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6-09-11 08:32:54本章字数:3292字

    拿到珠子的那一瞬间,凌皓月便觉得自己被那珠子吸了进去。然后,她便坐在了一盘棋局面前。

    之后,熟悉的水神之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水魂珠,恭喜啊。”

    事实确实是同凌皓月猜测的那般,这颗神珠果然便是水魂珠,只是那水神之域的语气倒是有些讽刺的意味,让凌皓月感觉很不舒服。

    “别废话了,我现在找到水魂珠了,你赶紧带我走。”凌皓月没好气儿地说道。

    水神之域却是慢条斯理地说道:“别着急嘛,你只是找到了水魂珠,却没有打开它的锁,很遗憾,如果你打不开它的锁,我是不能带你回来的。”

    “你怎么不早说这水魂珠有锁!”凌皓月愤怒了,这水魂珠竟然还有锁,什么玩意儿啊这是。凌皓月本来以为找到水魂珠就可以回去了,却没想到还要解锁!

    “我忘了。”水神之域那幸灾乐祸的语气,让凌皓月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却不能将她怎么样,因为凌皓月根本就见不到这水神之域的实体,也可能那整个水世界都是水神之域的实体。

    凌皓月下定决心,这次回去的话,一定要将那个水神之域毁掉!凌皓月气急了,也忘了来到这个时空之前她也也曾肆无忌惮地破坏那个水世界,可是根本就没有效果。

    在那个水世界之外,水神之域是无法读懂凌皓月的心声的,自然也不知道凌皓月想要毁掉她的决心。

    水魂珠是不能将人的身体吸进去的,被吸进去的,只是人的全部意识而已。所以外界的凌皓月在拿到水魂珠之后便晕倒了。

    众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自神珠出现以来,每个新的水神之子在第一次拿到神珠的时候,都是这个反应。

    所以除了水神之子,根本就没有人敢碰神珠,就连水神之子对这神珠都颇为忌惮,因为确实曾经有一个水神之子因此昏迷不醒了。

    而那水神之子昏迷不醒的原因,便是因为有人在她昏迷的时候,将神珠从她手里拿走了。

    即便是知道原因,也没有人敢再碰神珠了,谁能保证他们进入神珠之后就没有人将神珠从他们的手里拿走呢?身居高位的,哪个是没有仇人的?

    其实水魂珠本来是没什么危险的,虽然进入是强制的,但是出来确是随心所欲的。只要你想,意识可以随时出去。只不过一定要意识进入水魂珠的人亲自拿着珠子,否则意识出来的话便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而人也确实会因此昏迷不醒。

    这次太后死之前确是将水魂珠放在盒子里的,因为祭神大典那天,如果于家继承人赢了她,那么她便要将神珠交出来了。

    而平时的时候,太后确是经常进入水魂珠中研究那盘棋局的,那棋局精妙无比,经过了几代水神之子的研究,却依然无人能够参透。

    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珠子里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而那个秘密,确是要解开这个棋局才能知晓。

    水魂珠里,凌皓月还在问候水神之域的祖宗十八代,水神之域早在凌皓月张口的时候便退出了水魂珠。

    水神之域在凌皓月的身上留下了印记,虽然到了这个世界,水神之域是感受不到那个印记的,但是一旦带着那个印记的人进入水魂珠,她便能立马感应到,并且与携带印记的人取得联系。

    五行神的魂珠其实都是带锁的,就连五行仙,也会在魂珠外设下结界与机关。因为纯净的五行魂力乃是仙家至宝,仙界里的很多神仙都是觊觎着五行仙们的魂珠的。

    因为五行仙是仙界攻击力最弱的,除了不死之外也没什么特长,所以他们在仙界的地位也是最低的,有很多五行仙都在刚入仙界的时候便被剥夺了魂珠。于是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五行仙们便想尽各种办法为自己的魂珠上锁。

    只要魂珠不灭,五行仙便不灭,就算是魂珠灭了,五行仙也只不过是变成了普通五行元素而已,再修炼出魂珠的话,还可成仙,只不过之前的努力全部付诸一炬,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魔虽然因为属性相斥的原因,没有办法炼化五行魂珠,但是仙可以。

