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爷心情不好

    更新时间:2016-08-07 17:27:45本章字数:3072字

    一对浩浩汤汤的乞丐从街道中冲来,他们身上腐臭的味道让街道两旁的人,不由得掩盖自己的口鼻,纷纷的躲开。这正好让乞丐行进的速度提升不少。

    这庞大的情景顿时让那酒楼的伙计愣在那里,看着冲来的乞丐队伍,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秦文轻轻冷哼,身体猛然转向那队伍,伸手一指,那队伍顿时转变方向,向聚满楼的大门冲去。

    小乙哥大喊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秦文猛然抛出一个钱袋,淡淡道:“吃饭。爷心情不好,掏自己的钱请别人吃饭。”

    小乙哥顿时傻了,心情不好就请别人吃饭,这是什么逻辑。

    那些乞丐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一个个撞开拦截他们的伙计,向大厅之中冲去。他们快速的做到空闲的位置之上,那些本来已经有人的的桌子,也不断被人放弃,一个个的掩鼻躲避开。

    实在没有作为的人,就坐在地上。

    他们整齐划一的喊着:“馒头……”

    秦文嘿嘿的笑着,整个人慢慢的坐在墙角,看着聚满楼中的一切。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举动,被在二楼的两个人看在眼中。一个老人扭头对身边的人道:“真是一个不错的家伙。”

    “福伯,真是抬举对方了,一个小乞丐而已。”容貌文静的女孩淡淡道。

    “大小姐,你可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要不然就不会轻视对方了。”

    “福伯,这人不就是聚集了一群乞丐,来这聚满楼闹事吗?”

    “有人能把乞丐聚集起来就不简单,就连罗家那小子也没有可能。”

    那文静的女孩脸上在一瞬间出现笑容,高兴道:“真的是罗毅哥哥吗?”

    福伯淡淡笑道:“罗家小子消失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忘了他。”

    “罗毅哥哥,小时候没少帮了我,也不知道他后来为什么消失不见了,当时我还伤心好久呢,觉得以后都没有人保护我了。我们为什么要找罗毅哥哥,他真的在这里。”

    “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在这里能帮我们也只要罗毅那小子,这里是四大家族势力的禁区,如果没有我们认识的人,可能在这里寸步难行,更不要说调查魂栖木的问题。”

    “我就知道跟着福伯,肯定有意外之喜。”

    “哈哈,离开东方家的商业奇才,我也是无法完成任务的。”

    “福伯,你有嘲笑人家了。宁儿知道福伯最疼我了,知道我最想来这边荒城,就带我来了。我也知道这次为了调查边荒城出现的魂栖木,本来就不牵扯商业行为,我就是求家主他们也不会答应我来的。”

    福伯摇头道:“这次也是事关重大,没有你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得动那罗毅。这魂栖木一直是我们东方世家经营,在龙明帝国,没有人敢触我们家族的利益。但是在这边荒城不一样,如果是那人想要插手,就连家主大人也无能为力。我们也一直阻止让边荒城出现这种状况,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没有避免。”

    东方宁儿淡淡一笑道:“我看是他们都怕有人抢了我们四大家族的地位吧。我知道其他的家族也不断向我们施压,不就是害怕民间的魂修无法控制,不能把最重要的战力掌控在我们四大家族手中。现在所有想要修炼的人,尤其是天赋比较高的人,必须完全效忠我们四大家族,才能被赐予魂牌,获得四大家族先祖的武魂,一生都不能背叛。”

    福伯呵呵笑道:“哪怕这魂牌流落出去,他们的武魂力量控制方法也在四大家族的手中,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虽说人一生只能与一个武魂沟通,形成通魂。就怕他们不怕顾忌凝聚新的魂牌,那将是非常的麻烦。所以民间不可以出现空白的魂栖木,让他们凝聚魂牌。”

    东方宁儿叹息道:“现在凝聚魂牌最重要的魂栖木,竟然在边荒城出现,也就是说有人至少找到了一棵原树,如果不进行阻止,任其发展下去。那只有东方家才掌控的魂树,将不会成为独有的,那时候最重要的东方家族甚至会失去自身的价值。”

    “呵呵,不错,这是家主担心的事,所以我们不光要把流落人间的魂栖木收回,还要找到那棵原树。但是这边荒城太奇特了,四大家族几乎没有任何力量,让我们的调查一直无法渗入到内部。”

    福伯又走到窗口,看着那悠然自得的秦文,都说边荒城的乞丐都是等死的人,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异类。

    “大小姐,好戏开场了,你不来看看!”

