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吞噬兽魂

    更新时间:2016-10-12 17:39:14本章字数:3129字

    这对任何人你来说都是剧毒无比的绿雾,却是秦文最喜欢的修炼资源,所以这些毒雾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反倒希望更多一些。可惜这些绿雾虽然通过魂符的汇集,凝练不少,但是还是太过稀薄。

    秦文知道这兽魂肯定在守护什么宝贝,那宝贝肯定也值得自己冒险。他看准时机,这兽魂非常强大无比,猛然为了脱离那噬魂木的能量,一定耗费了大部分的力量,这也是他敢冒险进入天井的原因。

    漆黑的天井,好像一个无底洞,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快速的下落。周围空无一物,只有光滑的井壁,秦文心中暗道:自己还是太莽撞了,也不知道这天井到底有多深,要是弄不巧直接摔死了,自己就亏大了。

    秦文运转体内的灵力,那充满生机的力量顿时冲出自己的身体,一个符牌直接从他身上飞出,这能量直接冲入符牌之中,形成一层金色的能量罩。这能量罩犹如一个气球一般,直接减缓了不少秦文的下降力量。

    “咔嚓”

    骨骼被踩碎的声音,秦文忙弯腰悼念道:“前辈,不好意思踩住你了。”

    他打开身上的火折子,一点红亮的光芒,照射在自己周围的位置,满地都是腐朽尸骨,整个地面之上更多的是已经破碎的骨头渣子。这地下的空间非常大,好像一个内部被掏空的山洞,还有淡淡的阴风在其中流淌,让他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这天井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地狱的入口,太阴森恐怖了。”

    秦文抬头看了一眼那朦胧不已的洞口,嘿嘿一笑。只见他从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一根噬魂木,只有手臂粗细,这是那根自己从噬魂树斩下的树枝上最粗壮的一段。

    秦文看着这噬魂木,只见他手中的刻刀飞速的运动起来,一个个奇异的魂符出现,不断连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奇特的符阵。他眼中盯着噬魂木,手中的动作犹如晃动的虚影,不停的移动,快的看不清完整的动作。

    噬魂木出现一个个的符阵,这些符阵连在一起,犹如一片精美的图案,有的似祥云,有的如花朵,图案非常的繁杂,图中有图,花中有花。这魂符柱其实是参照欧阳山的思路制作的,但是要比对方的更加繁琐复杂。

    秦文双手快速的打出灵力,一一点在符阵的中心之处,只见一个个符文顿时被点亮,只见这只有水杯大小的魂符柱顿时快速的生长起来,一股股奇异的能量从噬魂木之中逸散而出,这些能量在空中凝聚成噬魂树的虚影,一点点的生长。

    秦文点头,只见他在魂符柱的周围摆上四块符牌,同时点燃其中的力量,这四块符牌顿时犹如树根一样,汇集到那空中的噬魂树虚影之上。这才是真正的符阵,两者相互连通,其中的能量不停的流转,形成一个完美的运转系统。

    但是令秦文没有想到的是这天井之中竟然还有一些残魂存在,只见这构成的阵法,快速的汲取其中的残魂,只见这些光点一点点的汇集起来,犹如点点“鬼火”,纷纷在空中盘旋起来,几遍过后,整个空间里已经密密麻麻的排满,就像是一大片的萤火虫漫天起舞,照的整个洞穴都是绿油油的一片。

    秦文看着自己被映照成绿色的手掌,枯瘦无比,好像没有一点血色,顿时一惊,真是太阴森恐怖了。

    噬魂树虚影逐渐凝实,还有淡淡的绿雾生成,慢慢向天井出口飘去。

    他一运转灵力,眼睛骤然一亮,敏锐发现丹田灵海内的灵力,比先前要凝炼精纯一些。这让他暗暗吃惊,又去感知身体,发现神清气爽,就连精神力也有一定幅度的增进,这让他大喜过望。

    “刻画符阵时,注意力空前集中,精气神都处于最佳状态。显然,耗费灵力、精神精神力去雕刻的过程,也是一种神奇的修炼过程!通过符阵的刻画,居然让灵力、精神力都获得增强,看来……这也不失为一种极佳的修炼方法!”

    秦文自我得意的想着,但是他的目光猛然被倚在山壁上的一具尸体吸引,对方的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但是有淡淡的魂光被符阵牵引出来,照亮他周围的一切。那人的身体快速的干瘪,几乎分不清对方的模样,但是那身上的服饰让他感到有些眼熟。

    他快速的冲了过去,看着对方干瘪的脸庞,依稀还有熟悉的模样。

    “老人家……,你怎么会在这里?”

