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研究符牌

    更新时间:2016-08-27 17:35:52本章字数:3043字

    天色微亮,胖虎睡意朦胧的走到后门,打开门的瞬间整个人楞在那里。

    “怎么了,快点走,要不然又要被人堵住了。”

    秦文把沙袋绑在腿上,看到那胖虎站在那里催促道。

    “老大,外面站着不少的人。”

    秦文不满道:“管他们呢,我们走。”

    门外整齐划一的站着两排家丁,他们一个个神情严峻。

    在两队人的中间,跪着四个人,全身布满鞭痕,那紫黑色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疤,还是非常的触目惊心。

    白云浩从众人的身后出现,向秦文施礼道:“见过少阁主。”

    秦文笑嘻嘻道:“白大少,这是干什么,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白云浩叹气道:“我的手下不懂事,冲撞了少阁主,我带他们来谢罪的。昨天他们就已经知道错了,又怕打扰大师,一直等待大师醒来,还请大师恕罪。”

    只见他手臂一挥,那跪在地上的四人,猛然挥动手中的匕首,刺向自己的双眼,鲜血顿时飞溅出来。

    他口中喊着,“我们有眼无珠,还请大人饶恕。”

    秦文大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想让我一天的心情都不好。”

    真正让他气愤的是,这些人竟然不拿人命当回事,真是太野蛮了。自己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做,出言阻止还是太晚了。

    秦文看不惯这样的血腥场面,扭头向小店中走去。

    看着秦文拂袖离开,那白云浩猛然一愣,难道自己的道歉还不够诚恳,他无奈的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淡淡喊道:“还不赎罪!”。

    那些人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悲戚的神采,手中的匕首猛然抬起,直接向自己的胸口捅去。

    秦文心神一动,扭头看到他们的动作,大吼道:“你们有完没完,难道还嫌这街上的血不够血腥吗。”

    白云浩施礼道:“这些人冲撞了大师,死不足惜。”

    秦文道:“他们有什么错,再说冲撞我的我自己会解决,你何必要多管闲事。”

    白云浩被呛,尴尬的笑了笑道:“是我失礼了。”

    他身后顿时有两人抬着三个箱子走来,其中一个打开里面装着是那两根烈火猪的獠牙。

    “这是干什么,怎么弄来的怎么弄回去。”

    白云浩道:“这是大师的自己的烈火猪牙,我们只是帮忙运来而已。”

    秦文道:“把我的东西留下,其他的带走。”

    白云浩谄媚道:“这里面都是一些小玩意,还请大师笑纳,是我们赔礼道歉之物。”

    白云浩施礼后带着手下的人快速的离去,秦文喊了一声,对方并没有停留。

    秦文大吼道:“胖虎快点去请郎中,你没看到地上还躺着人吗。”

    胖虎道:“这些人我们救他们干嘛。”

    “干嘛,你说干嘛,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快点。那群混蛋,如此草菅人命,早晚要遭报应的。”

    秦文一个个的把那些捂着眼睛的人,扶到屋内,看着那不断留下的鲜血,但是他们硬是忍着不吭声,这份硬起真是让人感叹。但是普通人竟然在这些权贵眼中,就像一只只蚂蚁,可以随意碾杀,而毫不可惜。

    这些人是因自己而成这样子的,他心中更多是愧疚。

    秦文看不得这些人的凄惨,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撞见那郎中快速的走来,简单的交代几句,有些茫然的看着这清静的世界,但是他心中却是如波涛般起伏。

    这是残酷的世界,由不得自己稍微有一点懈怠。

    “咦,老大,他们可能觉得你喜欢这些雕刻品,竟然弄来了两箱子。”

    胖虎打开那些箱子,满箱子的都是一些古玩雕刻精品,大部分都是珍奇材料制成的。他虽然不认识这些东西,但是他觉得这些肯定值不少的钱。

    秦文看着胖虎拿起的那些东西,心中一动道:“这些东西的材料都比较奇特,说不定正好做自己研究材料。”

    胖虎道:“老大,你说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

    秦文道:“你这两天不是开始练习刀法了吗,把这些东西都削成魂牌大小。”

    “老大,不是吧,这些雕刻的东西多好看,为什么要毁掉。”

    “我让你干,你就敢,是不是不想成为魂符师了。”

