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6-09-08 10:24:30本章字数:3364字

    每到祭神的这一天,皇宫紧挨着祭神楼的广场便会对外开放,这处广场本来就是专门为百姓观战而设置的,足以容纳上万人。

    整个广场是一个巨大的拱形台阶,每层台阶都像椅子一样的高度。而广场的正前方立着一个巨大的木制棋盘,棋盘上各个放棋点均有一根拇指粗细的木桩,棋子也是木头做的,用涂料涂成了黑白两种颜色。

    棋子的底端有一个凹槽,祭神坛上每进行一步,都会有人专门将步法写下来绑在鸽子身上,然后鸽子飞到广场,由棋盘官按照步法将木棋子摆放在巨大的棋盘上。

    广场上虽然也有灯火,但灯火确是集中在那巨大的木制棋盘上的,台阶上的人们却是处在黑暗之中,所以那若兰花的光虽然微弱,但却显得异常突兀。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皓月觉得自己竟然恢复了听觉与视觉,她也清楚地听到了,周围砰地一声,水炸裂开来的声音。之后,她便看到自己身处在水幕中显示的那座祭神楼上,而且正站在那两个女人对弈的棋盘上。

    凌皓月淡定地坐起身,捋了捋紧贴在脸上湿漉漉的头发,然后讪讪地对着那个不知道被谁泼了一身水,现在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太后说道:“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下棋了。”

    但是那太后却并没有回答凌皓月的话,只是呆愣愣地看着她,现场中的所有人都惊得长大了嘴巴。

    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一朵由水凝成的若兰花竟然从祭神坛上的孔洞中钻了进来,落在了水神之子与于家继承人对弈的棋盘上,然后便嘭地一声散落了开来。

    之后,一个女子便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就在刚刚若兰花散落的地方。

    众人都清楚地记得,刚刚那朵水做的若兰花落下来的时候,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但是就在刚才那朵花儿散开之后,这个女子竟然就出现了!

    女子自水中而来,而且貌若天仙,想来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水神了吧。

    除了这个理由,众人再也想象不出能有什么理由来解释刚刚那诡异的一幕。

    在场有人反应了过来,赶忙高声喊道:“水神,水神现身了!”

    这一声喊叫顿时激起了千层浪,众人纷纷跪下,高呼:“参见水神!”

    太后于锦脸色一变,也赶忙退出祭坛跪地,一脸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见太后如此,于想月也退出了祭坛,跪在了太后身后,泽沂国皇帝池皓轩本来还心存怀疑,所以刚才便没有同众人一起跪下。但见自己的母后跪下了,他也就不好在站着了,但是他依然心存疑虑。

    为何,水神会全身湿漉漉的,这样狼狈的现身呢?

    凌皓月站起身,缓缓地走出了祭神坛。她浑身的衣服都湿了,浑身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确实是一点神仙该有的样子都没有。

    可是神仙该是个什么样子呢?根本就没人知道,因为水神在泽沂国从来都只是个传说,除了第一任皇后见过,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了。

    凌皓月现在是相当的郁闷,她上上辈子一定个折了翼的悲催天使。否则的话,她怎么会这么倒霉?随便杀个采花贼竟然都能整出个莫名其妙的水神之域来,还要拿到水魂珠那个水神之域才会放她出去。

    有没有人像她这样倒霉?说好的仙尊孙女呢,谁会相信仙尊的孙女这么倒霉?

    凌皓月已经无力吐槽了,她现在只想换身衣服,衣服湿哒哒的紧贴在身上,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那个,能不能领我去换套衣服?”凌皓月试探性地问跪在最前面的于锦。

    于锦眉头微皱,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啊,水神怎么会要换衣服呢。于锦一边想着,一边抬起头来凝视着凌皓月。

    凌皓月也毫不客气地凝视了回去,于锦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便起身问凌皓月道:“敢问姑娘,为何会来到此地?”

    凌皓月没好气儿地回答道:“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就杀了一个人,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个地方来了。”

    于锦身后的池皓轩和其他王公大臣们也都站起了身,他们也都听出不对劲儿来了,仁慈的神仙怎么可能杀人呢?

