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09-10 01:54:35本章字数:3323字

    这些人在凌皓月看来,根本就是来送死的。

    他们倒是悍不畏死,也许是看凌皓月是一个小姑娘,并没有什么本事吧。刚才抢下了小太监的鞭子,也只是凑巧而已。

    一个侍卫首当其冲的却被凌皓月一招撂倒,其他人再傻也看出凌皓月并不是凑巧,而是有真功夫了。

    凌皓月一脸的肃杀,仿佛是来自地狱里的修罗,众人都不敢上前,在原地徘徊了起来。

    凌皓月却不打算放过他们,连同那个皇后。于是她急速冲了上去,招招置人于死地,一点余地都不打算留。

    自从穿越以来,除了杀了那个采花贼之外,凌皓月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杀人了,主要是因为她碰到的人不是身份特殊,就是比她还要强大,她根本就杀不死。

    这一世她不再是那个杀了人后头有一个国家的力量给她摆平一切后患的特种兵,而是将军府的七小姐。如果她杀了身份特殊的人,将军府跟本保不住她,甚至就连自身都难保。

    上一世,她是代表国家杀人,这一世,她却是为了自己。

    慕容芸芷那次是复仇,并不算是单纯的杀人,而采花贼却是因为愤怒。这些小喽啰还不足以让她愤怒,就像是一只兔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引起老虎的愤怒一样。

    那种无悲无喜,单纯的杀人的快感,凌皓月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上一世,凌皓月杀的人大多都和她无冤无仇,甚至在上头派下任务之前,她连这个世界上有这个人都不知道,即便是如此,她还是毫不留情,一招毙命。

    这次这些人想要她的命,她就更没有理由放过他们了。别人都想要她死了,她又何必要仁慈。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皇后身边便一个人也没有了,皇后也开始惊慌起来,想要逃跑。凌皓月又岂能给她机会,追上去一掌就朝着她的脑袋拍了下去。

    皇后大张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地倒了下去,嘴角往外流出了鲜血,浑身抽搐,没过一会儿便不动弹了。

    皇后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因为忌惮她的身份而放她一马,所以她在刚刚逃跑的时候并没有尽全力,她甚至一边跑一边想着要去皇上面前告她一状,让皇上为她做主将她杀死呢。

    可是就算是她尽力跑又怎么能快过凌皓月的速度?到头来还是会死在凌皓月的手下。

    凌皓月看着地上的死尸,残忍地一笑。对于一个想置她于死地的人,不管那个人是谁,她都不会饶恕。

    犯她者,死!

    不只是这些人,还有那一直躲在树上,一看便是个不怀好意的人。由于那棵树枝繁叶茂,再加上那人刻意的隐藏自己,而且穿的也很普通,并不怎么显眼,所以凌皓月不知道树上的人是谁,但是她却能确定那个人一定是个男人。

    凌皓月已经杀红了眼,不管那个树上的人是谁,有没有恶意,今天,都得死。她将自己的簪子拔了下来,当作飞镖向着树上的那人便射了出去。

    那人却也是个会功夫的,而且功夫看起来还不低,因为他竟然接住了凌皓月的飞镖。

    男子顺势跳下了树,凌皓月却也看清了男子的模样。

    男子面容俊朗,气质不俗,一看便是有身份的人。他身着一身白色的丝质袍子,袖口与领口处用丝线绣着龙的模样,那龙绣得极其低调,只是比白色深了一点儿,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见。

    而整个泽沂国可以将龙饰穿在身上的,也就只有他们的皇帝,池皓轩了。

    自己的母亲死了,池皓轩本来是难过的,所以天刚蒙蒙亮,他便出来散心了。泽沂三日一朝,今日并不是早朝的日子,所以池皓轩也不用担心会耽误什么事情。

    在下一任水神之子确认之前,太后的死都是不能传出去的,当时在现场的全部都是重臣,也知道其中的厉害,所以不会将此事传扬开去。

    自那次于家当家人逼宫失败后,他便称病不再上朝,甚至举家搬出了皇宫,搬到了十里外颐养天年的池皓轩的姥爷所在的那座小岛。

    为了便于早朝,皇宫中是有专门为朝中重臣准备住处的,不仅如此,皇帝还在附近的岛屿为各个重臣安排了养老的府邸。

    就连这次祭神大典,于家也都只有于想月一个人来。

    池皓轩对此倒是无所谓,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舅舅在和自己赌气呢。只是朝臣对于右丞相的称病确实颇有微词,削弱于家在朝中的威信,也正合了池皓轩的意。

    而这次于家当家人没来,倒是正合了池皓轩的意,他那个舅舅不可能马上得到消息,那么他就有时间做准备了。

    池皓轩一边想一边走,走着走着,他便来到了这片树林。

    小时候,母亲经常带他来这个树林里玩,所以他停在了这里,回忆起了与母亲在一起的欢乐时光。

    欢乐的时光没有回忆多久,池皓轩便开始担忧起这件事情来了,水神之子竟然意外身亡,甚至于家再也没有水神棋谱的继承人,泽沂开国以来,从没有那个皇帝遇到过这样棘手的事情。

    太后死了,于家的继承人也死了,泽沂国的水神之子却是没有着落了,于家除了于想玉和于想月这两个女儿,就再也没有别的女儿了,不过他倒是有孙女,可是孙女孙女最大的才不过三岁,估计她的棋艺甚至还不如普通的百姓,怎么能做水神之子?