    东方宁儿伸了一下懒腰,露出饱满的胸部,淡淡道:“不过是小人得志,懒得看。”

    “呵呵”

    在福伯的目光注视下,只见小乙哥慢慢的走到秦文的身前,向他施礼,乞求着着什么,同时把手中的烧鸡恭敬的递到秦文的身旁。

    那秦文就是闭着眼,嘴里叼着一颗枯草,有滋有味的嚼着,根本没有一点搭理对方的意思。

    “小爷,我们错了,请你把那些乞丐,不,那些大爷都带走吧!”

    秦文掏掏耳朵,叹气道:“你也知道我们乞丐都是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人,不吃饱,谁让他们走,他们就会给谁拼命。”

    “小爷,我们掌柜说了,这次的饭菜我们请,但是你一定让他们吃完后离开。”

    秦文摊开手,淡淡道:“我能把他们带来,并不一定能带他们走,这我也当不了家。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不管饭,他们饿两天不就离开了吗。”

    小乙哥一时语塞,嘴中嘟囔着:这……

    秦文从对方手中接过烧鸡,淡淡道:“给你们出了一个注意,吃你们的烧鸡也不为过了。”只见他郑重的把两个鸡腿揪下来,郑重的包好,放到自己怀中。

    这时,只见一个老管家模样的人快速的跑来。

    小乙哥忙上前道:“掌柜的”

    只见这人猛然甩了小乙哥一个巴掌,大吼道:“我让你求这位小爷,你是怎么做的。”

    小乙哥愣在那里。

    掌柜道:“小爷,是我管教下人不利,冲撞了小爷,还请小爷高抬贵手。”说着递给秦文一个布袋。

    秦文摆摆手道:“无功不受禄,这件事于我无关。我真帮不上什么忙,刚才只不是恰逢其会,让你们觉得我是幕后之人,你们也真高看我了。”

    掌柜道:“是是,我也没说是小爷的主意,只不过这聚满楼是内城白家二少爷的产业,我也只不过是一个管事的。大家都是一条街上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还不是要多照顾。这些薄礼是孝敬小爷,以后还要相互照看着。”

    秦文慢慢站起身,接过那钱袋,晃了晃,哗啦啦的声音带着沉重的感觉。

    对着掌柜点头道:“那些人真不是我找来的,只不过看在都是穷兄弟的份上,替他们付了一些饭钱。既然掌柜这顿饭不收钱,我只好把垫付的钱收回了,谢谢啊,真是好人。”

    说着慢悠悠的走了,大概是有眼尖的乞丐看到秦文的离开,一个个的揣满吃的东西,也是稀稀拉拉的离开了。

    掌柜恭送秦文离开,猛然又打了小乙哥一巴掌,怒吼道:“你是怎么惹得他。”

    小乙哥道:“我们之前都是这么对待乞丐的,都是直接轰走,最多打断腿。”

    掌柜抡起手掌,还要落下,那小乙哥猛然跪下,道:“掌柜的,我真不知道怎么惹到这人的,再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乞丐变得这么难缠了。”

    掌柜叹了一口气,淡淡道:“以后有一点眼力劲,这人不简单,所有的乞丐哪一个不是身上带点伤,你看这人腿不瘸,身上有没有其他的残缺,这人不仅仅是乞丐那么简单。”

    再加上这秦文说话滴水不漏,一直没有说这事与自己有关,把所有的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还有对方掂量那钱袋,感到满意之后才同意,还说这钱本就是自己原来付饭费的,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

    什么时候乞丐里面出了这么一个家伙,不按常理出牌。

    小乙哥不服气道:“就这么算了,是不是告诉白少爷收拾他。”

    掌柜的生气道:“你真是不开窍,并不是这人多么可怕,只是这人要是天天让乞丐来闹,我们怎么做生意,到时候没有人来聚满楼吃饭,我看白少爷收拾的是我们。”

    看着生气回去的掌柜,小乙哥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忙追上去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了一遍。

    “什么,你说那人没有死,不可能,我直接探查过,那人没有一点气息,要不也不会扔到乱葬岗。”

    小乙哥点头道:“绝对是他,这几天我遇见的乞丐,只有他是没有任何残缺的。刚才听掌柜的一说,才猛然想起来,这人的脸,绝对是他,就是干净一点。”

    掌柜沉思不语,如果是这样这事可能就没有那么简单,也许是有人已经盯上了聚满楼。

    掌柜对向小乙哥吩咐道:“我去一趟内城,你们看好酒楼,千万不要再给我戳什么事,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小乙哥点头道:“掌柜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