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名震边荒

    更新时间:2016-08-22 17:35:24本章字数:3118字

    秦文呆呆的看着那被吞噬的四块魂牌,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都是自己研究的对象,说不定能用着魂牌,做自己手中御魂符阵的魂力之源,这样自己的手中的符牌就有用不完的魂力。

    “老天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在我的体内。”

    夜无极也呆了,这魂影,看着没有任何修炼迹象的秦文体内竟然隐藏着一道魂影,这可是虚魂境界修士才能做到的。难道这人是虚魂境界的修士,太可怕了。

    这到魂影把那魂牌之中武魂吞噬的画面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回荡,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力量。

    夜无极震撼的结巴道:“前……前辈,你难道是虚魂境的前辈吗。”

    秦文一拍脑袋无语道:“虚魂,呵呵,我连凝意的境界也没有。”

    “但是,刚才那到魂影不是虚魂境才有的吗?”

    秦文无奈道:“鬼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打招呼住在我的体内不说,还白吃白喝。唉,我拿他有没有一点办法,真是倒霉。”

    夜无极点头道:“那大师,也是了不起的人,要不然怎么会有魂影在你的体内。”

    “唉,我真不希望他住在我的体内,万一哪天把我吞噬了怎么办。”

    秦文想起这隐患,都感到害。地球上的修真小说之中不是有不少这样的例子,寄居在别人的体内,慢慢变得强大,在夺舍别人的身体。真是太可怕了,自己只不过是多方不断修养恢复的容器。

    秦文不想再纠结这问题,忙道:“怎么样,那魂牌用这还顺手吗?”

    夜无极施礼道:“多谢大师,真没想到你真的把这魂符修好了。这魂符中间的图案,我也非常喜欢。”

    秦文道:“那就好,里面的魂力流逝不少,我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你帮我办件事。”

    夜无极猛然单膝跪在地上,道:“任凭吩咐!”

    秦文道:“你这是干嘛,快起来。你把这五个魂牌的碎片,直接送到内城,告诉他们天极阁的老头发怒了,让他们最好知趣点。”

    夜无极点头道:“我明白。”

    秦文道:“记得把那两个内城的守卫打一顿,君子通常是有仇就报。让他们知道,你夜无极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夜无极道:“我明白。”

    “你不要这样,我们是兄弟,不是主仆,弄得我都没法说话了。”

    “我明白”

    秦文一拍脑袋,这个世界的人都被奴化了,动不动都是这番模样。他本来还想着找一个老头替自己撑着门面,自己在幕后操控,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既然撕破脸了,就增大光明的站起来。

    他让夜无极把那内城的守卫打一顿,就是告诉他们曾经的夜无极又回来了,也顺便展示一下天极阁的实力,能让魂牌破损的魂修重新站起来,你们要是敢动一下天极阁,只怕天下的所有魂修都不会答应。

    能修复魂牌,这些魂修还不是把天极阁捧到天上去,慢慢就会形成与天极阁为敌,就是与整个天罗大陆的魂修为敌。

    秦文的目光看着远方,仿佛要穿透无边的黑暗。

    内城珍宝阁,灯火通明,在那没有被光明照射到的地方,是被黑暗更加可怕的阴暗,尤其是那常年不见天日的密室,真是阴森的可怕。

    林掌柜对坐在座位上的人施礼道:“右使大人,我们已经查到了,那小子的邀请令牌是偷来的,原来持有的人被他们放倒,最后在僻静处被找到。”

    那人阴阳怪气道:“我不想听这没用的东西,我想知道他的那手环。”

    林掌柜点头施礼道:“是是,那手环已经查明,他的主人是天极阁的主人秦文,这人没有来历,这人好像凭空出现在天安区,每天只去赌场小店两个地方。后来那天安区的赌徒成了他的手下,也没什么可疑的。”

    “天极阁,也许真不简单!”

    “原来只是天安区一个雕刻神位牌的小店,没有什么名气,后来被秦文改成这个名字,还说与天玄老人有点关系。”

    “天玄老人,呵呵,真是可笑,要说有关系,这边荒城的人与他都有关系。我听说是那天极阁之上出现天玄老人的名字而已,真是可笑。”这人用手遮住嘴唇,妩媚的笑道。

    “是是,我已经派人过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结果?我看不一定,那人既然与东方家族有关,他的背景不可能这么简单。我听说那东方大小姐,还去了那人的小店,你觉得以高高在上的四大家族会对一个无名之辈重视吗。”

    “是是”

