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这事要说清楚

    更新时间:2016-10-10 17:46:43本章字数:3172字

    整个议事厅顿时喧闹无比,九大世家,除了有人受伤的许家实在没有人替代之外,都在激烈的讨论着。苏兴豪却是不再看其他人,直接坐到一处空位之上。

    这次行动共有四个家族有人受伤,一开始对那兽魂估计不足的王家,其他都是那被针对的世家,就连一直与王家不合的李家也出现了伤亡,但是李家是城东最大的家族,底蕴深厚,又派了其他人到来。

    这里面最不活跃就是李家,要知道现在还没有臣服只有柳家、张家、李家三家而已。现在柳家的欧阳山对这次对付兽魂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其他家族不敢对柳家太过打压。

    而张家与京都的东方世家也是有点关系,太过明显打压,只怕会引起张家的激烈抗衡。

    只有李家最为尴尬,现在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成为众矢之的。

    秦文淡淡的看着这一切,这次好像不是为了探寻这遗迹,而是在打压消耗敌对世家的势力。真是一群面善心恶的家伙,每一个人心中都隐藏着大恐怖,唉,实在是他可怕了。

    还有王家背后的人,应该就是珍宝阁的人,看来对方的意见对王家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秦文摇摇头。

    苏兴豪淡淡的喝着茶,但是他心中也是有些惴惴不安,自己按照秦文的说法提了要求,但是他们能答应吗,这两成的供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要知道王家才拥有三成,现在还直接从王家身上得到半成。

    苏兴豪猛然把手中的杯子丢在桌子上,巨大的声音顿时让整个议事厅猛然安静下来。

    王世元干咳一声,淡淡道:“苏长老的建议也不是没有可行性,只不过还是太多了。”

    苏兴豪淡淡道:“不多不多,苏家可以在出让股份,只要愿意可以用供给额度交换利润。我们苏家经此变故,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苏家根本没有玩弄权谋的能力,既然如此还不安安心心的炼自己的丹药。”

    王世元点头道:“好,既然王家出让半成供给,那至少要得到苏家的半成股份,大家可有什么意见。”

    王世元见到那些人一个个的点头。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苏长老,我们就按你说的达成协议。我们会让令孙成为苏家的家主,也会增加苏家的供给,但是不知道那噬魂木不知何时去取。”

    “不急不急,我倒想听听各位的计划,要不然又该如何配合。”

    欧阳山淡淡道:“这烈空兽本来是五阶蛮兽,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失去了肉身,拥有的力量却是增长不少。虽然这兽魂无影无形,非常难以对付,我们所有的攻击,不仅不会对他产生伤害,只会不断助长这兽魂的力量。这是它的强大之处,同时也是它天生的弊端,就是封印这兽魂的魂影,就能把对方解决掉。”

    “我知道荆棘岭之上有一邪物噬魂树,可以吞噬魂力,尤其是那绿色的毒雾,就连武魂也不能抵抗。只要能得到这噬魂树,我在上面刻画一些魂符,布置在洞口的四方,每一处都有一控灵修士注入魂力,就能引动噬魂木之中的力量,就能封印兽魂,甚至能灭掉它。”

    苏兴豪哈哈笑道:“不错,只是不知道谁把这魂兽引出来。这兽魂一直藏于洞口之中,只有有人攻击那洞口,那兽魂才会出现。如果没人把这兽魂引出来,我们就是布置的再好也不可能成功。”

    欧阳山道:“的确需要有人引出。”

    “能承受那兽魂一击的只有控灵后期的魂修,但是大阵发动,只怕也会被那毒雾吞噬。就是不死,可能这一身的修为也是废了,不知道哪位这么深明大义。”

    王世元淡淡道:“到时候只有人完成。”

    苏兴豪道:“我去荆棘岭也是九死一生,我侥幸回来,可不想到时候再被当作棋子。有些事还是提前说清楚的好,要不然在当一次替死鬼,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

    王世元淡淡道:“到时候我们会安排一个门下弟子,由他引出兽魂。就连引动噬魂木的人也已经安排妥当,苏长老到时候只在外面静静的看着就行。”

    苏兴豪叹气道:“这人可能也要与兽魂同归于尽了吧,这有关我什么事。”

    秦文心神一动,也许自己可以好好把握这件事,虽然危险,但是也可能是一次不小的机遇。

    王世元问道:“苏长老是不是已经清楚了,不知道你老什么时候出手。”

    “哈哈,我这就让人去取。”

    众人顿时一愣,让人去取,这是什么情况。这噬魂木难道还有人种植,说去取就去。要知道他们为了这东西可是费劲了众人的心思。

    苏兴豪淡淡道:“前一段时间,这位小兄弟机缘巧合之下,正好得到过一段噬魂木,没想到这次会派上大用途。”

    “什么?”

