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滴血的绸带(一)

    更新时间:2016-11-29 23:41:13本章字数:1508字

    有月亮有星星的美好夜晚,比起谈情说爱,其实更适合两个人在车里发呆。可能觉得光发呆实在有付这样美好的夜晚,两个中长得圆润的掏出了包香烟,他先拿出一根香烟给旁边的瘦子说:“老大,抽根烟吧。”

    “不用了,我戒了。”穆绍仁悄悄地用右手打了自己的左手一下,让你贱要接烟!上次白褚的案子给了穆绍仁不少启发,其中一样就是得戒烟,防止女朋友吸二手烟对身体不好。

    “算了,我也不抽了!”老大就是榜样,不管老大做什么都要坚决拥护,即使老大的行为少了男人的个性,他金碧也是要坚决执行的。

    “要不你先睡会吧。”

    “还是老大先睡一会吧。”

    “你睡,你还不是别睡了!”

    就在穆绍仁准备继续谦让的时候,目标嫌疑人胡子哥不合时宜地出现了。车里两个因为他而肾上腺激素爆棚的男人,疯狂地就差把车顶掀开了。

    已经花了三天的功夫了,总算把任务圆满完成了。金碧好心情的一路哼着小曲,开车往回走。

    车后面的胡子哥对他中西结合的混搭风潮歌,在给予了他无数个鄙视的眼神后:“能不能别唱了?”抓我这样的大犯要犯才用了两个人也就罢了,还用这种难听的歌荼毒我,你们这样的侮辱我,还有没有一点点打工者的自觉性了?没有我这样的名罪犯你们吃什么?

    “不爱听,就把耳朵堵上。”讨厌,被这么一搅合歌词都差点忘记了。

    “把手铐松了,我就把耳朵堵上。”欺负人吧,戴着手铐呢,有本事松了哥的手铐,咱们单挑。

    “你可以用意念把耳朵堵上。”

    金碧看胡子哥一脸憋屈的样子,觉得已经解了二分之一的气。要不是为了抓他,没时间给女朋友花钱,我能又被踹吗?要不是手里握着方向盘,金碧很想用手指头算算,今年他是不是已经打破了原有的被踹记录。

    现在的姑娘各个都是像雨像雾又像风,前一脚还哥哥长哥哥短的,后一脚就说:你连给我买东西的时间都没有,我要你有什么用。跟他提出了分手。

    “我去,今天是万圣节吗?!”

    货比货得扔,怪咖比怪咖得跪了。金碧的怪味大混搭,配上前面挡路的恐怖白脸大姐,胡子哥觉得自己的情报还是落后了:当代的警察还真是与时俱进啊,不打不骂,就是用精神污染来摧残你,折磨人之手段简直比毒蛇还毒。

    “沈大姐!”伴随着一个急刹车,金碧喊出了心底的声音。

    “你是怎么认出她是清燃的?”他的一声呐喊,拯救了疑惑中的穆绍仁。前面这个走白脸吸血鬼风的女人是清燃?她什么改的画风啊?穆绍仁疑惑地摸摸没有发痛的肩膀,暗暗自省:连变了装的女朋友都没认出来,这眼神也是没谁了。

    “我什么时候说她是美丽动人的沈大姐了,我的意思是救命啊沈大姐!”一提起沈清燃的大名,金碧的敬佩之情就如滔滔江山,连绵不绝。在夸赞沈清燃的同时,金碧还不忘自觉地倒车。

    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白丽暗暗高兴:比起一下子杀死他们,这样地折磨才显得更有趣味。

    白丽不顾男人们的诧异,神态悠然地解下腰间的绸带,当做武器朝他们的车窗重重的甩去。正为自己做“非礼勿视”催眠的金碧看到她的动作,虽不知道她在发什么疯,可还是很识时务地拼命地让身子靠后。

    不要问为什么他不开车倒退了,不要问他是不是吓傻了,这完全是因为他刚才倒车的时候不长眼色,把车尾卡在了树与墙中间。

    “愣着干什么快下车!”怪事遇到多了,穆绍仁的警惕性也在直线上升。别说是一条绸带,现在就是朝他扔一个塑料袋,他都能吓得有多远躲多远。

    幸与不幸常在人的一念之间,空中飘着的绸带,击碎了挡风玻璃,好在穆绍仁和金碧及时退了出来,脸都没有受伤,还可以继续靠脸吃饭。不过就是尴尬了其它的受伤位置,一个屁股一个还是屁股。

    比起这两人,胡子哥就显得幸运多了,行事狡猾地他,一发现事情有异就迅速地躲在车座下面,除了呼吸不畅外,他的身体貌似没有任何损失。

    效果不错,白丽开心地看着穆绍仁和金碧狼狈的从车上滚了下来,又愉快地用绸带卷起地上的玻璃与石块朝他们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