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6-09-09 08:28:08本章字数:3367字

    即便是凌皓月黑着一张脸,即便是穿着俗气得要死的宫装,可是却依然无法掩盖她那绝世的容貌。

    池皓轩本不是好色之人,但是凌皓月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确是让他移不开眼。

    太后见自己的儿子看一个姑娘竟然看入了神,不觉轻咳了一声,说道:“水神之子还未确定,我便与于家继承人将那盘残棋下完吧。”

    说到这里,太后顿了顿,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魏长,然后吩咐道:“左丞相。你便代哀家问问这位姑娘究竟为何从天而降吧。”

    这件事情按理说不是该交给皇帝来问的吗,太后为什么会让他问呢?魏长一头雾水,但看到池皓轩一脸痴迷地望着凌皓月,便想通了其中的原因。看来太后是不想皇帝与这个来路不明的姑娘有任何牵扯啊。

    太后吩咐过魏长之后便往祭神坛走去,祭神坛中只能容得下几个人,而其他的人若想观战,便只能同广场上的百姓一样,看祭神坛前摆放的直播棋盘,只不过祭神楼上的直播棋盘的材质却是比广场上的要高级许多,也小上许多。

    这个时候,于想月就站在祭神坛的门口,祭神坛中守卫着的高手都没有注意到她。

    太后将皇帝一并叫入了祭神坛,皇帝身后的高手却也觉得没什么危险,远远地跟着并没有打算进来。

    好机会!于想月攥紧了手里的匕首,一脸欣喜,她终于可以替姐姐报仇了!

    于想月刚来的时候没有动手,是因为祭神坛中有高手紧跟着她,而且太后也早已经在座位上等着她了,她想动手,却根本就没有机会。

    原本这一晚上于想月都是没有任何机会的,她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也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但是谁能想到,祭神楼今日竟然突生异相,一定是老天不想让她的姐姐就这样枉死,所以才降下异相来帮她!

    所以,她怎么能辜负老天的这一番苦心?

    太后有些心不在焉地走到了祭神楼门口,因为他儿子刚刚看那女子的眼神,那种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这让她心中总是觉得不安。

    其实太后不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刚刚她的儿子的反常眼神,而是那潜藏在祭神坛门边的危险。

    可惜太后却认为这不安是因为刚刚儿子的眼神,因为这不安来得太过突兀,除了这一处反常之外,太后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令她不安。

    越来越近了,于想月低下了头,努力地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和那浓烈的杀意,卯足力气,等待着那致命的一击。

    太后想事情正想的入神,突然感觉一阵寒气直朝着她的胸口而来,可惜此时再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太后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于想月将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胸膛,太后遇刺,现场一片混乱。于想月正想趁乱行刺池皓轩,却被池皓轩一掌拍中了胸口,倒飞了出去。

    池皓轩忙上前查看太后的的情况,却发现太后胸口流出来的血变成了黑色,好一个狠毒的女人,竟然还在匕首上喂了毒!

    池皓轩气不过,疾步走到于想月的面前,一掌就将于想月拍死了,于想月致死都满眼仇恨地看着池皓轩。

    虽然于想月并不怕死,但她却恨自己没有将所有害死她姐姐的罪魁祸首杀死。

    而这个时候的太后却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她没又想到,自己一世都谨慎小心,步步为营,最后却死在了自己亲人的手下。

    她不想死,她还没有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统天下,可惜她能在这泽沂国呼风唤雨,却不能令自己起死回生。

    凌皓月一直无动于衷地看着这一幕。

    凌皓月之所以无动于衷,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她走神了。

    她在努力回想着那水神之域的话,哎,那个家伙的话实在是太多了,还有好多废话,再加上她当时一直腹诽这水神之域啰嗦来着,有好多话她根本就没记住。

    不过最后一句她还是记得的,水神之域好像要让她当上水神之子,破解水神棋局,然后拿到水魂珠。

    而且时间只有,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如果她没有拿到水魂珠的话,便没有办法联系到水神之域,联系不到水神之域便无法离开这个时空,而无法离开这个时空的话,她就会被这个时空的人王人道毁灭?

