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雪中送炭

    更新时间:2016-10-08 17:52:47本章字数:3185字

    秦文闭目修炼,但是他的心神就是静不下来,感到一种若有如无的危机感萦绕在自己的心头。

    只见他直接起身,慢慢向外走去。他的身体猛然停在那里,看着眼前打斗的痕迹,心中一动,真的有人来这里,他们的方向好像是噬魂树。这让秦文感到有些奇怪,这些人想要靠近噬魂树干什么。

    这时,他的目光猛然盯着一片破碎的骨片,那骨片之上竟然刻画着符文。

    这让秦文顿时皱眉,竟然有人懂得在骨片上刻画魂符,怎么可能,这不是自己人才知道的吗,怎么其他人也知道了。他仔细查看了周围散落的骨片,不停的琢磨这些魂符的意义。

    这些魂符的排列还没有达到自己所掌握的符阵的层次,但是已经注意一些魂符的排列。这说明这些魂符不是胖虎刻画的,这骨片也不是出自天极阁之手。

    难道有人已经知道了噬魂木的价值,来这里砍伐噬魂木。

    奶奶的,你们这不是要断自己的后路吗,要是没有了这噬魂树,我让那里去修炼。

    不行,自己必须阻止这些人的行为,自己本来还想在这里建立宗门呢,要是没有噬魂树,自己上哪里混去。

    秦文晃晃脑袋,自己怎么才能阻挡他们。

    现在看来他们并没有成功,只见秦文猛然一笑,整个人快速的向噬魂树跑去。秦文笑嘻嘻的来到噬魂树之下,摸着一个粗壮的枝杈,不停的摩挲着。

    这一举动顿时让噬魂树感到了危机,整个树冠开始恐惧的摇晃。

    “神树大哥,小弟这也是为了保护你,你要自觉点,其实我也下不去手。”

    噬魂树只是晃动,有一种淡淡的不安情绪在流淌。

    “树大哥,那些强大的魂修可能会赶来,他们可是凶神恶煞,啥事都干得出来。现在我只斩下一个树枝,把他们引走。你就安全了,放心,我们是一家人,我不会骗你的。”

    “哗哗”

    秦文无耻道:“你既然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接从秦文的手中冲出,那光芒直接斩在一段树枝之上,那树枝顿时从树身之上掉落。

    秦文扛起这树枝向外面走去,他看了一眼方向,身体被一层金色的光芒覆盖,向荆棘深处走去,直接把树枝丢在荆棘之中。随即身体猛然一跳,快速的冲出那荆棘。

    秦文刚冲出那荆棘,就抱着被荆棘刺痛的脚板,不停的叫喊。但是他眉头一皱,猛然一拍脑袋,又忍受着痛苦向那树枝跑去,那锋利的荆棘顿时不停的划破他的身体。

    秦文看着那圆润的切割面,掏出刻刀不停的砍着,又猛然用力掰断,他要把这树枝弄成撞断的感觉。他猛然起身,拿起树枝,使劲拍打着周围的荆棘,同时身体又忍痛把一些荆棘踩倒,做出一条冲来的路径。

    看着被自己布置的一切,秦文点头,快速的走出这荆棘岭。

    秦文直接向遗迹的外围走去,那里才是自己目的地,他必须在他们大规模进攻荆棘岭之前,让他们打消这种念头,这可是自己以后修炼的根本,要是让你们毁了,老子以后上哪里哭去。

    “什么人?这是禁地,禁止任何人进入。”

    秦文看了一眼被围住的废墟,淡淡道:“我是苏家人,来这里寻找大长老。”

    那人眉头一皱大吼道:“我说过了禁止任何人进入。”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要是耽误了,你承担的起。”

    这人冷哼道:“就是天大的事,也不能进入。苏家,在我眼中狗屁不是。”

    秦文盯着对方,淡淡道:“看不起苏家,只怕以后你会非常后悔的。”

    “哈哈,一个没落的世家,有什么好牛气的。你快点走,不走,我这就把你关起来” 

    秦文顿时大怒:“你也不过是一个看门的,苏家就是没落了,也不是你可以相比的。现在苏家的大长老就在里面,你如此看不起苏家,到时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苏家老头,哈哈,早就成了替死鬼。现在重伤生死未卜,他过来,过来又能奈我何。”

    秦文猛然一愣,这些世家真是心狠手辣,竟然明着打压苏家,就连控灵后期的魂修,都被他们设计,成了替死鬼。

    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远处的一个破烂帐篷中出现,弯身低腰,好像一个低贱的奴仆。

    秦文快速的向那人走去。

    苏克琛大喜道:“师父……”

    秦文顿时拦住他想要施礼的身体,问道:“怎么会这样。”

    “前几日他们让师祖去对付那兽魂,但是对方太恐怖,就受伤了,整个魂牌受损,人也陷入昏迷之中,直到现在才刚刚苏醒。”

