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9-07 09:43:43本章字数:3254字

    殷九跑得快,凌皓月的移形换影也不慢,再加上凌皓月正在气头上,那移形换影的速度就更快了。

    没过多长时间,凌皓月便追上了殷九。还没等殷九反应过来,她便旋风一般拽住了殷九的衣领,像拎只小鸡子一样将殷九拎离了地面。

    “你个变态,一个男人你都想非礼,看我今天不杀了你!”

    凌皓月整张脸气得都变形了,她用另一只手取下了头上的簪子,冲着殷九的咽喉就扎了下去。

    殷九吓坏了,赶忙运力吼了出来:“我诅咒你一个时辰之内都不能动!”

    殷九的诅咒对于凌皓月也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虽然那诅咒不能全部应验,但是让凌皓月一瞬间的恍惚还是可以的,而这一瞬间,足够救下殷九一条命了。

    凌皓月回过神来,发现手里的殷九竟然已经没了踪影,凌皓月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这次不杀了这个采花贼,她誓不为人!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殷九再快也不可能跑出凌皓月的视线范围,凌皓月毫不迟疑地使出一个移形换影闪到了殷九的面前,以讯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伸出双手抱住了殷九的头使劲儿一拧。

    只听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殷九便一脸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他不相信他竟然会这般轻易地死掉。但是就算是不相信,也无法改变他死去的事实。

    殷九所向无敌,最后竟然就这样死在了一朵看似毫不起眼的花儿手上。

    殷九之所以频繁采花,其实是因为诅咒果。他身体中的那颗诅咒果是靠吸取阴气来获得能量的,而魔族向来都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的,阴气极盛,所以并不担心诅咒果会没有能量。

    但是殷九作为一个人类,还是阳气重的男人,确是无法为诅咒果提供能量的。所以诅咒果获得能量的途径便只有一个,那就是夜晚。

    阳气会让诅咒果有极大的反应,那反应会殷九他痛不欲生。所以殷九是见不得光的,但是殷九却也是无法忍受常年生活在阴暗之中的,但是没办法,那种仿佛整个身体能被撕裂的痛楚,让殷九不敢再见光。

    他就这样一直躲在黑暗之中,直到他因为仇恨找上了他之前的青梅竹马,也是他的未婚妻。

    他本以为这个女人是爱着他的,他以为这个女人一心想要嫁给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最有可能成为殷家继承人的人,只是因为,她爱他。

    可是现实打破了他的一切幻想,在他被殷家赶出来之后,在他狼狈不堪地去找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竟然变成了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他只记得她朝着他的脸狠啐了一口唾沫,然后一脸嫌恶地说道:“你个废物,还来找我做什么?你以为我自小就说想嫁给你真的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不过是看中了你们殷家在江湖中的地位罢了。”

    说完之后,她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门。可是他不死心,他想这个女人一定是在逗他的,她一会儿就会出来对他说这只是个玩笑了。

    可是他最后等来的却不是他,而是一帮气势汹汹的家丁。他们冲上来便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还说,你这废物竟然还有脸来找我们大小姐,而且还敢死赖着不走?

    身上的疼远不及心里的疼,在那一刻,他的心便彻底死了。

    但是他不会忘记这个女人,他是爱着这个女人的,正因为那样的深爱着爱,所以才会那样的恨。

    在得到力量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个女人,他要让她生不如死。

    而让一个女人生不如死的方法,便只有毁了那个女人的清白。

    他让那个女人清醒着,但却不能动,只得任由他宰割,他除了诅咒她暂时不能动之外,甚至还诅咒她所感受到的痛楚加倍。

    他成功地复了仇,却也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在阳光下行走了,虽然还是有些痛,但却可以忍受了。

    女子本来就是阴气重的,而殷九之前无法见光,只是因为诅咒果所吸收到的阴气太少罢了。

    黑夜里那参杂着很多杂质的阴气,怎么能同女子那极纯的阴气相比?

    殷九便是从那时候开始采花行动的,开始纯粹只是为了给诅咒果提供能量,谁成想后来竟然越采越上瘾,但采女人还不够,竟然还采上了几个长得貌美的男人。

    虽然男人是阳气重的,并不能为诅咒果提供能量,但是殷九却依然尝试了,只是因为总是采女子,采腻了。

    殷九致死都不知道,当初那个黑衣男子为什么要将这诅咒果给他。

    杀掉殷九之后,凌皓月整个人便瘫倒在了地上,她的武力已经消耗殆尽了,现在她只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得待在原地休息一阵子。

    因为不计消耗地连续使用移形换影,在第一次抓住殷九的时候,凌皓月的武力就已经所剩无几了,但是因为愤怒,凌皓月身体中的潜能竟被激发了出来,于是殷九就悲催了。

    在原地呆了足有半个时辰,凌皓月才觉得好了一些,正在她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殷九的尸体竟然产生了异变。

