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天才之殇(三)

    更新时间:2017-02-02 17:58:19本章字数:3374字

    沈仲庭从袋子里拿出自己的特制的药粉,撒在徐耀辉的伤口上。如果徐文杰中了邪,徐耀辉的伤口会变黑。

    一秒钟后,徐耀辉的伤口并无变化。沈仲庭安慰他说:“别担心,只是皮外伤而已。”

    “这我就放心了,现在我带你去看看小杰吧。”放心?上次的那个说自己是金牌天师的家伙,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给了我希望,他又被小杰给咬的哭爹喊娘,说自己活不过明天了。

    有了前几次的受骗经验,徐耀辉学精了许多,再不听好话就给钱了,他把给钱的决定权交给了他的儿子,治好他儿子才给钱。

    保镖打开徐文杰的房门后,静立在房门口。徐耀辉则亲自为沈仲庭他们引路,屋子里扑面而来的血腥与恶臭,让沈仲庭他们都难受的皱了皱眉。

    “为了防止他发疯,每天都要给他一碗……”

    徐耀辉话音未落,沈仲庭掌风一扫把他推到了一边。就算味道不好,也不用拿我撒气吧?徐耀辉站定身子看清状况,质问他的话也变成了:“别伤了小杰。”

    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社会,即使不用徐耀辉提醒,沈仲庭他们也不会伤了这位凶狠的大少爷。生意人就是自己被打的爹妈不认,也不得罪客户,不是因为他们客人至上,而是因为他们想借此多讹诈点钞票。

    沈仲庭给了沈清燃一个眼色:记得多算一笔钱啊。沈清燃点点头回到:知道知道。徐文杰真得为有个有钱的父亲庆幸,否则以沈仲庭他们有仇必报的性格,他现在一定是被打在地上磕五十个头。

    徐耀辉快步地走到徐文杰身前,想把他扶到了沙发前坐下:“小杰,你没事吧。”

    “爸爸,你为什么关着我,还让人打我?”徐文杰目光澄澈,说话无辜,如果不是他嘴角上的血,还有地上的一片狼藉,不知道内幕地还以为是错怪了他。

    “傻孩子,他们是在帮你治病。”徐耀辉努力安抚着他的情绪。

    “没错,我现在就给你看病。”

    话毕,沈仲庭笑颜如花的把沈清燃推到了徐文杰的前面。你不是也要给他诊治吗?推我干什么?什么父亲这是?!连自己的女儿也坑。沈清燃用眼神质问沈仲庭说。

    这不是利用美女效应吗?你吸引他的注意力,我给他诊治,治病简直so easy。沈仲庭用眼神回到。

    徐文杰看他父女二人,眼神交流的愉快,张开嘴朝沈仲庭的鼻子咬去:“你们玩什么呢?我也要玩。”

    沈仲庭何许人也,这点小把戏他哪会放在眼里,他淡定的用掌心按着徐文杰的嘴,把他的身子推到了一边。

    还好还好,这家伙牙口好到连绳子都能咬断,要是被他咬掉,真得去按假鼻子了。沈清燃拍拍胸脯,幸好幸好,他没攻击自己。

    “有意思真好玩。”

    如果现在徐文杰的双手是可以活动的,他一定会邪气的擦擦嘴角的血,再给他们一个邪恶的笑容。现在嘛,只剩下邪恶的笑容和像虫子一样疯狂扭动地身子。看了几秒钟后,沈清燃觉得自己的尴尬症都犯了,忍无可忍地她,再也不顾得客户就是上帝的宗旨,一掌劈晕了徐文杰。

    “小杰,小杰,你没事吧?”徐耀辉慌忙地推开沈清燃,抱住已经昏迷的徐文杰。

    “徐先生,您放心令公子他没事。”沈仲庭瞪了沈清燃一眼,又满脸堆笑地安抚徐耀辉说。

    “为什么要打晕他?”徐耀辉质问他说。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方便诊断他的病情。”沈仲庭说着立马拉起了徐文杰的胳膊,开始给他把脉。

    “我儿子他……?”徐耀辉不敢说出不吉利的话,他已经失去了老婆,再不能失去儿子了。

    “令公子的病虽然严重也不是不能治。”

    老爸威武!沈清燃在心里默默地崇拜着自己的父亲:还是老爸套路深啊,先是装作一副很难搞的样子,骗个尽力钱。后是来个药到病除,得个救命钱。有了这些连环套路,钞票一定会像雪片一样飞奔而来。

    “他到底是怎么了?”中邪生病还是得鸡瘟了?病因到底是什么啊?