    秦文道:“既然如此,你们怎不回苏家,他们这么针对你们,你们何必与他们为伍。”

    “苏家,我现在是看透了,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亲情,就是一个家族也是一样,他们眼中只有利益。苏家老祖宗已经发话了,我家老祖的任务就是在这次行动中获得好处,要不然就不用回苏家了。”

    秦文叹息,怎么会这样绝情。

    苏克琛接着道:“也不是没有一点人情,要不是张家三爷,我们可能早就没有地方呆了,下场可能更凄惨。”

    秦文猛然一愣,那个一直看不惯的人,竟然在关键时候出手帮了他们。只好淡淡道:“我去看看大长老。”

    阴暗的帐篷,还有浓重的湿气,苏兴豪眼中无神的躺在破烂的床上,整个人没有一丝精神。

    “大长老”

    伴随着秦文的呼喊,对方的眼睛轻轻的转了一下,又陷入沉寂。

    秦文眉头一皱,这真是哀莫大于心死。

    苏克琛猛然跪在地上道:“师父,你救救老祖吧,我从小在老祖的关爱下成长,没有老祖我早就死了。”

    秦文冷冷道:“现在倒是有个机会,可惜大长老现在失去了魂力。”

    其实秦文这句话只是为了引起苏兴豪的注意,但是效果并没有达到。

    苏克琛叹息道:“我能做吗?”

    “我听说有人想要取得噬魂树的树枝,但是那噬魂树非常恐怖,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得手。现在看来至少需要控灵后期的高手才可能进入那荆棘岭深处。但是我觉得他们剩下的几个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险,所以这噬魂树的树枝就变得非常重要。”

    苏克琛苦笑道:“我这点实力别说也取到这东西,可能连进入也做不到。”

    秦文道:“我记得当时我被那四级蛮兽山蒙兽带入荆棘岭深处,那家伙好像冲撞中带出来一根树枝,我觉得那东西可能就是噬魂树的树枝,只要能进入那荆棘岭,不需要面对那噬魂树,就能得到那树枝。”

    秦文看了苏兴豪一眼接着道:“只要有这树枝,就是我们谈判的筹码,到时候就是让他们把你推到苏家家主的地位,他们可能也愿意。”

    “那……那,是不是到时候苏家就不会被他们针对。”

    秦文点头,叹息道:“只是那地方非常恐怖,我听说那荆棘岭之中步步艰险。”

    苏克琛猛然道:“我想试试,与其这样,那怕是死,我也想试试。”

    苏兴豪猛然坐起,叹息道:“就你体内没有一点魂力,去那荆棘岭还不是送死。”

    “老祖,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师父曾经从那荆棘岭中逃出来了,我想我也可以。”

    苏兴豪死死的看着秦文,发现对方眼中并没有任何戏谑,他知道秦文体内有一个恐怖的魂影,这根本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他施礼道:“我也知道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我孙儿既然叫你一声师父,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害克琛。你是不是有方法进入其中,还请前辈救救苏家。”

    秦文道:“没错,我也知道那噬魂木的所在之处,但是如果苏克琛进入其中也可能得不到,那地方非常靠近噬魂树,我就是有东西,也不一定能保护他。”

    苏兴豪道:“你告诉我,我去取。”

    秦文笑道:“既然大长老有精神了,还请把你老的魂牌让我看看。”

    “你真的能修复魂牌?”

    秦文点头,道:“现在需要苏克琛密切注意那些人的动静,我推测他们会推脱,但是如果没有好方法,还会打噬魂树的主意,我们必须在他们在动手前说服他们。”

    苏兴豪淡淡道:“让他们吃点苦头不是很好嘛。”

    秦文心中一愣,如果真是这样,逼急这些老怪,自己的噬魂树就要遭殃了。

    他忙道:“那噬魂树虽然恐怖,但是也不一定能挡住那些人的连番攻击,我听说还有一个魂符研究比较深的家伙,说不定对方有什么奇特的法宝,可以克制噬魂树,到时候我们的优势就没有了。”

    苏兴豪点头,道:“克琛,你注意他们这些人的动向,最好能打探一些信息。我们要在关键的时候出现,哼,你们把我们苏家逼到这种地步,我一定要让你们都吐些血,要不然无法弥补我苏家的损失。”

    苏克琛点头,快速向帐篷外面走去。

    苏兴豪看着秦文道:“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克琛推到苏家家主的位置上。”

    秦文淡淡道:“你知道苏克琛为什么会拜我为师,因为我可以让一个无法凝聚武魂的人,使用魂力。前提是服用你们苏家的补元丹。只有苏克琛成为苏家家主,才能不会受制于人,才能为我提供足量的补元丹。”

    苏兴豪点头道:“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