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有人盯上了噬魂树

    更新时间:2016-10-07 17:49:13本章字数:3155字

    秦文失踪已经三天了,边荒城的人几乎把整个边荒城都翻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秦文的下落。

    那幽深的湖水被一寸寸的查找,只有两具尸体,已经被泡的腐败,也找不到任何信息。就破碎小舟的木板也成为重点关注的对象,希望能查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但是秦文好像猛然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踪迹。许多人都在猜测秦文是被其他人劫走了,还是已经出了意外。

    有人欣喜,有人叹息,天极阁的人却是心中悲恨,他们不相信秦文会出意外,还是发了疯一样四处寻找。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秦文早已顺着内湖跑到了边荒城。

    激战之后,秦文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但是能让他补充魂力的只有那噬魂树周围的绿色灵雾,当时他第一反应就是要返回荆棘岭。但是他知道这些人肯定还有接应的,他不敢声张,尤其是自己体内灵力不足的状态下。他只好顺着这内城的湖泊与城外的河道相连暗道,出了边荒城。

    这噬魂树凝聚灵雾的速度好像不慢,已经在它周围形成一层薄薄的绿色能量团。秦文盘坐在噬魂树之下,自己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不停的吞吐着那些绿色的灵雾,不停的在自己的丹田中凝聚灵力。

    这也是秦文力量最大的弊端,自己体内的灵力会不断消耗,但是补充自己灵力的方法,只有这噬魂树周围的绿色灵雾。

    秦文早已有了打算,以后自己天极宗的所在地,必须有一颗巨大的噬魂树,不仅能成为强力的防护,还能为自己的修炼提供源泉。但是他也知道想要在这地方建立宗门,就需要与噬魂树沟通好,要不然还是给对方送菜。

    现在能进入这荆棘岭的方法就是用噬魂木刻画的防御性的符阵,这可能是目前唯一可以安全进入此处,而不被噬魂树攻击的方法。

    “咦”

    荆棘岭周围出现三个人,其中一人惊奇的看着荆棘岭,不由的眉头一皱。

    “王老,怎么了。”

    王老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说道:“你们发现没有,这荆棘岭之中的绿色毒雾好像少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这毒雾可以压制我们的武魂,现在那毒雾消散,这倒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王老摇头道:“这荆棘岭常年被那淡淡的绿色毒雾覆盖,现在却是消失了。这非常不正常,在天罗根本没有清除毒雾的方法,我觉得那荆棘岭深处可能有变。”

    “但是没有噬魂木,我们就不能克制那遗迹之中的蛮兽之魂。”

    王老道:“走吧,家主把这采集噬魂木的任务交给我们,就是再难我们也要去做。”

    他身后的人道:“现在那蛮兽之魂太过恐怖,已经伤了我们不少的人,八个控灵后期的前辈,已经伤了三个,我们不能再等了。”

    王老点头道:“我们走。”

    荆棘岭满地覆盖着横生的荆棘,一条小路弯弯曲曲通往深处,这小路是噬魂树的树根开辟的,是它捕食的通道。

    三人警戒着慢慢向深处靠近。

    “嗖”

    一根巨大的树根冲天而起,直接向三人卷来。只见这王老手中的铁拐猛然一点,只见那铁拐尾端出现一个能量光点,直接与那冲来的树根碰在一起,那树根猛然断裂,一股绿色的雾气汁液冲那断裂处喷出。

    王老大喊道:“小心”

    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一把奇异的伞状兵器,猛然撑开,只见那骨伞之上释放出一层白色的能量,快速的把那蓬莱的树液挡住,那释放的绿色毒雾,也快速的被旋转的力量搅散。

    这时,只见更多的树根轰来,一个个的犹如长矛一般向三人冲来,不断舞动着,一一砸向三人。

    只见那粗壮的树根直接砸到那旋转的骨伞之上,那薄如的能量罩直接被巨大的力量砸中,那举伞的魂修,双手死死的抓住骨伞,用力的挡住那攻击而来的树根。

    但是这树根的力量非常巨大,那骨伞之上的能量罩发生剧烈的震颤。

    “啪”

