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9-02 11:52:32本章字数:3237字

    北辰轩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为了报恩,凌皓月便留下来照顾北辰轩。

    其实凌皓月对这个北辰轩的感情还挺复杂的,按理说是他害死了她深爱着的那个北辰轩,凌皓月该恨他入骨才对,可是他又不顾自身安危的救下了她。

    哎,罢了,待他身体痊愈之后,她便离开此地,游历江湖去吧。现在的皇城,已经没有了她的牵挂。

    凌皓月心里也清楚,现如今她九皇子妃的身份,已经是有名无实了,毕竟现在的九皇子,已经不再是之前的九皇子了,皇帝能不能接受这个儿子还另说呢,哪里还顾得上管她这个连门儿都还没过的九皇子妃呢。

    皇帝果然是不打算认这个儿子了,之前他都要死了,那皇帝竟连看都没看一眼。

    凌皓月哪里知道,她去迷雾森林的时候,东方夏衍可都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并对外宣称九皇子得了疫病,未免疫病传染开来,国师便留在九皇子的寝宫中极力控制病情。

    这些事情,躲在将军府里养精蓄锐的凌皓月又哪里会知道,再加上宫中特意封锁了这个消息,凌皓月更是不知道这些了。

    北辰轩醒来之后都十天了,却还一直虚弱着,凌皓月每天兢兢业业地喂他吃饭喝水,至于拉屎撒尿,呃,这件事情是北辰轩那个手下,貌似是叫做蛇影的人做的。

    那天蛇影也只是受了些内伤昏迷了,伤得也并不算重,没过多久便自己醒过来了。

    皇后对北辰轩一直虎视眈眈,本来东方夏衍是打算留北辰轩在国师府上的,但国师府里每日来找他的人也不少,人多嘴杂的不安全。而且他每天的事情也不少,不可能一直守在北辰轩身边。

    所以在凌皓月去往迷雾森林之前,东方夏衍就将北辰轩秘密送回了皇宫,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凌皓月,让她从迷雾森林出来之后直接来皇宫找北辰轩。

    期间东方夏衍也来了几次,一直盯着凌皓月腰间的宝剑沉默不已。

    不仅是东方夏衍觉得奇怪,就连北辰轩也起了疑,这个女人之前是从来不带兵器的,呃,也不能这样说,这个女人的兵器便是她头上的那枚银簪,虽然看起来是银的,但是以他的眼光,又岂会看不出那簪子只是镀了一层银,内里还不知是什么锋利的金属呢。

    但是现在,凌皓月却突然寸步不离地佩戴者一柄宝剑,而北辰轩总是觉得那柄宝剑上面有一股力量,那股力量深深地吸引着他。

    终于,在一个月后,北辰轩可以下地行动了。虽然还是有些虚弱,但是就连小白都说他已经无碍了,于是凌皓月便打算离开了。

    整天面对着一个又是仇人又是救命恩人的人,而且那人还长着一张和死去爱人一模一样的脸,凌皓月都要崩溃了。

    北辰轩一天都没有见到凌皓月,倒是觉得有些不习惯了。不过他最想念的还是凌皓月腰间的那柄佩剑,他想要那股力量。

    凌皓月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北辰轩心里一慌,去将军府找她,果然是找不到了,听说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心情不好,散心去了。

    北辰轩的死,还有之前她被西漠国太子掳走的事情,凌瞻也都已经知道了。联想到那次国师亲自将凌皓月请过去为她算命的事情,他想,也许自己的孙女可能就是那传说中的天命之女吧。

    如若不是天命,又有什么能解释得了凌皓月的性情大变?

    所以凌皓月过来和他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他便同意了。其实凌瞻也知道,即便是不同意,这个孙女该走还是会走,能在走之前来和他说一声,也算是给他面子了。

    北辰轩大怒,可是因为武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也不知道凌皓月去了哪里,也不好追过去。

    凌皓月倒是惬意,随手拿了几张银票,随便收拾了些衣服和日常用品,骑了匹快马就出了城,也没有方向,出了城门任由马儿直着走,走到哪里便是哪里。

    凌皓月出的是北城门,也就那么一路向北走了。

    凌皓月一路走走停停,走到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便会停下来住上一段日子,有时候是个城镇,有时候只是个小村庄,甚至有时候还是个荒郊野岭。

    从将军府带来的银两也已经花光了。

    正值初冬,东临国皇城的树叶还没有落干净,北方竟然就已经开始下起雪来了。

    在银两快要花光的时候,凌皓月买了一个马车,让小白化成人形,不要呆在她的头上,小白老是这么呆在她的头上,总是会让她想起桃七。

    西漠国太子说,他把桃七杀了。但是凌皓月后来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桃七的速度根本不可能有人对他下得了手,况且她也知道,西漠国这次来也并没有带着厉害的道士。

