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9-12 07:42:41本章字数:3248字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天已经不早了。

    凌皓月起床的时候,竟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屋子里多了两个宫女,一个凌皓月认识,是那个天真的小萝莉云巧,而另一个,凌皓月却是没有见过了。

    那个凌皓月不认识的宫女见凌皓月醒了,忙殷勤上前,一脸谄媚地说道:“姑娘醒了,让奴婢来伺候姑娘更衣吧。”

    云巧本来也是想过来的,却是被那个宫女落在了后面,似乎是被人抢了功,那小丫头的一张小脸儿气得通红。

    凌皓月看见云巧那个样子不觉轻笑出声,她冲着那个不认识的宫女挥了挥手说:“你走吧,云巧留下来就够了,不用你了。”

    那个宫女殷勤没有献成,反而被轰走了,她不敢对凌皓月发火儿,却将怒火撒在了云巧身上:“云巧,好好伺候着,如果被我知道了你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是。”云巧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声。这个宫女比云巧大一级,是她的顶头上司,而且经常为难她,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替自己辩白几句,可是越辩白受的罚越重,久而久之,云巧也就学聪明了,无论那个宫女说什么,她都点头应是。

    凌皓月紧皱眉头,但也没说什么。毕竟最多一个月,她也就离开了,如果这个时候护着云巧,恐怕更会让她遭受嫉恨,等到她走了,没人护着她了,恐怕她的处境远比现在要糟得多。

    等到那个宫女走没了影,凌皓月才问云巧道:“你怎么会来这儿?”

    “皇上今儿早晨就将太后那边的掌宫派过来伺候姑娘你了,而且皇上还让掌宫再选个人和她一起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有什么事情,掌宫都会选我和她一起,这次也不例外了。”

    对于凌皓月,云巧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凌皓月苦笑出声,那掌宫之所以办什么事请都爱带着云巧,恐怕就是因为云巧没那么多心眼儿,不会和她抢风头,也没有取代他掌宫位置的风险吧。

    凌皓月给她的感觉很舒服,不像其他宫女那样,平时和她玩得挺好,一旦有什么事都抢着出风头,而又累又出不了风头的事情却都丢给她做,总之就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而云巧可以清楚得感觉到,这个漂亮的大姐姐是表里如一,真心喜欢她的。

    凌皓月本想自己穿衣服的,让别人服侍着穿她多少有些不习惯。连衣服都不自己穿,在凌皓月的认知里就好像是生活不能自理一样。

    但是云巧一再坚持要替她穿,凌皓月拗不过她,最后只得妥协。

    穿好衣服,云巧又服侍她洗漱,吃饭,看那小丫头忙得不亦乐乎,凌皓月也就安心受用了云巧的这番好意。

    吃过早饭之后的时间,凌皓月便让云巧帮她找了一副棋具过来,她要研究研究之前在水幕中见到的水神的棋路。

    毕竟这个机关锁是水神设的,从水神的棋路里面也许能看出什么端倪。

    别看云巧那丫头年纪小,办起事来还是挺有效率的,没过多久便为凌皓月找来了棋盘。

    凌皓月极力地回忆着脑海中那水神与鹤仙子对弈的场景,拿起棋子在手下的棋盘上摆了起来。

    可是有些路数,其实凌皓月也记不太清了,足足研究了一个上午,凌皓月却还是没有一丝线索。

    中午的时候,就在凌皓月想要草草的用过午饭,下午继续研究的时候,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池皓轩风风火火地进了门,怒气冲冲地质问凌皓月:“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凌皓月却是一头雾水:“我没事儿干嘛要去找你啊。”

    “你……”池皓轩气结,他干脆也不再说话,而是像个无赖一样一屁股就坐在了凌皓月的对面,吩咐身边的太监道:“朕今日要在这里用午膳,传膳去吧。”

    “是。”小太监答应了一声便飞快地出去传膳去了。

    凌皓月连理都没理池皓轩,而是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午饭。

    其是凌皓月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池皓轩,她又不是傻子,池皓轩的意思那么明显,她能看不出来吗?

    本来她也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就算不是,她也对池皓轩全无感觉。因为她的心里始终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已经死去的东临国九皇子,北辰轩。

    但是池皓轩却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招佳人待见了,也不知道佳人已经心有所属。他本来是觉得这几天在这个女人面前太憋屈了,身为一个君王的尊严让他再也无法降低身份主动来看凌皓月了。

    昨晚已经是池皓轩的底限了,他以为没有人能不沦陷在他的真情攻势之下,所以这一整个上午,他都在等待着沦陷了的凌皓月主动来找他。

    可是左等凌皓月不来,右等凌皓月依然不来,池皓轩终于在中午的时候爆发了。

    被凌皓月那么一问,就连池皓轩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了,这气生得实在是毫无道理。

