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阎罗令

    更新时间:2016-08-04 17:11:36本章字数:3083字

    秦文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重要的细节又不记得了,尤其是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脑子之中一片模糊。他只知道自己身体之中好像被注入一股奇异的力量,才让他苏醒。

    当他睁眼看见躺在自己面前的死尸时,整个人吓得说不出话,只想快速的逃离那个地方。

    秦文摇摇头,自己的性格原来还是没有改变,自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猛然站起来,向小虎摆了一下手,直接向老猿的面前走去,施礼道:“袁老,我出去走走。”

    老猿猛然睁开眼睛,打量了他一下,呵呵笑道:“年轻人就是坐不住。”

    秦文道:“现在兄弟们都缺吃的,大牛现在受着重伤,我想再去试试。”

    “还是去打闷棍?”

    秦文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道:“袁老都知道了。”

    老猿拍拍自己身下的席子,道:“要不是老猿我把你们抢来的衣服处理掉,你以为就凭你们的手段,能换成吃的。”

    秦文道:“本想抢点碎银子什么的,没想到那小子都输完了。”

    老猿道:“也是赌徒的钱总归要落到庄家的手中。”他轻轻拍了拍秦文。

    秦文眼睛猛然一动,袁老这是为自己指路呢,这是明摆着让自己去抢那赌坊的钱。可是这也太抬举自己了,哪有能力去抢整个赌坊。

    秦文嘿嘿笑道:“袁老说笑了,那些赌坊都是有后台的,别说其他的了,就我这一身乞丐装进去都难。”

    老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文,叹气道:“一些赌徒设的场子,最多有些三脚猫的护院,他们还能拦住你。”

    秦文心中暗叹,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都瞒不过自己眼前的人,就连自己现在身体的变化也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经过昨天的恍惚,自己身体力量又增强了一份,这点发现让他惊喜非常。早上忍不住面对初生的太阳,胡乱的运动了几下,没想到被发现了。

    这也是他在地球上的习惯,从小跟着爷爷练过几手洪拳,每天总会练上一趟。

    老猿看着秦文,他在自己的席子下面慢慢拿出一块几乎有些锈蚀的铁牌,扔给秦文道:“这个可能能帮到你。”

    秦文欣喜看着这有些不起眼的铁牌,心中顿时涌起对老猿的崇敬,他知道对方与兵长都不简单。这东西肯定是大有来头,在这边荒城足于压下任何的声音。

    满眼都是破败的茅草屋,大部分连一个门都没有,地上是横淌的污水,臭不可闻。

    “小虎,你带的地方对不对,这地方破破烂烂的,比我们乞丐窝好不到哪里去,还能有赌窝。”

    “文哥,你也知道就我们这两人的力量,只能找最弱的赌窝,万一对方有几个人,我们不是死的惨惨的。”

    “你这是长别人的志气,有事你文哥罩着你。”

    小虎叹气道:“只有这里的赌窝接待乞丐,也是没法。”

    “要知道这昨天的衣服留着了,今天晚上看样还得抢一身衣服。”秦文已经听见前面小屋中的吆喝声,门口躺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乞丐。

    小虎道:“文哥,这地方不归兵长管,我们真的没事吗!”

    秦文无语,这乞丐都做成这样了,竟然还有不同的势力。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既然那眼前的乞丐不是自己人,自己也懒得搭理。

    秦文推门进去,看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中,弥漫着扩散不开的臭味,有六七个人围着一个桌子大声吆喝着。他见秦文进来,顿时停了下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他。

    秦文笑呵呵道:“兄弟们好雅兴。”

    “干什么的?”

    “兄弟手痒了,想玩两把!”

    “就你这样,身上能有几个铜板。”

    秦文向小虎喊道:“铜钱?”

    小虎楞了一下,张嘴道:“文哥,我们哪有铜钱。”

    “没钱,滚!”

    秦文脸色猛然一变,咬咬牙,把那老猿给的铁牌扔到那赌桌之上。

    那满脸横肉的人,扫了一眼,吐了口吐沫,大喊道:“滚!”