    这右使大人用兰花指理了理耳旁的头发,淡淡道:“林掌柜,这事你可能太草率了,你应该等我到这里再安排。”

    “小的该死。”

    “你是我林家人,这些规矩,唉,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试探对方一下也好,我来了也会这么做。”

    林掌柜跪在地上,低头道:“小的知错了。”

    林右使淡淡道:“天玄老人的故友,真的存在吗。”

    林掌柜抬头道:“这不可能,天玄老人云游四海,不知所踪。他的故交哪一个不是惊天之辈,怎么会有隐藏在边荒城的落魄故交。”

    “能把魂符按照一定规则排列,形成一种奇异的存在,能是简单之辈。那手环上的裂纹是怎么出现的,我觉得它之前肯定是一件防御性法宝,还发挥过不小的作用,才会损毁。”

    林掌柜道:“那天极阁原来的主人,已经详细探查了,资料很快会送过来。”

    “查查吧,最好隐秘些,不要触动了这城里的老怪物。别说我们,就是家主也承担不起他们的怒火。”

    “是是”

    这时密室的门口,出现轻微的脚步声,不停的徘徊,好像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进来吧”

    密室的石门慢慢打开,那阴森的气息顿时冲出,好像能把别人整个人冻僵。

    “什么事?”

    “右使大人,夜无极给我们送来了这个,还有一句话。”

    林右使慢慢的起身,紧紧的盯着那破碎的魂牌,眉头紧皱。

    林掌柜大怒道:“把人杀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和手下的魂牌打碎,这是示威吗。”

    林右使的兰花指猛然一挥,林掌柜赶紧闭嘴。

    “这魂牌不是用蛮力打碎的,而是魂力,冲入魂牌的魂力太过强大,这魂牌无法承受才直接破碎。”

    林掌柜猛然一惊道:“怎么可能,就是控灵顶峰的修为,也无法用魂力把一块魂牌打碎,要知道魂栖木天生就有束缚魂力的作用。”

    林右使叹息道:“这就是问题所在。”

    林掌柜额头的冷汗淋淋,结巴道:“难道是虚魂之上的境界,那内城的老怪物怎么会没有出手。”

    林右使淡淡道:“在边荒城,别说虚魂境,就是控灵境的修士动用魂力,我们也能感受到。但是你感受到那么强烈的魂力流动吗,没有,也就是说对方并没有出手,只是来警示我们。”

    林右使对那禀报的人道:“还有什么话,是不是让我们不要招惹他们。”

    “是,不过奇怪的是那夜无极,竟然直接暴打了那内城的守卫,展现的实力至少通念后期。”

    “呵呵,真是有趣,一个废人竟然重新拥有了魂力,还有没有其他情报。”

    “天极阁主要经营的是修复魂牌,还在荒城贴了不少的告示。我们查到这天极阁原来的主人是一个不知名的老人,这人非常普通,但是他曾经为用了赌坊焦五修复过魂牌,后来就没有在出手过。”

    林掌柜大惊道:“焦五,我知道这人,他的魂牌非常奇特,通念后期,就能在自己盾牌之上凝聚一层相当于控灵境界的能量盾。我们一直以为他是具有特别的天赋。”

    “白家的焦五,我听说前一段时间被人杀了,最后整个白家都出动了,也没有抓到凶手。”

    “没错,右使大人,那焦五死亡后,这天极阁又重新做起修复魂牌的生意,是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协议。”

    “哼,在绝对的武力之下,什么协议都是狗屁。也许之前没有高手坐镇,被对方恐吓压制。现在可能是这天极阁的高人回来了,顺便把对方斩杀,重新高调复出。”

    “这夜无极的魂牌也是他们修复的,所以他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们。右使大人,这天极阁不能留,就凭借这能修复魂牌的力量,天下所有的魂修都会慢慢聚集在这人的身边。”

    “是啊,我也知道这人不能留,但是现在我们是不是能动对方。我这就去禀告家主,让他老人家定夺。”

    “恭送右使大人。”

    夜无极的重新出现,珍宝阁的失利。让整个边荒城震动,各个势力都在揣测这天极阁的力量,他们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想法。

    这是一个不能让他随意成长的存在,要不然整个天罗帝国的格局就要完全被打破,触动的不是几个人的利益。但是也有不少的家族蠢蠢欲动,想要讨好无极阁,他们早已不愿屈居在别人的门下,想要夺取世界的话语权。

    就连秦文也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到底是福是祸,但是他知道这必须是自己要走的路。如果自己不能引人注目,也许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扔到乱葬岗了,无论是什么风雨自己都会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