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重生为乞丐

    更新时间:2016-08-01 16:55:47本章字数:3057字

    轻轻的感受洒落的阳光,猛然苏醒的秦文还有一丝慌乱,那耀眼的白光,直接穿透自己的身体,那一刻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识。这真是让人无比感叹,一个本该死去的人还活着,竟然在异世重生。

    秦文轻轻一动,身体竟然僵硬无比,像是有一块榆木疙瘩雕刻而成,干枯,粗糙。

    秦文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竟然没有一点力气,这时一个又黑又脏的大手扶了他一下,才勉强坐起来。 他扭头看了一下,发现周围都是脏乱不堪的垃圾,碎石,一个个乞丐蜷缩在自己身体不远的地方,满眼都是绝望。

    他自己的身体干瘦的几乎没有任何肉,全身也是邋遢不已,躺在一个破烂不堪的草席之上,活脱脱的也是一个乞丐。

    旁边沙哑的声音传来,道:“终于醒了,你已经躺了三天了,要不是还有气息,他们都要把你扔到乱葬岗了。”

    秦文回忆自己为什么落魄到如此地步,但是混乱的大脑,没有这个异界的任何记忆,只有自己从地球死亡时的片段,那耀眼的白光,还有犹如利刃刺穿身体的疼痛。

    秦文张嘴,但是不知道说什么。

    老乞丐看着迷茫的秦文,摇摇头道:“三天前你进入边荒城就昏迷了,有兄弟见还有气息,就送了过来。现在虽说幸运醒了过来,但是也没有什么欣喜的。我们这些叫花子是没有人施舍的,还是要活活饿死。”

    秦文的身体猛然被踢了一脚,那人道:“既然醒了,就赶快去讨饭,这里不养闲人。”

    老乞丐忙乞求道:“头,他刚醒,让他缓缓气。”

    秦文叹了一口气,他想张嘴辩驳,但是身体真是没有力气。他不由得摇摇头,自己在地球上虽然是一个苦逼的打工者,但是至少还有一口饭吃,现在倒好,不光没有逃脱工作,还快要饿死了。

    那人恶狠狠的说:“老猿,好好的交给他规矩。”

    老猿忙点头道:“头,我知道。”

    秦文望着那慢慢离开的背影,一瘸一拐的,但是他总觉得对方身上的力量不弱。

    那老乞丐望着发呆秦文道:“唉,这个世界很残酷,要想获得生活,必须自己拼命去得到。这里的大部分乞丐都是战场上受伤后流落此地的,没有任何用的我们,别人都不会瞧一眼。刚才那人是我们这里的头,别看他样子凶,对我们很好的。”

    秦文无奈,但是自己好不容易重生了,难道就这样活活饿死,不行,老天竟然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能这么浪费掉。

    秦文叹息,命运有时候是美好的,总是给予人们很多希望,幻想,让人去苦苦拼搏奋斗,以取得最美满的结果。有时它又是很残酷的,它让人们辛苦得到的成功,幸福瞬间消失。命运的天性也许就是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抬头看着老乞丐问道:“老人家难道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生活。”

    老乞丐有些惊讶的望着秦文,淡淡道:“我们都这样了还能改变什么,我们以前也想改变命运,才选择加入军队,但是最后因为受伤,没有任何价值就被抛弃了。”

    “刚才那人好像与我们有些不同,他的气血非常充足,给我很大的压迫感。”

    老猿低声道:“你说我们的头,他的确不凡。他是我们乞丐中唯一可以修炼的。”

    “修炼?”

    老猿叹了一口气道:“对,只要有一块武魂牌,哪怕是最低等的魂牌,我们就能不断的吸纳其中的香火之力,不断的改变自己的体质,甚至能改变命运。”

    秦文听着絮絮叨叨的老乞丐,不停的讲着他所知道的所有。

    这是一个奇特的世界,人类可以通过一种奇特的魂牌修炼,但是这魂牌资源只掌握在一些大势力手中,普通人根本连接触到的机会都没有。

    这魂牌其实这世界中陨落的强者武魂重新凝聚形成的神奇东西,低等的武魂可以通过一种魂栖木凝聚,但是高等的武魂却需要魂精玉。

    这魂牌形成的方式不一样,有的是机缘巧合之中形成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强者的后人通过祭祀先祖,乞求先祖的残魂而得。

    普通人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凝聚,只不过没有强大先祖,他们最多凝聚一个士兵强度的武魂,但是也拥有了可以改变的命运的机会,一代比一代强大一点,最终可以形成强大的武魂。

