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也不是没办法

    更新时间:2016-08-15 17:49:04本章字数:3009字

    天极阁,淡淡的香火不断逸散出来。

    胖虎无精打采的趴在柜台之上,张口吹着那些从后堂飘出的香火。

    他发现自己变得不自由了,但是为了把老大手中的那奇异的卡牌弄到手,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

    “小胖,有没有人来,”

    胖虎抗议道:“不要叫我小胖。”

    秦文从后堂慢慢走出来,叹气道:“这广告都贴出去这么长时间了,一个上门的都没有。”

    “老大,你达到凝魂了没有!”

    秦文摇摇头叹气道:“也许是我自身没有资质,连一点魂念都感受不到。”

    胖虎搓着手,笑眯眯看着秦文央求道:“老大,让我看看那卡牌,那东西好神奇,与武魂牌的用法还不一样,难道是老大你发明的。”

    秦文道:“这东西是天极宗的祖师爷东西,只有核心弟子才能有幸见到,就你一个刚入门连武圣关羽都没磕头的人,还想看宗门之宝,想得美。”

    胖虎猛然跪在地上忙道:“老大,你收我为徒吧。”

    秦文道:“你什么时候通过白虎堂的考验,拜过武圣再说吧。”

    胖虎道:“不就是一些挨打吗?”

    秦文大吼道:“什么挨打,那是考验勇气、骨气还有义气的。过刀山,穿枪林,斩小指,喝血酒,只要你能全部做到了。我就让你拜在天极宗之下,成为内门首席大弟子。也会传你符阵,那镇宗卡牌也能使用。”

    “真的,不对,首席大弟子,难道我要拜你为师。”

    “当然,要是不愿意,就老老实实给我看店,去外面给我去拉人。”

    小胖气呼呼的看着秦文不停在木料上刻画着,但是令他感到惊奇的是,竟然是做那最为普通的神位牌。这是最低等木匠才会做的事,但是这秦文好像对此非常的认真。

    木料在秦文手中不停的翻飞,但是令胖虎感到惊讶的是,对方从木料上刻下的木屑,每次好像都差不多。

    胖虎慢慢走过去,捡起两片木屑,真的,一模一样大小,甚至连边角都一样。

    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把木屑都能控制的这么好。

    但是惊奇了一阵子的胖虎,又觉得无聊起来,双手托着腮,看着聚精会神的秦文,不停的雕刻着那些神位牌。

    但是如果是有魂符师基础的,就会发现每一个神位牌上面的花纹都不一样,而且是变得越来越精细,越来越精美。

    秦文几乎感觉不到疲倦一样,就像原来小店的老人,不停的刻着手中的神位牌,好像在雕刻一件举世瞩目的精品。这就是一种态度,哪怕是最简单的事情,也要把它做到完美。

    夜色慢慢黑了,胖虎无奈的开始收拾门面,又白等了一天。如果以后一直都没有人来,自己难道就这样荒废下去。但是那刀上枪林也不好过,自己这身肥肉,不知道要掉多少。

    “砰砰”

    “谁呀,不知道刚关上门。”

    “我要修复魂牌!”

    胖虎猛然一喜,终于有人找上门了,喊道:“前辈稍等,我马上开门。”

    那人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秦文,淡淡道:“你们师傅呢?就说夜无极拜求。”

    秦文道:“师傅他老人家游历天下,已经把店交给我了。”

    夜无极发出一声叹息,转身就要离开。

    秦文大吼道:“你怎么走了?”

    “我来的不巧,你们师傅不在,我当然要离开。”

    秦文道:“师傅不在,不代表着就没人能修复魂牌了。”

    “难道是你?”

    秦文咳嗽一声,点头道:“是的”

    夜无极再次叹息,直接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胖虎拦住他,不能让他走了。”

    胖虎那肥胖的身体还没有靠近对方,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到一边。

    秦文道:“人一生只能与一个武魂沟通,如果魂牌毁了,一生的修为就废了。说句不好听的,那连废人都不如。哪怕空有超强的力量,也不能发挥半分。”

    夜无极猛然停下脚步。

    秦文道:“有时候比成为废人更加可怕的是,自己周围轻蔑的目光,亲人痛惜的表情,让人觉得还不如自己死了算了。最惨的是怕自己的敌人知道,到时候只会被羞辱含恨而死。”

    夜无极冷哼道:“不要说了”那庞大的气势顿时冲来,那柜台上的木料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

