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尝试凝魂

    更新时间:2016-08-05 18:14:48本章字数:3016字

    秦文呆呆的坐在赌桌上,身上残留着丁洪溅射的血液脑浆,但是他没有擦掉。

    那几个赌徒战战兢兢的缩在角落中,好像等待命运的审判。

    过了好久,秦文叹气道:“小虎,袁老为什么让我来送死!”

    小虎摇摇头道:“袁老和兵长一直对我们很好。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废人,连一点能力都没有,但是兵长并没有嫌弃过我。虽然吃的东西很少,但是只要有一点东西,都会分给我们。”

    秦文淡淡道:“那为什么对我这样,这里有一个强大的对手,还是昨天晚上想要抓我的人。”秦文猛然用力把小虎抓了过来,冷冷的盯着他,吼道:“你是不是也想我死。”

    小虎心神一阵,竟然直接被吓哭,哭喊道:“文哥,没有。我们来这里是我打听过,只有这里不限制乞丐入内。”

    “哼,袁老好深的心机。”

    小虎哭着说:“这会不会是一个意外。”

    “意外?也许吧!我们走,这里的一切是不是都清理干净了。”

    小虎点头。

    秦文猛然扫了一眼缩在墙角的大汉,喝道:“老猪,记得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大,这阎罗令就是我的令牌。”秦文掂了掂手中的袋子,非常的轻,暗骂一声:真是穷鬼!

    老猪忙跪下道:“谨遵老大安排!”

    小虎从桌子上拿起一件衣服,递给秦文道:“文哥,你是不是换上。”

    秦文看了一眼淡淡道:“找一件干净的破衣服,我还要回去。”

    小虎在街面上也是混了这么长时间的,对有些事还是明白的。心窍玲珑的他也是猛然一愣,但是他真猜不出秦文的意思,明明收服了老猪他们,想要单干,自己也是下定决心跟着文哥。

    可是现在文哥还要回去,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秦文让小虎把那袋子揣到怀里,小心谨慎的很。刚才猛然出现的力量又消失了,要不是携着斩杀丁洪的余威,他连对付老猪的力量也没有。

    他慢慢的向乞丐窝走去,心中不断猜想着老猿他们的意图。如果对方想要害自己,几天前根本就不用施救。要说要打自己的主意,自己身上能有什么让他们看上眼的。

    单干,自己也想过,差一点就实施了,可惜自己的根基太薄弱了,可能别人打个哈欠,都能把自己吹飞了。

    既然想不明白,不如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这样至少还有一个靠山。

    秦文慢慢走向老猿,慢慢躺在他的身边,这一举动顿时惹怒了周边的乞丐。

    虽然是乞丐但是也是有阶层的,许多规矩是要遵守的。但是秦文就是铁了心的要打破这种规则,根本不在意别人吃人的目光。

    “没有什么意外?”

    秦文点头道:“有袁老给的阎罗令,那当然所向披靡。”

    “那就好,阎罗令是当年一个正义组织的信物,他们联合起来就是要反对这等级森严的世界,但是力量太过弱小,直接被剿灭了。”

    “等级森严?”

    “是的,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个世界是被贵族掌控的,每一个家族都拥有庞大的势力,所有的人都是这些人的附庸,他们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你我在他们面前连臭虫都不如,他们可以没有任何理由的决定你我的生死。有人痛恨这种等级,就选择对抗他们,就是灭魂组织。”

    秦文大惊:“在这里我并没有感受到这种情况。”

    老猿哈哈大笑道:“这里是边荒城,被一位强大的人守护着,他废止了这种森严的等级,成为一些人的沃土。你也看到了,虽然如此,几千年的思想也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向我们这些最底层的人,是没有人看得起的。”

    秦文淡淡道:“那这边荒城不是其他势力中的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老猿点头道:“没错,边荒城为了最贫瘠的区域,是曾经废弃的矿区,就这样他们也不愿意让它存在。还好那位大能的话,还有人听从,但是也不知道他能守护多少时间。”

    秦文有些疑惑的看着老猿,心中想着灭魂,整个天罗大陆都是以武魂修炼,你偏偏要把所有的武魂灭掉,还不被人全部端掉,真是傻蛋一个。

    秦文忙摇头,这阎罗令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忙掏出来道:“袁老这是你老的东西,请您老收好。”

    老猿淡淡道:“那阎罗令,你就留着吧。”

    “不要,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承受不起。”

    “哈哈,真是滑头的小家伙。这东西与你有缘,我就喜欢你这时常打破规则的性格,所以这东西的意义与你的理念是一致的。”

    秦文有些懵了,这哪里与自己的理念一致了,自己只不过不想被许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而已。

    老猿慢慢站起身,拍了一下秦文,淡淡道:“跟我走!”