    胖虎耷拉着脸点头道:“好的。”但是他心中还是感到有些可惜,这都是精美的雕件。

    唉……

    秦文心中也是有些暗暗不爽,自己一天的好心情都被那白家破坏掉了,拿起一根猪牙进入工作室。

    每天秦文都会对着那墙壁上挂着的葛尹的画像,拈香跪拜。每次敬过香之后,就会开始研究那些魂符。

    秦文拿着这烈火猪牙,上下打量,手中的刻刀快速的落下,但是令他惊异的是,这猪牙的硬度竟然超乎自己的想象,自己用了非常巨大的力量,也只是在它的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要是有地球上的机械就好了,再坚硬的东西也能轻而易举的搞定。

    “胖虎……”

    那胖虎正慢慢拖动外面的箱子,听到秦文的声音,快速的跑来。

    “去把那最好的刻刀拿来,我就不信了,还搞不定一块猪牙。”

    胖虎失望的答了一声,他以为这次会让自己进入那工作室之中,学习雕刻魂符呢,没想到只是拿一把雕刀。他刚才整理木箱的时候,正好里面放着一套刀具。

    紫云刀因紫色刀柄上一团团祥云而得名,是制刀大师白水的杰作,也是边荒白家的先祖。真是靠着这一手制刀手艺,让白家成为如今的一大权贵。

    秦文接过这刀具,入手沉重无比,那锋利的刀锋闪着寒光。

    他轻轻拿起一把刻刀,用力向那猪牙斩去,令他意外的是一大块骨质被轻松的削掉。

    “真是好刀,这白云浩还真是心细。”

    胖虎看着秦文道:“老大,我听说这猪牙需要用高纯度的醋浸泡之后,才容易雕刻。”

    秦文有些尴尬的道:“你懂什么,那样只会破坏这猪牙的特性。去去,快点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

    那婴儿手臂粗细的猪牙,被他慢慢的截成十厘米大小的小段,刨成两厘米后的薄片,精心打磨,让整个骨牌变得的光洁。

    只见秦文静心吸气,他手指飞动,那白色的骨屑纷飞,在骨牌的中心,一个个犹如蝌蚪一般的奇特的符文,被他慢慢雕刻出来,这些符文按照一定的持续排列,相互连在一起。

    这是能量阵,看着这符阵慢慢成形,秦文心中涌现前所未有的一种欣喜。虽然是最简单的能量阵,也是耗费了他不少的精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但是这只是第一步,这一步能成功,说不定就能让他制造出全新的符牌武器。

    秦文平息了一下心情,大口吸了一口气,开始在能量符阵的外围雕刻攻击符阵,他现在掌握的攻击符阵,只有金色的小剑。但是也有上万个符文组成,对于现在的秦文来说也是不小的考验。

    天慢慢黑了,但是秦文还在不停的刻画符文,这些繁奥至极的符阵,需要非常精细的雕刻,每一次用力都要适中。

    秦文现在雕刻是那连接符阵,只要把能量符阵与攻击符阵连接在一起,整个符牌就算完成,剩下的就是检验这符牌能不能用了。

    当秦文把最后一个魂符雕刻成功,他的心完全放松下来,仔细打量着自己完成的符牌。这时整个符牌之中传来一股温热的力量,秦文心中一动难道还有意外之喜。

    “轰”

    那刚刚完成的符牌在一瞬间炸成碎片,让措手不及的秦文手指之上出现不少的伤痕。

    秦文笑道:“没想到这烈火猪牙之中竟然蕴含能量,好现象,到时候这符牌的用途更广。”

    他又一次重新雕刻那骨牌,他好像找到好玩的东西,迫不及待想要实现。但是现实总是这么残酷,无论他怎样变化骨牌上的符阵,这符牌到最后都会炸裂。

    “为什么”

    连续三天未合眼的秦文,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几乎铺满整个房间的粉末,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颓废感,一次次的失败对他信心的打击远比精神和肉身的疲倦让他更觉得累,难道自己真想错了,除了魂栖木还有那不知名的木料,没有其他可以雕刻魂符的东西。 

    秦文在心中大喊叫,我不信。

    到底是哪出错了?他痛苦地扯着蓬乱的头发。

    他双眼呆呆的看着整个房间,白色的骨粉飞得到处都是,但是他的目光紧紧的盯住那剩余的猪牙末端,锋利的牙尖,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寒芒。

    好像有些不正常的地方,对了,这猪牙末端旁边没有任何白色的骨粉。

    他猛然集齐自己那金色小剑分散躲过这猪牙的场景,难道这猪牙天生具有不是攻击属性,而是防御。

    秦文有些痴呆的哈哈大笑,好像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他拿起最后一块骨牌,又开始雕刻,手指之上虽然有不少的伤痕,但是他对力度的把握,没有丝毫的偏差。每一个魂符都被他雕刻的非常完美,白色的骨粉簌簌的掉落,秦文整个身心都集中在手中的符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