    秦文道:“你要滚,你也不擦擦那狗眼,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那大汉横眉道:“你要是在消遣老子,我砸断你的狗腿,一个破铁片,也想唬住老子。”说着就扔了出去。

    这时,一道人影从那里面走了出来,喊道:“慢着”

    秦文一听有戏,这东西应该不简单,只不过这狗东西不认识罢了。他抬头看那走出来的人,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对方到底是谁。

    那人冷冷的看了一眼秦文,好像有一种巨大的怨气。

    “阎罗令”

    那大汉皱眉道:“丁老大,这阎罗令是什么东西,听着还怪吓人的。”

    秦文听到阎罗令心中也是一惊,这东西肯定强大无比,看样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让这帮孙子乖乖交上份子钱。以后就用这东西四处撞骗,绝对能养起来那些乞丐。

    秦文心中得意的都想笑出来。

    “这东西是二十年前出现的几个蠢东西,没事想要成立一个组织,还打造了这阎罗令,第一天就被人剿灭了。这也成了边荒城最大的笑话,没想到二十年后还有人那这个东西装药撞骗。”

    “什么?”

    秦文顿时大惊,自己被老猿骗了。眼前的丁老大明显不好惹,自己真是没事找事。他忙施礼道:“这是兄弟在路上捡的,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就像让兄弟们帮忙长长眼,既然是没用的东西,我也就知道了。”

    那大汉嘿嘿笑道:“在这里耍了老子半天,还想走。”

    秦文赔礼道:“大哥刚才不是让我滚吗,我这就滚!”

    丁洪看着秦文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目的,既然能找到这里,还用这手段,不就是为了引出自己,好来个斩草除根。现在自己出来了,但是对方并没有动手,竟然还要离开。

    丁家老二肯定就是被对方杀得,那诡异的力量竟然可以吞噬别人的魂力,恐怖不已。这些人应该都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也许可以让老猪试一试对方。丁洪一点头,那壮汉顿时冲了出来。

    秦文心中叫苦,眼前的人肯定不是自己可以打到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力量不凡的头头。

    眼见那壮汉就要冲来,秦文猛然拉开练武的架势,那人明显一愣。就在这一瞬间,秦文转身就跑。

    丁洪眉头一皱,大喊道:“奶奶的,竟然被你这废物骗了。”只见对方身体猛然一动,快速的冲向逃跑的秦文。

    秦文听到身后的动静,知道那强者出手了,忙抓起身边的杂物,向身后扔去。

    丁洪的身体一动在空中划出残影,速度非常快,那些杂物就被他完全闪过。

    只见他手中的短剑不停的出手,一道道凌厉的剑光,犹如长虹一般冲来冲向秦文。

    秦文拼尽自己体内的力量,身体在奔跑中不断变幻方向,希望能躲过对方的剑光,非常被动。

    丁洪哈哈道:“废物就是废物,没想到被你一个废物骗了。”他舞动短剑的速度更加的快捷,犹如一个鬼魅一般,不停的在秦文的身体上划出一道道伤痕。

    秦文发出一声大喝,任凭自己竭尽全力,也逃脱不了对方的攻击,他心中变得焦躁起来,难道自己就这样被对方斩杀。

    丁洪哈哈笑道:“废物,我要一点点的把你的肉割下来,来祭奠我的兄弟。”说着手中的短剑在身前一横,整个人顿时冲向秦文。

    秦文心中感到一股苦涩,自己真的是废物,对方的短剑猛然闪过一道豪光,那光芒之中有丁洪嘿嘿得意的笑容,还有无边轻蔑的神色。

    秦文身体猛然下腰,抱起一根巨大的木头,直接重重的砸向对方。

    这时,丁洪冷笑,手中的短剑带着冰冷寒光,向着木头横斩而来。恐怖的劈斩,杀气冲天,如朔风一般凛冽,席卷而至。

    “咔嚓”

    木头直接被那恐怖的剑光劈碎,但是秦文的精神猛然被一道剑光惊醒。秦文惊叹这就是魂修的力量,那些坚硬无比的木头竟然就像豆腐一般脆弱,他双眼紧紧的盯着对方,他感到自己体内好像有一股力量被引动,在自己的体内乱窜,但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那短剑的锋芒不断的扩大,快速的冲破木屑屏障。

    秦文看着对方令人厌恶至极的脸,慢慢的靠近,他眼中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清澈起来,面对对方恐怖的一击,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动,对方的速度非常快,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跟上对方的速度,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沉心静气秦文猛然发现自己的感知清晰了不少,自己的神识竟然跟上对方的速度。对方每一个动作猛然间都清晰可见,但是秦文并没有出手,他就像一头蛰伏的猛虎,等待最佳的捕食机会。

    秦文的身影猛然一动,只见他体内的力量猛然爆发,躲过对方的攻击,拳头猛然砸出直接点在对方的丹田之上,丁洪顿时向后翻飞出去,直愣愣的跌倒在地。

    秦文捡起对方的短剑直接斩在对方的脑袋之中,那脑袋咕噜噜的滚到一边,溅射的血液染满破旧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