    秦文更是一愣,老猿竟然领着他进入那一直紧闭大门的破庙之中,所有的乞丐是没有资格进入其中,只有兵长。

    哪怕是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他们这些乞丐也只能在屋檐下避雨。

    可是现在老猿竟然领着自己想要进入其中,难道兵长就是灭魂组织的头,想要吸收自己入会,这也太扯了吧!

    推开紧闭的大门,整个空间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供桌和一个蒲团。

    供桌的后面是一副仙风道骨的画像。

    老猿向画像施礼道:“圣帝老爷在上,弟子袁云通叩拜。”老猿拉了一下秦文,对方直接跪在坚硬的地面之上,痛得他直咧嘴。

    老猿道:“这是天罗大陆人人祭拜的圣帝老爷,有的称之为魂皇。他是我们魂修的起源,许多人也是通过祭拜他获得武魂,凝聚魂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天罗大陆的掌权者只允许我们祭拜他们的祖先,不断强大他们自己的力量。”

    “为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这样后果是,让整个天罗大陆陷入了千年不息的纷争,为了争夺香火,各个家族,各个国家都不断争夺子民,强迫他们祭祀贵族们的先祖,以便获得最纯正的香火。每一个人就像被圈养起来的奶牛,就是为了给主人提供最纯正的牛奶。”

    秦文心中默默道:“真是奇怪的世界,奇怪的规则。难怪有人想要打破这种世界,每一个人没有一点自由,比地球上的宗教国家还要苛刻。我要是被人圈养成奶牛,还不如死了算了。”

    老猿道:“这些信仰的人,也可以获得力量,成为他们的培养对象,获得一些权力和自由。”

    秦文道:“袁老,你给我说这么多,不会想让我继续传承灭魂组织的大任吧。”

    老猿呵呵大笑道:“你就是有这份心,我怕你也没有这能力。我觉得你也许是失忆了,对这天罗大陆中的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只不过是告诉你一些基本的情况,免得让人当作白痴。”

    秦文忙施礼道:“就是就是。”

    老猿抬头道:“我们面前的就是圣帝老爷,你集中自己的精神,把自己最虔诚的祷告传递给圣帝老爷,看看能不能感受到自己体内有力量流转。”

    秦文道:“这是为何?”

    老猿脸色猛然一变道:“我正在传授你修行的第一步,要想成为魂修就是要凝结魂意,让魂意在自己的体内流转,形成魂力。魂力是魂修力量的源泉,凝聚在丹田之中。随着修炼的加深,就可凝聚强大魂念,沟通天地间的武魂,甚至是魂皇的武魂,凝聚魂牌。”

    老猿慢慢起身,向魂皇的画像施礼,道:“你好好感悟吧,这谁也帮不了你。如果不能凝意,你也可以通过体能训练,但是最多能达到通念境界顶峰的力量,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提升。”

    秦文心中一动,他已经明白魂修的两个层次,最基础的就是凝意,接着是通念,通念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力量。

    秦文扭头问道:“兵长是什么境界?”

    老猿叹气道:“通念中期,要不是他魂牌破损,也许早已突破到控灵境界。本来是修炼天才,因为一次意外成为现在状况,还被我们这些废人拖累着。唉,真是命运无常啊!”

    “咯吱”神庙的大门慢慢关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秦文心情也很沉重,自己本是无神论者,让自己用自己虔诚的信奉魂皇,自己真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但是为了强大的力量,自己必须这么做。

    自己的体内拥有不知名的力量,但是自己根本无法调动他,希望自己达到凝意境界后,可以真正的掌控那股恐怖的力量。

    他慢慢的起身,从供桌上拿起三根供香,点燃轻轻的插在香炉之中。

    看着香火慢慢的升腾,秦文跪在蒲团之上,轻轻的祷告。

    希望能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存在,让自己踏入修行之路。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自己体内没有任何反应。

    慢慢的枯燥的感悟,让秦文开始坐不住,他睁开眼睛,死死的顶着眼前的画像,但是对方根本没有一点理睬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