    这乞丐头身上就有一块残缺的魂牌,但是也让他比一般人强悍的多。

    秦文叹气道:“这东西竟然这么珍贵,我们看样也只能想想了。”

    老猿猴呵呵一笑,说:“既然无法改变命运,就顺应他好了。”

    秦文淡淡道:“老人家,我们这里的规矩是什么。”

    老乞丐叹气道:“头为了让大家都活下去,规定讨到的食物,必须全部上缴。没人每天必须去乞讨。但是你也知道活动的越多,消耗的力量越多,我们有时候一星期都可能没有一点食物。你刚苏醒,最好再多休息一下。”

    秦文点头道:“我知道了。”但是说着整个人坐起来,艰难的活动着僵硬的身体,慢慢的站起来。许多的乞丐都望着秦文,不住的摇头,年轻气盛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命运的改变是在于不服输的精神,秦文觉得自己哪怕只能活一分钟,自己也要把这一分钟获得精彩。

    秦文对着那些不屑的眼神扫了一眼,向老乞丐道:“我想去试试。”

    老乞丐露出关切的眼神,叹了一口气道:“多注意点”

    秦文点点头,他在这个异界感受到了一种温暖,这个不相识的老乞丐,竟然这样关切自己,道:“老人家,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吧,我一定要讨到吃的东西。”

    老乞丐还想说些什么,张张嘴,望着秦文坚定的眼神,还是停住了。

    秦文慢慢向城中心的繁华地带走去,全身的僵硬让他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但是他咬牙坚持着。

    一路上许多侧目的眼光,有的对其报以鼓励,更多的是鄙夷,一个乞丐竟然还想改变命运,真是可笑。

    他见到的竟然是如此热闹繁华的一处场景,这只是一个连年战争的一个边荒城池而已,竟然有着不少的酒楼。秦文慢慢的向其中的一个酒楼走去,许多的人纷纷躲避,秦文摇摇头,可能是对方知道自己是乞丐,不想沾染晦气。

    这时,那酒楼中走出一个伙计,秦文忙上前道:“小哥……”

    伙计看了一眼秦文,当他发现他身上衣服,顿时蛮横的道:“去去去,一个乞丐也敢在太和楼出现,不打断你的狗腿。”

    秦文心中顿时一气,整个人猛提力量,但是自己僵硬的身体,让他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那伙计顿时大喊道:“一个臭乞丐还想讹诈,来人,把这乞丐扔出去。”秦文顿时感到一阵剧痛,他知道自己那木头疙瘩般的骨头,顿时断了几根,他知道自己被别人一脚踢了出来,那力量庞大无比,让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抵抗。

    秦文忍着疼痛,望着凶神恶煞的两人,满眼的无奈。那伙计冷冷的盯着秦文道:“下次再敢来,打断你的狗腿。”

    秦文心中叹息,这就是现实,自己本想去那酒楼打工,没想到连门都没进去,还被踢了出来。这时,秦文感到自己体内有一种奇异的能量出现,顿时把自己受伤的身体,慢慢的修补,但是那被修补的身体更加的僵硬。

    同时一阵疲惫的感觉慢慢的袭来,秦文心中苦笑,难道这就是精力的流逝吗,如果这样下去,只怕自己撑不了多久。

    半个时辰之后,秦文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慢慢站起,向另一个酒楼走去,刚走到门口。那站在门口的伙计,对着秦文道:“那太和酒楼恶劣的很,我这聚满楼却是慈善的很,我们倒有些剩饭,你要不要。”

    秦文心中一喜,原来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为富不仁,忙道谢道:“多谢小哥!”

    但是那伙计冷笑道:“这剩饭不白给你,后院有五百斤材,你若能劈吗!”

    秦文心想干活挣饭吃,也是应该的,忙道:“能”

    这时,有人道:“小乙哥,你还是别难为这小乞丐了,就看他那病怏怏的样子,只怕劈不完三百斤,就会活活累死。”

    “就是,小乞丐我看你四肢健全,不如去军队,那里可以管饱,不知道就你这样子,他们能不能看上眼。”

    “我看够呛,军队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

    “要,我也不去,太危险了,经常打仗,有几个能囫囵的活下来。”

    那伙计白了秦文一眼,道:“你到底干不干,这天下哪有白吃的饭。”

    秦文心中叹气,这就是生存,没有食物,自己的力气消耗的更快,等死而已。劈材需要力量,也许死的更快,但是这样至少不会看扁,死就死吧。

    秦文道:“我干”

    “哎呦,这小乞丐倒是怪有骨气的。”

    秦文听着他们的冷嘲热讽,浑然不在意,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你们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