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走,自信点

    更新时间:2016-10-09 17:46:14本章字数:3170字

    秦文看着手中的破损的魂牌,魂牌的损毁并不是那么严重,但是里面的魂力消失一空,就连武魂也没有沉睡。这与之前自己遇到的情况都不一样,尤其是武魂沉睡。

    苏兴豪淡淡道:“有没有办法修复。”

    秦文道:“这魂牌遇到的情况有点奇怪,难道那兽魂还有吞噬魂力的能力。”

    苏兴豪点头,淡淡道:“或者说不是可以吞噬魂力,而是吸收我们的攻击,不断强大。现在已经达到六阶的程度。大家都意识到了这种问题,才会想其他的方法对付兽魂。嘿嘿,如果这兽魂拥有实体,几乎可以横扫整个边荒城,我们连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

    秦文心中一动,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吸收那兽魂之力,凝结为灵力。

    秦文点头道:“那兽魂应该具有吞噬的能力,现在魂牌的开裂,不是因为力量的撞击,而是魂力骤然失去,而成的损伤。这魂牌只能慢慢温养,但是这魂牌已经不能传导魂力,需要重新更换。”

    苏兴豪惊讶道:“魂牌还可以更换。”

    秦文点头道:“这魂牌的中心并没有损坏,我会把中心部分保留下来,刻画上起到连接作用的符阵,把这中心部分镶嵌到新的魂牌之上。那新的魂牌上面,我会刻画上防御符阵,起到保护这核心部分的作用。”

    苏兴豪点头,他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觉得还是可行的。

    秦文递给苏兴豪一个符牌,这是噬魂木为原料雕刻的。

    “这是我研制的一种符牌,不能凝聚武魂,但是可以通过魂力激发其中的力量,形成一个防护罩,这东西可以保障大长老在那荆棘岭之中,取得那噬魂树的树枝。真没想到一个树枝,现在也会排上大用场。”

    苏兴豪接过那符牌,点头道:“有时候资源就是这样,再不需要的时候,就是垃圾。但是在大家都需要的时候,那就是金山。”

    “金山最好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弄到自己手中,要不然太多的人觊觎,不一定能完整的留在自己的手中。”

    苏兴豪真是看不懂自己眼前的人,明明年龄没有那么大,但是做事总是让人觉得沉稳非常,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他点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会悄悄的把噬魂木拿到手,成为明天谈判的筹码。

    苏兴豪看着开始忙碌的秦文,悄悄的用帘子把对方与外界隔离。

    他知道自己还需要找一个人去了解现在情况,同时也要感谢对方,要不是对方出手,自己只怕早已被那兽魂吞噬。

    秦文为了能尽快修复这魂牌,他几乎一夜未睡,天色微明时候,他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一旁的苏克琛忙奉上热茶。

    “师父喝茶。”

    秦文一愣,淡淡道:“你一夜未睡。”

    “我怕这茶凉了,一直用手捂着,凉了我就换掉。”

    秦文道:“你师祖回来了没有,有没有受伤。”

    “已经回来了,身上有些小伤,没有大问题。见师父一直忙着,就没有打扰。”

    “那就好,这魂牌也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再收收尾就行了,你去休息一会儿,到时候和他们好好谈谈。”

    “师父我不累。”

    秦文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你休息就休息。”

    “是”

    秦文发现现在的苏克琛已经没有之前的傲气,但是也没有之前的骨气。这一段时间对他的打击可能太大了,让他整个人的性格发生了改变。没有气势,没有决断力,以后如何做大事。

    这真是一个问题。

    苏兴豪带着秦文他们慢慢向议事厅走去,苏克琛要有些弯,头更是往下低着。

    秦文猛然一拍对方的腰部,苏克琛身体猛然一挺,那头也直接被带起。

    “走,自信点,现在有大长老,还有师父为你撑腰。怕什么?”

    苏克琛正要弯腰施礼,又被秦文打住,指了指自己挺立的胸膛。

    苏克琛猛然直起腰,双眼有神的看着前方。

    那门口的士兵,非常高傲的看着接近三人,刚要阻拦。只见苏兴豪冷哼一声,一道恐怖气势直接冲出,那士兵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住,直直的挺在哪里。

    苏兴豪三人走过,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挥,那士兵猛然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在地上全身抽搐。

    议事厅的大门开着,但是里面的气机非常强大,修为稍弱一点的人根本无法接近。

    苏兴豪双脚轻轻一点,只见一股无形的能量向前冲去,他整个人慢慢的向前迈去。

    “哈哈,苏长老的伤完全痊愈了,真是可喜可贺。”

    苏兴豪道:“那鬼物虽然奇特,但是还不是能奈我何。”

