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9-08 10:23:46本章字数:3366字

    “想月,你爷爷身体怎么样?家人都还好吗?”于锦见自己的亲侄女上台,不禁打听起家里的情况来。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了,自从于想玉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启禀太后,于家都好,谢太后关心。”于想月毕恭毕敬地答着,好像受宠若惊的模样,但她紧盯着棋盘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恨意。

    这一切都被于锦看在眼中,她无奈的暗自叹气。自从那次之后,她哥哥就恨死她了,现在就连这个小侄女,也开始恨她了。

    祭神楼中一片死寂,于锦和于想月认真地下着棋,众人也在认真的观棋。这毕竟是高手的较量,认真观摩思考,对于提高自己的棋艺也大有好处。

    于想月的棋路霸道,于锦好像有些招架不住,刚一开局便连连败下了五子,众人唏嘘不已。眼看胜利在望,于想月会心一笑。

    “现在高兴,是不是太早了呢?”于锦笑着说道。

    “想玉看到我赢了太后娘娘您,一定会很高兴的。”于想月答非所问。

    听到这话,于锦脸一沉,果断地落下了一枚棋子。

    转眼间,局势逆转,不知为何,于想月竟落了下风,连连败了数子,变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了。

    圆圆的月亮静静的挂在天边,柔和的光芒顺着祭神楼顶的圆形大洞照了进来,正好把祭神坛笼在了轻纱似地梦似的水光中。

    祭水坛远看是朵漂亮的若兰花,花瓣是能吸取月华的月明石,照得祭神坛里好似白昼。

    眼看胜负已分,众人皆对水神之子的棋艺敬佩不已。

    凌皓月正看得津津有味,水幕却突然毫无征兆地散了开来,然后又在凌皓月的脚下凝聚了起来。

    似乎是有一个无形的桶将凌皓月整个罩了起来,水幕的水自凌皓月脚下一直向上,一直到了脖颈。

    凌皓月也曾经试着挪动位置,但是却毫无用处。那个无形的桶似乎是长在凌皓月的身上,就连凌皓月躺下都无济于事,那个无形的桶将仿佛她整个人都密封了起来。

    移形换影也没有任何用处,凌皓月绝望了,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着被水淹死。

    可是当水没过凌皓月的口鼻的时候,想象中的窒息感觉却并没有到来,凌皓月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变成了一条鱼,可以在水中呼吸。

    水的面积渐渐扩大,最后竟然都看不到边际,凌皓月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身处在无边无际的海底。

    耳边似乎是有女子在低语,但是凌皓月左右观瞧却不见人影。

    凌皓月只听耳边那个声音说:“欢迎来到水神之域。”

    “你是谁?水神之域又是什么?”凌皓月本想开口问,但四周都是水,根本就开不了口。

    但是那个声音的主人仿佛是听到了凌皓月的心声,好心地为凌皓月解答道:“我便是水神之域。”

    那个声音顿了顿,他本以为凌皓月听到他就是水神之域会一脸崇拜呢,人类不都是这样大惊小怪的嘛。可是凌皓月并没有什么反应,这让她不免有些尴尬。

    水神之域似乎是寂寞得太久了,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能说话的人,即便是尴尬,还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将凌皓月想知道的和不想知道的全都告诉了她。

    水神之域自顾自地向凌皓月讲起了水神之域的由来,可是凌皓月想知道的,不过就是水神之域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仅此而已。

    本来一两句话就能概括的事情,却生生地被水神之域扯出了一大段儿。

    仙界之上除了有妖仙,人仙,还有五行仙。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纯粹的五行元素是极具灵性的,可修炼成仙。

    同其他的仙家一样,五行仙中最强大的那一个也会成为首领,被称为五行神,而水神便是五行神之一。

    五行仙成神的条件只有一条,那便是修炼出领域,一旦有一个五行仙修炼出了领域,那么其他所有的小仙们都会被那领域压制,无法再修炼出领域。而水神的领域便是水神之域了。

    最后,水神之域对那水幕中的电影做出了解释:“你刚刚看到的景象是另一个时空发生的事情,水神的水魂珠便可能落在那个时空。”

    “水魂珠是什么?”凌皓月虽然觉得水神之域罗嗦,但还是压下了心中的不耐,尽量平缓地在心中问道。

    其实水神之域除了能感受到神域中人的想法,还能感受到人的情绪。但她却并没有打算顾及凌皓月心中的那丝不耐烦。

    “五行元素修仙的首要条件便是要修炼出类似于魂魄的魂珠。那是五行仙的根基所在,若无魂珠,那五行仙便与普通的五行元素无异了。”