    “苏老头,你怎么这样重的心机,既然得到了,还在我们这里要挟那么多的东西。”

    “就是,你这要给我们解释清楚。”

    苏兴豪大吼道:“还不赶快布置,要知道我们已经在这里至少有半个月,只怕家族里面早就有人催了。”

    欧阳山道:“那噬魂木在哪里,我这就去看看。”

    “等一下,这噬魂木是小兄弟的,我也不能完全当家。”

    “你……苏老头,你这不是玩弄大家吗。”

    秦文忙跨出一步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各位前辈让我参与这次行动。”

    “你若参加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么危险,到时候只怕会有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秦文施礼道:“多谢王前辈的提醒,我这人对一些未知的事物比较感兴趣,如果能见到六阶兽魂,哪怕身死也绝无怨言。”

    “小兄弟既然这么执着,我也不愿多说什么。”

    秦文忙施礼道:“多谢前辈成全。”

    苏兴豪猛然起身,大踏步向外走去,转身道:“各位就此告辞。”

    “恩,这苏老头真是没一点礼仪,不就是侥幸得到了噬魂木,有什么好神气的。”

    “这老小子可是得到了两成的供给,真是一个贪心的家伙。”

    “罢了,就让他神气这一次,扶植一个不能修炼的家伙,我们又有什么担心的,到时候苏家还不一定是什么情况呢。”

    “就是,我看这苏老头真是脑袋进水了,苏家真是完了。”

    破旧的帐篷之中,张老三饶有兴味的看着苏兴豪,淡淡道:“没想到你老苏头又翻身了。”

    苏兴豪:“这次还是要多些三哥的救命之恩。”

    “没什么,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就没合过,现在情况不同了,王家几乎把其他的家族都联合在一起。我们几个要是再不同一条心,只怕就在这边荒城待不下去了。还有我还真是小看你身边这位小兄弟了。”

    苏兴豪忙介绍道:“这秦少阁主是师父,只不过还没有正式入门。”

    张老三打量着秦文,淡淡道:“你是不是就是意泽所说那位天才,在魂牌造诣上有些不俗的功力。”

    苏兴豪知道这张老三还不知道秦文的真实情况,怕对方冲撞了秦文,引起误会就不好了。他不仅是体内拥有恐怖的魂影,就是能修复魂牌这一样,就不能得罪秦文。

    苏兴豪忙把自己魂牌递给张老三,只见对方的脸色猛然一变。

    “你的魂牌怎么成为这种状况,你的魂力还没有消失,真是奇特。”

    苏兴豪道:“这就是小兄弟的能力,我的魂牌本来已经损坏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昏迷这么长的时间,这是少阁主完全修复后的状态。不仅攻击力没有消退,还增强不少。”

    张老三惊讶看着手中的魂牌,真是难以相信这一切。

    秦文施礼道:“见过张前辈。”

    张老三现在为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后悔,就连控灵级别的魂牌都能修复,自己要是得罪了这样的人,以后只怕哭也找不到地方。

    苏兴豪见张老三有些不知怎样应承,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

    张老三顿时知道眼前之人的奇特,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忙还礼道:“如果不嫌弃,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

    秦文摇头道:“这如何使得,前辈就是前辈。”

    “你我都是洒脱之人,又何必在意这点俗世的辈分,以后你就是我张老三的小兄弟。”

    这时,苏克琛捧着一杯茶,走向秦文,猛然跪在秦文面前。

    “还请师父正式收下徒儿。”

    苏兴豪也要施礼,却被秦文拦住。

    “我孙儿克琛也是可怜之人,你也知道在世家大族,不能修炼的人就是废物,要不是我看护他这么多年,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活到现在。但是我总有老去的一天,以后克琛没有可以依靠之人,真不知道他该怎样活下去。还请少阁主看在老朽的面子上,收下愚孙。”

    秦文道:“我早已当苏克琛是自己人,要不然也不会帮他夺取苏家家主之位。既然老前辈这样说了,我就收下这个徒弟。”

    苏兴豪猛然踢了苏克琛一脚道:“还不快点施礼。”

    苏克琛欣喜跪拜道:“多谢师父。”

    在一旁笑呵呵看着的张老三,眼睛猛然一瞪,看着苏兴豪道:“这事不对,你是苏克琛的爷爷,少阁主是他的师父,我和少阁主是兄弟。你这老小子不是占我的便宜。”

    苏兴豪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老小子,这事要说清楚,我怎么让你带到沟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