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09-05 08:57:28本章字数:3240字

    耶律原心里清楚,太子其实是故意的,一方面是对他的名声盖过他多有不满,另一方面是想要借此来削弱他的力量。

    两天了,凌皓月非但没有醒,竟然还发起了高烧,耶律原一直忙着用凉水给她降温。

    这几天又降温了,深夜寒风刺骨,凌皓月一直喊冷,耶律原不忍心见她瑟瑟发抖的样子,于是便躺在了凌皓月的身边将她整个拥在了怀里……

    清晨的霞光下,宽阔的草原上营帐错落有致。营帐外,一排黑色的旗子迎着轻风微微飘起,隐约可见雪白的“原”字,旗子后是长长的队伍,队伍并不嘈杂,显得训练有素。最大的帐篷门前,一身月白色衣衫的男子一脸焦急地对帐篷两边看守的兵丁说道:“麻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军师有要事相商。”

    “好!”南宫昀深得将军喜爱,原字营上下都不敢得罪他,所以小兵很干脆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进了主帐。

    南宫昀也没听到帐篷里面有什么动静,然后那个小兵就灰头土脸的出来了,脸色非常不好地对南宫昀说道:“将军正在睡觉,谁也不见。”

    南宫昀眉头微蹙,将军从未这样对待过他啊,这次到底是怎么了?

    主帐内,温柔的霞光不安分地钻了进来,霞光下的男子,和衣而卧,一双星目停留在怀中女子的脸上。

    女子脸色苍白,因为寒冷而些微的颤抖,男子似感觉到了,紧了紧怀抱着女子的双臂,然后温柔且宠溺的叹了口气。

    “我真的有要事要见将军,麻烦你通禀一声吧?”虽然是祈求的语气,但是南宫昀的声音却出奇的大,这声音令耶律原额头微蹙,淡定从容的军师今天怎会如此失态?

    耶律原怀中的凌皓月不满地哼唧了一声,似乎是在嫌吵。

    帐外的小兵有些为难:“这……我再去恐怕就会挨罚了,军师有什么事还是等将军醒了再说吧。”

    “我真的有事,麻烦你去通禀一声!”南宫昀的声调又升高了很多,仿佛是要叫醒某人。

    “军师,有何要事?进得帐来。”耶律原声音很轻,好像生怕吵醒了谁似的。

    “是,将军。”南宫昀踏进主帐,印入眼帘的是男子淡青色背影,慵懒地躺在床铺上。

    要说是床铺也不恰当,因为军营帐篷里从来都没有床铺,只有地铺。可是耶律原却将两个行军桌拼了起来,将铺盖放在了上面,充作了床铺。

    “军师有何事,但说无妨。”南宫昀一愣,将军从没如此有失礼数,顿觉其中蹊跷,近前观望,才发现原来那个天命之女就在将军的怀里。

    耶律原抬手摸了摸凌皓月的额头,见烧已经退了,不觉长舒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人应该是已经没事了。

    看到这一幕的南宫昀彻底被震惊了,将军向来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平时对来向他献殷勤的女子也是不理不睬,这是他看花眼了吗,这还是他们原字营的铁血将军,北狄国的不灭战神吗?

    南宫昀足足呆愣了分钟才回过了神,看来近几日原字营的传言是没有错了,将军之所以打胜了还迟迟不肯回朝,是被美色所惑了。

    不过如果将军要是真能将这天命之女收入房中,也不失为一桩好事。因为这个女子甚至比他还要厉害,如若真心帮助将军,那么就算是东临,恐怕都能打上一打了。

    但是现在这个女人还不算是自己人,而且,刚刚南宫昀接到密报,说是朝廷中的人已经开始怀疑将军了,并且也知道了天命之女就在将军身边。

    可是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让一个外人知道的,于是南宫昀一脸为难地说道:“这……此事事关重大,不相干的人理应回避才是。”

    “无妨,以后这女子便是将军夫人了,既然都是一家人,就不必避讳了。再说她也没醒,你但说无妨吧。”耶律原轻声说道。

    一向声音洪亮,就算是在朝堂之上也毫不避讳的耶律原竟然会这么小声说话,南宫昀到现在都不太习惯。

    “死男人,你说谁是将军夫人呢,你找死呢?”凌皓月隐隐约约的就听到有人说她是什么劳什子的将军夫人,顿时就不高兴了,赶忙睁开眼睛反驳。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个死男人抱在了怀里,凌皓月可炸了毛了,呼地一下坐起身,照着耶律原的眼睛就是一拳。

    于是堂堂的骠骑大将军,北狄国的不灭战神,就算是在战场上也从未受过伤的耶律原,竟然被一个女子打了个捂眼儿青。

    但是耶律原并不生气,草原上的汉子虽然彪悍凶残,但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却是相当的宽容。