    但是没有任何回应,秦文悲愤的盯着对方的尸体,自己一直想要打听到老人的消息,但是没想到最后会在这里见到。他抬起那残缺的手中,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木制戒指,久久说不出话来。

    两人虽然没有太多的交际,但是对方在无言中传授自己很多东西,也是他帮自己一点点的分解魂符的笔画,雕刻的力度,都是这不知名的老人传授的。对方好像一直在等待自己出现,在传授完自己基础的知识后,又悄然离开。

    再次相见依然成了永别。

    “啊!”

    秦文心中发出悲愤的大吼,为什么会这样,老天为什么如此残忍,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竟然这么悄无声息的陨落,自己连对方的名字也没有留下。

    他眼中噙着眼泪,把老人葬在山洞一角,那里可以看到那天井的出口,那是回家的路途。 

    秦文坐在那低矮的坟墓旁边,呆呆的看着那逐渐茂密的噬魂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散,也许就像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散。但是重要的是存在时候就要像这虚幻的噬魂树,哪怕短暂也要绚丽多姿。 

    秦文叹了一口气,重重磕了一头,直接向山洞深处走去,他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老人家来这里是不是也是为了这里面的东西。

    “嗷”

    那兽魂没想到有人会进入其中,它那修长的身体已经伤痕斑斑,上面那奇异的纹路也是残缺不全。但是它意识中好像有守护此处,不能让人进入的意念,见到有人进来直接从黑暗中冲出。

    短小的爪子,在它胸前挡住,显得非常的可笑,但是那恐怖的鱼尾好像在凝聚着能量,才是它最强大的杀招。

    秦文手中的符牌在一瞬间变换成攻击性的,一把金色的光剑在他手中形成,这金剑锋利无比,就是噬魂树也非常轻易的斩断。

    他看着气势低落的兽魂,手中的金剑猛然斩去。

    尾巴猛然挥来,无数道恐怖的能量光波朝四周分散开来。而那一瞬间杰秦文整个人却是被一道强光照射到了眼睛,接着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冲到自己的身体之上,他感到自己直接飞了起来。

    “咳咳”

    强烈的窒息感,胸口好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他知道自己的肋骨可能断了几根。本以为衰弱不堪的兽魂,自己可以轻松对付,结果还是自己不能承受的。

    那兽魂发出愤怒的咆哮,只见它身体猛然一荡,快速的向他冲来。

    “妈的,计算失误,这家伙的力量好像恢复一些。”

    秦文看着快速冲来的兽魂,体内的灵力再次运转,但是胸口的疼痛,让那刚刚凝聚的力量瞬间散掉。

    “这是要逼死我的节奏,魂影老大快点出来吧,你的大餐来了。”

    无奈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体内的未知魂影,上次对方吞噬了两块魂牌,还是一团黑雾,不知道能不能抵抗住这恐怖的兽魂。那兽魂的压迫越来越大,秦文的身体直接被那股力量笼罩,不能动弹分毫。

    这巨大的威势还有恐怖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胸口的肋骨猛然间然又断裂两根,他承受着双重的疼痛。但是他咬牙坚持着,不能昏迷,他知道自己体内的魂影一定会出现,只有自己醒着,才能获得更多的好处。

    “啊”

    压力越来愈大,兽魂的尾巴快速的向他冲来,在朦胧中他几乎能看见对方尾巴上的鳞片。面目开始变形,甚至变得非常狰狞,意识也越来越弱,但是他还努力的睁着眼,张着嘴,来抵抗这双重的压力。

    黑烟升腾,只见一团黑色的能量从他的体内冲出,秦文感到自己的身体猛然轻松,他那几乎就要涣散的意识,在一瞬间聚拢起来。那兽魂的尾巴重重的砸到黑色的能量团之上。

    但是那旋转的能量团犹如一个旋转的黑洞,直接把对方的能量吞噬,甚至把兽魂的半个尾巴拉入其中。

    兽魂顿时惊慌不已,它不停的挣扎,想要摆脱那能量黑洞,但是那里面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大,要完全把它吞入其中。

    兽魂发出一声低鸣,那身上残缺不全的花纹,再次释放出金色的亮光,可是这力量刚一凝聚,就被那恐怖的黑洞吞噬,连一点效果都没有,半个身子已经被拖入其中,兽魂无力的挥动着自己短小的前爪,它的身体还是慢慢融入其中。

    黑洞不停的荡漾,收缩,好像在不停的炼化这兽魂力量。

    秦文欣喜的发现一股股的魂力不停的融入自己的体内,不断修复自己受伤的肋骨,那多余的魂力缓缓向自己的丹田流去,但是一遇到那绿色的灵力就被冲散,化为一道道白色烟雾沉寂在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