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滴血的绸带(四)

    更新时间:2016-12-05 23:09:43本章字数:2617字

    只见绸带飘向了半空中,华丽地转了几圈。穆绍仁有些无语地看着它的动作,自己的这个仇家还挺讲究排场的,出来吓人就出来吓人,还找个绸带替他暖场,活着的时候不会是明星出身吧。

    可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他都没有接触过什么明星。唯一一个算是有交集的“明星”就属“地铁哥”了,一个喜欢男扮女装的网红。因为他的装束太过怪异把小朋友吓哭了,人家妈妈一怒之下报警举报他。

    虽然是男扮女装,可心眼不会那么小吧?正在穆绍仁魂游天外的时候,停在半空中的绸带又一个转圈幻化出了一个烟雾似的人型。

    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但穆绍仁还是一眼认出了她是袁欣。不是做梦不是幻想,他真真的是遇上她了,一个让他夜不能寐的女人。

    穆绍仁刚当警察那会,像许多对初入职场的有着新人一样对工作,充满了活力与斗志。在那段日子里,他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有大案子发生。

    在焦急的等待了无数个夜晚后,他终于等来了一起案件:一个男人后脑经过撞击后,死在了浴缸里。死者身上除了后脑外没有一点伤痕,房内也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

    死者李博的死亡的发现人是他的情人袁欣,据袁欣的口供说,她出去买菜的时候,李博说要洗澡,等她买菜回来见死者一直没有从浴室出来,不放心就推门看他,却发现他已经死了。

    这起案子的负责人姚齐文,他破获了不少大案,素有“神探”之称。姚齐文在经过了调查比对后发现了问题:一、据李博妻子的口供说,他有意回归家庭和袁欣决裂。二、电梯的监控录像显示,在事发当天袁欣没有出过大楼。三他们在浴室的垃圾箱里发现了一副手套,经过化验上面有李博和袁欣的DNA。

    凭这三点,姚齐文得出了袁欣是杀人凶手的结论。神探就是神探,只用了不到两天的工夫就破获了一起杀人案。穆绍仁还记得抓袁欣那天,她地反抗与拒不认罪:“我是不对,可我没杀死他。”

    铁证如山,还想狡辩?想逃脱惩罚,还是先给自己找个好律师吧!穆绍仁对她的反应一点也不奇怪,有几个犯人会主动认罪呢?

    案子破获以后,媒体们争相报道了“神探”姚齐文的事迹,而穆绍仁也立志以他为榜样当为一名“神探”。

    在案子开庭前,袁欣就自杀了。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精神压力大,到底她为什么自杀,穆绍仁对她的死感到惋惜,但他并不想去探究,他要做的是让更多的罪犯绳之于法。

    半年后的穆绍仁已经是局里的业务骨干了,他离姚齐文也越来越近。局里许多人已经相信他会是姚齐文的接班人,而他自己也相信他能抓到更多的罪犯。

    在穆绍仁成功的打掉了一个盗窃团伙后,他在清点赃物时发现了一块玉质的龙吊坠。穆绍仁看到它时,思维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他拿着吊坠质问盗窃犯是怎么得到的吊坠时,他的回答和他预料的一样是从死者的身上偷得。

    审问袁欣的时候,她坚持说李博佩戴的吊坠丢了,一定是凶手拿走的。那时有些狂妄的他,还觉得这不过又是她编造出的脱罪之词而已。

    后来经过审讯,窃贼招供说,事发当天他看袁欣出门了,以为家中没人就放心的进屋盗窃。因为不熟悉房子的情况,他误把浴室当成了卧室,李博当时正躺在浴缸上睡觉。见屋内有人,窃贼本准备立马逃跑,可又不甘心,他见李博脖子上的玉坠值钱,便用刀子割断了玉坠的绳子。

    真是太刺激了,窃贼好心情的用手掂了掂手里的玉坠,转身离开了浴室。刚一出了大门,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顾不得其它,他关上门迅速地从消防通道离开了大楼。

    听完他的叙述,穆绍仁沉默了片刻问他说:“你戴着手套进的屋子?”

    “是,平时作案的时候,我都有戴手套和鞋套。”

    “不错准备的够充分。”

    “那当然我是专业的。”窃贼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顾着高兴的他,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穆绍仁像是要杀人的可怕眼神。 

    穆绍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审讯室的,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直认定的东西,全部被无情的否定了,这样的滋味真的是太坏了。

    黑白要分明,无论自己怎么不能接受,都必须把错的纠正过来。穆绍仁找到姚齐文,要他和自己一起为袁欣翻案。

    姚齐文没等他说出请求,直接打断他说:“她不止一次想要对李博下手,只是未遂而已。”

    穆绍仁听完他的话,更加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了,原来他早就知道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不肯替袁欣翻案。可悲,自己这么长时间崇拜的一个人,竟然这么的无耻。

    “人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在意呢,人要往前看。”姚齐文拍拍他的肩膀说。

    穆绍仁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无非是警告自己不要乱来,以免影响到前途。可为了自己的前途,却让一个无辜的人蒙冤,那他还有脸当警察吗?

    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不知道受了多少不理解的目光,最终穆绍仁还是顶着压力为袁欣洗清了罪名。而姚齐文和相关人员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他穆绍仁也成为了众人眼里的正义英雄。

    鲜花和掌声,还有姚齐文离开时的那句:这样你就高兴了?让他透不过气来,他不想当英雄,也不想伤害谁他只是想还逝者清白,这样错了吗?很长一段时间,穆绍仁因为自己内心的疑惑还有对袁欣的愧疚,夜不成寐。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找我了。”穆绍仁庆幸她来的早,早点解决他就少点心里上的折磨。

    “快吗?为了这天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对袁欣自己来说,她觉得命运一直对她都不够公平。年轻貌美的她为了钱,只能给又老又丑的李博当情人。更让她不满的是李博嘴上说爱她,却任由自己的老婆给她气受。后来她遇到了楼上的林业礼,一个帅气又又有情趣的男人,跟他相处的那几天里,她觉得之前的日子都是白过了。

    为了能和林业礼双宿双栖,急于摆脱李博的她,几次三番地对他痛下杀手却每每不能得逞。事发当天,她挨不住思念又跑到了林业礼那里快活。谁曾想她一回到家,李博却死了,更意外的是她还没来及拍手庆祝愿望达成,自己就成了杀人凶手,还惨遭林业礼的抛弃。

    男人都是混蛋!说爱我都是骗人的。一个想骗我给她生儿子,一个想利用我对付竞争对手。对命运和男人失望的她,最终选择了自杀。

    当人命运不肯善待她,当鬼也是一样,投胎的大门她还没找到就被紫夜抓住了。袁欣想到紫夜,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说什么你个是鬼才,所以才把你做成绸带。那要是个蠢材,是不是就把自己做成马桶了?

    想来想去,都是命运的错。你不仁我不义,她要报复,当初害过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折磨回去。丑陋的大房,恶心的姚齐文,还有无耻的林业礼……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现在的他们都过得生不如死。袁欣想到自己的杰作,嘴角扯出了残忍的笑容。

    而眼前的穆绍仁她也不会放过,只是他身边还有一个沈清燃。她即使在玉锦的帮助下也近不得穆绍仁的身,她们只好等沈清燃不在他身边时候才下手。

    对穆绍仁的惩罚袁欣已经想好,她给他来点特别的,与那些人不一样的,他不是长得很帅,很有女人缘吗?那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