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9-05 08:59:10本章字数:3297字

    饭菜很快就拿过来了,凌皓月也不客气,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然后逃跑,客气能填饱肚子?

    由于职业原因,凌皓月向来都是实用者,从来不会为了那所谓的面子而放弃生存的机会。

    吃饱了也喝足了,凌皓月惬意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冲着耶律原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而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在冲着耶律原放电,迷得耶律原一愣一愣的。

    凌皓月趁着耶律原一个愣神的功夫赶忙悄悄运气,然后一个移形换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凌皓月不见的那一瞬间,耶律原便已经回过了神儿,他咬牙切齿地冲着帐外大声喊道:“我一定要把你抓回来。”

    耶律原这一声怒吼,惊起了一片飞鸟。

    其是凌皓月移出去的距离并不算远,甚至连耶律原怒吼的声音都听得到。

    凌皓月赶忙找地方藏起来,现在跑路根本就来不及,耶律原那里那么多人,而且几乎是人手一匹马,不论她往哪个方向跑,耶律原的人都能追上她。

    可是茫茫草原,哪里又有凌皓月的容身之地?

    凌皓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凌皓月便决定再溜回军营。

    军营现在已经乱了套了,因为他们的将军发怒了,大部分人都被派出去找她了,就连耶律原自己都亲自去找了。

    但是南宫昀却被耶律原留在了军营,凌皓月打算和南宫昀做一笔交易,一笔,他一定不会拒绝的交易。

    凌皓月悄悄打晕了主帐门口的看守,然后悄悄溜进了主帐,却发现南宫昀已经不在了。凌皓月这下可犯了难,她可不知道南宫昀究竟住在哪里,她和南宫昀交流的时候,可都是在这主帐之中进行的。

    凌皓月没有办法,只得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找。

    除了出去找她的那些兵将们,其实军营里还有不少的兵将留守,而且这些兵将们全部在军营里面来来回回地巡逻,并不像之前那样只有少数人巡逻,大多数人会跑去空地操练。

    耶律原似乎是猜到她有返回的可能,所以才这样安排的吧。

    实际上不是耶律原猜到的,而是南宫昀,否则的话耶律原就会在军营里守株待兔,而不是追出去了。

    凌皓月一边躲避士兵的巡逻,一边进帐篷查看。她也是有选择性的去看的,像那种一看就是集体宿舍的,凌皓月是直接跳过的。

    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凌皓月也是能够看得出来耶律原是很器重南宫昀的,断不可能给他安排一个集体宿舍。

    况且南宫昀还是个文官,而文官在天泽大陆上向来是比武将低的,所以南宫昀在武将堆儿里是肯定会吃亏的。

    但是这几天观察过来,南宫昀并不像是吃过亏的样子,所以凌皓月敢断定,南宫昀和那些分营将军一样,是自己住一个帐篷的。

    而单人帐篷的大小和构造是和集体宿舍的那种完全不同的,凌皓月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便一门心思憋着逃跑,所以对于四周的观察还是相当仔细的。

    原字营听轩字营一样,也是由好几个军营组合在一起的大营,各个营都有自己的将军。

    而原字营在这次战争中也损失了不少将军,而空下来的帐篷都已经被太子一行人带走了,所以这里满打满算最多也就只有十个将军,所以单人营房也就只有十个左右,不想那些士兵们的集体宿舍那样几十甚至上百。

    将军们都跟着耶律原一起去找他去了,就算不去找她,也都带着士兵们来回巡逻呢,所以大多数的营帐里都没有人,这倒是也省去了凌皓月不少的麻烦。

    在找到第七个帐篷的时候,凌皓月终于如愿找到了南宫昀。

    而凌皓月找到南宫昀的时候,他正悠闲地坐在地上看书。

    北狄国行兵打仗一般都是很少带家具的,只有用来议事的总将军的主帐才会有桌椅,其他的帐篷是没有的。

    连桌椅都没有,更别提床这么大的物件儿了,所有的人都是打地铺的,就连总将军也不例外。

    这么冷的天,睡在地上可是不怎么好受,对于这一点,凌皓月深有体会。因为她也在这里住过几个晚上,地上冰凉冰凉的,为了取暖,凌皓月只得在帐篷里挖个坑,然后将烧剩下还有余温的炭火埋在里面,然后将褥子铺在那上面。虽然效果差强人意,但也聊胜于无了。

    凌皓月倒是不知道,这么冷的天,南宫昀穿得这样单薄,竟然还能安下心来看书。

    南宫昀对于凌皓月的到来似乎并不是很意外,他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凌皓月一眼,然后就当凌皓月完全不存在一样,继续看他的书。

    见南宫昀并不打算理会她,凌皓月只得先开口:“南宫先生,有没有兴趣和我做个交易?”