    于家祖训,于家的儿子是不被允许学习水神棋谱的,所以这一次的水神之子,就连池皓轩却都不知道该是谁了。

    不过无论怎么说,他都要选出水神之子,而且水神之子还得是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如若有背景的话,那些人的背景便会借机起事,到时候朝廷动荡,池家的江山可就不稳了。

    如果自己的国家都不稳的话,那还依靠什么去统一天下?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这次于家死了一个水神之子,死了一个继承人,即便是错在于家,与皇帝毫无关系,于家也是不会善罢甘休,依照于家当家人的性格,这次一定会借机逼宫。

    这件事于池皓轩,即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机会,一个彻底除掉于家的机会。

    池皓轩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彻底除掉根深蒂固的于家,将大权全部揽在手中。但是前提是,要完美地解决这次危机。

    至于魏长,虽然是讨人厌了一点,但却没有多大的野心,而且能力也是不错的,池皓轩虽然讨厌魏长的直言不讳,却并没有打算除掉他。

    池皓轩一个人独自漫步在树林中,他来到这个树林,除了因为有他儿时与母后在一起的回忆,也是因为这里极度安静,绝对不会有人打扰,适合思考。

    虽然池皓轩也可以屏退所有人,但那些巡逻的侍卫,跑前跑后忙着工作的太监宫女们他也是不好去管的。

    而这里就不一样了,这个树林地处皇宫的最角落,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来,再加上几年前这里曾经有一个宫女上吊自杀了,这里就更没有人来了。

    可是这次却让池皓轩碰见了人,两个侍卫和一个被绑在树上的女人,那个女人还是昨晚凭空降临在祭神坛上的女子。

    这个女子太特别,他本想一会儿问昨天给她安排住处的宫女她住在哪里,然后去看看她的,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她。

    不过,她为什么会被绑在这棵树上?

    池皓轩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他那不仅是个醋坛子,还没什么脑子的皇后干的。本来是看中了她毒城城主女儿的身份,却没想到聪明睿智的毒城城主,却有一个这么草包的女儿。

    毒城乃是泽沂国一个边陲小城,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却突然被毒王苏有夺了下来,只因为那个城市是种植毒草,培养毒物的宝地。

    城里的所有人都在苏有的恩威并施下开始种植毒草,饲养毒物。而苏有也颇有些手腕,竟然教授那些人一些制毒的方法,并且还会花钱将百姓们种植的毒草,饲养的毒物以及制得比较成功的毒买下来。

    久而久之,那座城市便成为了全民皆毒的毒城。池皓轩也曾派兵去讨伐苏有,争取夺回那座城市的自主权。

    可惜大片的兵将败在了苏有那诡异的奇毒之下,池皓轩无奈,只得任由苏有霸占那座城市。

    由于地处边陲,泽沂的敌国曾以丰厚的条件邀请苏有加入他们。但是苏有却没有同意。

    这毒城一直是池皓轩心里的定时炸弹,所以他才会选择迎娶苏九的女儿,以此来系住苏有。

    不过一年前那苏有便得重病死了,继承毒城的是苏有的独子苏峥,但是那苏峥虽然尽得苏有真传,但却同他这个皇后一样,是个草包,而且还极其贪财贪权,根本不足为惧。

    池皓轩早在一年前便以利诱将毒城又收回了泽沂,并且派了泽沂最精锐的部队驻守毒城,量那苏峥也不敢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情来。

    所以这个草包皇后,他早就想换掉了。不过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且皇后也没有犯错,池皓轩根本没有理由废后,所以他便将这件事压了下来。

    见到眼前的场景,池皓轩当机立断地躲上了树。这次可是抓皇后的把柄,废后的大好机会啊。而且在最危机的关头出现,美人还会对他心存感激,那么得到美人的芳心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可惜,池皓轩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娇滴滴的美人,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功夫,而且,竟然还会这样的残忍无情。

    这个美人竟然就这么直接将他的这个草包皇后给杀了,虽然他对那个草包皇后没什么感情,可是心里也对凌皓月这样的做法有些不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