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9-03 10:55:55本章字数:3266字

    “前辈客气了。”既然人家都道歉了,凌皓月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之前的事情了。而且看样子,这个人明显是被凶剑迷惑了心智才会变得这样嗜杀,所以凌皓月也就不打算追究了。

    被剑魔那么一闹,凌皓月也不困了,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干脆赶路去吧。

    凌皓月打着哈欠穿好衣服,提着行李出了房间,到了大厅一看眼前的情景,顿时吓了一跳,只见整个客栈里已经没有了活人,眼前堆满了尸体,血腥的问道一个劲儿的往凌皓月鼻子里钻,让她胃里一阵翻腾。

    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那剑魔干的了。

    凌皓月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被蜂拥而来的官兵团团围了起来。

    凌皓月很无奈,难道她是天生倒霉体质吗?走到哪里哪里就不太平,说好的仙尊孙女呢,天上的人就不能对她照顾一点吗?要不要这么悲催啊。

    “不关我事。”凌皓月只抛出了这么一句,就使出移形换影华丽丽的溜了,由于天黑,客栈里的灯火大都在打斗中被碰倒了,所以那群官兵甚至连凌皓月的样子都没看清。

    凌皓月移到了十里开外的一条街道上,那条街道并不是主道,再加上天冷,大晚上的人们都不愿意出门,所以街上竟然空无一人。

    凌皓月疾步往前走去,想要尽快走到人多的街道上去,她一个姑娘家,大晚上的在空无一人的街上晃悠,想不引起别人的怀疑都难。

    “姑娘好身手啊。”身后冷不丁的有人说话,倒是把凌皓月吓了一跳,她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下,并没有人在啊,难道是她幻听了?

    凌皓月疑惑地回过头,继续疾步往前走。突然,一个男子挡在了她的身前,由于走得有些快,凌皓月来不及停下,直直地朝着男子的胸口就撞了上去。

    男子的胸口可真结实,撞得凌皓月的鼻子生疼。

    凌皓月揉着鼻子抬头看去,男子的身形虽说不上魁梧,但也不算瘦削。再看男子的长相,虽然挺黑的看不太真,但借着月光,凌皓月还是能感觉得到身前的男子透着些北方汉子的粗狂与豪放,并不像是东临国人,只看轮廓,凌皓月便知道,这个男子长得一定是不丑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我去路?”凌皓月的语气颇为不善,在一个黑灯瞎火空无一人的街上拦住孤身一人的女子,任谁都不会觉得这个男子是个好人了。

    男子颇有深意地说道:“不知九皇子妃不呆在皇城,却为何出现在这里?”

    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是九皇子妃,凌皓月心里震惊不已。

    也是怪她自己不知道小心,出门在外也不知道变个装易个容的。

    不过凌皓月觉得自己貌似还没有出名到,出个门还得偷偷摸摸像个被通缉的嫌疑犯似的,易容加变装吧。

    女扮男装?别扯了,只要不想让自己受罪束胸变声的,是个聪明点儿的人都能看出她是女的好不好,至于不聪明的,那对她又有什么威胁?

    而且难对付的人一般都精明得要死,即便是束胸加变声,也不一定能瞒的过去,还不如干脆不要去受那个罪。

    易容?天天顶个人皮,面具难受死了,她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什么要受那份罪。

    所以凌皓月就这么带着自己本来的这张脸出门儿来了,她可是不知道,在她出门的那天,就被好几拨人盯上了。

    不只是西漠国的太子,南诏国的女王,还有江湖各大门派。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从迷雾森林里走出来的事情,江湖上的人差不多全知道了。再加上自她走出来之后,那迷雾森林竟然顷刻间迷雾散尽,众人进去观瞧,却发现里面的妖物已然全部离开了。

    就连那传说中的天狐白离,也是不见了踪影,更别提传说中那比天狐白离还不靠谱的天灵草了。

    谁都不相信迷雾森林中没有宝物,于是人们一致认定,迷雾森林中的宝物,一定是被凌皓月拿走了。

    江湖中各大门派盯着凌皓月,是想知道她究竟得了什么宝物。但是一路上凌皓月不显山不露水的,人们就有些急了,而凌皓月腰间的宝剑便成了众人的首要目标,于是他们便怂恿剑魔去试探试探凌皓月的深浅。

    剑魔原本乃是江湖第一大门派御剑宗的掌门,谁成想五年前得了凶剑竟然魔性大发,屠戮门人,御剑宗几大长老联手才将其制服。

    为了不让他出去为祸人间,长老们只得每天轮流放血安抚凶剑,而凶剑被安抚之后,剑魔也会恢复神智,同以往没什么两样。

    长老本想将此事瞒下来,却没想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最后御剑宗掌门的凶名还是人尽皆知,江湖中人竟然都闹上了御剑宗,而自己并不之情的掌门也是知晓了自己屠戮同门的事情,顿觉羞愧难当,于是便退位让贤。

