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定方初征

    更新时间:2016-08-02 16:34:02本章字数:2187字

    第001章定方初征

    隋朝末年,炀帝无德,群贼四起,义军遍地。

    时民不聊生,交战频繁,国将不国,家将不家。

    狼烟四起,烽火遍地。时有贼首张金称,攻克平恩,一朝屠杀平民百姓男女一万余口。其随后又克武安、巨鹿、清河等县,声势浩大,得兵十余万。张金称杀掠残暴,所过之处民无孑遗,于声势浩大之际率军进犯信都郡。

    信都郡人人自危,唯恐张金称杀戮成性,于是便有各县、各乡里组建地方地主武装协助郡守抵御来犯贼军。

    “哒哒、哒哒……”

    “让开、让开……”

    一小将快马加鞭进入武邑城,批头散发,身披铠甲尽染血,胸前正中一箭,已是奄奄一息之状。

    “定方何在!”小将驾马临至苏府门前,张口喝喊间从马背上摔下,已是强弩之末。

    门前小仆见状,连忙快步上前扶住小将,待看清来人后便是一惊,颤声道:“少爷!”

    “定……定方何在?”小将强憋一口气,心有遗憾未完。

    府内众人听见大喝声,纷纷从府内走出,男女老少皆有。待见门外此状,无不惊骇,一妇人扑倒于小将身上,嚎啕大哭。

    一古稀老人见状,面容虽惊,却镇定自若,喝道:“众人休哭,保家卫国岂有不伤亡者,来人速速去寻定方。”

    众人闻言纷纷止住哭声,惟那妇人仍旧哽咽不止,一小仆迅速跑开去寻苏定方。

    武邑信和赌坊,一少年衣着华丽,身戴绸丝腰带,腰配晶莹玉佩,双瞳若烈阳般炯炯,其立于赌桌之上,厉声喝问四周之人,“尔等皆有家室,可谓上有老、下有小,何故于此参赌?”

    四周众人闻言皆低头不语,不敢与少年对视,更有人战战兢兢,额头冒着虚汗。

    “赌乃害人之物,小则倾家荡产,大则性命不保,令尔等人不人、鬼不鬼,家不像家,吾今日封此赌场,救尔等于水深火热之中,尔等可有异议?”少年眯眼扫视众人,年龄虽小,却不怒自威,年轻气盛如朝阳。

    赌坊老板面容苦涩,想要反驳,却又看到那一个个被打倒在地的小厮,不由心生无奈,只得抱拳应道:“小人无异议,皆听大人之令。”

    “好,”少年跃下赌桌,拍手大笑,“既如此,那这桌上钱财散于百姓,以救济战乱奔逃之人,可行否?”

    “这……这……”抬眼一扫桌上钱财,赌坊老板面露为难之色,神情难看,面容犹如猪肝色。

    “怎么,汝有异议?”少年眯眼逼视赌坊老板,后者立即浑身一颤,额头冒汗,只得迅速应道:“没、没,全由大人做主,以做救济灾民之用。”

    “好,此事便交由汝办,如若阳奉阴违,休怪吾手中长枪饮血不认人。”少年身上散发着一股豪气,自认降服了赌坊老板,殊不知后者眼珠一转,应“是”时内心已有他想。

    就在此时,苏府小仆快步跑入赌坊,来到少年面前道:“小少爷,府中出事,太爷令小人寻少爷速回。”

    少年听言便微皱眉头,遂既轻“嗯”一声,偏头对赌坊老板厉声道:“吾乃苏府定方,汝若不谨记吾之言,休怪无情。”

    话落,少年抬腿一脚踢出,将面前长凳一踢为碎。

    听得眼前少年乃是苏定方,赌坊老板当即便被吓得面容发青,又见苏定方发威,双腿更是发软,直接被吓得跪倒在地,连连称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苏定方之名在武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识得其人者却在少数。

    “尔等若再赌,便如此长凳般。”苏定方扫视众赌客,无不低头称是,战战兢兢。

    遂既,苏定方便与小仆回往苏府,片刻便临府中,那骑马小将已被府中人移至府内。

    进入府中,苏定方便被众仆人引着前往后院。及至院内,便见苏府众人皆等候于此,苏定方心中大惊之下也不与众人招呼,立即快步进入屋内。

    刚入屋内,苏定方便觉一股血腥味扑鼻,眉峰当即一挑,却见古稀老人坐于太椅之上,他便连忙上前欲行礼,却被老人喝止,道:“休得多礼,速见汝兄。”

    “兄长在此?”苏定方心中一惊,面容微变,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也顾不得礼数,连忙快步走到床边,但见一小将满身是血躺于床上,鼻息甚为微弱。

    “兄长!”苏定方轻声喊道。

    听得苏定方的声音,小将身体一阵轻颤,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嘴角勉强露出一抹微笑,虚弱道:“信都危急,吾弟速援……”

    话落,小将便一命呜呼,气绝身亡。

    “呜!”两妇人扑倒在床边大哭,一为中年,一为老妇。

    “母亲、嫂嫂勿哭,兄长为国捐躯实乃幸事,吾等岂能以泪洗面送之上路?”苏定方眼中虽有难过,却未因难过而动扰心神,“兄长后事便交与汝等,吾即刻启程救援信都,当为兄长报仇。”

    一听苏定方即刻就要离去,老妇人便迅速站立,擦去泪水,吩咐下人道:“速为少爷准备吃食,吾儿饭饱之后方可上路。”

    “是!”仆人准备应声而下,却被苏定方所拦,对老妇人道:“不可,信都危在旦夕,刻不容缓,儿岂能独自在此安坐而食?儿将立即启程,父亲尚在信都,岂能安心不救?”

    “可……”老妇人还欲开口,却被古稀老人抢先道:“吾孙大义,当以大事为重,速为定方准备行囊,即刻启程,吾等当相送至城外。”

    遂既,苏定方点验城中兵士,留百余人守城,率一千二百余人救援信都。

    “吾儿骁悍多力,胆气绝伦,定能克敌,安全而归。”苏母在武邑城外相送苏定方。

    “母亲保重!”苏定方拜别众人,腰间佩剑,持一柄银枪,身披战甲,骑上战马率军出发。

    “定方日后必成大器,当为英雄,逐鹿天下。”眺望苏定方渐行渐远的背影,古稀老人眼冒皓月般的精光,眸子深邃如星海,自语喃喃间已预测到苏定方日后必成国之大将,“定方、定方,定一方之安,当拒天关以永固,横地轴以无穷。”

    信都郡武邑人苏烈,字定方,初率军出征,救援信都,以御贼军。其一身之胆勇冠三军,万人之敌声雄百代,兵士无不对之信服。

    其捐躯殉国之志,冒流镝而逾坚;轻生重义之心蹈前锋而难夺心悬冰镜,鬼神无以蔽其形;质过松筠,风霜不能改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