    “哈哈,苏长老肯定在对方兽魂方面积累了不少的经验,还请长老再次出手。”

    苏兴豪冷哼道:“王大长老,真是太抬举我了。我修为低下,绝对不是那魂兽的对手。王大长老为我们这几人的头领,还是要做出表率。”

    王世元淡淡道:“我们听闻苏长老已经恢复,也是感到非常高兴的。”

    “只怕还有点遗憾,可惜我没有被那魂兽灭掉。这次在鬼门关之前走了一圈,也让我明白一件事,有时候人不能太软弱了。真是人善被人欺,是不是大长老。我们苏家这次无辜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只怕还要好好谢谢大长老。”

    “呵呵,我也为苏家发生这一切的不幸,感到非常遗憾。”

    “好了,我也不说废话,我知道欧阳老酒鬼提出一个可以对付兽魂的方法,我就是为这事来的,这仇我一定要报。我苏兴豪是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就不会忘,嘿嘿,有仇也没有那么容易消。”

    王世元哈哈笑道:“我们正商量如何与老弟报仇,但是现在要想对付那魂兽,只能依靠一种奇物,噬魂木。不知道苏长老愿不愿意去那荆棘岭得到这奇物。”

    “哈哈,你们都知道那荆棘岭的恐怖,就是向我们这个境界的人,也可能无法抗衡那噬魂树。还让我去送死,真是好打算。之前我会迫于你们的压力,为了苏家出手,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们已经是苏家抛弃的人,现在我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手。”

    王世元眉头一皱。

    一旁白辰风哈哈笑道:“也就是说苏长老是愿意去的,不知道什么样的利益可以打动你。”

    苏兴豪看了一眼身旁的秦文,淡淡道:“苏家,我要得到苏家的一切,这是他们抛弃我的惩罚。”

    王世元微微点头,道:“如果苏长老愿意去取得噬魂木,只需要一段。我们就答应你,让你掌控整个苏家。”

    苏兴豪摇头道:“不是我,是我的孙儿。”

    白辰风忍住笑道:“你想扶持一个普通人成为家主,就他能得到你家老祖宗的应允。”

    苏兴豪淡淡道:“这就是我的要求,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出手,我反正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如果能侥幸得到那噬魂木,我就要让我这一脉成为苏家的掌控者。哼,现在整个苏家乌烟瘴气的,任人宰割,真是丢了老祖宗的脸面。”

    王世元点头道:“我们答应。”

    苏兴豪抬手道:“苏家经过这次,遭受了不少的损失,我不想让自己的孙子接过一个烂摊子,真是不好办!”

    王世元等人眉头一皱,知道对方没有那么简单。

    苏兴豪抬头,在每一个人身前扫过,淡淡道:“如果各位愿意增加对苏家的供给,至少增加到两成,我就愿意冒险进入荆棘岭。”

    “不可能。”

    “增加苏家一成多供给,其他家族至少减少半成,要知道三级以上的蛮兽是非常难猎取的。”

    “就是,你这根本不是想要合作的态度。”

    苏兴豪大吼道:“不要吵了,你们都知道去面对噬魂树的后果,我这是拿自己的命为自己的后代谋取一些权益。你们答应我就干,嘿嘿,不答应,我还不愿意冒这个险呢。”

    王世元与身后的人交流一番,淡淡道:“这两成太多,你也知道,我们边荒能获得的三阶蛮兽的材料都非常稀少,每一个世家分的都不多。苏家之前已经占了半成,现在如果增加到两成,这很难与其他家族交代。”

    “嘿嘿,王家家族就占了三成,分出半成,其他家族再凑出一成,其实大家的影响都不大。”

    秦文心中点头,这苏兴豪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样既能提高自己得到的供给,还照顾到大家的感受,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王家,王家一直都拿着三成的供给,已经远远高于其他家族的供给。

    这样虽然会让苏家得到的供给提升,但是也会消弱王家的力量,有些人还是愿意看到的。

    苏兴豪看着一个个非常难看的脸,淡淡道:“我苏家承诺,完全退出边荒的商业,专心研制丹药。所有的丹药绝对是以最低的价格供应给各个家族,你们可以赚取其中的利润。”

    这已决定顿时引起大家的讨论,苏家不参与商业,他们只是成为供应处,这对其他家族还是有好处的,这样增加他们的供给,也不是不可以。

    苏兴豪淡淡道:“如果大家愿意,苏家愿意拿出一成的股权,让大家都可以分得苏家赚的的利润。”

    这才是秦文出的点子的精髓所在,这样苏家虽然损失不少,但是把所有人都捆绑在一起,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不会再出现出卖苏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