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章 生逢乱世

    更新时间:2016-08-02 23:02:00本章字数:2037字

    第006章生逢乱世

    “何等宝物?”苏定方挑眉问。

    “世间尤物,人中极品!”上官统一脸自豪,坚信英雄逃不过美人关。

    上官统虽爱美人,但在某些事面前,美人不过如衣服,随时可赠人,他也可于事后再享用,二手货也并非不可。

    “汝将苏某当成何许人也?”苏定方忽然大喝,目中冷光如电。

    英雄爱美人不假,殊不知真英雄爱美人却非强抢!

    “汝……”上官统面露阴沉,怒火上头,想要怒叱时却见苏定方一勒手中缰绳,身下战马便如风一般腾飞而出。

    挡在前的兵士立即闪身让开,已知苏定方之意!

    当上官统反应过来之际却已晚了,苏定方勒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柄闪晃晃的银枪抵住了他的咽喉。

    众府兵见状,想再次举起手中兵器之际,范愿猛地一阵断喝:“擅动者,杀无赦!”

    众兵士齐步上前,亮出锋利的兵器,利箭更是随时能射出,立即将那数百府兵震慑住。

    “此为何意?”上官统怒目瞪视苏定方。

    “狗官,”苏定方冷视上官统,目中杀意浓浓,“身为一县县令,御下不严,竟放纵兵士抢掠百姓,逼得民不聊生,更强抢良家妇女,汝之行为与那贼军有何异,当杀之而后快!”

    “大胆!”上官统此刻才心知中计,却佯装镇定,色厉内荏,冷喝道:“吾乃一县之主,岂是汝所能定罪,不过区区小将也敢在本县面前张狂?”

    苏定方之前的行为皆是为了使对方放松警惕,一切都是为了此刻的突然出手,一击制敌!

    “呵,生逢乱世,命如草芥,汝既无德掌管一县,苏某便代天下百姓伐之。”苏定方一点也不在乎对方的威胁,太过年轻气盛,只认心中错对。

    他也没想到对方如此轻易便中计,当真玩物丧志,连最基本的警惕都没了,不知道考虑苏定方是如何率军进的城,但凡是个寻常小将都能看出其中蹊跷。

    “吾乃县令,汝敢杀否?”上官统心中打颤,表面却佯装无惧,“若郡守怪罪下来,汝也休想好过!”

    苏定方眯眼,心中忽生犹豫。

    范愿等人皆在凝视苏定方,想看他作何选择。

    畏惧强权,官官相护,还是为民做主?

    “百姓者,天下之父母也,苏某为一县百姓杀汝有何不可!”苏定方被如此强逼,忽然想起了一路所见的难民,顷刻红了眼,在上官统惊恐的目光下做出选择,猛地刺出银枪,生生将后者的咽喉给洞穿,鲜血瞬即流了满地。

    生在乱世,当有人为这天下百姓做主,当有英雄逐鹿天下!

    “汝、汝……”上官统抬手颤抖地指向苏定方,后者却眼睛也不眨一下,直接拔出银枪,前者的身体便直勾勾倒下,颤抖数下便没了动静,唯独那一双眼还死死瞪着。

    一县之主,就这般死在银枪之下!

    “杀了又如何?”冷视上官统的尸体,苏定方眯缝起双眼,胸中有莫名的火焰在燃烧,真是年轻气盛,似乎找到了自己领兵杀戮的意义所在。

    他冷眼扫视四周众府兵,厉声道:“擅动者,杀无赦!”

    一人之威,震慑数百府兵,令他们下意识地后退,心中畏惧。

    上官统平时苛刻手下,暴虐百姓,众府兵对之亦是离心离德,此刻又摄于苏定方之威,哪里还有人愿为其赴死?

    “嘡!”

    不知是谁率先扔了兵器,随后便响起“匡嘡、匡嘡”之声,数息之间,数百府兵就都选择了投降。

    见状,范愿立即率众兵士上前围住众府兵,并喝道:“蹲下!”

    苏定方的年龄虽小,看起来甚为稚嫩,但在这一刻,此地无人敢再小瞧于他,全都眼露敬畏。

    范愿双眼放光,忽然感觉昏暗的人生出现了一道曙光!

    下了马,将银枪挂在战马之侧,苏定方吩咐范愿道:“汝对县府熟悉,立即带人整理府中之物,以准备充足的干粮,吾等将在此休整片刻。”

    数日行军,众将士也是累了,若疲惫的抵达信都,战斗力也会下降甚多,故而苏定方决定暂在衡水县休整,待天明再行军。

    随后,苏定方令府中一婢女带路,亲自来到后院正屋,刚推门而入便一皱眉头,极为不喜屋内的场景。

    见床上捆有一女子,身上衣物已被撕烂大片,白皙的肌肤露在外面,当真让人遐想连篇。

    所幸的是,此女子尚有些许衣物遮体,一看就知其还没有被糟蹋。

    苏定方快步上前,面容阴沉,忽然感觉那上官统死得太便宜了,真该被五马分尸!

    当走到床边,看到女子的容颜后,苏定方也不由一愣,心中必须承认那上官统说的没错,此女当真为世间尤物,人中极品!

    但凡是个正常男人,见到这女子后,都会被她的容颜所惊住。

    微定心神,苏定方恢复神智,双眸一片清明,并未被床上女子的美色所迷惑。他拔出腰间佩剑,“唰唰”两下便替女子斩断绳索,谁料那女子刚一起身,扯开堵在嘴里的东西后,竟迅速拔出挂在床边的长剑,冷眼就刺向苏定方。

    “淫贼!”

    女子眼中尽显愤怒,恨意浓浓。

    “你这人怎不知好歹?”苏定方被对方刺出的一剑吓了一跳,神情遂既阴沉,侧身后退避开刺来的长剑,道:“苏某救汝性命,汝非但不谢,反倒恩将仇报,欲杀恩人,此为何意?”

    “淫贼,休得胡言!”见苏定方避开长剑,女子再刺出长剑。

    “冥顽不灵!”苏定方使长剑出手,看出那女子在气头上,想要让她好好说话就只能先将之制住再说。

    在屋内交了两招,苏定方虽处处留情,却也发现那女子身手尚可。

    “汝与那狗官乃一丘之貉,休要以此蒙蔽本姑娘。”女子手中长剑被苏定方打落,手腕并被后者一把握住,心中当即生出自杀之意,“本姑娘就算死,也不可能让尔等淫贼的阴谋成真,断不会被尔等狗官糟蹋!”

    “好烈的女子!”苏定方在心中暗叹。