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军中败类

    更新时间:2016-08-02 16:35:46本章字数:2134字

    第003章军中败类

    “杀!”

    喊杀声在这入夜时分高响于天空,震得四方密林中的鸟虫惊起。

    张枫使一柄大刀,寒光熠熠,率二百军士救援百姓,但凡阻拦者皆被其斩于刀下。

    贼军起先还欲反抗,后听喊杀声震耳欲聋,又见敌人众多,便心生胆怯,开始向后撤退。

    “杀!”马汉刚从密林中绕到敌后,便见贼军撤退,其当即率军掩杀而出,双手持四楞锤,砸出时虎虎生风,冷气扑面,一锤下去必将令人头破血流。

    苏定方一马当先,率军冲杀,所过之处无人能敌,其手中银枪宛若夺命钩镰般收割着贼军之人的性命。

    鲜血飞洒,头颅滚落,断肢落地,痛苦嚎叫声刹那就响彻在这官道之上。

    有的人被一刀砍掉脑袋,有的人被一剑刺破胸膛,有的人则厮杀在一起,抱着在地上摔打,无情的战争正收割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苏定方身手绝伦,无人能逼之下马,其手中银枪每每挑出,都会有鲜血四溅,杀戮成片。

    一炷香不到,杀戮便已结束,百余贼军被杀半数以上,剩余之人皆被苏定方率军俘获。

    “尔等为军中将士,怎能干出此等强盗勾当?”苏定方下马逼视数十被俘之兵,厉声喝问。

    数十兵士被围在中间,尽皆蹲在地上低头不语,无不胆战心惊!

    “为首者,站出来。”苏定方冷喝,却不见任何动静,嘴角当即勾勒起一抹浅笑,冷言道:“众人听令!”

    “在!”张枫、马汉及众兵士异口同声地回答,声震九霄。

    “三声之后,若再无人起身,杀无赦!”

    “是!”

    年轻的脸上透着冷峻,苏定方的话语宛若阎王索命,张枫立即就率军士上前,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一听要被全部处死,众贼军尽皆害怕了,却没人敢现身指认为首者,惟有他们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似乎在以此述说内心深处的恐惧。

    “一!”

    第一声落下,数十贼军开始举目张望、私下低语。

    “二!”

    第二声落下,数十贼军的内心开始动摇,没人能经受住这种煎熬,在死亡面前都恐惧和害怕了。

    闪亮亮的大刀散发出死亡的气息,冷冰冰,令人浑身发凉,如坠冰窟。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慌了,已经有人在用目光寻找为首者了。

    “三!”

    最后一声落下,被众将士举在半空的大刀露出了狰狞的獠牙,似乎已经令人闻道了血的味道!

    “慢!”就在大刀挥下的瞬间,喝声响彻开来。

    苏定方冷笑,抬手示意众将士退下,漠然地看着三名贼军队长站了起来。

    三人额头全是汗水,双腿打颤,小心翼翼地抬眼凝视苏定方,一时间无人敢开口。其余贼军见状,无不大松口气,顿觉压在胸中的大石头瞬间落下。

    “杀了!”苏定方漠然下令,仿佛将要杀的不是人,而是鸡鸭。

    三名兵士闻令上前,手持散发寒芒的长刀,欲取三名贼首性命。

    三名贼首见状,立即惊骇不已,下意识地往后退,没想到站起来竟是这个结局,苏定方真的要杀他们。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三人颤声求饶。

    “饶命?”苏定方眯眼,抬手一指地面那些被杀死的难民,道:“谁来饶他们的命?”

    不少难民的眼都还未闭,死不瞑目!

    远处有人看见了这一幕幕,无不拍手称好,更有人淌下了眼泪,因他们的家人便死于这一场抢掠的杀戮之中。

    “将军,小人愿……”其中一人的话还未说完,其头颅就被挥动的长刀完全砍下,至死都还想着求饶,忘记了反抗。

    头颅飞滚,血花四溅,在黑夜里如烟火般灿烂。

    “黄口小儿,汝当真要赶尽杀绝?”一人瞪眼圆瞪,怒叱苏定方。

    苏定方以沉默回答。

    “黄口小儿!”此人生得腰肥臂宽,一脸络腮胡,怒叱间箭步前冲,一掌拍在兵士身上,并侧身躲过长刀,另一只手则顺势握住兵士的手腕夺下长刀,力气当是寻常人的数倍之多。

    长刀入手,此人如野兽发狠般直奔苏定方,面容狰狞,浓眉大眼,张口大叫着欲斩苏定方于刀下。

    众将士想要拦住此人却已来不及,但见大刀已然欺近苏定方之身!

    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是人?

    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自要选择博上一搏,如若杀掉苏定方便可能有一线生机!

    苏定方不躲不避,立在原地,即使那长刀已然临近,他也仍旧面不改色,颇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之意。

    “嘡!”

    其单手握枪挑出,手臂用力一震,长枪之柄便弹打在那长刀之上,发出脆响时,长刀也应声而落,力度之大绝非那贼人的手腕所能承受。

    “喀嚓!”那贼人的手腕瞬间脱臼,惊恐爬上他的脸颊,骇然充斥他的双眼,从未见过如此力大恐怖之人,然而他已经没有机会欣赏这种感觉了,胸膛被银枪枪尖洞穿,胸骨都朝后背突刺了出去,鲜血从其口鼻内涌灌而出,毙命当场。

    “小将军威武!”

    “小将军威武!”

    众将士高举兵器高吼。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不关小人的事、不关小人的事啊……”最后一名贼首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并爬着往苏定方而去,“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求大人法外开恩,饶了小人的性命吧!

    “一切都是那衡水县令所指使,小人只是奉命行事啊,如若不然,小人也将性命不保。

    “求将军饶命,让小人戴罪立功!”

    苏定方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此人爬向自己,并示意众兵士无需插手。

    “都是那衡水县令,与小人无关、与小人无关……”喃喃声中,忽然异变横生,此人猛地如同猎豹般腾身而起,手里赫然多了一柄小刀,闪着亮晃晃的寒光,直接就划向了苏定方的咽喉。

    求饶是假的,这种人永远也改变不了,哪怕在最后关头也想临死一搏,因他内心十分清楚,苏定方断然不会饶其性命!

    此为……杀一儆百!

    “狗改不了吃.屎。”面对刺来的小刀,苏定方仍旧岿然不动,却将枪尖插入地面,右手紧握枪柄向前一推,便见银枪挡在其身前,“嘡”一声挡住了锋利的小刀。

    然而小刀一滑,便顺着枪柄侧面滑过,竟直逼苏定方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