    而且他就算是生气,那个女人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诚惶诚恐地哄他开心的。

    池皓轩的午膳很快就上来了,却是比凌皓月的午餐丰盛多了,池皓轩一脸得意地看着凌皓月,却发现这么大的阵仗,凌皓月连头都没抬。

    池皓轩有些泄气地同凌皓月一样埋头吃饭,他决定了,那个女人不开口,他就绝对不开口。

    凌皓月吃完午饭之后便又坐到棋盘前研究起那“一子定乾坤”的奥妙来,彻底的将池皓轩当成了空气。

    池皓轩用完午膳后却并没有打算走,而是直接坐在了凌皓月的对面,开始的时候还恶狠狠地盯着凌皓月,没过多久,池皓轩的目光便被她手底下的棋局夺了去。

    池皓轩看着凌皓月一边凝神静思,一边摆弄手下的棋局,心里震惊不已,一日不见,这个女人的棋艺竟然精进到如此地步,甚至已经和他的母亲不相上下,这个女子果然不简单。

    而这样不简单的女子,其实池皓轩是不喜欢的。可是凌皓月的身上仿佛闪耀着万丈光芒,让池皓轩根本移不开眼。

    这一世,便就此沉沦在这耀眼的光芒之下吧,她愿光芒万丈,他便愿意为她扫清那些趋光的飞虫,以及那些厌光与嫉妒光的人们,给她一个尽情绽放的天空。

    池皓轩却是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只是凌皓月终究与他无缘,凌皓月终归是异世界的人,早晚都是要回去的。

    凡间是同时存在着很多个时空的,而天界确是只有一个。天界不允许任何人干扰异时空的秩序,甚至连存在,都不允许。

    因为凌皓月天生精神力强大,又勉强算是天泽大陆的人,这才没有被天泽大陆的人王人道毁灭。

    而上一世凌皓月的突然死亡,却是因为那个时空的人王发现了凌皓月的精神力太过强大,根本不应该属于那个时空,这才安排了那场死亡。

    而凌皓月的穿越,是因为这一世的残魂召唤与引路。

    所以凌皓月,只能算是池皓轩生命中的过客,这个过客甚至连痕迹都不会留。

    因为凌皓月走后,水神之域会用水魂珠的力量让将所有人关于凌皓月的记忆全部消除,为的就是不干扰这个时空的秩序。

    时空秩序一旦被破坏,便会如同亚洲那个随便扇扇翅膀的蝴蝶引起美洲的龙卷风一样,掀起天界的一场浩劫。

    凌皓月研究了半天,却发现水神与鹤仙子对弈这条路这边根本走不通,没有一点那个“一子定乾坤”线索。

    凌皓月无奈,只得放弃这条路,开始另辟蹊径。

    突然,凌皓月的脑中灵光一闪。她记起了现代偶然在网上好像看过有人摆出了一道将围棋与象棋结合起来,一子定乾坤的残局。

    其实在现代,网上也有很多棋类游戏发烧友将象棋和围棋的下法结合起来。只不过凌皓月却是那种正统的棋类爱好者,看过几个例子之后,便觉得此种下法不伦不类,所以也就不再关注。

    虽说没有水魂珠中的精妙,但也有些参考价值。

    凌皓月冥思苦想,而池皓轩就在对面静静看着,其实凌皓月刚刚摆出的棋局,他也是从中看出了很多的东西。

    有很多之前困惑与不解的地方,却在此时豁然开朗。

    转眼便到了傍晚,一整天的冥思苦想终于有了结果,结合现在棋类爱好者弄出的残局,再加上反复揣摩水神与鹤仙子的对弈,凌皓月终于豁然开朗。她知道那一子定乾坤,究竟该落在哪里了。

    凌皓月迫不及待地拿起水魂珠,然后她的意识便进入到了水魂珠里。

    池皓轩对此却是一头雾水,为什么那个女人会那么高兴的拿起神珠,莫不是,她想出了破解那个迷局的方法?

    凌皓月进到了水魂珠里之后便快步走到棋局面前,看到眼前的两个棋钵,凌皓月却又犹豫了,该让哪一方定下这个乾坤呢。

    黑白两方都有一子可定下乾坤,却不知水神设下的这个谜局,却是想让哪一方扭转乾坤呢。

    其实这一点也不算难,凌皓月联想到之前在水幕中看过的水神与鹤仙子的多场对弈,水神皆手持白子。

    看来,水神是偏爱白子,虽说这棋的规则是白子为后手,但水神却更喜欢后发制人。

    凌皓月毫不犹豫地拿起棋钵中的一颗白子,落在了她之前想通的那个地方。

    白子落下的时候,刹那间风云突变,不知道从哪里竟然涌出滔天巨浪,将凌皓月整个埋在了里面。

    还是那如鱼般呼吸的感觉,之后凌皓月便听到了水神之域那欠扁到爆的声音: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