    只见他下腹部丹田的位置竟然源源不断地往外冒水气,凌皓月觉得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征兆,本想离开,但冥冥中却有一股力量将她拉了过去。

    到了那尸体近前,凌皓月只看到那尸体丹田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水镜,她鬼使神差般的将手伸向了那个水镜。在她的手碰到水镜的时候,那水镜竟然产生了一丝诡异的波动,然后便将她整个人全部吸了进去。

    凌皓月只觉得一阵眩晕,然后她便落在了一个空间里,这个空间并不算太大,但是整个空间包阔墙壁,地面,竟然全都是水。

    更让凌皓月惊奇的是,她踩在那水面上,就像是踩在了平地上一样。整个空间里除了水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就连出口都没有。

    凌皓月曾试着想要打破那水做的墙壁,但一切都是徒劳,凌皓月的拳头仿佛是被一座无形的墙挡住了,根本就碰不到那墙壁上的水。

    在凌皓月的正前方立着一个巨大的水幕,那水幕原本是什么都没有的,但是凌皓月砸墙壁的时候,它却发出了声音。

    凌皓月走过去一看,那水幕上竟然放起了电影!更令凌皓月目瞪口呆的是,那电影除了有声音之外,竟然还有旁白和字幕。

    这个时代还有这么先进的东西呢?凌皓月正一头雾水的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电影究竟是什么情况,那电影却已经开始讲述起了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凌皓月从未听说过的国家,水国泽沂,故事,便是从泽沂的皇宫开始的。

    泽沂之所以称为水国,是因为这个国家是由一个个的小岛组成的,每一个岛都是一座城市。

    正因为生活在水上,所以泽沂国的信仰,便是水神。水神是痴迷于棋艺的,所以信仰水神的泽沂人同样痴迷下棋。

    而关于水神的棋艺和泽沂国皇室与水神的渊源,这一切的一切,还要从一个传说讲起。

    相传,仙界棋圣鹤仙子云游到天边,偶然发现了一块幻紫晶石和一块上古仙玉。

    这两样东西均是仙界诛仙众神用来提高自己修为的终极法宝,非常罕见。

    鹤仙子见了欣喜若狂,赶紧搬回家中。

    但是鹤仙子欣喜的原因却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能因此提高,而是因为他得到了最好的制作棋具的材料。

    鹤仙子向来淡泊名利,对于修炼热情不高,但却痴迷棋艺无法自拔。他将那仙玉打造成了一副棋盘,提书无名棋盘,还把那幻紫晶石打造成了棋子,给这副棋取名为鹤仙棋。

    棋具做成之后,鹤仙子便四处找人对弈,并扬言谁要能赢他,他便把这套棋具送给谁。仙界众人皆眼热这两样终极法宝,纷纷前来与鹤仙子对弈,但却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几百年过去了,仙界还是没有一个人能胜得了他,就连仙尊也只能与他打成平手。

    百年后的一天,一蓝衣女子翩然降临到棋圣家中,与他大战了一天一夜,最后以一子险胜。

    棋圣暗暗称奇,把无名棋盘和晶石棋子送给了女子,这个女子便是水神。

    本来水神在仙界并没有什么名气,只因水神终日躲在家中钻研棋艺,也不和人来往,也不像鹤仙人一样到处招人对弈。

    所以仙界众人对这个水神并没有什么印象,而自从胜了棋圣一子之后,水神一战成名,成了仙界中智慧的化身,被仙界众神尊称为棋仙。

    星环得到那无名棋盘和晶石棋子之后,也不再整日闷在家中研究棋艺,而是每天都泡在棋圣这里,不停的与棋圣切磋棋艺。而棋圣也算是棋逢对手,乐此不疲。

    水神知道,那次胜利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运气的,她的棋艺其实并不比鹤仙子的高。

    一日,水神正与鹤仙子正在对弈。鹤仙子手握棋子冥思苦想,不巧水神的坐骑白凤突然一声啼鸣,鹤仙子一惊,手中的棋子落入了凡间。仙物落入凡间是很危险的事,弄不好就会被妖孽利用提升自身法力残害人间。

    水神和棋圣赶紧下凡寻找,找来找去,终于遇见一个妇人举着棋子四处询问失主。水神和棋圣大喜,赶紧上前想要要回棋子。

    谁成想妇人这时候竟然把脸一翻,背过手去将棋子藏在了身后。

    水神不明所以,直到妇人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她坚持要水神告诉她,她捡到的这个东西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水神无奈,只得说那个东西是枚棋子,是用来下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