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如梦似幻(二)

    更新时间:2016-09-25 21:30:27本章字数:1131字

    背后酥麻的感觉,让穆绍仁的心如果被千万只蚂蚁滑过般难耐,平时追求他的姑娘不少,其中也不乏大胆诱惑他的,可他从来没有遇上一个像今天这样让他冲动的,即使对方是他的梦中情人。

    穆绍仁很想转过身抱住她,理智让他忍住了身体上的欲望,穆绍仁的一张俊脸在忍耐的刺激下由深红色变成了紫色。

    女人感受到了他的矛盾与忍耐,露出了然的微笑,愈加放肆地在他颤抖的身子上为所欲为。等她察觉出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魅力下时,她邪气的一笑露出自己的獠牙,准备朝他的后脖颈咬下,穆绍仁用力朝后一踢反身又重重的给了他一拳。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一个人出现在荒山野岭?又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在洗澡被人发现后若无其事的诱惑来人?穆绍仁从来到山上,心里就一直忐忑,大脑也开始不听他的指挥。当他想顺从自己的心意,去紧紧拥抱她时,唯一的一丝理智让他恢复了清明,用假意顺从暴露她的真实目的。

    穆绍仁用手擦了擦被她咬上的地方,真是个毒辣的女人,一点也不懂爱惜帅哥。为了严把卫生安全关,穆绍仁想搞定完了这个女人必须去打狂犬疫苗。

    疑似狂犬病人的女人,又张牙舞爪地朝他扑了过去,穆绍仁很不客气地对他挥了一拳。看客不禁要问了,刚才还在批评人家不懂爱惜帅哥的某人,你懂什么是怜香惜玉吗?

    女人用手指擦了下唇角的血迹,俏皮地把手指放在嘴里舔了舔。穆绍仁朝怀里摩挲,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反而看到她正用着他的枪对着自己。绝色神偷!穆绍仁从上到下,又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她 ,除了发现她穿上衣服了,再没发现她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偷拍?做梦?精神病?眼前的一切如果都是假的,那身上的疼痛又是怎么回事?当穆绍仁再一次被她打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时候,女人觉得游戏已经玩的差不多了,朝他的脑门扣下了扳机。

    “砰”一粒子弹打中了女人的胳膊,女人吃痛转身离开了河边。

    金碧扶起地上的穆绍仁说:“老@,你¥UI。”

    穆绍仁摇摇头看着他已经肿成包子的脸,这孩子已经长得对不起观众了,现在连说话也变成兽语了:“对不起,我听不懂狗熊语。”

    “我说老、大、你、怎么、样了?”金碧刻意放慢的说话的速度回答说。

    “我、很、好,不过你上哪去整的形?”

    金碧和穆绍仁在各自追踪嫌疑人后,又遇到了同样的“考验”。比起穆绍仁的意志金碧简直可以说是弱爆了,美女眼看就要把他灭的彻底。一位路过地天师,出手把他救了。

    “救、我的、美女、长、得、可、漂亮了。”安全了又见到了心爱的老大,金碧彻底放下了悬着的心,一门心思的继续犯起了花痴。

    美女?一个长着大眼睛腊肠嘴的姑娘,兴奋地跳到了穆绍仁的眼前。真是辣眼睛!想起金碧的欣赏水平,穆绍仁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如果不是怕负担医药费,他一定带金碧到精神科和眼科好好检查一番。

    穆绍仁他们只顾着往山下走,如果他们肯回头看一下,一定会发现刚才还流的欢快地河水已经变成了一片大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