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绑架

    更新时间:2016-10-06 17:01:42本章字数:3155字

    夜色逐渐黑了,整个太和酒楼华灯初上,在黑色的天空中显得非常的耀眼。

    秦文无聊的不停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心中却是郁闷非常,这些人真是酒鬼,喝起酒来就没头,还一个个的拉着自己喝。本想借着尿遁逃跑,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秦兄弟,哥哥的忙,你不能不帮。”

    秦文吐着大舌头道:“帮,一定帮。”

    王少坤拍着秦文的肩膀道:“还是跟我去宋家,到时候以长老的身份,在京都没有人敢看不起你。你不知道三哥,看起来比较风光,但是他在京都地位非常低下,你问问他,他敢得罪谁,任何时候都要陪笑脸。这生活憋屈。”

    秦文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张意泽大喊道:“好,秦少说得好,有时候曲起来不是害怕,而是获得最大的反弹力。我一定会让京都的人对我刮目相看,什么天榜地榜,我都要把他们一个个的踩在脚小。”

    王少坤冷哼道:“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到现在你也没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最多也是在我们面前称雄。在京都哪一个重点培养的对象,不是已经达到控灵初期,有的甚至还优秀的多。”

    柳子博看着双方又是一副开始争吵的局面,顿时大吼道:“好了,喝酒,刚才说了喝酒就是喝酒,其他的不允许讨论。”

    秦文看着三方,一个小小的边荒,已经分成了三派,现在看来投降派已经占了主流,虽然他们投靠的对象不同。真正想要抵抗的也许只有柳家,也许只是柳子博与许良两个,但是这两人现在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这也许是任何时期都一样的状态,有抵抗的,有投降的,有观望的。这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为了最大化的保住自己的最大的利益。这也是一种悲哀,为了利益,抛弃了自己所应该拥有的血性。

    “砰”

    许良猛然栽倒在桌子上,他的身体好像还有点不停的抽搐。

    秦文眉头一皱,大喊一句:“不好,有人下毒,我肚子痛。”

    “秦少,你有想逃跑,兄弟们说过了,喝酒不喝趴下,就别想离开。”

    秦文张着嘴,眼睛一闭,直接倒在桌子上。

    王少坤轻轻拍了一下秦文,喊道:“秦少,你的花样都用过了,快点起来,别装了。”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带来的一些人中,也有人顿时啪啪重重砸到桌子上,整个人昏迷不醒,只有修为最高的许霆还在大口喝着酒。王少坤醉眼之中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多想。

    张意泽感觉有些不对,只见他的眼神向那临湖的窗户看去,只见那窗户猛然间被巨大的力量撞破。

    “咔嚓”

    只见两个黑衣人猛然破窗而来,其中一人向秦文走去。

    张意泽大喊道:“何人这么大胆,敢在内城动武。”说着自己猛然站起,但是他感到自己的脑袋一晕,自己的身体猛然晃动。

    那站在窗旁的人呵呵笑道:“张大少,你修为虽然比较高,但是在灵空散的作用下,你也是没有力气可以使出来。哈哈!现在武魂只怕也是无法凝聚。”

    王少坤大惊道:“苏家的灵空散,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这人我们带走了,哈哈。”那走向秦文的黑衣人,已经把秦文扛在肩膀之上。这人双脚猛然用力,只见他快速的向破烂的窗户跳去。

    这人嘿嘿一笑,也是飞身快速的向湖面上的小舟飞去。

    两个人的身影快捷无比,根本没有停留多少时间,快速消失在夜幕之中,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柳子博用力站起身,看到两人离去,顿时大喊道:“来人,有刺客。”

    只见这二楼的雅间之中猛然冲来几个人,其中一人还是穿着黑衣。

    王少坤大喊道:“抓住他。”

    那黑衣人猛然撕掉口罩,惊慌道:“我家少阁主呢。”

    张意泽全身虚弱无力,大喊道:“还不快点去追,不能让少阁主受到一点伤害。”

    小舟在湖面上飞快的窜出,微凉的冷风顿时钻入秦文的衣服之中,他整个人顿时有些颤抖,身体不由的扭动一下。

    在那黑衣人肩膀上的秦文,猛然醒来,拍了一下身下的黑衣人,大笑道:“真是不错,这点子真是不错。”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他身下的黑衣人猛然大惊:“你怎么醒了,你怎么能不受灵空散的影响。”

    “什么灵空散,我们商量好的,你下药把他们都药晕,把我救出来,没想到你还找了一个帮手。”秦文说完,但是感到有些不对。

    秦文大惊道:“你不是夜无极?”