    树根再次剧烈的砸来,只见那树根直接穿透那能量罩,直接砸到骨片之上,只见这骨片之上的符文发出微弱的光芒,猛然间熄灭,整个骨片顿时破碎。

    这树根猛然一搅,这本来强悍无比的骨伞顿时四分五散。那树根好像找到了突破点,快速的穿过那破洞,猛烈的向那魂修的脑袋拍去。

    王老见此冷哼一声,手中的铁拐猛然在地上一顿,那些缠绕在他铁拐上的树根直接被他用力震断。

    他体内的魂力不停的注入铁拐之中,可以自由活动的铁拐,扫向那缠向那魂修的树根,锋利的光芒,犹如粉碎机一般,所有靠近的树根顿时化为粉末,四处飘散。

    一股夹杂着奇异植物气息的雾气顿时凝聚在一起,这些雾气犹如幽灵一般飘荡而来。 

    王老见此身体猛然后退,那飘散的粉末顿时落在那魂修身上,只见他身上的能量罩,快速的被一种奇异的力量融化着,他整个人更是发出惨呼,身体不停的抽搐。

    这时,猛然从地面上弹起两个树根,快速的向那魂修缠绕而去,直接把对方死死的绑住,快速的向深处拖去。

    另外的两人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些快速退却的树根,眼中是深深的忌惮,没有人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树根把对方拖走。

    那人向王老施礼道:“王老,我们怎么办”

    这些树根不仅具有恐怖的攻击力,还在于根本无法抵抗。不斩断就会群魔乱舞一般攻来,死死缠绕住你的身体。可是斩断就会出现这恐怖的毒雾和汁液,让人无法抵挡。

    王老脸色阴沉,整个人猛然发出一声叹息,淡淡道:“这毒雾太过恐怖,我刚才只是吸了一口,就感到身体酥软。现在我们根本无法靠近,也许只有控灵后期的人才能靠着自身的防御,进入深处。我们两人修为太低,可能无法进入其中。”

    这人哭丧着脸道:“完不成任务,我们怎么向家主交代。”

    王老摇头道:“没办法,现在看来这噬魂树好像变得狂暴了,我们只是刚刚靠近,还没有走到它攻击的范围,按理说它不会主动攻击我们的。看样我之前的担心发生了,这荆棘岭深处可能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只能如实上报,任家主发落了。”

    这人也是神情低落,大喊道:“那欧阳老头还信誓旦旦的说,只要这神骨伞在,就能让我们畅通无阻。哼,骨伞好像没有一点用,就这样毁了,别说可以抵挡这些毒雾,连一点效果都没有。”

    王老道:“欧阳酒鬼还是有点能力,一直被我们视为异类。我之前都看不惯他,一个魂修一直在捣鼓一些木料骨骼,真是让人气愤。现在看来还是有点成效的。要不然我们也不会相信他这次提出利用噬魂木克制蛮兽之魂。他说过只要我们找到噬魂木,在上面刻画魂符,形成一个封印阵法,发挥噬魂木吞噬魂力的力量,就能吞噬那蛮兽之魂的魂力,让其慢慢消散。”

    “那酒鬼的方法有效吗,你看看这骨伞,我看没有多大用,还让我们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们可能之前并不认同他的行为,才会不相信他。就说刚才的骨伞,它可以把我们的魂力凝聚起来,释放能量罩,这就是事实。这已经脱离我们之前的想象。柳家一直在培养魂栖木,研究不少的植物,说不定他们已经发现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如果让秦文听到两人的对话说的,绝对会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人已经意识到噬魂木的奇异之处。这欧阳山也是非凡之辈,竟然一直在研究与秦文符阵相关的东西。

    还有那京都学院的东方世家,也在研究。只要给予他们一些时间,早晚会完成魂符的归纳总结,符阵就会应运而生。但是秦文走了狗屎运,捡了大便宜,直接得到的比他们系统成熟符阵。

    也不知道那死去的焦五如果知道自己手中有这么一个宝贝,一直被自己收藏起来,会不会再气得活过来,对着柱子碰头。

    噬魂树的奇异行为让荆棘岭中的两个人,不敢有所动作,但是秦文却是欣喜异常。

    只见这噬魂树猛然吞噬这魂修的魂力,一股股绿色的雾气再次释放出来,秦文大口的吞噬着绿色的灵气。浓厚的灵气就形成了灵气漩涡蜂拥而至,从自己头顶的百汇穴,不停的涌入。

    丹田慢慢再次充盈起来,无数的灵气逐渐被那旋转的气团吞噬,不断壮大着。但是现在的秦文已经没有之前的欣喜,他知道这气团根本不能支撑自己几次消耗,就会消散一空。

    他现在多么希望有更加充足的灵气被自己吞噬炼化,让他的力量再次提升。但是这噬魂树要想产生灵雾,就必须吞噬魂修,吞噬他们的魂力,才能转化为这种灵雾。

    难道自己要出去抓一些魂修,不断喂养这噬魂树,但是就凭自己这点实力,连通念后期的家伙都打不过,这让自己上哪里去抓魂修。

    秦文心神猛然一愣,刚才这噬魂树吞噬了一个魂修,还有那打斗声,隐约还听到对方的惨呼,难道有人靠近这里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有人会主动招惹这噬魂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