    “那水神的水魂珠怎么会落到那个时空呢?”凌皓月在心中问道。

    水神之域继续开始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那一次的仙魔大战,五行神联手围剿魔尊,五行仙有一个特点,那便是永远不会死,就连魂珠也是永生不灭的。所以虽然魔尊可以让五行仙与自己的魂珠分离,但因为两者都是不死的,过不了多久,便又会结合在一起了。

    虽然五行仙战斗力不高,但也同五行神一起牵制住了魔尊。可能由于五行神同时出手,再加上魔尊全力的攻击,那极强的战斗波动竟然撕开了时空裂缝,魔尊便直接将五行神的魂珠打入了时空裂缝。

    感应不到魂珠,五行神的仙体也就变成了普通的五行元素,对魔尊再也造不成威胁了。就在魔尊要用这种方法对付其他五行仙的时候,上古神祗及时赶到,阻止了这场浩劫。

    可惜五行神的魂珠却是不知道散落在了何处。这次战斗之后,五行神的领域却都还在,所以还是没有五行仙能够成神,于是自仙魔大战之后,五行神的位置便空了下来。

    为了防止有野心的五行仙破坏五行神的领域,五行神的领域入口通常会被五行神安排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而水神之域的入口,便是在你杀的那个人身上了,而诅咒果乃是极阴之物,水也是阴属性的,所以要想开启水神之域,除了要水神亲临之外,还有一个方法,便是你杀的那个人变为纯阴之体。

    当初水神就是看中这个人乃是罕见的纯阳之体,无法成为纯阴之体才选中他的。但是这个人后来却食用了阴性的诅咒果,生生的将自己变成了阴性体质。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无法成为纯阴之体,所以这水神之域的入口便一直没有开启。直到那个人死亡,阳气散尽,诅咒果的阴气少了这层阻挠便将这个人变成了纯阴之体,于是水神之域的入口便打开了,然后,你就进来了。”

    凌皓月简直要疯了,这水神之域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虽然她也不是没有听懂,但是这些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哎,都怪她一时好奇,问了个本身就与自己无关的问题,那个水魂珠为什么落在其他的时空,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吗?可是这个水神之域是能和她在心中交流的,这个水神之域说了水魂珠落在另一个时空,却又不告诉她原因,她的心中能没有疑问嘛。

    好在她也是大概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了,也算是没有白听水神之域的这一番长篇大论。

    可是关键是,她要怎么出去呢?

    凌皓月的这个想法马上反馈给了水之神域,她对凌皓月刚刚在心中腹诽她说话乱七八糟很是不满,于是便没好气儿地说道:“想要出去,便要找来水魂珠,否则我是不会放你出去的。”

    凌皓月一听这个顿时就炸了毛儿,也忘了自己周围都是水了,张嘴就喊:“KAO……”

    凌皓月一张嘴,连声音都没发出来,便被疯狂涌入嘴里的水给打断了。凌皓月只得在心里怒喊道:“KAO,我都不知道那个水魂珠在哪儿,我怎么去找啊,你这是在逗我?”

    水神之域似乎很开心,竟然笑了出来,她说:“我刚刚说的话你都忘了吗?水魂珠就在水幕显示的地方,等你在那里当上了水神之子,破解了水神棋局,便可以拿到水魂珠了。我作为水神领域,和水魂珠是有感应的,所以我知道它在哪里。”

    “那你怎么自己不去拿。”凌皓月在心中没好气儿地说道。

    “那是因为我不能移动,不过我可以将你送到泽沂皇宫哦。你到了那个地方之后,我就与你失去联系了。直到你拿到水魂珠,我才能再与你建立联系,将你召回水神之域。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如果你一个月之内拿不到水魂珠,便会被那个世界的人王发现你并不是那个世界的人,然后你就会被人王人道毁灭了。人王可也是仙体啊,只不过是修为不够,被派下界去管理各个时空的秩序去了,虽然那些人王们在仙界谁也打不过,可是杀你还是绰绰有余嘀。”

    “你……”凌皓月刚要在心中问候水神之域的祖宗十八代,却突然觉得自己仿佛瞎了聋了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

    而那个水神之域,却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月光如水,泽沂国祭神楼下的若兰花安静的沐浴在月光之下。突然,大片的若兰花开始剧烈地摇摆起来,可是却并没有起风。

    众人都沉浸在那高深莫测的对弈之中,并没有人注意到祭神楼下的异常。

    直到,一朵散发着微弱蓝光的巨大若兰花自水中缓缓升起,升到祭神坛顶端的圆洞便停了下来。

    祭神坛中的人并没有察觉,因为他们都在屏气凝神地观察这场绝世对决,况且祭神坛中还有月明石将祭神坛照得亮如白昼,那微弱的蓝色光芒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但是,广场上的人们确是一片哗然,他们再也无心观看这场对决。

    棋盘官觉得不对劲,便向着人们手指的地方望了过去,之后他便惊呆了,直愣愣地看着天空,甚至连自己的职责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