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古镇魅影(五)

    更新时间:2016-12-21 22:45:42本章字数:2106字

    看完全部的札记后,沈清燃重重地把札记扔到了床上,重重捶打。不要怪沈清燃化身暴力狂精神病,主要是慕容渠记录的内容戳中了她的怒点:阴阳佩是邪物。

    你妹的慕容渠,胡写乱写什么?什么叫阴阳佩就是邪物,按你的意思说,我和绍仁天天顶着它的图案,我们就是一对邪人了?将来我们要是有了孩子,那么是不是就可以称为邪恶三宝了。

    有时候想惹怒一个人,无需千言万语,只要简短的几个字就能让人暴跳如雷。

    临睡前,沈清燃把札记远远地放在桌子上,又怕人来偷,又藏到了包里面。要是让知道她是一个邪人,那就丢人现眼了。

    今天沈清燃没有穿越,而是做了一个梦:在穆绍仁开完最后一枪,跪倒在地后。沈清燃的尴尬症顿时犯了:在靶子上打了个心形,也算是求婚?这样的奇葩创意,感觉不像是在求婚倒像是在威胁自己?

    要是不答应他的求婚,他会不会也给我来一枪啊?为了节约子弹,为了自己的小命,沈清燃愉快地穆绍仁了求婚。

    沉浸在甜蜜气氛里的沈清燃和穆绍仁,没有发现一团黑气正朝他们袭来。待他们发现时,黑气已经形成漩涡,把他们各自卷起带入空中。

    沈清燃用剑从下到上,对着黑气奋力一斩,受创的黑气一松,把沈清燃扔到了地上。沈清燃看穆绍仁的身子整个都淹没在黑气里,急忙借力一跃朝着他的方向飞去……

    “妈呀,真痛。”缓了片刻,沈清燃才从地上爬起来,得亏床不高,否则她今天可能就要上新闻了。

    都怪信口雌黄的慕容渠,要不是把我写成了个邪人,我晚上能做噩梦吗?不做噩梦能从床上滚下来吗?沈清燃从小因果关系就分析的格外到位,长大以后更是把因果二字运用了无敌了。

    收拾好沈清燃打算出门再到慕容博家碰碰运气,淘本慕容家的手札欣赏欣赏。打开房门,沈清燃呆愣了几秒钟,她什么时候运气已经好到想什么来什么了?

    面带疲色,却帅出新高度的穆绍仁,还有长得特别白一脸痴女相的小婵。好久天没有看到女朋友的穆绍仁,一见到沈清燃就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我的心在见到你的那一刻,终于又恢复的跳动。”

    好肉麻啊,沈清燃一面享受着它他们的甜蜜时刻,一面给了小婵一个眼神:是不是又让我去拿手札啊?不是赶快走!

    这就是性格直爽的沈清燃,用得着鬼朝前,用不着鬼的时候,让她又多远飞多远,别来打扰自己的二人世界。

    小婵的情绪不高,斗志更不高,如果是之前她一定会想法损她几句,可今天只是还了个着急的眼神:帮我救救主人。

    沈清燃知道她不会拿慕容博的安危开玩笑,挣脱了穆绍仁的怀抱,默默握住了她的手读取她的记忆:原来白丽带着另一个女鬼闯到慕容博的家中,抓走了慕容博。小婵出手阻拦,却被她们定在了墙上,直到今天早上才恢复自由。

    白丽为什么要抓慕容博呢?难道是慕容渠也在札记里骂她了?还是想利用慕容博引我上钩?不管是何种猜测,沈清燃都是要去救慕容博的。

    沈清燃收走了屋子里的符咒,招呼着小婵进屋。坐在椅子上的穆绍仁,看着她连串的动作,猜想他们的身边有鬼出没。

    沈清燃看穆绍仁眼里略带疑惑,对小婵说:“显身吧!”

    “又是个女的。”

    小婵一显出身形,穆绍仁立马就又发现了一个阴间与人间的相似之处:阴盛阳衰,男女比例失调。

    “你胆子不错,就是肉麻。”大概是以为穆绍仁瞧不起女鬼,小婵给了他一个很不屑的评价说。

    “你长得不错,就是没见识。”这就叫肉麻了?我还有更肉麻的呢?穆绍仁表示此女鬼不是没有见识,而是极其没有见识。

    “说正事。”按照以往剧情,男女都是由冤家发展成情侣了,聪明的沈清燃及时扼杀了新一部电视剧的上演,又确保了自己女一的身份。

    经过简单的商量后,沈清燃带着小婵出去救慕容博,而穆绍仁被留在客栈等她。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穆绍仁暗暗痛诉沈清燃:我都这么卖萌求关注了,你还不带我去,太无情了。

    和小婵相熟的一位女鬼,提供线索说是看到白丽她们在一处大宅落脚。按照提示,她们俩个很快的找到了传说中白丽她们落脚的位置。

    “我先进去探探情况,你在这里等我。”小婵说完不等沈清燃回答,一个飞身就进入了院子。

    沈清燃在门口躲了一会,见小婵迟迟不肯出来,觉得情况不妙,聪明如她,一个漂亮的转身,就飞快地往回走。面对如此不按套路出牌的沈清燃,院子里的鬼都表示一脸懵逼:这人怎么不按剧本走啊?她不应该是等不及了,闯进来救慕容博他们吗?

    好不容易把她骗来,白丽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沈清燃跑地快,白丽飞地更快,没几十秒工夫就挡住了沈清燃的去路。

    沈清燃看到她们暗暗垂泪:飞那么快干什么,不能让让我嘛。

    “你怎么发觉的?”白丽说的平静,内心却是崩溃的:自己如此伟大周密的计划,居然被识破了,不甘心啊不甘心。

    “发觉什么?”

    这可不是沈清燃揣着明白装糊涂,她之所以没有上当去救小婵完全是因为她憋得久了想找个地方方便方便。

    作为长时间负责人类与鬼类交流的工作,沈清燃知道,说实话就等于打脸,为了她和人类的尊严,她只好用反问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尴尬。

    “小婵是我们的鬼。”没经验就是没经验,沈清燃什么都没说,白丽就不打自招了。

    小婵是紫夜派到慕容博身边的内应,目的是想要得到阴阳佩,凡是找过慕容博问玉佩的事情的人,都一一被小婵带到了紫夜身边。

    这次本应也是如此,只是沈清燃害的袁欣灰飞烟灭,白丽为了报仇,拦住了小婵发出的消息,自己先来一步对付她。

    “这个啊,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慕容博在哪?”

    “他现在应该是在家里唱喜狼狼与灰太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