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良将精兵

    更新时间:2016-08-02 16:35:06本章字数:2162字

    第002章良将精兵

    信都郡,即昔日冀州,郡治在信都县。

    “因出发仓促,众兵士所带干粮已是不够,该如何是好?”一将士报于苏定方。

    “行军数日,随军所带粮食所剩无几,难以维持众将士抵达信都。”另一将士补充道。

    此二人皆为苏定方左右之将,骑马随其左右。

    闻言,苏定方勒马停止行进,跟随在旁的将士连忙会意,取出地图递出。

    看过地图,苏定方沉吟片刻便道:“此处距衡水不远,吾等可前往此城略作补充。”

    衡水位于武邑和信都之间,故苏定方决定经此城而过。

    收起地图,众将士朝衡水进发,可随着距离县城越来越近,苏定方所见到的难民便越来越多,皆与他所行的方向相反。

    “难民怎如此之多?”苏定方皱眉,“此处距衡水不远,难民应往衡水才对,怎反向而行,舍近求远?”

    他心中不解,令一名士卒前去寻人问询。

    逃难的民众多不胜数,男女老少皆有,衣着均有破烂,一个个头发散乱,脸上泥尘甚厚,有的更是衣不着体。

    难民互相抢夺食物之事比比皆是,因一块干饼而大打出手的大有人在。

    道路两旁更有不少饿死者,数量何止千百!

    “青山绿水依旧在,可天下百姓怎这般苦难,又有几人有心去赏那万千美景?”苏定方轻叹,略显稚嫩的面容里显露了忧国忧民的神情。

    前去问询的士卒将一名老人和妇人带到苏定方面前,妇人搀扶着老者连忙下跪,脸色害怕得苍白,低头颤栗,战战兢兢,似乎极为害怕眼前这些穿着隋军军服的将士。

    “老人家快快请起,行此大礼当真折煞晚辈也!”苏定方连忙下马扶起老者及妇人。

    若论年龄,眼前这二人的确可当他的长辈!

    见苏定方这般亲民,老者及妇人脸上的害怕和担忧稍有缓和,又见他面容稚嫩而清秀,两人心中吃惊时目露诧异,没想到如此年轻的少年便能领军作战。

    “不知大人寻我父女二人所为何事?”老者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一句话不对触怒苏定方。

    “老人家不必害怕,吾等非强盗劫匪。”苏定方一眼就看出对方的顾虑,说话打消对方心中恐惧时,又继续道:“不知此处难民怎这般多,且此地距衡水不远,汝等为何取反向而行?”

    “若非尔等的强盗行径,奴家与父亲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妇人突然抬头,满脸怒火,眼眸之中充满悲愤,瞪视苏定方,“奴家之夫被尔等以剑砍杀,女儿被逼得跳井而亡,汝还有脸来反问怎不去衡水?”

    “大胆!”一军士厉声喝道,那老者连忙将妇人拉到身后,胆战心惊。

    “休得无礼,”苏定方怒视那军士,“百姓如父母,怎可轻慢无礼?”

    那军士闻言便悻悻退下。

    “谢大人饶命、谢大人饶命!”老者连连感谢,又想跪下,却被苏定方阻拦,道:“从军者,保家卫国,所护的正是天下百姓,老人家不必这般害怕。”

    老者心中感动,紧握苏定方的手,身体一个劲地颤抖,“但凡大人所问,老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定方又将心中疑问说了一遍。

    “唉,衡水县令残暴无德,以致下面仆人、士卒如强盗,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老朽本是逃往衡水投奔亲戚,却于途中遇见如大人这般穿着军服的兵士,他们烧杀抢掠,老朽那不争气的儿子便是被兵士所杀,就连老朽那孙女也不曾逃过一劫,若非老朽和小女不曾在场,否则也难逃一死啊!”老者于话语间流下了泪水,“试问这样的衡水县,还有几人敢去?怕是还没走到城墙边就已成刀下亡魂。”

    “还有这等事?”苏定方眉峰一挑,眼中闪过一抹冷意,最恨欺压百姓、恃强凌弱之人,又爱打抱不平,仗义相助。

    “不知大人从何处来,又欲往何处去?”老者早已看出眼前这支军队非衡水县之兵。

    “自武邑援信都,”苏定方转身上马,“老人家保重!”

    “大人既援信都,可否听老朽一句劝,莫往衡水。”老者鼓足勇气劝道,看出了苏定方的确是个爱民之人。

    苏定方闻言仅是一笑,勒马继续率军前行,且加快了速度。

    “信都县城于昨日被围,大人欲救之,当速往!”老者凝视苏定方的背影高声提醒。

    没有人回答,只传来整齐的迈步声,众兵士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当是精兵。

    凝视眼前这支军队,老者心神震动,对妇人叹道:“为父只在文帝时见过这般士气强悍的军队,没想到在这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当真荣幸之极。”

    “哼,这群人与那群强盗有何异?”妇人冷哼,恨及了穿隋军军服的人。

    “不,不一样,”老者摇头,凝视苏定方的背影,双眸愈发明亮,“如今天下大乱,能小小年纪便领军作战,且如此爱民,此人将来必名动千古,天下有此将军实乃大幸。

    “此为良将,精兵也!”

    苏定方行至数里,难民更多,见到军队就如同见到魔鬼一样,唯恐避之不及,不敢靠近。

    突见前方一阵骚乱,众难民纷纷四散奔逃,哭声传遍开来,惨叫于瞬间连成一片,嚎啕求饶声惨绝人寰。

    女子的尖叫、孩童的哭喊传至四方,成千上百的难民乱成一锅粥。

    在那充满绝望的叫喊声里夹杂着一道道笑声,亢奋、激动而又疯狂,就如同禽兽在嚎叫,又像是恶鬼在嘶吼。

    “速救百姓!”苏定方使长鞭抽打身下战马,迅速前冲,众兵士连忙跟上,深知前方有人在杀戮难民。

    此刻已是入夜时分,待得近了,众将士才发现那抢掠、杀戮百姓之人身上所穿的衣服竟与他们相同,并非贼军打来。

    “混蛋,”苏定方眼露寒戾,立即吩咐左右二将士,“张枫,率二百兵士救援百姓;马汉,率二百兵士从旁绕开,断其后路。”

    “领命!”左右二将士领命而出,皆面露愤怒,各率二百兵士执行命令。

    “其余人,散开,随吾杀贼,凡抢掠百姓者杀无赦!”苏定方手持银枪,一马当先,众兵士士气十足,心中同样因眼前的场景而愤懑。

    身上的衣服遮掩不了罪恶的行径,在他眼里,抢掠百姓者便是贼!

    将雄,则兵雄!

    将爱民,则兵亦爱民!

    将勇,则兵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