    御剑宗这场风波也就此过去了,但是御剑宗掌门乃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不仅如此,他还颇有些手腕,江湖各派有什么危险都第一个出头,而且还情真意切毫不做作,御剑宗也因此赢来了不少的美誉,被江湖中人尊称为第一大门派。

    但是这件事传了出去确是让御剑宗元气大伤,再也保不住江湖第一大门派的头衔。

    这次剑魔出头,无非是想挽回自己的一些声誉罢了。

    不过这次剑魔出手算是对了,不仅为自己挽回了声誉,还除去了缠绕他多年的凶剑之灵,最重要的是,他也知道了凌皓月的宝贝究竟是什么样子。

    那架琴果然不凡,通体血红,弹奏出来的乐章竟能让连长老们都奈何不了的血剑凶灵顷刻毙命,而且竟还能变幻模样,这样的宝物,他御剑宗一定要将其纳入囊中,决不能便宜了其他的门派。

    不过凌皓月眼前的人却并不是江湖中人,而是北狄国的骠骑大将军——耶律原。

    因为凌皓月的那一手移形换影让暗中跟着她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防备,所以她也算是成功将他们甩掉了。

    谁成想,耶律原今天刚赶到这个城市,正往凌皓月所在的那个客栈赶的时候,正巧在街上看到了突然出现的凌皓月。其实开始的时候,耶律原并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他此行要找的人,只是觉得这个女子的功夫多少有些诡异,突然出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街道,应该是同他的目的是一样的。

    于是耶律原便拦下了这个可以的女子,靠近了之后,借着月光,耶律原惊喜的发现眼前的女子原来就是他要找的东临国九皇子妃。

    凌皓月直觉得眼前这个男子的武力应该不低,而且竟然还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想来是来者不善,极有可能是那西漠国太子派来的人。

    由于忌惮皇甫炎,这次出门凌皓月特意没有向西,南边也去过了,凌皓月这才选择北上的,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碰见皇甫炎的人。

    不过凌皓月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西漠国的人哪里能有北方游牧民族的狂放之气?

    凌皓月不知来人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找她来又有什么事情,但是一定不是好事就对了。况且她也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只要她跑了,再也让他找不到她,这个人是谁派来的,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本来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凌皓月可不想让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扫了自己的兴致,于是便打算使用移形换影直接逃跑,虽然简单粗暴,但是也最省事。

    而这次之后,为了避免麻烦,看来她还是得乔装改扮一番了,凌皓月无奈叹气。

    可惜她确是来不及再去乔装改扮了,因为耶律原已经将她直接扛在了肩上,嗖的一声飞上天了。

    耶律原可是见识过凌皓月的手段的,见凌皓月低头沉思,便直接将她抓住了手里。如果这样她还能跑,那就不是人,而是妖孽了,那样的话,他也只能认栽了。

    凌皓月心中懊恼的不行,刚才和这个男人废什么话啊,直接走人不就得了,还想这么多有的没的,真是的。

    开始的时候凌皓月没走,是因为只是把眼前的人当成了普通的流氓,虽然眼前的人的气质并不像是流氓,可谁能保证不像流氓的就一定不是流氓。

    俗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嘛。

    但是那个人说出她是九皇子妃的时候,凌皓月就觉得眼前的人不简单了,这才打算要逃跑的。

    谁成想这逃跑,竟然也只能停留在打算了。

    凌皓月在那男子的肩头怒吼道:“喂,放我下来,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你,跟扛麻袋似的扛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算怎么回事啊,喂,跟你说话没听见啊,小白,削他。”

    小白这下子算是逮到报仇的机会了,感觉到男子并无恶意,小白干脆就直接的将凌皓月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别看小白仙风道骨的,看起来与世无争,其实他和桃七一样,也是个记仇的。凌皓月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这个时候想起他来了,他才不会帮她呢。

    他只是答应她娘保护她嘛,又没说不让她吃些苦头,至于受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能给救活,这和周全也没什么两样嘛。

    小白心安理得地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对的,既没有违背当初的承诺,又报了仇,两全其美呀。

    然后,小白同学就美滋滋的睡着了,任凌皓月喊他的名字喊得震天响,也不理会。

    “死小白,敢不理我,看我脱了险之后怎么收拾你。”凌皓月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也想现在就教训那小白,可惜双臂都被这个男人死死地箍在了一起,根本就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