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6-09-06 11:44:30本章字数:3285字

    “这个人我怎么没见过,他在你帐篷里做什么,你不是从来不让人进你的帐篷么?”耶律原开始的时候一心想要问南宫昀有没有办法追击凌皓月,并没有注意到在一旁端茶倒水,低调献殷勤的凌皓月。

    待缓过劲来,耶律原去发现从来不让人进自己帐篷的军师竟然将人放了进来。

    对于耶律原说的,南宫昀从来不让人进帐篷这件事,凌皓月想想也觉得可以理解,一个被害妄想症患者,不让别人进出自己最隐私的地方还是情有可原的。

    耶律原问话的时候,凌皓月就当没听见,反正也没有问她,她操那个心干什么,让南宫昀自己去圆吧。

    南宫昀倒是不慌张,他赶忙解释道:“哦,这个小兵刚才来找我,说是想跟我学习怎么领兵打仗,本来开始我是不愿意教的,可是这小子倒是挺有志气,我不教竟然就不走了。我觉得能有人愿意学我这些东西还是挺难得的,就打算将他留在身边,好好教导一番了,本来想等将军回来就去请示您的,可没想到您回来竟然直接就来我这里了,还想将军原谅昀自作主张。”

    “无妨,多为军营培养人才也是好的。”耶律原丝毫没有怀疑南宫昀的话。

    “将军,天命之女跑了,您回去该如何交差呢?”南宫昀满脸愁色地问耶律原。

    相较于南宫昀的一脸忧愁,耶律原倒是并不在意:“无妨,我现在对北狄国还算有用,想来陛下是不会要我的命的,你不必担心。”

    耶律原说到这里却不觉叹了一口气:“哎,也不知道那个女人跑到哪里去了,真不知道哪个功夫能有这般厉害,我们的人每个方向几乎都搜到了二十里开外,却依然不见那个女人的身影。”

    南宫昀心下觉得有些对不住耶律原,毕竟耶律原对他有知遇之恩,而且也待他极好,但是为了那可遇而不可求的计谋,南宫昀还是压下了心中的那丝愧疚,说道:“将军莫急,以后若是有缘,您与凌姑娘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南宫昀只想在这次得到这本计谋之后便竭尽全力帮助耶律原,而凌皓月心中不禁腹诽,这南宫昀撒起慌来可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啊。

    耶律原并不死心,又寻了凌皓月一下午,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耶律原怎么可能想得到,她一直找寻的人儿其实就在他的身边,他也绝对想不到,从未对他说过谎的军师,这次竟然对他撒了谎。

    晚上的时候,皇城又来了催耶律原回朝的密报,耶律原无奈,只得定下明日清早班师回朝。

    耶律原还是有些不甘心,甚至晚上,当士兵们都睡觉的时候,他还独自一人去寻找凌皓月的下落。

    这次寻找自然是没有结果的,但是凌晨耶律袁打马归来的时候,却也是想开了,就算找到凌皓月又如何?皇帝已然知道凌皓月乃是天命之女,怎么可能允许天命之女下嫁与他,而这次他找到凌皓月并带回去的话,很可能就替别人做了嫁衣。

    天命之女是统一天下的关键,皇帝自然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而掌握天命之女最好的方法便是直接让她成为皇室的人。

    而皇帝想让一个与皇室毫不相干的女子成为皇室中人的唯一办法,就是纳她为妃,或者将她赐给自己的子嗣。

    所以这次她逃掉了,对他来讲也并不算是坏事。

    暂时不在身边和嫁为人妇,耶律原自然是会选择前者。

    而且耶律原相信,凌皓月的离开只是暂时的,她早晚会回到他的身边,这世界上,除了他,再也没有人能有资格拥有她了,她就像是上天特意安排给他的真命天女,没有人能夺走她,是的,没有人。

    耶律原向来都是个充满自信的人,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而已,难道还要比指挥千军万马还要难吗?

    耶律原并不了解女人,他也不知道女人的心思远比战场要复杂得多。

    凌皓月整个下午和晚上都在写那十八计,三十六计中的每一计都是有典故的,甚至有很多典故中出现了动植物,而且有的还会涉及一些历史。

    现代社会的历史,这个世界的人怎么会知道,而典故中出现的动植物,也有好多这个世所没有的,所以凌皓月要么解释那种东西是什么,要么就得找这个世界相似的东西来代替。

    至于历史,很简单,用假如就好了。

    好在,这件事情早在凌皓月做神风骑将军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现在凌皓月要做的,也只是将之前写过的东西择出一半儿写下来就好了。

    三十六计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讲还是挺深奥的,尤其是对于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军人。所以凌皓月给李勇的时候,他也只是看懂了一部分而已,而其他的大部分在他看来都是莫名其妙的,甚至是胡说八道。

