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天才之殇(四)

    更新时间:2017-02-05 21:22:07本章字数:2193字

    穆绍仁觉得沈清燃有做指挥官的潜质,指挥人起来是一套又一套的:上班前,送我们去锦绣小区派发传单,下班你和金碧一起来派发传单,还有午休的时候,把这些宣传单发给你的同事。

    老天,这是男神干的事情吗?这应是金碧那种没有下限的人干的事情,于是带有男神包袱的穆绍仁,把中午派发传单的使命交给了金碧。

    躲得了中午,下班发传单却是躲不过的。无奈地穆绍仁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再终于觉得自己的形象可以了,才下车和沈清燃一起并肩作战。

    “你是发传单啊?还是来当地下党的啊?”黑鸭舌帽、黑墨镜和黑口罩,大夏天的这是要把脸捂出痱子吗?

    “我还不是为了怕人家认出来嘛。”

    笑话,我能不知道这样的打扮奇怪吗?可要是让人认出他来,又把他发传单的事情发到网上,那事情不就糟了吗?凭他的颜值、凭他的事迹,还有他的男神号召力,他一定会火得一塌糊涂。

    当然他火了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如果让人误会他有经济问题就糟了,别看就是一个发传单,很有可能会让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为他是借发传单之名,对大家实行敲诈勒索,到时候他男神的形象不但崩塌,连工作也要不保了。当然这些都不是最惨的,更惨的是他下半辈子可能就要在牢里度过了。

    “好吧,你还是继续捂痱子吧。”沈清燃很体贴地把穆绍仁地口罩又整理了一下,为了他为了自己下辈子的幸福,他还是这样打扮吧。

    几年下来,宣传单的派发工作,让沈清燃大感难做。被拒收被当骗子,最惨的是有些人单子是收下了,但是一转身就又给扔了。可怜的沈清燃还得在他背后收拾,没办法谁教她是个有素质的人。

    “有素质?我看你是怕浪费宣传单吧。”穆绍仁看着手里被踩脏的宣传单,略带鄙视地怼她到。

    “找打啊?!”知道也不用说出来嘛,让我多面子啊。

    “不如改用微信宣传吧!”成本地又有效,最重要的是不用派发脏兮兮的宣传单。

    “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之前我搞了个捉鬼APP,正好可以放在微信上。再说还有慕容博那个技术男,让他帮忙做微信平台都不用花钱,这可比发传单便宜多了。

    “沈小姐,你好!”

    “什么事?!”被人打断了冥想的沈清燃,心情很差地她,没好气地回答道。

    “沈小姐,你记得我了?”徐文杰被她凶悍地态度吓了一个哆嗦。

    站在旁边的穆绍仁,幸灾乐祸地看他:活该,让你打扰这个女汉子。

    “记得记得,你是徐文杰,你身体好点了吗?”

    从你们家赚了那么多的钱,能不记得你吗?沈清燃在心里自抽了三巴掌,形象啊,我的形象啊!老天,我还有机会挽回吗?

    “已经都好了,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们救了我。”

    “客气了,为客户服务是我们应该做的。”

    为了挽回自己的职业形象,不管徐文杰的问题多么的无聊,她都保持亲切友好地态度,尤其是她腻死人的甜美笑容,引来了穆绍仁的极度不满。

    “对了,你们是不是还会看风水啊?”

    “当然了,我们看风水那是很准的。”

    “那太好了,正好我朋友公司乔迁需要看风水。”

    看风水?这个活好,工作室里的那些大爷大叔们,各个都是看风水的好手,这工作他们行。于是沈清燃的笑容更灿烂了,穆绍仁的眼光更毒辣了。不过由于他戴着墨镜口罩,谁也没有发现他的愤怒。

    与其让人来发现,不如自己主动表现,穆绍仁决定再不当摆设,他主动走到他们面前,向徐文杰打招呼说:“你好。”

    “你好,你是沈小姐公司的员工?”这人是黑社会吗?穆绍仁的打扮让徐文杰眼前一黑。

    “我是她男朋友。”员工?就凭我的颜值和气质能是清燃的员工?什么眼睛,他不会是白内障晚期了吧。

    “是的,他是我男朋友。”

    沈清燃主动挽住他的胳膊,做亲密状向徐文杰解释说。聪明的女人都是在外人面前给足他男人的面子的。在穆绍仁的“监督”下,她和徐文杰又进行了一番无无营养的对话。

    “事成了,我请你吃饭。”

    想吃我的饭,才没有那么容易呢?不给我再介绍十个八个客户,我是不会让你下桌的。嘿嘿。

    “你们救了我,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对。”

    徐文杰走后,穆绍仁迫不及待地问他说:“他是那个中毒的富二代?”

    “没错就是他。”

    一个人死的时候浑身发蓝,这怪异的死法引起了沈清燃的极大兴趣。从徐家回来后,她打电话给穆绍仁,想通过他打听一些关于案子的内幕。这个案子比较特别,许多警察都有谈论,所以它虽然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穆绍仁也知道内情。

    死者路过大堂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油漆工人的梯子,工人一个手抖把桶里的油漆洒到了她的脸上。惊恐地她,又遇到了逃跑的鸡的袭击。在油漆与鸡的双重打击下,让她心脏病突发而死。徐文杰当时因为看到死人太过慌张,没有留意到周围的状况,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一个奇案来。

    “毒害徐文杰的凶手找到了吗?”

    “不知道。”钱都拿完了,还管他的事情干什么,我又不是他妈妈。她沈清燃可没有当居民委大妈的爱好。

    几天后,徐文杰给沈清燃介绍了两个客户,工作内容简单,钱的数目可观,沈清燃觉得未来可以多多拓展看风水方面的业务。

    所以说人脉就是财富,为了拿到更多的业务,沈清燃决定请徐文杰吃饭好好拍拍他的马屁。穆绍仁听完她的话,睁大了眼睛问她:“一个女人主动请男人吃饭,难道不怕别人有什么想法?”

    “有想法是好事啊?这说明他明白我要干什么?”我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了,不费脑子。

    “你要干什么?”

    扒人家的衣服,还是剪人家的裤子。穆绍仁一想到沈清燃拿着镜子,魅惑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就很犯贱的觉得自己希望是那个被欺负的对象。

    “让他给多介绍客户呗。”

    “想法真好。”

    穆绍仁知道她的脾气,不好多说什么,再说她妖魔鬼怪都能对付得了,更何况是活人。穆绍仁的想法不错,可他忘记了一件事情,有时人坏起来会比妖魔还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