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更新时间:2016-09-09 08:28:32本章字数:3378字

    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走了一段时间,云巧突然指着正前方那仅有十步之遥的一座宫殿对凌皓月介绍道:

    “看,这间可是皇后娘娘再未做皇后之前住的呢,听说陛下可是很喜欢这位皇后娘娘呢,当年甚至连水神之子都没有娶呢,这可是犯了大忌讳的,可见陛下是真心喜欢皇后娘娘的。当年封后之前,陛下甚至让人将这房间里的家具都换了呢,所以这间可以说是整个皇宫里最好的客房了。”

    “既然是皇后住过的,那我住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好啊。”凌皓月倒是不担心自己,只是怕云巧会因此受过。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陛下要我们给你安排住处嘛,又没说不能是这一间,而且这一间无论怎么说都是客房啦,客房就是给客人住的嘛。虽然皇后住过之后就没人住过了,但是这也很正常嘛,毕竟来皇宫的客人也不多,而且大人或主子住的地方也都是有客房的,所以他们请来的客人,一般都是会安排在自己宫殿的客房的。”

    说到这里,云巧看了看四周,然后凑到凌皓月近前小声说道:“听说当初皇后之所以没有住到陛下宫殿里的客房里,是因为太后他老人家的反对啦。你不用担心啦,这么好的房间空着也是浪费,陛下一定不会怪罪嗒。”

    云巧笑得天真无邪,她似乎觉得所有的人都是善良无害的,所以她也就口无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可是云巧这样的性格,在皇宫里却是走不长久的,凌皓月开始担心起了云巧的未来。

    既然云巧非要让她住在这里,凌皓月也就不客气了,大不了等到那个皇帝怪罪云巧的时候,她就说是她自己看上的这间屋子,和云巧没有关系就好了。

    这个房间已经好多年没有人住过了,所以柜子里的被褥也都被人收走了,于是云巧便去为凌皓月领被褥和日常用的东西去了。

    领回来之后,云巧又忙前忙后的替凌皓月铺床,收拾,都弄好之后,天也不早了,凌皓月本来还想留云巧下来聊会儿天儿呢,可是这丫头却一个劲儿的打哈欠,显然是困得不行了,于是凌皓月便说自己这边没什么事了,让云巧回去睡觉了。

    经历了这么多离奇的事情,凌皓月也挺累的了,刚才是因为觉得云巧这丫头有意思,这才有精神的。等到云巧一走,那困意便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让凌皓月沉沉地睡了过去……

    凌皓月醒来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并不在床上,而是被绑在了树上。

    凌皓月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也不知道是谁一鞭子抽在了她的身上,疼得她瞬间睡意全无。

    凌皓月睁开眼睛,看到在她正前方的方向,有两个身着泽沂皇宫侍卫服饰的男人正站在那里昏昏欲睡。

    再观察周围的环境,凌皓月却不觉得有些疑惑了。她怎么会在树林里呢?

    凌皓月记得自己之前明明是在床上躺着的啊,怎么会跑到树林里来?还被绑在了树上?就算是被人弄了来,那么大的动静,她根本没道理不醒吧。况且做特种兵的她向来睡觉浅,怎么可能会毫无知觉地被人抬到这里来呢?

    反正这些事情早晚也会知道的,现在想来也没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解开绳子,脱离险境!

    不论怎么说,被人束缚起来都是极度危险的。

    凌皓月不再深究那些个问题,开始轻车熟路地解起了绳子。

    这绳结打得还算专业,可惜凌皓月在特种兵部队里可是出了名的解绳结专家,除了她自己研究的绳结之外,其他所有的绳结在她眼里都不在话下,况且这古代的绳结打得在专业,又哪里比得上现代。

    在刚解到一半的时候,凌皓月弄出了些响动,将前面的一个侍卫惊醒了过来,凌皓月见状赶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闭上了眼睛。

    那个侍卫醒了之后,先是一脸警惕地看着凌皓月,见她没什么动静,便放下了警惕,推了推他身边那个依然在打盹儿的侍卫:“哎,醒醒,醒醒,别睡了,这天都快亮了,皇后娘娘也差不多要来了。要是皇后娘娘来了,看到咱们偷懒,一定会罚咱们的。”

    那个打盹儿的侍卫也被推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不满地嘟囔道:“皇后娘娘也真是的,让咱们大半夜的将这个女子弄出来绑在后花园的树林子里,可是弄出来之后去禀报,皇后娘娘却已经睡了。你说咱们放下这个女人不管吧,万一这个女人跑了,皇后娘娘怪罪下来怎么办?咱还就只能在这儿守着,哎,一晚上都没好好睡觉,净站在这林子里吹风了。”

    另一个侍卫赶忙说道:“行啦行啦,别说皇后娘娘的闲话了,小心被皇后娘娘听见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过皇后娘娘的迷药可真是厉害啊,咱们就这么大的动静,这个女人都没醒。这天都快亮了,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还醒不醒得过来啊。”

