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9-10 01:55:00本章字数:3310字

    池皓轩从来都不喜欢狠毒的女人,尤其是像凌皓月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他喜欢的是柔弱的,善良的。

    但是池皓轩却也不喜欢太聪明的,因为他的母亲就非常聪明,他深深的感觉到了聪明女人的可怕之处。

    而他之所以不愿意娶水神之子,除了要打击于家,还有一点就是,精通水神棋谱的女人都非常的聪明。

    虽然池皓轩不喜欢那种太过聪明的,但却也不意味着他会喜欢草包,他喜欢那种恰到好处,以夫为天的聪明,那种女人会用各种聪明来讨他的欢心,但却并不会算计他,这样的女人,才是池皓轩心目中最理想的女人。

    很显然,凌皓月并不符合池皓轩的条件。于是池皓轩便放弃了娶凌皓月做他的皇后的想法,这么狠毒的女人,怎么可以母仪天下?

    就算是凌皓月生得美,但是普天之下这么多人,难道还会缺了美女吗?

    池皓轩一脸可惜地看着凌皓月,叹道:“真没想到这样一个美人,竟然这般狠毒。”

    凌皓月冷冷地看着池皓轩,回道:“我狠不狠毒关你屁事?”

    池皓轩被凌皓月噎得说不出话来,脸憋得通红,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放肆!”

    凌皓月笑了,笑得放肆而轻狂:“放肆?笑话,你算老几?这世界上还没有人敢嫌我放肆,嫌我放肆的人,可都死了。”

    看那皇帝眼里深深的厌恶,凌皓月反而高兴了。反正也坐实了狠毒的名声,凌皓月却不介意再加一把火,虽然她不会滥杀无辜,但是她却终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昨天晚上池皓轩那个异样的眼神,凌皓月也不是没有看见,所以她其实也挺烦恼的。如果这个皇帝想要强娶她为后的话,她还要费力去刺杀,太麻烦,况且他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去与这个皇帝周旋。既然这个皇帝不喜欢狠毒的女人,那她便狠毒到底好了。

    这下子池皓轩却是气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气氛一下子便冷了下来,而凌皓月也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也没有打算绕弯,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你知道水魂珠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水魂珠是什么东西。”池皓轩没好气儿的回答道。他这个样子,全然不像一个皇帝,倒像是个和自己的的恋人赌气的大男孩儿,而池皓轩自己却并没有发觉。

    其实凌皓月也没想到这个泽沂国的皇帝竟然这样傲娇,她们东临国乃至整个天泽大陆的所有皇帝可都是高冷得很啊,而且皇帝本来不就应该是高冷的吗,像他这样傲娇真的没问题吗?

    在看到凌皓月充满审视的目光的时候,池皓轩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不可思议,于是他恢复了平日的高冷,正色道:

    “朕确实不知你说的那个水魂珠为何物,但是百年前,泽沂举行祭神大典的时候却是天降神珠,而当时的水神之子竟然被吸入了神珠之中,不过里面却只有一个精妙的棋局,至今泽沂无人能够破解,不过历代皇帝都觉得那神珠绝非凡物,而且极有可能是水神大人的宝物,棋局也许是开启这个宝物的钥匙。”

    池皓轩为什么会对凌皓月说这么多,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凌皓月对于这个皇帝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是相当的满意。

    她冲着池皓轩粲然一笑,说道:“我就喜欢像你这样诚实的皇帝,像那些城府深的,我可不喜欢。”

    凌皓月这一笑,倾国倾城,池皓轩竟看得有些痴了,他的心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想要将眼前这个女子拥入怀里,一辈子都不放开的感觉。

    他不是喜欢那种以夫为天的仁厚纯良的女人吗,有些小聪明,懂得讨他的欢心。可是为什么,他竟然对这个杀人不眨眼,甚至是对他出口不逊,狂傲至极的女人动心了呢?

    其实有的时候,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女人与真正让他动心的女神,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只是想当然的认为自己需要那样的女人。

    看着池皓轩痴迷的样子,凌皓月却在心里埋怨起自己来了,没事儿她笑个什么劲儿啊,就算是得到了一些水魂珠的线索,也不该得意忘形啊。

    凌皓月一脸懊恼,而池皓轩却是一脸纠结,为什么他会对这个与自己理想中的女人相差甚远的女子动心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于是池皓轩就干脆就离开了,而凌皓月也紧跟在了池皓轩的身后,因为她并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两个人就这样彻底将树林里的皇后娘娘给忘了,连带着那些惨死的宫人们。

    其实动心了并不需要理由,就像爱情本身也是毫无理由的一样。

    但是池皓轩显然是没有想通这一点,于是他这一整天都在纠结,为什么他会对那个狠毒狂傲的女人动心呢?