    胖虎揉着摔疼的屁股,噘嘴道:“对我们凶有什么用。”

    秦文拦住胖虎道:“这是心中苦闷无处发泄而已。”

    夜无极猛然施礼道:“还请小兄弟帮我。”

    秦文道:“我的酬劳可不低。”

    夜无极道:“我之前也有点积蓄,倒也可以支付的起。”

    秦文道:“好吧,我是根据魂牌的破损程度收费。”

    夜无极从自己的胸口慢慢的掏出一块黑色的魂牌,对方脸上珍惜的表情,可见对这块魂牌的郑重程度。

    要知道天罗大陆上的魂修,大部分都会依附家族或者势力,很少有散修。散修所经历的磨难一般是依附家族的几十倍,甚至百倍。修炼资源的缺乏,每次都是从死神的镰刀下讨生活。

    但是散修代表着自由,还是有很多的人选择这条路。

    秦文结果魂牌,仔细看了一眼,郑重道:“这魂牌通体出现裂纹,尤其是最主要的魂符都破碎损坏,这魂牌几乎废了。”

    夜无极叹气道:“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如此狼狈,躲在边荒城中,这魂牌能不能修复。”

    秦文沉默一下,他能修复魂牌的原因,是因为所有的魂牌上面的符文都是独立存在的,每一个都刻画的非常大,犹如装饰品一样。只要符文损坏的不是很大,通过葛尹研究的符文阵法,可以把原来的符文缩小,改造成新的的符文阵,再次激发这魂牌的力量。

    可是眼前的魂牌几乎要完全碎掉,完全是不能修复的状态。

    夜无极叹气,他知道就是这种结果,这几乎碎掉的魂牌,什么人能够修复。与自己魂识相通的魂牌,不可能被替换,如果完全碎掉,那里面的武魂就会反噬自己的灵魂,完全被吞噬。

    夜无极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的转身离开。

    秦文看着对方样子,喊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夜无极整个人神情激动起来,大叫道:“真的。”

    秦文道:“但是我缺少一种主要的材料”说着拿出一个雕刻精美的手环,递给对方:“我需要这种木料,但是我这里没有。”

    夜无极道:“这是什么木料,我去找。”

    “这是一种能够储存魂力的木料,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知道师傅给我留下了这个手环。”

    夜无极道:“我知道了”说着就直接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胖虎看着对方慢慢离开的身影,低头向秦文竖起拇指道:“老大就是牛,做生意直接抓住对方的痛点,先是给对方希望,再直接把对方打入深渊,在对方万念俱灰的时候,再给对方希望。到时候这人只有乖乖的送上钱,哪怕是天大的价钱,对方都必须拿出来,一点都不含糊。高,实在是高。”

    秦文道:“谁有你这样龌蹉,我真是想要帮他。这人一定是有故事的人,我看得出来他非常重情义的。有时候为人处世还要讲究情义,这叫结交人脉。”

    胖虎道:“那老大也是目光深远,结交了这人,以后他还能不帮衬我们。”

    秦文点头道:“我也是有私心的,我也想通过他找到我想要的木料。”

    “他能找到吗,谁知道。我只奥有些散修的事情,他们有时候会接受不同的雇佣任务,他去的地方比较多,也许比我们要知道得多。”

    “老大,真的能修复吗,万一完不成,我觉得那人可能会吃了我们的。”

    秦文道:“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什么?我这几天会努力闯过刀山枪林,老大你不要叫我过来了。”说着胖虎一闪身,就窜了出去,那速度与自己的肥胖的身体根本不相配。

    秦文叹息道:“我也好好好研究一下怎么修复这样的魂牌,以后生意肯定少不了。”

    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这些破裂的魂牌最主要的的原因是,魂力不能通过魂符牵引出来。但是那些魂力并没有消失,还是全部集中到魂牌之中,自己只要把那些魂力牵引出来就行了。

    葛尹所有符阵基础共有四类,攻击符阵,防御符阵,储能符阵,还有连接符阵。

    秦文所想到的就是利用连接符阵把那原来魂牌中的魂力,连接到另外的木料之中。这破损的魂牌就是一个能量提供中心,镶嵌在新刻画的攻击符文之中,让对方的修炼的魂力激发出来。

    但是也有一些问题要解决,那就是这样把两者纹丝合缝的连在一起。

    他能想到就是地球上木匠的榫卯结构,这样在连接的地方刻画好符阵。但是他还没有尝试过,心中也没底。

    秦文无奈开始按照自己设想中的方法,开始一点点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