    打盹儿的侍卫听了这话,把嘴凑到耳边神秘兮兮地对那个侍卫说道:“听说皇后娘娘是那毒城城主的女儿呢。”

    令一个侍卫刚想说话,却听到了远方传来了脚步声,他赶忙正色道:“有人来了。”说完便精神抖擞的站直了身子。

    打盹儿的侍卫一听也不敢怠慢,同那个侍卫一样站得笔直。

    凌皓月的耳力远比这两个侍卫好得多,所以她早就听到脚步声了,而在那两个侍卫聊天的时候,她也没忘继续解自己的绳子。

    “参见皇后娘娘。”两个侍卫跪倒在地,齐声给来人请安。

    “还没醒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还算好听,但却透着些冰冷,甚至还有些狠毒。

    侍卫毕恭毕敬地回话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卑职二人一直在这里没有走开过,她确实直到现在还没醒。”

    之后凌皓月便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凌皓月闭着眼睛,也并不知道来者何人,不过那个人倒是很有可能是那些侍卫口中的皇后娘娘,总之她能感觉到来者不善,于是便加紧了手下的动作。

    “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女子淡淡的声音在凌皓月的身前响起。

    既然被人识破了,也就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了,凌皓月干脆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长得虽然不算多么出众,但却媚到了骨子里。

    女子身着一身大红色的华丽宫装,女子的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子人,有太监,有嬷嬷。甚至还有几个侍卫模样的人,那些人各个凶神恶煞,目露凶光,各人手中甚至还拿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一看就是些个专门掌刑惩罚别人的人。

    那些人气势汹汹地看着凌皓月,将手里的刑具摆弄的哗哗作响,凌皓月并没有任何惊慌,而是面不改色地质问那个女子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将我绑在树上,是为了什么?”

    女子冷哼一声,说道:“无冤无仇?你要来抢我的男人,怎么能说是无冤无仇?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皇上看你看得出了神,还将你安排在了之前我住过的地方,什么从天而降,传得倒是神乎其神的,我看那些都是你这个狐媚子专门弄出来勾引皇上的。”

    凌皓月一阵恶寒,这个女人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啊。而且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媚了,媚得有些不同寻常。

    凌皓月的绳子已经快要被解开了,凌皓月一边不动声色的拖延时间,一边悄悄地继续解绳子。

    “你这么漂亮,皇上的魂儿只能让你勾了去,我哪里有机会啊。”这句话实在是太恶心了,凌皓月自己都快吐了。

    听了凌皓月的话,女子的脸色竟然缓和了下来,她轻笑一声,说道:“算你有些自知之明,今日就先不要你这个狐狸精的小命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果然是个千古不变的真理,无论到哪个时空,都适用。

    “你的小命是可以留下,至于其他方面嘛……”女子阴涔涔地笑了起来,她身后的嬷嬷和太监们会意,纷纷拿着刑具靠了上来,女子退到那些嬷嬷太监们的身后,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一个嬷嬷拿着一堆绣花针向着凌皓月靠了过来,那狰狞的脸庞,让凌皓月不禁响起了前世那个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家喻户晓的嬷嬷,容嬷嬷。

    但是第一个动手的却不是这个嬷嬷,而是一个手里拿着鞭子的小太监,他已经扬起了鞭子,眼看那鞭子就要罗在凌皓月的身上了,凌皓月却连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因为,她的绳子已经完全解开了。

    凌皓月一个反手便将鞭子抓住,并且将鞭子从那太监的手里抢了过来。

    太监看着空空如也的手,震惊了。而太监身后微笑着准备看好戏的女子也震惊了,这个女人竟然挣脱了绳子,而且还将皇宫里最厉害的掌刑太监的鞭子给抢了去!

    众人都知道,那个掌刑太监的鞭子是极其刁钻的,若是普通人,就算是没有被束缚住,也绝对躲不过那一鞭子。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眼前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个普通人啊。

    女子身旁的侍卫警觉了起来,将女子团团围在了中间。

    凌皓月冷笑一声,将气急败坏地冲到她面前想要夺鞭子的太监一脚踹飞了出去。

    皇后带来的都是皇宫里最凶的奴才,不过即便是再凶,也终究是个奴才,奴才向来是欺软怕硬的。见小太监被踢飞了,他们也不敢造次,纷纷退回到了那个女子,也就是皇后的身边。

    没有人敢上前,那些侍卫只负责保护主子的安全,没有主子的命令,他们绝对不会主动出手。

    皇后气得脸都变形了,甚至就连声音都变了调:“上,都给我上,给我杀了她,今天不是她死,就是你们亡!”

    凌皓月轻蔑一笑,这些人只不过是身体比一般人强壮一些,就算是那些侍卫,也只是会点功夫而已,根本就连武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