    只是不知道西漠国太子为什么要撒谎骗她,不过知道桃七还活着,终归不是一件坏事。凌皓月有一种直觉,那只思想奇葩的桃花妖,那只单纯可爱的桃花妖,那只总是在关键时刻救她一命的桃花妖,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想着桃七,再看看眼前的小白,虽然小白长得也不赖,而且还有些仙风道骨的气质。但是却没有桃七那种单纯可爱,也许是因为来自仙界,这个家伙总是有种超脱凡尘的漠然,仿佛一切都是虚妄,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个小白要比桃七厉害得多,草妖不似花妖那般擅长迷惑,但是草妖却擅长治愈与施毒。

    其实小白也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草妖,因为并未历劫,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精魄。但是只是精魄确是无法化成人型的,凌皓月常仰天长叹,为什么她遇到的都是些奇葩?

    十几年便历劫成妖,还是蓝色桃花,胆子巨小的桃七是个奇葩,这无法历劫成妖却比妖还要厉害的精魄小白也是个奇葩。

    凌皓月总是在想,难不成她身上有吸引奇葩的特质?还是她本身就是个奇葩?

    好吧,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没有钱,无法住到客栈,凌皓月只得同小白呆在马车里,北方冬日的夜晚寒风刺骨,凌皓月倒是不怎么怕冷,但是小白就不一样了。

    “冷死啦,你怎么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还有,为什么要让我化成人形啊?”小白的牙齿一个劲儿的直打颤。

    凌皓月嫣然一笑:“因为要让你赚钱啊。”

    其实让小白化作人形,思念桃七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要他赚钱。

    小白哆哆嗦嗦的,就连说出来的话都一抖一抖的:“我怎么赚钱啊?”

    “你不是说你擅长治愈吗,那就去给人治病赚取诊金吧。”凌皓月说的理所当然。

    小白苦着一张脸,忿忿地说道:“我可是一株仙草啊,仙草,怎么能去给人治病呢,那多没面子啊。”

    “不想去给人治病那就算了。”

    小白虽然觉得凌皓月这样好说话不太正常,但还是开心地说道:“好啊,不去治自然是最好的。”

    凌皓月看着小白,突然诡异一笑,然后继续说道:“既然你不想去给人治病,那就去做兽医吧。”

    兽医?小白最终还是忍不住发了他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次火儿,他冲着凌皓月嚷嚷道:“你竟然让我一株仙草当兽医,喂,我可是仙界至尊的一丝魂力所化,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凌皓月从没想到,原来一向少言寡语的小白生起气来却是个话唠,于是那整个晚上,凌皓月都在听小白反复地说他是一株仙草,不能给凡间的生物治病巴拉巴拉的。

    仙草的自尊心,还真是强得可怕。

    不过最后小白还是拗不过凌皓月,只能拿着一个写着竹竿,竹竿上写着“绝世神医”。但是凌皓月却觉得小白这个样子不像是个绝世神医,倒像是个江湖骗子。

    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他们没钱租个店面的,也只能这样了。

    当然,像小白这种连药箱都没有的绝世神医,是没有人敢请的。

    这个地方离北狄也算挺近的了,所以民风都比较彪悍,看到小白弱不禁风的样子还出来行骗,就有人围上来想要把他打走。

    可是那些人万没想到,手还没碰到小白,自己就先倒下了。

    每个人的症状还都不太一样,有的全身麻痹,四肢僵硬,有的全身流脓,有的全身绵软无力,想来是因为小白觉得只是一种症状太单调了。

    但是有很多人不信邪,还是不断的来找麻烦。

    凌皓月扮成了一个药童的模样跟在了小白身边,用灰擦了脸,看起来脏兮兮的样子,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这些人前仆后继的来小白这里找死。

    直到,这个城市大概有半数的青壮年男子都被小白毒倒在地,把城里的地方官惊动了,然后,衙门里的捕快们也被华丽丽地毒倒了。

    那些毒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城里的郎中全都束手无策。

    眼看着再不解毒,城里就要损失近一半的劳动力,没了劳动力,下一年的税收也就征不上来了,如果被上头查下来,他一个小小的地方官还是担待不起的。

    于是地方官低声下气的请求小白为那些人解毒,小白只有一句话,拿钱来,一人十两,捕快一百两。

    十两银子可是平常百姓家一年的用度啊,就算是三年的税收加起来,都征不到这么多啊,更别说是一百两了。

    地方官自己是有些私房钱的,可那些都是收受的贿赂,搜刮的民脂民膏,他可舍不得拿出来。

    这可怎么办呢,地方官也犯了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