    而凌皓月也经过多方打探,知道了那神珠的位置,竟然是在太后的身上。那神珠历来都是归水神之子掌管的,虽说现在太后死了,但是下一任水神之子并没有出现,所以那神珠还是在太后的身上。

    不过凌皓月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太后死了,整个皇宫这么淡定呢,竟然连块儿白都不挂?

    好吧,这其实和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她只要将那神珠偷过来就好了。

    夜色正浓,凌皓月出门望过去,见各个宫殿的灯差不多都灭了,看来是到了她做坏事的时候了。

    奈何这个地方条件有限,凌皓月也没有弄到夜行衣,只得找云巧要了一套灰不溜秋的最下等宫女的粗布衣服,就说是自己收拾屋子的时候穿的。

    这么离奇的理由,云巧那丫头竟然相信了,而且还要过来替她收拾呢。于是凌皓月便以方正也是闲着没事干,不如做些活儿来活动活动筋骨。

    结果云巧就很干脆的给她找来了一套粗使宫女的衣服。

    哎,虽然料子是粗了点儿,但胜在不引人注目啊。而且她还在里面穿上了自己的中衣,也不怕这衣服料子粗了。

    凌皓月悄悄地闪出门来,奔着太后寝宫的方向就跑了过去。太后寝宫的位置,凌皓月已经在去找云巧的时候便知道了,而且她还知道了太后的尸首就在自己的寝宫里。

    因为好巧不巧的,云巧正是太后宫里的宫女,现在太后死了,她还是得在那里伺候着,直到太后入土为安。

    凌皓月来到了太后寝宫门边,窝在窗户跟儿底下听了半天,里面貌似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凌皓月便顺着窗户跳了进去。

    这一跳却是把凌皓月吓了一大跳,因为他进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房间里有人!而且那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这泽沂的皇帝,池皓轩。

    这大半夜的,这位大神不睡觉,却要来这个停尸房,这是要闹哪样啊。

    凌皓月刚想溜出去,却听池皓轩说道:“既然进来了,就过来陪朕下盘棋吧。”

    敢夜闯太后寝宫,整个皇宫里,除了那个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而且之前在树林的时候,池皓轩也发现了这个女人似乎是对神珠颇感兴趣,依照这个女人的性格,一定会直接过来偷的,所以他今天晚上呆在这里,除了给自己的母后守灵之外,还是在等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

    他甚至还抱着一丝幻想,幻想这个女人的棋艺并不在她的母后之下,这样的话,这个女人便能够顺理成章地成为水神之子,而他,也能够顺理成章的娶这个女人做他的皇后了。

    可是池皓轩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只不过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是根本不可能成真的。

    凌皓月本来是想打算假装没听见,继续开溜的,可是池皓轩的一句话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只要你能赢朕,朕便让你坐上泽沂水神之子的位置,等你当上了水神之子,那这神珠自然就归你了。”

    水神之子不水神之子的凌皓月倒是不怎么在乎,只是那句神珠归你了对凌皓月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

    池皓轩已经将棋局摆好了,也点上了灯。凌皓月大大咧咧地在池皓轩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丝毫没有对一国之君该有的尊重,而是像吩咐小弟一样吩咐池皓轩道:“你先给我说说这棋要怎么下吧,我之前没下过,不知道规则。”

    听了凌皓月的话,池皓轩的心立马就凉了,看来那最后一丝幻想也就此破灭了。

    池皓轩无奈的叹了口气,全然没有了与凌皓月对弈的兴致。

    但是凌皓月却兴致勃勃的催促池皓轩给她讲解规则,池皓轩也不像扫了凌皓月的兴致,于是便无精打采的讲解起了这棋的下法。

    凌皓月开始还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后来却越听越开朗,搞了半天,这个棋的下法,就是围棋和象棋的结合体呀。

    现代的时候,除了正常的休闲娱乐,凌皓月最大的爱好就是下棋了,而且她尤其喜欢下围棋,因为围棋变化万千,奥妙无比。

    而象棋就相对死板一些了,在凌皓月战胜了军方最先进的电脑之后,她就对象棋没什么兴趣了,因为下来下去都是那些东西,一点新意都没有。

    所以凌皓月便将兴趣转移到了围棋上,而在凌皓月转移兴趣之前,她就已经是国际上数一数二的象棋高手了。在穿越之前,凌皓月的围棋造诣就已经挺深的了。

    两种棋的下法结合,倒是颇有新意。

    凌皓月听得眉飞色舞,而池皓轩依然是兴趣怏怏。

    基本规则讲述完毕,两人开始对弈。

    池皓轩本来是对凌皓月的棋技不抱任何幻想的,确没想到她的第一步,竟然与他母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