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滴血的绸带(二)

    更新时间:2016-12-01 21:15:00本章字数:2253字

    身为舞蹈重重度迷哥,即使屁股上带着巨痛也没能阻止穆绍仁金碧他们两个愉快地跳舞。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就连玻璃石头也成精了,不管他们跳的多么出色,都逃不开它们的攻击。

    痛痛得反,实在是扛不住了,穆绍仁一咬牙,翻了个跟头闪到了一棵粗壮的树后面。获得暂时安全的穆绍仁,忙掏出裤兜里的手机。一个石头飞了过来,正好打中他的手腕,好在他机警及时握住了手机。他慌忙地点开手机上一个画着熊猫的漫画图标

    “老大,都什么时候你怎么还在玩游戏?”终于跳不动了的金碧,也跑了过来,他看到穆绍仁这么危机的时刻,还在玩手机觉得

    “这棵树挡不了两个人,你现在给我出去!”啰嗦,穆绍仁低着头看着手机,一点正眼看他的意思都没有。

    “我错了,您继续玩手机吧!”还不让人说了,真是!金碧嘴上求着饶,但还不忘找下一个躲藏的目标。就像穆绍仁说的,这棵树挡不了两个人他暴露在外面的身体在说话间被击中了好几下。

    就说把程序做的简化一点还不听,打开简直要卡死了。穆绍仁焦急地等待着程序打开,在程序里的熊猫给了他一个飞吻后,穆绍仁的心才放下来:总算打开了。

    穆绍仁在几个菜单栏上,迅速选择了“危险抵御法”,随后程序里弹出了一个小人拿着个长方形的袋子对着鬼念咒的动画。穆绍仁仔细认了认,画上的小人是他没错,可是画上面他握着的东西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游戏能让老大玩的眉头紧锁?金碧好奇的朝手机瞄了一眼:老大的品味果然非同凡人啊,居然喜欢又抽象又恐怖的盗版游戏,真真辣了他一双美眼。

    石头和玻璃可不管他们的心思,它们形成了一个箭头,看样子要穿透大树朝他们直接飞来。已经收到危险提示的穆绍仁,在它们赶来前已经快一步的把金碧拉到了另一个位置。

    穆绍仁已经想明白了APP说的方法,不管行不行,他都决心试一试。他把手机交给金碧嘱咐他说:“要是遇到麻烦就求求它。”

    “这是什么啊?”金碧疑惑地看着穆绍仁拿着枪朝白丽的方向迂回前进。

    “你沈大姐开发的捉鬼APP。”

    现在的APP那么火,沈清燃觉得自己也不能放弃商机,于是她和几个懂软件开发的天师,搞了这么个捉鬼APP,想要卖给其他天师赚钱。毕竟不是专业的,技术有限又没有赞助商的支持,他们做出的丑萌版APP别说推广出去了,就是自己也不爱用。到目前真正能称得上用户的也就穆绍仁一个,还致力于对APP的各种吐槽。

    白丽自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她看到他的动作,暗暗笑他不自量力。她松开了手里的绸带,任由绸带自己向他的方向飞去。

    不知道和鬼在一起的东西,是不是都会有灵魂?石头玻璃,还有现在的绸带。穆绍仁看到绸带落在自己眼前,本能的朝它开了一枪。绸带它挑衅似得在空中转了一个美妙的圆圈后,翘起了一角拍飞了子弹。

    穆绍仁再要开第二枪的时候,绸带先缠住了他的口鼻,并且在慢慢收紧想要憋死他。处在危险之中的穆绍仁丝毫没有慌乱,他没有挣扎反而用枪对着裸露在外面地绸带部分开了一枪。

    绸带被打中的地方慢慢渗出血来,恼凶成怒地它牟足了劲想要把穆绍仁彻底缠死。早有打算地穆绍仁,拿出兜里的护身符紧紧地贴上绸带,嘴上还奋力念着沈清燃教给他的咒语。没两秒钟,护身符发出微弱的金光来,金光打在绸带的地方都在慢慢化掉。

    眼看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就要化掉,绸带还是不甘心地想要把穆绍仁收紧。一直冷眼看戏的白丽见此情景,忙伸手召回了绸带。

    白丽温柔地用手摸了摸绸带化掉的地方,然后一个转身带着它消失在了空气里。

    白丽一走,追赶金碧的石头玻璃们也失掉了魂魄,一个个都落在地上。金碧孩子气地踢了踢地上的石头说:“怎么不打我了?”

    “没事吧?”穆绍仁看他比刚才还糟糕的样子,心里纳闷难道APP没有起到作用?

    “就是身上疼没什么大事,不过这个APP貌似没什么用啊。”

    “怎么会?一定是你不会用。”穆绍仁接过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心想:果然还是不靠谱啊。

    一直躲在车座底下的胡子哥,听外面的动静已经没有了,便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观察着外面的情景,令他安心的是除了满地的狼藉,还有狼狈的穆金二人什么都没有看到。

    “刚才是刮龙卷风了吗?”大家重新坐好后,胡子哥朝穆绍仁他们问到。

    “嗯。”比起龙卷风来,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糊弄他呢。穆绍仁抓了抓裤兜,那里放着刚才救他命的护身符。这个护身符还是当初在停车场的时候,沈仲庭强塞给他的。他本来是要把护身符扔掉的,最后因为心里的那一点恐惧还是留了下来。也许我真搞错了,那个老头没有骗他。

    现在的穆绍仁还不知道沈仲庭和沈清燃的关系,很疑惑他们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沈仲庭会不会为难穆绍仁,而穆绍仁会不会跪下来求饶呢。

    “你挺有自觉性啊,刚才我们不在车上的时候,你都没跑?”真是奇怪,他一点事情都没有,而我和老大却搞得那么狼狈。身体不爽,就拿人撒气,金碧果断选中了胡子哥。

    “我也是有原则的。”跑?谁不想?要不是怕出去玩命,要不是推不开车门,我早跑了。

    回到警局,穆绍仁和金碧的惨样,被众人理解成了“光荣负伤”。尤其是穆绍仁的粉丝们,更是自动脑补了一段偶像排除万难抓捕犯人的史诗般巨作。

    真是不好意思啊,人要是太优秀了,干什么都会被夸赞!穆绍仁觉得自己这次真真的受之有愧,虽然他的确配的上任何的赞美。

    回到住处,白丽帮绸带治好了化掉的部分。不过绸带还在记恨她没有帮自己报仇,好几次都躲开了白丽的抚摸。

    “傻瓜,这次先放过他,下次我们一定……。”

    “一定什么?”一袭黑衣的紫夜,从天而降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小的说我们下次一定帮主人办好事。”白丽见到他,立马跪在地上恭敬地说。

    紫夜冷哼一声后,用手重重地敲了敲她的脑袋说:“你们以前的那些恩怨情仇,最好都给我忘记!”警告完白丽,紫夜又挥了一下袖子把立在半空地绸带打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