    “我就是想找死又怎样,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耶律原捂着眼睛站起身,一双眼睛灼灼地看着凌皓月,那意思不言而明。

    但是凌皓月却并不领情,她恶狠狠地瞪着耶律原,似乎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才甘心。

    其实这也怨不得凌皓月,任是哪个女子被一个陌生男子抱着睡了一夜都会生气,更何况是凌皓月这种性子,更是不允许别人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不轨行为。

    就算是那个人只有这个想法,凌皓月也会让他死,更不要说耶律原已经付诸行动了。

    “找死!”凌皓月目露凶光,拔下头上的簪子急速冲到耶律原的面前,照着他的就要扎下去。

    耶律原脸色一变,一抬手捉住了凌皓月要行凶的手腕。

    “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将军夫人有什么不好,我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个九皇子能做到这一点吗,我可以一辈子只爱她一个,那个九皇子可以做到这一点吗?”耶律原猛地一甩凌皓月的手腕,力道大得竟然将凌皓月直接甩翻在地。

    “北辰轩岂是你能与之相比的?你怎知他不愿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怎知他不可一辈子只爱我一个?”凌皓月缓缓地站起身,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耶律原气结,竟然再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了。

    凌皓月憋屈啊,刚刚大病初愈,没力气啊,为什么空有一身本领,却总是被人欺负呢,为什么别人遇到的都是弱得要命的角色,偏偏她遇到一个,一个就比她强啊,老天要不要这么耍她啊,凌皓月自己想着都觉得郁闷得紧。

    就是刚才耶律原甩她的那一下,凌皓月就看出来了,这个家伙的武力不比北辰轩差啊,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还会点穴封住她的功力,她遇到的人们能不能别这么逆天,能不能?

    就算是耶律原脾气再好,别人要杀他的话也会生气了,更别说耶律原的脾气本来就算不上好。

    “将军。”南宫昀试探性地小声唤了一声。

    耶律原也不好将火发在南宫昀身上,他调整了一番呼吸,然后语气尽量平静地问道:“什么事?”

    南宫昀看着耶律原身后的凌皓月,欲言又止。

    凌皓月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暂时也还打不过这个耶律原,这笔账还是等到以后再算吧。凌皓月一边想着,一边往帐篷门走去。看凌皓月那个样子,显然是要离开。

    耶律原又岂会让她如愿,他一个闪身便堵住了凌皓月的去路。

    凌皓月冷冷地说道:“让开。”耶律原死活就是不让。

    见两人僵持不下,南宫昀忙打起了圆场:“将军,其实我要跟你说的事情也是和凌姑娘有关的。凌姑娘要听也可以,不用非得出去的。”

    两个人纷纷将怒目抛向了南宫昀,耶律原的意思是,既然如此,那你刚刚还一个劲儿的要赶她走?

    而凌皓月的意思却是,谁让你多嘴的。

    南宫昀的脸立马苦了下来,这叫什么事啊,本来是为了将军着想,现在倒弄得里外不是人了。

    “什么事?”耶律原冷冷地开口问道。

    “陛下不知从哪里打探到的消息,说凌姑娘是天命之女,是统一天下的关键所在,让您快些回朝,将凌姑娘带到宫里去。找到天命之女却不上报,我觉得陛下这次恐怕是认为将军您要图谋不轨了,您赶紧回去吧,否则陛下等急了,恐怕就要以蓄意谋反罪处置将军了。”

    南宫昀的神色异常凝重,他本不想让外人知道北狄国的皇室已经开始对付他们的不灭战神了。

    但是将军却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虽然他愿意看到凌皓月嫁给耶律原,但是有皇室在中间横插一脚,想来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看将军的样子,却已经是用情至深了,不管凌皓月是不是天命之女,但是皇帝却是南宫昀真的有些替耶律将军担心了。

    凌皓月不再说话,因为她觉得自己体内的武力已经恢复了,虽然不多,只有五成,但是却是可以使出一个移形换影了。

    可惜昏迷的时间太久,她的体力并不足以支撑这次移形换影的施展,所以她需要补充能量。

    凌皓月打断了南宫昀和耶律原,然后理直气壮地吩咐耶律原道:“我饿了,你们这里有吃的吗?去拿一些来给我吧。”

    凌皓月一边说着,一边大喇喇地坐到了椅子上。

    见凌皓月似乎是不打算走了,耶律原非常高兴,赶忙吩咐帐外的小兵去拿些吃的过来。

    凌皓月勾起嘴角,诡**一笑,耶律原没有看见,但是南宫昀却看到了。

    他直觉得凌皓月笑得有些不太对劲,但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耶律原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因为他正高兴着呢。南宫昀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看耶律原正在兴头上,便也识趣地没有上去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