    那水神之域也不厚道啊,明知道危险,甚至都不问问她这个当事人的意思,就这么自作主张的送她来了。

    反正现在回去也是不可能了,凌皓月只得硬着头皮老老实实地找水魂珠。也不知道这冒着生命危险的任务,完成之后有没有什么好处啊。

    不过依照水神之域的尿性来说,好处可能就是,她将她自己认为非常重要,但实际上对凌皓月却一无是处的信息全部告诉给她。

    凌皓月想想都觉得恶寒,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干脆直接回到原来的世界算了,啥好处也不要了。

    就在凌皓月愣神儿的功夫,太后和于想月的尸体已经被抬了下去,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众人也不好再留在这里了,就连魏长都没有在为难池皓轩,而是同那些王公大臣们一起退走了。

    最后现场只剩下了宫女和太监在清理祭神楼,当然,还有一直在旁边神游天外的凌皓月。

    因为太后刚死,池皓轩也没有心情再理会凌皓月了,只是吩咐那些宫女收拾完毕之后给凌皓月随便找间空着的房间,然后便离开了。

    还要等宫女们收拾完?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凌皓月才不管这一套,皇宫这么大,有得是空房间,她自己随便去找一间也就是了。

    凌皓月刚要付诸行动,却被一个小宫女拦了下来,那宫女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只听她怯生生地对凌皓月说道:“姑娘,陛下吩咐我们收拾完再带您去找住处的,您就再等一会儿吧,我们马上就要做完了。”

    小宫女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凌皓月也不好为难一个小姑娘,于是便停了下来,耐下性子等待着宫女们干完活儿。

    小宫女见凌皓月不走了,顿时欢天喜地地跑回去干活去了。

    一看便知道这是个新进宫不久的宫女了,凌皓月一看便知道这个小宫女是刚进宫里来不久了。如果是个资深宫女,怎么会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仍保留着天真的本色呢。

    凌皓月索性坐到了那个小宫女的身边,准备打探一下消息。这个小宫女一看就没什么心机,比较好套出话来。

    “小妹,你叫什么名字呀?”凌皓月和颜悦色地问了起来。

    小宫女开始并不知道凌皓月是在和她说话,依然在卖力的干活儿,凌皓月无奈,只得拍了小宫女的肩膀一下。

    小宫女被凌皓月这一拍吓了一大跳:“吓死我啦,吓死我啦,谁那么缺德来吓我呀。”小宫女站起身拍着胸脯诅咒那个吓她一跳的人。那小宫女以为又是哪个宫女姐姐在故意逗她呢。

    因为她天真可爱又活泼开朗,所以深得那些资深宫女的喜欢,心机深沉的见得多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单纯可爱的,那些资深宫女们也不愿意和她耍心眼,而且还很照顾她,平时还老喜欢和她闹着玩呢。

    开始的几次每次突然被人拍下后背,小宫女都会回头看,但是肇事者却快得像兔子,久而久之,她也不去看了,而是直接诅咒一句。

    但是那些宫女姐姐们都是知道轻重的,工作的时候绝对不会和她闹着玩儿的,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小宫女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并没有回头去看,而是蹲下身,继续刚才未完的工作。

    哎,凌皓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放弃了向这个小宫女打探消息的打算。

    祭神坛上也就是染上了些血迹,因为是刚染上的,还没有干,也并不算难擦,再加上有这么多人一起清理,没过多长时间便清理完了。

    小宫女跑到了凌皓月身边,兴高采烈地对凌皓月说道:“好啦,我们清理完啦,现在去给你安排住处啦,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安排一个好住处嗒。”

    相较于小宫女的热情,其他的宫女却显得异常冷淡,而且还刻意与凌皓月保持距离,似乎是很怕凌皓月的样子。凌皓月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了,她出现得那么诡异,正常人不把她当做怪物才怪。也就是这个小宫女没什么心机,才没有想到这一点。

    估计刚才派个没什么威慑力的小宫女来拦她,大概也是因为没有人敢靠近她吧。

    让这些怕她怕得要死的宫女跟着她也没用,一看这意思,凌皓月就猜到这安排住处的活儿一定是小宫女全权负责了,而且把那些宫女们支走,也利于她打探消息,于是她便冲着身后喊道:“有这个小宫女给我安排住处就够了,你们都回去吧。”

    凌皓月的这句话仿佛天籁,她们甚至忘记了凌皓月并不是她们的主子,她们本不该听凌皓月的话这件事了,都异常干脆地答应了一声便跑开了。

    小宫女确是回头冲着那些跑开的宫女们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嗤笑道:“这群胆小鬼,愣说你是大妖怪,会害人的。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是妖怪呢,我才不信呢。”

    凌皓月也不觉轻笑出声,这个小宫女还真挺有意思的。

    凌皓月这一笑,倒是把小宫女笑慌了,她惊觉自己刚才失言,于是连忙解释道:“哎呀,她们没说你是大妖怪啦,你可不要为难她们呀。”

    “你放心啦,我不会为难他们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凌皓月声音异常轻柔,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小宫女向来都喜欢温柔漂亮的大姐姐,虽然凌皓月看起来也比她大不了多少,但是这个姐姐就是让她感觉特别像她的妈妈,亲切又和蔼。

    小宫女冲着凌皓月甜甜一笑道:“我叫云巧。”

    凌皓月同样回给了小宫女一个微笑,然后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凌皓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