    那个时候凌皓月这样做,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谁成想李勇那个莽夫竟然不识货,枉费了她一番心血。

    好在她后来发现了王鹏,王鹏一眼便看出了三十六计的不凡,也算是勉强对得起她的一番心血了。

    本以为二十一世纪极千年人类智慧于一身的三十六计会一鸣惊人,却没想到世界不同,代沟竟然这样大。

    前世的凌皓月不出任务的时候通常会宅在家里看小说,穿越也是看过不少。其实她当时在写三十六计的时候,本来是想学习那些穿越前辈们拿些现代的东西惊爆这些人的眼球儿,谁成想她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尾。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小说里的女主角去到一个架空的世界里,随后念出个充满历史典故的诗词来,就能让那些人们震惊?

    为什么她怕这些人看不懂并没有照搬,还费劲了脑汁的改编,竟然就不如那些小说里的女主角随便吟一句诗词来的震撼?

    好吧,其实小说和现实是有区别的,最后凌皓月只得无奈地承认,这次炫耀才华的行动,失败了。

    但是凌皓月也并不是毫无收获,至少这次写起来顺当了许多,她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将那十八计写完了。

    南宫昀看着那十八计,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他实在是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的人,竟然对战争有这般通透的见解!

    这显然是上过战场的人所写的,可是,他没听说过有哪个国家的将军有这般谋略啊。如若有次雄才大略,耶律原不灭战神的神话早该被终结了。

    南宫昀想了半天,最后只得出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解释,那便是,写这书的人虽然在军营中,但却是不得志的。

    南宫昀曾听耶律原说过,说凌皓月曾任东临国轩字营元帅,但除了参与剿匪之外,并未参与任何一场战争,想来这本奇谋应该是她手下的人写的,被她无意之中发现了吧。

    打死南宫昀,他都不会相信,这本书是出自眼前的女子之手。

    如果让南宫昀知道这本书不仅真的出自凌皓月之手,而且还有一半儿没告诉他的话,他一定会直接晕在当场的。

    其实这也并不算是完全出自凌皓月之手,作为特种兵,三十六计早已经烂熟于心,还有很多现代的军事理论以及作战方法,但是现代的那些作战方法都是需要现代的军事设备的,讲出来天泽大陆这帮以武为尊头脑简单粗暴的兵将们就更听不懂了。

    就是这三十六计,凌皓月费尽心血改编,力求接近这个世界的战争环境,可是那些人还是看不懂。

    作为一个特种兵,凌皓月其实是极看不惯这个世界简单粗暴的作战方法的,关键是这简单粗暴竟然深入人心,成为了真理,用计谋反而会被人耻笑。

    不过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也有简单粗暴的资本,那便是身体素质要比现代的人强很多,而且武艺都是走丹田的,比现代的那些紧靠肢体动作和物理力量的花拳绣腿要强大很多。

    凌皓月想,这也许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打仗不走脑子的根本原因,因为身体素质强大,甚至还有将丹田气转成护体罡气的修炼方法,所以这个世界的战争死亡率要比现代低很多,威胁少了,自然就没有多少人有动力去研究什么计谋了,反正只要武力强大了就一定不会死,有研究那些东西的时间,还不如去努力习武呢。

    凌皓月将那十八计交给南宫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很适合逃跑,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耶律原竟然不在营地。

    凌皓月感动得都快哭了,这老天终于开窍帮她一次了。

    耶律原不在,一切就顺利多了,凌皓月牵着南宫昀为她准备的那匹快马,朝着南宫昀之前预留的守卫缺口慢慢挪动了过去。

    南宫昀特意为她准备了一匹黑马,而原字营的军服颜色也比较深,夜色便是最好的掩护,掩盖了她的踪迹。

    凌皓月之所以不骑马,是因为怕马蹄声音太大,引起别人的注意。而马走路时候的声音,却被南宫昀悠扬的笛声盖住了。

    凌皓月还纳闷,到底是什么样的笛子,才能吹出这么大的声音。

    成功地出了军营,凌皓月并没有放松警惕,她没有上马,依然牵着马慢慢地往前走。

    而凌皓月这样的谨慎也为她带来了回报,因为她老远地就看见了前方有个人影朝着她疾奔而来,如若她骑上了马,就算是提前看见了那个人,也是会迎上去的。

    凌皓月灵巧地上了马,朝着那人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震耳的马蹄声掩住了一切声音,包括凌皓月离去的马蹄声。

    耶律原只恍惚觉得前方有人,之后便没了影。

    耶律原失望透顶,原来刚才他觉得这里有人,是幻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