太平,三太子每日都在仙园中为女子抚琴,男子一身白衣,仙气缭绕,女子一身红衣,虽然并无仙气,但眼神无杂,竟也是如仙人般透彻清明。

    女子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脸幸福的笑着,安静的坐在园中听着男子抚琴,两人心有灵犀般的深情对视,竟让人不愿打扰这对神仙眷侣。

    凌皓月看着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竟然觉得自己便是那腹中的婴孩儿,这种感觉让凌皓月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就这样平淡无波地过了一段时间,女子的小腹渐渐大了起来,眼看临盆在即,魔族却又进攻仙族了。

    而且这次领兵的还是魔族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将军魔夜,仙尊魔尊协商好了不会出手,那么仙族能对付魔夜的便只有仙族的三太子。

    三太子无奈,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开自己即将临盆的妻子,前去应战。

    然后仙尊便来到了仙园,亲手将女子的灵魂打散,并且还将那已经成型的婴孩儿拽了出来,亲手捏碎了那个与他一脉相承的婴孩儿的弱小灵魂。

    凌皓月只觉得自己的头痛了起来,仿佛是撕裂灵魂般的疼痛,竟让忍耐力极强的凌皓月直接痛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