    南宫昀饶有兴趣地提起头,然后问道:“什么交易?”

    见成功引起了南宫昀的好奇心,凌皓月倒是不着急了,只见她慢条斯理地拿起南宫昀手边的茶壶,然后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喝了起来。

    南宫昀见凌皓月不再说话,只是淡笑一声便继续看他的书了。

    凌皓月在心里咬牙切齿,这个南宫昀可真是沉得住气啊。

    凌皓月放下茶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南宫先生,难道你就不怕我对你不利?”

    南宫昀连眼皮都没抬,只是淡淡地回道:“你若要对我不利,应该早就动手了,何必要等到现在。你进来的时候便没有杀气,我自知你并不是来杀我的。”

    “南宫先生果然心思缜密,佩服佩服。”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谈判前先拍个马屁,谈判的成功率会大大增加。

    南宫昀根本就没有理会凌皓月,甚至连表情都没变,凌皓月可郁闷了,这马屁没拍在马屁股上,倒是拍在马蹄子上了。

    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凌皓月怕耽误太多的时间,横生变故,于是便开口打破了沉默,并且直接说出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如若我用一本军事奇谋来换得我的全身而退,不知这个交易,南宫先生觉得是做得呢,还是做不得呢?”

    南宫昀还是那淡淡的语气:“做得做不得,那就要看凌姑娘给的那本军事奇谋的价值了。”

    “价值南宫先生看过之后便知,但是这本书却是在我脑子里的,不如我背诵一段如何?”

    南宫昀点了点头,道:“这样甚好。”

    为了不耽误时间,凌皓月语速奇快地说道:“先生听好了,我这本军事奇谋共有十八计,这十八计共分六套,分别为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和败战计,每套皆有三个计策。

    其中前三套是处于优势所用之计,想来先生并不感兴趣,但我便给先生说说第四套混战计中的第一个计谋——金蝉脱壳。

    金蝉乃是一种虫子,幼年常居住在树上,成年时会蜕去外壳。蜕变时,本体脱离皮壳而走,只留下蝉蜕还挂在枝头。

    此计用于军事,便是指通过伪装摆脱敌人,撤退或转移,以实现我方的战略目标的一种谋略。

    先要制造假象稳住对方,背地里却开始撤退或转移,待到敌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方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

    此记只用于在战事呈弱势时能全身而退,不至于有太多伤亡。至于转移或撤退之后以何计谋反败为胜,那便是其他计策了。”

    凌皓月以极快的速度将这些说完,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三十六计他可不能全部告诉南宫昀,毕竟她是东临国人,而南宫昀在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她的敌人。

    南宫昀确是对着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计谋震惊不已,从来没有人觉得战败撤退还需要计谋,包括他自己。而凌皓月的这番话,确是让他大开眼界。

    但是南宫昀却是个沉得住气的,不像其他草原汉子那般将情绪全部放在脸上。

    南宫昀虽然心里激动得要命,但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地说道:“这个计策还算可以,那我便同意你这个交易吧。不过这个交易里我是吃亏的,待到以后安全了,你可以随时用你那原地消失的功夫逃跑,那个时候你的这本书中的计策若是没有没有全部教授于我,那我要去找谁讨要呢?”

    “你放心吧,我凌皓月说话算话,说了给你,就一定不会欠你的,或者在我这些计策全部完成之前,你可以每天只给我吃一顿饭,我那招突然消失的功夫消耗是很大的,没吃饱的话是根本跑不了多远的。哎,就这些东西,我最多两天就能全部写完交给你了。”

    “好。”南宫昀笑眯眯地看着凌皓月,活像是一只小狐狸。

    两人一拍即合之后,南宫昀便开始准备将凌皓月藏起来了。而隐藏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伪装。

    南宫昀随便找了一身士兵的衣服让凌皓月换上,然后拿出了一张人皮,面具,让凌皓月带上。

    人皮,面具做工并不算精致,但是如不细看的话也是看不出端倪的,凌皓月实在是没有想到,南宫昀的手里竟然还有人皮,面具。

    而南宫昀对这一点的解释是,出门在外,这些都应该是必备的东西。

    和南宫昀比起来,凌皓月突然发现自己这门出的好不专业,好多必备的东西都没有带在身上,比如泻药、迷烟、解毒丸、人皮,面具……

    不过就南宫昀带的这些东西看来,凌皓月绝对敢肯定,这家伙一定是个被害妄想症。

    直到中午,耶律原才回来,他一回来就闯进了南宫昀的帐篷,焦急地问南宫昀:“军师,你说她会往哪个方向跑?”

    南宫昀看着正在忙着给耶律原倒水的凌皓月,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