    沈仲庭不急不慢地吐出了三个字:中毒了。

    “中毒了?需要换血还是找武林高手把毒逼出来?”不是精神分裂,不是中邪,更不是鸡瘟狂犬是中毒。不会是蒙我骗钱吧?徐耀辉略带疑惑地看着沈仲庭。

    “不用,吃了我配的药,令公子自然就药到病除。”

    徐耀辉默默地看着沈仲庭他们忙前忙后,他嘴上不说,心里已经开始对徐文杰的病情不抱希望了。沈仲庭他们的出现,让他重燃了一丝希望。

    “喝完了药,等他醒来过就好了。”沈仲庭喂完了徐文杰最后一口药后,信心满满地说。

    平时天师也需要治病救人,想当初沈仲庭凭着自己的一身绝技,挑战过无良宠物诊所,打败过招摇撞骗的庸医。最后还差点被人当成骗子,送到了派出所。

    今天沈仲庭更是凭着他的能力,秒赚了十万块。此刻的他,真想发表一下得钱感言,好好谢谢教他医术的老爹。

    晚上,徐文杰在众人的期待中苏醒过来,如沈仲庭所说,他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为了感谢沈仲庭父女,徐耀辉特意让佣人准备了丰富的大餐招待他们。用完晚餐后,他还让司机开他加长版的劳斯莱斯送他们回家。

    拿着大钞坐着豪车喝着名酒,这生活要不要太滋润了?沈仲庭美滋滋地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而沈清燃忙着掏出手机狂拍照片,准备留着未来发在网店上做宣传用。

    “沈先生,明天早上九点的时候,我会准时来接您。”

    “嗯,好的。”

    徐文杰的病是好了,可他中毒的原因还没有找到。本来涉及到毒害的问题了,报警是最可行也是最需要的,但徐耀辉担心报警的话,会影响到公司的声誉与股价。今天沈仲庭父女的本事,让他眼前一亮,于是这调查下毒者的重任就落到了他们的肩上。

    天师是厉害,可天师不管破案啊?再说还得拿着这十万块,扩展网店规模。沈仲庭他们一开始是拒绝这个任务的,但后来当价码开到一百万加一辆车后,他们停止了套路见好就收愉快滴接受了这个任务。

    回到家里,沈清燃马上向穆绍仁报告了自己找到了大客户的好消息,顺便还求着他传授给自己了几个破案的技巧。有了神探当顾问,沈清燃对查明真相表示信心满满。

    沈仲庭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情,也是为了破案而努力。他找出最近半年的报纸,一份一份的研读起来:富商被二婚妻子杀害,富商死后四任妻子争夺财产,富商惨遭妻子与司机背叛……。沈仲庭越往下看,精神越抖擞:现在的富商都好悲惨啊,所以说有钱不一定留得住幸福,但没钱连靠近幸福的机会都没有。

    总结的如此精辟,如此悲观,如此如此,沈仲庭不愧是个有故事的人。

    有了前一晚的精心准备,沈家父女对自己破案都充满了信心,两个很有干劲的人甚至还提前打赌,看谁能先破案。

    到了徐家沈仲庭他们的热情被泼了一盆足足的凉水。不过一晚上的时间,徐耀辉就改变了主意,他把调查的工作交给了他们家的专属侦探。

    昨天沈家父女的表现让徐耀辉太震撼了,爱子心切的他没有考虑太多。晚上静下心来,徐耀辉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妥,沈家父女再厉害不过也是见过一面的人,难保他们不是下毒的人找来演戏的人。为了万全起见,徐耀辉难得一次的做了个出尔反尔的人。

    徐耀辉拿出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双手奉给沈仲庭说:“这次真是对不起了。”

    “君子爱财,取之于道,我们什么都没做这钱不能收。”

    搞笑!我们天师的尊严是不容侵犯的,先是给我们派活,后是各种理由来搪塞我们,我们随随便便地收了这钱,岂不成了要饭的了。

    “你们是小杰的救命恩人,这钱你们当然能拿。”

    “这钱我也不白拿,我再给令公子他开一个能迅速恢复元气的方子。”沈仲庭一面把支票放在兜里,一面拿出纸笔。

    写完了药方,徐耀辉千恩万谢地派了专车送他们回去。下了车后,沈仲庭他们逃一般地飞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关上房门,两个人再也忍不住爆发出了热烈的笑声,真好!不干活还能拿那么多钱真牛。

    那所谓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过是沈仲庭以退为进又一拿钱的主意,当然沈仲庭做事也是有分寸的,他的确是给徐文杰开了一个剂好药。唯一的缺憾是比前一天开的药方,成本翻了十倍。

    经过这次的事情,沈仲庭觉得应该听沈清燃的建议,抛弃以前的老思想,把以前的单打独斗改成集体形式的,另外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招揽客户的方式赚钱。

    有了二十万的启动资金,再加上之前的存款,沈仲庭把以前天师协会名下的几间屋子做了简单的装修,又联系了以前协会的骨干成员,一同发展工作室。

    这些骨干成员,年纪和沈仲庭相当,之前为了养家才选择转行,这次听沈仲庭说要做工作室,立马都抢着报名。不为了赚钱,只为了对天师的情怀和再过过当天师的瘾。

    为了照顾到各年龄层业务的开展,沈清燃还把梁艺璇找来了一起工作。沈清燃和梁艺璇在网上了做了一番调查后,决定他们的店不但要降妖伏魔等项目,还要售卖桃花符学业符行车吉祥挂件等商品。

    工作室的生意,比沈清燃想象的还要火爆,唯一遗憾的是各种符咒非常热卖,只是那降妖伏魔的事情下单为零,看着天师大叔们一脸郁闷的神情。沈清燃和梁艺璇觉得应该行动起来,不能再让他们一直失望下去了。他们决定发大招吸引客人:到街上发宣传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