    那黑衣人冷哼道:“少一些废话,就你连凝意都做不到的家伙,竟然还能靠着一些手段混到内城,老子我最痛恨了。”

    秦文大叫道:“你们弄错了,你们绑我干什么。我一向本分,也没有得罪两位大爷。”

    “给我们老实点,再不老实,直接把你沉到水底。”

    “别,两位大爷,我错了。”

    “真是一个废物,越看越气,真想好好揍他一顿。老子不停的修炼还只是一个打手,这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获得现在的权势。”

    另一人劝解道:“好了,这是特使要的人,到了我们特使手中,管他什么身份地位,到时候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兄弟你这样说,我心里好受多了。”

    秦文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心中叹息,自己这次玩大发了,本想着找个手段逃离那地方,没想到最后真的被人绑了,还不知道要被带到什么地方。

    自己在这内场也没有什么敌人,难道是……

    秦文笑嘻嘻的问道:“两位大哥辛苦了,要知道你们特使想要见我,通知一声就好,何必这么劳师动众。只要吩咐一声,我一定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小子别这么多的废话,老子正忍着一口气呢。”

    秦文脸上有些尴尬道:“刚才喝得酒太多了,我下面有些急。”

    “忍着,别给我多事。”

    秦文扭头向掌舵的黑衣人,道:“这位大哥,我真是忍不住了,万一都撒到裤子上。毕竟是你们特使要见的人,要是身上太过污浊,我怕会影响你们特使的心情。再说本来不是两位大哥的错,要是因为我的原因,牵连到两位大哥,我就罪大恶极了。”

    只见这掌舵的人,用力一撑,整个小舟快速的停在湖心之中,喊道:“老大,解开他手上的绳子。”

    那人冷哼一声,凶神恶煞的走向秦文。

    秦文笑嘻嘻的低头头道:“两位大哥真是好人。”

    他的身体慢慢靠近船舷,身体猛然一动,整个人顿时落入水中,但是在他如水之后,身体周围顿时出现一层金色的光芒,把他全身都包裹住。这时秦文手中猛然出现另一张符牌,那符牌顿时在他手中凝聚出一道金色的光芒。

    金光形成一把金色的小剑,猛然向头顶的小舟劈去。

    “轰”

    那金光直接把小舟劈碎,无数的木头在巨大的冲击之力中,向四面八方散去,一块块的重重砸在水面之上。

    水面上顿时冲出两道身影,快速的落在木板之上,其中一人大骂道:“这家伙不是没有魂力吗。”

    另外的人脸色阴沉的看着湖面道:“这人中了空灵散,就是有魂力也会慢慢消散,看他能撑多久。”

    湖水涌动,只见一道恐怖的力量冲水面之下再次冲来,金色的光芒在湖水的掩饰下,直接冲向其中一人。

    那人大吼一声,发出凄惨的吼叫,他一只腿直接被那道剑光穿过,汩汩的血液从那血洞中流出,这人身体的平衡顿时失去,直接落在湖水之中,接着一道金光直接穿过这人的脖子。

    那湖面上的人喊道:“老四……”

    这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人还有这么强的攻击力,连通念中期的魂修也能这么简单解决。只见他全身凝聚一层能量罩,手中的长刀顿时闪烁着寒光,向湖面劈去。

    “砰砰”

    湖水顿时被巨大的力量劈开,形成数米高的水墙,向两旁落去,溅起的浪花,重重的砸在湖面之上。

    “啊”

    这人看着宁静的湖面,不停的挥动自己手中的长刀,不断砸在湖面之上,无数的湖水被他激起,但是这巨大的力量在湖面上肆虐,但是并没有伤到秦文半毫。

    “砰”

    只见湖面之上猛然冲出一道巨大的水柱,只见那水柱之中冲出一道金光,这金光直接向木板上的人的眉心冲去。那人手中的刀刚刚劈了出去,根本无法快速的收回。

    这人顿时大惊,对方竟然算准了自己力量最弱的时刻,给予自己最强一击。

    这人勉强的抬起自己的长刀,向那飞来的金光砸去,但是那金光速度非常快,逐渐在他眼前放大,显露出一个金色光剑的模样,这金剑直接穿过自己的眉心。

    “嘭”

    这人的脑袋直接碎裂,身体重重向湖水之中砸去。

    秦文猛然向湖水之中钻去,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感到非常惊奇,自己体内的魂影并没有出现吞噬那魂牌。哈哈,这下自己就能得到两块魂牌,真是幸运。

    秦文快速向两人的尸体冲去,但是让他郁闷非常的是,自己体内冲出一道黑光,向自己快要抓到的魂牌卷去。

    “该死的,你还是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