    众人一脸狐疑地看着凌皓月,倒看得凌皓月有些不自在了。而且身上的衣服黏得难受,凌皓月的语气颇为不耐地说道:“喂,你们看什么看啊,还不领我去换身衣服,有什么事等我换完衣服再说。”

    在场的人虽然能够确定这个凭空出现的女子并不是水神,但是女子以这样离奇的方式出现,除非是有神力相助,否则单靠凡人的力量是绝对办不到的。

    思及此处,于锦压下了一肚子的疑问,亲自带凌皓月去换衣服。

    于锦亲自带凌皓月去换衣服,除了她要在凌皓月换过衣服之后问几个问题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刚刚那朵若兰花散裂开来之时,她自己的衣服也被淋湿了。

    祭祀大典之日的水神之子对决就这样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打断了,虽然已然已经是于想月必败的局面,但这盘棋,根本就没有下完。

    于锦带着凌皓月匆匆离去,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祭祀大典的水神之子对决没有完成,便无法确定今年的水神之子。

    众人皆把目光投向了池皓轩,泽沂建国上百年来,还从未放生过这样的事,就是池皓轩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既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那便先放在一边,等之后想到办法之后再说吧。

    池皓轩想到这里便对在场的众人说道:“今日都先回去吧,等明日朕与太后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众人听到皇帝这样说,确是也不敢提出什么异议,纷纷要退出祭神楼,但是左丞相魏长的一句话却让众人停下了脚步。

    “祭神大典之日,水神之子未定下来,恐怕不是个好兆头吧。”

    听了魏长的话,池皓轩脸色霎时便沉了下来。

    这魏长乃是先皇宠臣,虽然确实是有些本事,但为人却极度傲慢,先皇对其百般隐忍,而魏长也念了先皇的好,虽然是直言不讳,但是对先皇却是忠心耿耿。

    先皇对魏长也是极度信任,甚至在临终前赐他一道遗诏,若是当今皇帝昏庸无能,他便有权利凭借此遗诏废除昏君,另立明君。

    所以池皓轩虽然对魏长极其反感,但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那左丞相以为朕当如何?”池皓轩皮笑肉不笑地将魏长这个质疑又原封不动地抛回给了他。

    “微臣以为应尽快请太后过来完成这场水神之子的对决,而且那女子来历不明,还请太后将那女子带来询问,此事关乎泽沂社稷,女子的身份一日不明,微臣便一日无法安枕,想必其他臣子也是如此吧。”魏长微弯下腰,恭敬地回答道。

    其他重臣听了这话赶忙应声附和,左丞相在朝堂之上向来威望极高,再加上前几日右丞相于海企图谋反之事闹得满城风雨,更是让所有朝臣都与他划清了界限,全部站在了左丞相魏长这一边。

    池皓轩觉得讲太后于那女子请来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于是如他便顺着魏长的话命人将太后和凌皓月一并请了过来。

    祭神台中的人都被刚才那凭空出现的女子吸引了注意力,并没有注意到同样浑身湿透的于想月。

    而此时的于想月确是面露凶光,手也攥紧了袖子里的匕首。她的衣服湿透了,本来那把匕首是藏不住的,可是好在所有人都将目光注意在了凌皓月身上,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于想月此次前来,除了以于家继承人的身份来挑战于锦之外,却也是为了于想玉报仇的。

    于想玉与于想月是双胞胎姐妹,本就比一般人的感情要深厚,再加上于想月小时候贪玩经常惹祸,而于想玉确是经常替她受过,还处处宠溺着她照顾着她,所以于想月对于于想玉的感情,甚至比对自己的娘亲还要深厚。

    于想玉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棋艺的研究上,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找什么心上人,这一点于想月是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那个皇帝竟然说于想月心有所属,简直是血口喷人!而她们的姑姑,泽沂国最尊贵的女人却没有站出来为自己的侄女说一句话,任由皇帝这般诋毁侮辱她的姐姐。

    而且在逼死了她的姐姐之后,她们的姑姑竟然阻止她们的父亲惩罚凶手,而是找了一个荒诞的理由将皇帝逼死她姐姐的罪过推了个一干二净!

    于想玉死得不明不白,今天,于想月便要杀了太后与皇帝,为于想玉报仇!

    这个时候池皓轩身边全是人,于想玉根本无从下手,也只得等待,等待最好的时机。

    池皓轩一直觉得有一道充满杀气的目光一直盯着他,寻着方向看去,引入眼帘的确是众大臣低眉顺目的样子。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池皓轩这样想着便没再深究那一抹杀气,而是专心等待着太后的到来。

    没过多久,太后便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凌皓月。两个人都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凌皓月很郁闷地穿着一身宫女的服饰跟在了太后的身后。

    刚刚太后将她带进了自己的寝宫,宫里除了主子的衣服就是宫女的了。主子的衣服凌皓月当然是不能穿的,所以也只得将就着穿宫女的了。

    要说这泽沂皇宫宫女的衣服可真是俗气,桃红色的上衣,深蓝色的长裙,让凌皓月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但是除了穿这个俗气到爆的衣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所以她一直很不高兴,对于太后的问话也一直是爱答不理的,后来,便有人来叫太后去祭神楼了。

    凌皓月穿成这样本来是不想出门的,谁成想那个来叫太后的人竟然点名让她同去。

    好吧,入乡随俗,即便是她再不情愿,也只得跟着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