    每个五行仙锁魂珠的方法都不同,因为水神爱棋成痴,所以自然是用棋局锁了自己的魂珠。

    水神是五行神中最谨慎的一个,所以除了最外面的棋局锁之外,水神还在后面设了六道锁,每一道锁都截然不同。

    只不过打开棋局这把锁之后,水神之域便可以利用解锁出来的百分之一的水魂珠力量,将凌皓月连带着水魂珠一起带回水神之域。

    所以就算是凌皓月解开这个棋局,水魂珠依然还是封印状态,那百分之一的力量其实是微乎其微的,只够水神之域将凌皓月带回水神之域,便会用尽了。

    其实水神之域送凌皓月过来的时候便觉得她此次有去无回,因为她觉得凌皓月根本就不可能解开水魂珠的第一道锁。

    之所以让凌皓月来,只不过是水神之域想碰碰运气罢了,所以凌皓月说到底也只是水神之域的一个炮灰而已。

    水魂珠里安静异常,只有凌皓月愤怒的声音在里面回响。久久得不到水神之域的回应。凌皓月突然就想起了她在现代看过的一则颇具哲理的小故事。

    一位禅师在旅途中,碰到一个不喜欢他的人。连续好几天,那人用尽各种方法污蔑他,禅师笑而不语。

    最后,禅师转身问那人:“若有人送你一份礼物,但你拒绝接受,那么这份礼物属于谁呢?”

    那人回答:“属于原本送礼的那个人。”

    禅师笑着说:“没错。若我不接受你的谩骂,那你是在骂谁呢?”

    凌皓月觉得自己像极了那个辱骂禅师的愚蠢的人,况且问候水神之域的祖宗十八代,除了消气之外,根本没什么实质上的作用。

    于是凌皓月便停下了这愚蠢的行为,开始研究眼前的那盘棋局。这明明就是一个死局,双方皆被逼到了一个死胡同里,没有赢家,亦没有输家。

    这该如何才算是解开呢,之前在水神之域,水幕中特意将水神与鹤仙子对弈的全部过程都演示了出来。

    其实凌皓月一直觉得那水幕有些多此一举,现在看来,那极有可能是为这棋局锁准备的。

    凌皓月极力回想起了水幕中水神与鹤仙子对弈的场景。

    当初凌皓月看得云里雾里,但是却还是因为喜欢下棋将两个人对弈的场景尽数记在了脑子里。

    好在凌皓月记忆力惊人,还记得里面大部分的棋路,要是换做别人,恐怕连一半都记不住。

    回想水神与鹤仙子对弈的场景,应该大致上是和这个世界上的水神之棋规则相同的。

    凌皓月坐在那残局面前,想要拨弄那上面的棋子将水神与鹤仙子的步法演练一遍,然后找些规律,却发现那残局上棋子根本就拨不动。

    之后,棋子的上方便凭空出现了五个蓝色的大字:“一子定乾坤”。

    一子定乾坤?凌皓月看着这五个大字,若有所思。

    这五个字只停留了片刻便慢慢变淡,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眼前的残局俨然已经是死局,别说是一子,就算是半子也落不下。

    凌皓月冥思苦想,却始终不得要领。她总觉得自己的棋艺还不够精湛,有好多地方无法参透。

    看来短时间内是解不开这水魂珠中的残局了,还不如出去好好研究思索一番。

    凌皓月想要出去的念头刚一动,还没等她研究该如何出来呢,便觉得自己已经出来了。

    凌皓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还是躺在那个前皇后睡过的客房里,她就着微弱的烛光四处观瞧,却发现房间里竟然坐着一个人,那个人似乎是累极了,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灯光太暗,凌皓月看不出那是谁,那却能依稀辨认出那是个男子。

    大半夜的,一个男子在她的房间里坐着,肯定没安好心。

    凌皓月悄悄起身,拔下了头上的簪子,慢慢靠了过去。

    就在凌皓月举起簪子要刺入男子的背心的时候,男子突然悠悠地说道:“醒了?”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池皓轩,而池皓轩的声音凌皓月自然是熟悉的。她赶忙收回了簪子,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大晚上的不睡觉,在我房里趴着做什么?”

    池皓轩一脸宠溺地说道:“自然是守护着你,不想让你受到伤害啊。”

    凌皓月极其反感这个男人对她说话时那宠溺的语气和暧昧的语言,于是她恶声恶气地说道:“少拿那种语气和我说话,你没事吃饱了撑的等我醒过来,说实话,你大半夜的在我房间里,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真的是在保护你啊,在水神之子拿到神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神珠是不能离身的,否则就会终身昏迷不醒了。”池皓轩一脸委屈,他知道这个女子是不会因为他至高无上的地位而爱上他的,所以池皓轩便决定以自己的真情来打动凌皓月。

    可惜这一次,池皓轩的真情恐怕要付诸流水了。他极力的不让自己去想这个女子的来历,就当这个女子是上天赐给他的恩惠吧。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所认为的老天的这个恩惠,只不过是一场镜中花,水中月。

    凌皓月也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于是便将池皓轩打发了出去。

    夜深了,所有的人都睡下了,整个皇宫静得出奇,隐约中能听到巡夜的士兵来来回回的走动声。

    凌皓月之前虽然一直是昏迷着,但意识却一直都是清醒的,现在夜深人静了,她也不免有点犯困了。

    罢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凌皓月想着想着,便渐渐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